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知柳

    陆明谦这些天虽然很忙,但他也只是管着种植和图书馆的事。按理以他对基地的付出,做个管理者是绰绰有余,不过他嫌麻烦便依旧是个自由人。

    纵使忙得没时间去操心其他事,陆明谦还是听到了一些传闻,关于前些天跟他们来基地的那一家三口。因为当时没互通姓名,所以直到现在听了八卦,陆明谦才知道当时那个年轻人的基本信息。

    那个年轻人是个大学生,今年才二十一岁,名字叫费武。正如陆明谦当时猜测的一样,费武被他父母宠得太过,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对家务活一窍不通的人。

    在末日前,父母过于溺爱孩子的情况并不少见,不过那都是条件好且生活便利的前提下。如今这世道,哪怕是异能者都得自食其力。

    可偏偏费武依旧心安理得享受着父母的付出,每天跟个小皇帝一样什么也不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偶尔还因为不满现状而发脾气。要是他父母有本事让他享受这些也就罢了,可他父母就是已经上了年纪的普通人。

    “那费武可真不是个东西,他爸妈年纪都那么大了,他也不知道体谅体谅,还经常对父母乱发脾气。”

    “还不都是那费家老俩口惯出来的,他们毫无怨言,有人好心去劝也不听。”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有人摇头叹气,“那老俩口辛苦工作,把好的都留给儿子,活得没点尊严,我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

    “你不忍啥,他们心甘情愿着呢!听说费武是他们老来子,前头还有两个姐姐,大概因为是老幺又加上重男轻女,慢慢就成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这可真是愚昧,那老俩口一看就操劳过度,身体并不怎么好。他们也不想想,等他们有个什么事,那费武估计连饭都吃不着。”

    “你这可真是瞎操心呢,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基地里的那个空间异能者,叫蒋梨的小姑娘,看上了费武,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优先想着人家呢!”

    “啧,看来有张好看的脸也是本事。不过蒋梨眼光不行啊,那费武就是个花瓶,要我说她还不如直接追求陆明谦呢,人家陆明谦长得也帅,本事还不小。”

    陆明谦听到这话题都扯到自己的身上去了,连忙装模作样咳嗽了两声,从人群边走过,聊八卦的人顿时没了声音。纷纷转移话题,跟陆明谦打招呼。

    费武诚然不是个品质好的人,但他并有做过坏事,也没有违反基地的规则。这种涉及个人家庭的情况,基地并不会干预。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只在闲时八卦愤慨几句。

    然而出人意外的事情就在几天后发生了,像是一语成谶,费家老夫妻都出了事。

    自从前阵子发现蚊虫丧尸化后,基地每天熏香驱虫,卫生检查十分严格,就没再出现被蚊虫叮咬而丧尸化的情况。

    可不巧的是,费家那对老人竟然一前一后都被感染了,因为天气炎热穿得少,伤口便暴露在外,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被丧尸化的蚊虫叮咬过。

    “离他们远点,快叫异能者过来,这里有人丧尸化了。”大家神色畏惧,不用人说就扔下手中的事,跑到十米开外的地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感染。

    异能者来得很快,看到这对老人很安分,也便没有动粗,客客气气请他们去诊所。

    末世来临已经有了一个多月,大家都知道丧尸化的人最后是个什么结局,那费老太心如死灰,想到自己的儿子又十分放心不下。

    她带着恳求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我们活不了多久,求求你们最后再让我们见见我儿子。”

    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整个人的精神外貌看着比陆明谦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还苍老,负责此事的异能者有些动容,问周围的人:“她儿子是谁?现在哪里?”

    有人积极地回答道:“她儿子叫费武,平常没做工,这时也不知道在哪里。”

    那异能者便说:“老人家,暂时我们会把你们关押在诊所,等找到你儿子了,我们会给他转告,让他去见你们。”

    费老太大概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怕是这一走便再见不到儿子,她直接坐在地上,连连摇头:“我不走,我不走,我要见我儿子。”

    这下就让人为难了,好在有人去找了费武,因为对方就在附近,没几分钟就过来了。费武并不清楚具体情形就被带过来,当他走到人群中,看到父母皮肤上的斑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费老太看到费武,眼睛顿时发亮,她招招手:“小武,快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费武颇为不悦,心说他妈这是要干什么?都已经丧尸化了,叫他过去就不怕感染到他吗?他站在原地不为所动,说道:“妈,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费老太从地上起来,朝着费武走来:“妈以后不能照顾你了,想叮嘱你几句。”

    “别过来!”费武伸手作了个停止的手势,“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费老太愣在原地,呆呆想了一会儿,才认命似的说道:“好,你多多保重。”

    费老头和费老太相顾无言,两人互相搀扶着,不必他人催促,朝着诊所的方向走去,背影颇有些凄凉。

    等到两人走远,人群里才传来闹哄的声音。无一例外都是对费武的指责,只是有些人说的拐弯抹角,有些人就直接明了表示鄙视。

    费武握紧拳头,抿着嘴唇对身边的蒋梨说道:“你也是跟他们一样,认为我冷血无情吗?”

    蒋梨微微摇头道:“不是,我知道丧尸很可怕,你也只是害怕被感染,大家不也都离得远远的嘛。只是因为那是你父母,所以旁人就会对你要求更严,你不用在意他们说的。”

    费武看着蒋梨的眼睛,露出微笑:“谢谢你能理解我,你实在太善良了。”

    蒋梨有些脸红,低下头说:“不客气,这是应该的。”

    在这之后,大家就看到费武和蒋梨成双成对地出入,两人关系比以外更加亲密。甚至没过多久,费武就退了他原先的宿舍,搬到了蒋梨的单人间去同住了。

    两人都是成年人,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在末世谈恋爱也是自由的。

    有些人就认为蒋梨太傻,觉得费武只是利用她。不过陷入爱情的蒋梨,早就迷了心智,根本听不进任何忠告,全身心都沉浸在费武的甜言蜜语中。

    基地里除了陆明谦就只有蒋梨有空间,但陆明谦事情多,于是没有大事的情况,需要用到空间异能都会找蒋梨。

    前一天巡逻队就决定这一日走远点去收集物资,事先有通知到蒋梨。等到了出发的时间,却迟迟不见蒋梨过来报到。有人就露出猥琐的笑容:“嘿嘿,怕不是蒋梨昨晚睡得太迟了,结果早上起不来吧。”

    这次外出大都是男性,好几人听了这话,也都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甚至又人还打起黄腔。

    有个三十多岁打扮偏中性的女士,抱着双臂斜眼看着这些男人:“要是你们把说黄段子的心思都用着锻炼上,也就不会只是现在的水准了。”

    她是个火系异能者,除了带队的队长,在这群人中就属她能力最强。被说的这些人虽然不高兴,但也不会硬碰硬跟她吵起来。

    她在心里冷哼一声,接着朝外走去:“我去蒋梨宿舍看看,五分钟之内回来。”

    过了将近十分钟,这名女士才去而复返,然而她身后并未跟着任何人。

    有人不满刚才被怼,冷笑道:“不是说五分钟之内吗?现在都有两个五分钟了。”

    “蒋梨死了。”她声音平静地说道。

    “死了不就……你说什么?死了?”

    “对,死了。”她跟蒋梨住在同一栋,所以直接就找到了对方的宿舍,她想敲门询问,却发现门并没有上锁。等她推开门,却发现蒋梨倒在血泊中。

    蒋梨浑身冰冷,早就没了呼吸。之后联系宿舍管理员,再做了简单的记录,这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基地里死了人,还是非正常死亡,自然得调查事情的真相。最先要调查的,当然是跟蒋梨同住的费武。然而这人自他父母变成丧尸后,虽然找了工作,但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在工作岗位上见到他的身影。

    这是基地里第一次出现死亡案件,沈千流对此表示高度重视,立刻安排人去寻找费武。同时将现场保护起来,让更有经验的人过来勘察。

    其实就是普通心细的人,再认真看过现场后,就会有简单的判断。这是个单间,空间并不大,房子里的情形一览无余。放行李的地方,虽然不算杂乱,但是也能看出有被人翻过的痕迹。

    费武的行李,有好些都已经不在了。出去寻找费武的人,陆陆续续回来,都没在基地里见到费武。

    之后在一处围墙下面,发现有人翻过墙留下的脚印,防盗网上还有一丝新鲜的血迹。现在大致能够推断,费武趁人不备偷偷跑了。

    经过对蒋梨的尸体进行检查,又搜查过现场后,能够确认蒋梨是死于意外,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七个小时。至于当晚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而费武也追不回来了。

    这件事在基地里传得沸沸扬扬,有对蒋梨的惋惜,有对费武的谩骂。然而这只是两个跟大家不相关的人,事情过后谈论一番也就过去,生活还在继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