第七十六章 输给爱情

长岛冰茶ss

    颁奖礼开始,奖项一个接着一个地公布,穿插着表演,虽然神思早已经散了,但镜头会扫过来,唐沁和和其他演员表面还是要表现出专注。鼓掌、微笑穿插了整个晚上。终于等到了最佳女主角,颁奖嘉宾是林书峻和孟馨。两人牵手上台,台下立刻想起了一片掌声。他们单单站在颁奖台前就风华绝代,两人相视一笑,林书峻开口问孟馨看到最佳女主角是什么心情,孟馨回忆了一下从前。

    在看入围女演员名单之前,林书峻突然对孟馨说了一句,“不管今晚谁获奖,你都是我的最佳女主角。”

    突如其来的秀恩爱让全场一阵惊呼,唐沁配合地露出微笑,只是想起刚才的传闻心里一阵恶寒。

    大屏幕开始播放短片,唐沁和辛岑是大热门,媒体热炒影后一定是在她俩中间产生,甚至双影后也可能,其他人都是陪跑,有一个热度较低的入围演员连颁奖礼都没有来。

    大屏幕上是五位入围者的脸,女演员们都表现得从容淡定。

    林书峻慢慢地打开信封,“获奖的是——《春风秋雨》——”

    到了这个时候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唐沁和辛岑并肩坐着,脸上都是掩藏不住的专注和紧张。

    “辛岑!”

    林书峻干净利落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唐沁比辛岑先反应过来,她第一时间抱住了身边的辛岑,十分自然地躲过了镜头,避免让人发现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等她放开辛岑,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辛岑难掩激动,下意识地去看沈珀。沈珀握了一下她的手,她才站了起来,走上领奖台。

    唐沁看着辛岑一步一步走了上去,虽然大屏幕上已经没有她的脸,但她还是微笑鼓掌。辛岑从孟馨手里接过奖杯,聚光灯打在她一人身上,这只属于她的高光时刻总难掩激动,说了两句便激动落泪。辛岑的感谢名单一长串,虽然只是带过了一句感谢导演,但她的目光从没有从沈珀身上离开,眼神就是他们之间最亲昵私密的暗号。

    唐沁垂下眼帘,她不是输在演技,只是输给了爱情。

    《春风秋雨》虽然入围了后面的重量级奖项,但都没有得奖,只成就了一个辛岑。

    颁奖典礼之后,全剧组的人转场去了庆功宴。唐沁一走进去就碰到了孟馨。唐沁自然地和孟馨打招呼。

    孟馨看到只有唐沁一个人,拍拍她的肩,“以后的路还长着,有的是机会,我也熬了许多年。”

    听到孟馨的安慰,唐沁只能苦笑。

    林书峻走过来,眼睛红得厉害,好像颁完奖就开始喝酒,现在处于酒醉的状态,和舞台上温文尔雅的形象判若两人。他先是走过来搂着孟馨,看到唐沁就笑。

    “你……”

    “好了好了。”孟馨拍拍林书峻的手,转头对唐沁不好意思地笑,“他喝多了,我先带他走了。”

    怕林书峻惹事,孟馨扶着他走了,唐沁转身看到了不远处围了一圈媒体。辛岑自然是焦点,采访、拍照,一刻都闲不下来。有一颗最亮的星星,其他的人便黯然失色,唐沁最明白这个道理,她默默地退到了角落。

    沈珀端着酒杯走过来,唐沁看见了就对他笑。沈珀举了举杯子,唐沁自然地和她碰杯。

    “你在这部戏里演得很好。”沈珀似乎想安慰唐沁。

    “输了就是输了。”唐沁毫不避讳。

    沈珀皱了皱眉,“那这么说,我输得一败涂地。”

    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沈珀一个也没有拿到,但唐沁看沈珀一点都没有痛失奖项的失望落寞,反而神采奕奕。他输了奖项,赢了爱情,在他心里也许自己是今晚最大的赢家。

    唐沁回过神来,说:“恭喜你们!”

    沈珀转头看了看唐沁欲言又止,但又只能笑。

    唐沁只待了一会儿就跟钱文妤说要走,而她们离开得也很顺利,毕竟获奖演员才是这场庆功宴的焦点。唐沁上了车,先深深叹气。

    钱文妤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虽然和唐沁已经工作了几年,知道她一向坚强。但是这部戏她付出了太多,报了太多的希望,心里肯定是失望的。想到这里,钱文妤心里暗自唏嘘,最好的机会遇上了最强的对手。

    钱文妤想了想,问:“先回去休息吗?”她想唐沁累了整整一天,晚上又受挫,应该是筋疲力尽了。

    唐沁突然打开手机,给钱文妤看,“去这个地方。”

    钱文妤一愣,“这是哪里?”

    “一个朋友家。”

    “但你现在这样?”钱文妤看着唐沁有些为难,她身上还穿着繁复的礼服。

    “没关系的,走吧。”

    唐沁坚持,钱文妤只好叫司机去这个地址。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唐沁让钱文妤先走了,自己趁着夜色走进了幽静的小区。

    钟致岩一个人在家,拿着手机打开了和唐沁的对话框,输入又删除。听到门铃,他直接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口一身华服的唐沁,他觉得觉得不太真实。怎么还在想怎么给她发消息,她就这么出现在眼前了。

    钟致岩在发愣,唐沁倒是很自然地走进了屋子里。

    “你……”钟致岩看着唐沁的眼神满是惊讶。

    唐沁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笑了一下,“我晚上去电影节颁奖礼了。”

    “哦,我看了直播。”钟致岩脱口而出,但下一句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从他的眼神里,唐沁知道钟致岩已经目睹了一遍她的“惨剧”。

    唐沁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在沙发上坐下,她不再保持平时的端庄姿态,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把一个晚上的疲惫都释放出来。

    “我给你倒杯水。”钟致岩看着无力的唐沁说。

    等钟致岩拿着水从厨房出来,唐沁瘫在沙发上拿着一张小纸条。他走过去把水递给唐沁,在她身边坐下。

    唐沁猛喝了一大口,做了一晚上的配角,她还是不敢肆意放松,现在是真的渴了。

    钟致岩看着唐沁目光深沉,他想把手里打的那些安慰的话亲口告诉她,但又开不了口,只是问:“看什么呢?”

    唐沁对他笑了笑,非常随意,和平时那些或甜美或魅惑的笑都不一样,直白而真实。

    “我把得奖感言写在纸上了,手机不好拿上台去嘛,纸还显得文艺呢!”

    唐沁这么说,钟致岩的表情更加僵硬。

    唐沁还是笑,她把视线放到了那张纸上,“我要谢谢剧组,谢谢导演,谢谢一路帮助我的人。我拍了三年多的戏,有两年半的时间都在片场,日出日落、春夏秋冬我都经历,不知道什么叫节假日……”

    念到这里,唐沁停顿了一下,声音的起伏透露着情绪的波动,她闭了闭眼睛,继续说:“所以我想谢谢自己,对这几年的唐沁说一句,你辛苦了。还要感谢我的……”

    唐沁的目光落到最后两个字——父母。她迅速地把纸捏成一团,然后对着钟致岩笑说:“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做了这么多无用功。他们都说我是花瓶,这么高强度工作的花瓶早就碎了吧。”

    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如果没有得奖,无人知晓。这就是名利场的残酷,钟致岩觉得自己想出来的那些安慰苍白无力。

    钟致岩无奈地叹息,除了关心地看着她什么都做不了。唐沁坐直了身体,他眼神中的关切牵引着她。

    唐沁慢慢地靠近,近得能听到钟致岩的呼吸,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火热。

    “唐沁!”钟致岩抓住了唐沁的手臂,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唐沁愣了一下读懂了钟致岩眼神里的拒绝。她发现是自己一厢情愿之后尴尬至极,她转过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哦……哈哈……”慌乱之中唐沁只能用笑遮掩尴尬。

    “唐沁……我不是……我……”钟致岩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着急地叫着她的名字。

    “我马上走。”唐沁甩开了钟致岩的手站了起来,“这么晚了,打扰你了。”

    “我送你。”钟致岩跟着她站起来说。

    “不用,司机很快就到。”唐沁想也没想就说。她退了一步,和钟致岩拉开距离。

    “那你等司机到了再下去。”钟致岩也是焦躁地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钟致岩前进一些,唐沁就后退,华丽的礼服像是厉刺,不让他靠近,“那我去阳台等。”

    钟致岩本想说风大,她要是觉得难受他可以去阳台。但是唐沁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时间,马上就往阳台走去。走出了房子,虽然风大,但是唐沁觉得舒服多了,至少那种窒息的尴尬没有了。钟致岩不敢出去,只好透过移门紧紧地盯着她。吹了一会儿风,唐沁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多么可笑,尴尬至极只能用笑容来掩饰。她对着夜色笑得停不下来,笑自己的失败,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司机的电话来了,唐沁走进客厅和钟致岩道别。钟致岩送唐沁到电梯,唐沁走进了电梯,还是强迫自己转过来面对着钟致岩。

    “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能趁人之危。”钟致岩说。

    唐沁对着他露出了平时工作时的笑容,另一边手指重重地按下了关门键。等电梯门关上,唐沁仰起头闭上眼深深地叹息,心里想着,这一天都经历些什么事,糟糕透顶。

yunyuedu5(云阅读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