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九十六

乌龙雪

    如姒心里一沉,却不是有什么恐惧,只觉得一直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捧着茶碗向身后的椅背靠了靠:“大太太您若自己也觉得是不情之请,那还是不提的好。”

    石大太太的笑容立刻便僵了僵,但片刻之后还是继续道:“濯大奶奶还真是快人快语,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你二兄弟仲哥儿身边缺个可心的房里人,我瞧着采菀那姑娘实在不错,又是濮家的家生子,清白踏实的,便想跟大奶奶你讨了来。我既然开口,自然是不能亏待采菀姑娘,进门便是姨娘,没的什么通房丫头之类的折了身份,你看可好啊?”

    如姒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不好意思,采菀已经有婚约了。您再另找旁人吧。”

    “有婚约了?”石大太太竟然毫不意外,继续追问,“濯大奶奶说的可是您家茶楼的小陈掌柜?”

    如姒微微皱眉,心中越发警觉起来。石大太太并不是口角伶俐剪断、能言善道的人。刚才那一番话这样流畅,其实就不太像是她平常的作风,看此刻的神情,分明是做足了功课的。石家人去查一查采菀和陈润倒没什么,只怕石仲琅又会像前世一样,用些下作无耻的流氓手段。远的不说,当初陈濯在百福巷口叫人袭击的那样手段若是放在陈润身上,陈润可没有陈濯的身手自保,一顿闷棍打下去,弄不好又是筋断骨折,甚至毁容丧命。

    “是,”如姒沉声应道,“他们情投意合很久了,过些日子就办事。”

    石大太太笑道:“濯大奶奶或许是听差了,我前儿个刚听说,小陈掌柜年轻有为的很,他姨母要给他做媒呢,说是庚帖还在长辈手里,哪有什么婚约。难不成,采菀这个丫头比隔房的兄弟还要紧?你总不能是诚心不答应,才扯这个话吧?”

    这番话说出来,石老太太和二太太也都顺着望过来。

    “大嫂子您就是太实诚,”石二太太冷笑了一声,“这事情我也听说了些,那位小陈掌柜如今这样出息,想做媒的可是不少。小陈掌柜和采菀姑娘压根就没有正式过定亲的礼,没文书没庚帖没聘礼,俩人还都没父母,这婚事有没有,还不就是主家濯大奶奶的一句话?明明仲哥儿这样需要采菀姑娘这样能干的姨娘伺候着,濯大奶奶还是睁眼说瞎话,根本就是不盼着隔房的兄弟好。三太太,人家都说您跟濯大奶奶婆媳之间好的跟母女一样,怎么能这么不把自己当石家人呢?”

    听着石二太太这样借题发挥,将矛头转向素三娘子,如姒心里的火气迅速蹿了起来,刚要开口反驳,便听素三娘子不紧不慢地开言:“凡事总要讲个道理。顺者为孝,亲疏有别,这是没错的。但义理公道,总是大过私情的。当今孝颐太后就曾经想要为皇上纳妃,皇上却说那位小姐虽然不曾定亲,却与旁人有情,身为九五之尊的也不夺人所爱。二哥儿先前的案子在御前都有了名气,这时候若再出个强娶民女的名声,怕是不好。为了二哥儿长久的前途,正经娶妻才是要紧的,未婚先纳妾,总是不好。还是说大嫂您有意聘采菀做长房的少奶奶?若是那样,我再给您问问。”

    这一番不紧不慢,引经据典的道理说出来,如姒简直要拍手叫好。石大太太立时便有些张口结舌对答不上,显然是不曾料到也没有准备,只好勉强道:“这……这娶妻哪里能娶个丫头。”

    石二太太口才却好的多,立刻又冷笑了一声:“三太太果然不愧是读过书的,这样也能舌灿莲花的圆过去。说来说去,还是濯大奶奶不愿意为了隔房兄弟割爱呗。到底三太太您还是顾着陈家的儿媳,不理石家的子孙。”陈、石二字咬的极重,石老太太的脸色果然便更难看些。

    素三娘子却正色望向石二太太:“为人父母的,到底如何才是顾惜子孙?若没有父母的溺爱不教,好好的子弟如何就能这样任意妄为?到了如今的局面还不反省,那孩子到底能有什么前程。二太太说我这是不将二哥儿当自家儿子,我倒不妨说句实话,真将二哥儿当做我儿子,早就狠狠打一顿,叫他闭门读书了。十九岁的少年人习文习武皆不算晚,成天谋算着隔房嫂子的丫鬟做正妻进门前的妾算什么?二哥儿不更事就罢了,大嫂夫人也不想着如何教导?难不成大嫂还能护着顺着二哥儿一辈子?您如何说,是您的事情,我这个做婶婶的,问心无愧。”

    石二太太闻言也是一噎,这时便听石老太太冷冷接话:“二哥儿的名声如何到了今天这一步,还不是濯大爷的功劳?”又瞪了素三娘子和如姒一眼,不耐烦地挥挥手:“散了吧!”

    素三娘子与如姒皆知这是老太太借题发挥,出出气而已,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回了三房院子。

    到了晚上陈濯回来,如姒便将这事情又给他讲了一次。陈濯皱眉道:“石仲琅真是贼心不死,一定要叫陈润和采菀出入的时候小心些。”

    如姒点点头,其实第一世的情景就差不多是这样,当时采菀定亲,石仲琅也没说什么。然而在婚礼的前一天才出了事情,当时的惨烈种种,实在是让如姒刻骨铭心,愤恨至极。今生无论如何是不能再出这样的事情了,若是石仲琅还敢跨越雷池,那就一定要送他去练葵花宝典,跟池朱圭做一对精神基友。

    “什么地方能请到像夏音和品蓝这样的保镖护院?”如姒想了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我要雇人贴身保护采菀和陈润,最好要看起来不强壮,但是身手过人的,钱不是问题。”

    陈濯皱眉转身:“你这是要给石仲琅下套?”

    如姒冷笑了一声:“天堂有路他不走。要是前头的事情得了教训,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打采菀的主意。若是他不越过雷池,这个事情自然跟他没关系。但他要是自寻死路,那我也不吝啬送他进祖坟。”

    陈濯沉默了一会:“你且让我想想。”

    “你担心母亲?”如姒很快明白了陈濯的顾虑,如今的素三娘子毕竟是石家三太太,倘若自己请的人真的将石仲琅打死打残,就算是再有道理再替天行道,长房香火自此断绝,石老太太非疯了不可。素三娘子身为儿媳,总不能一辈子在郴州不回京里,真的到了一个要死要活、鱼死网破的地步,吃亏的肯定还是素三娘子。

    陈濯沉吟道:“是有一点儿顾虑,但是以石仲琅的心性,越纵容越猖狂,那是一定的。我只是在想,找什么人,如何做,才能完全不露痕迹。他自寻死路,没道理倒拖累咱们。”

    如姒高兴地主动上前亲了他一口:“我就知道你会有办法的!”

    陈濯笑道:“我也是在想,保护小润和采菀的人,可以先从天行镖局问一问。他们是有人专门接这样的活儿,保人不保货。就算这次不能让石仲琅得了报应,但也总得保证小润和采菀的安全才是。毕竟他们是你的丫鬟和家仆,哪怕真闹出了大事甚至出了人命,到公堂上也没有中人之争或是命案那样严重。”

    如姒点点头:“那我叫夏音偷偷去一趟天行镖局,以她的眼光应该更会挑人,我自己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另外就真是不能叫采菀再来石家了,长房的人真是总能把不要脸表现出新花样来。”

    陈濯拍了拍如姒的手:“好了,别再气了,总之到了八月咱们就走了。你若不放心采菀,之后叫她多跟着你,少跑几趟蒲苇记。另外,他们的婚事怎么样了?其实早些办了也使得。”

    如姒闻言却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事吧,倒是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可能最近还办不了。”

    “为什么?”陈濯奇道,“难道采菀不喜欢小润?”

    如姒无奈的摇摇头:“刚好相反,采菀觉得润小哥不够喜欢她,总觉得润小哥只是感激当初我们将他从吉祥布庄带出来。若是采菀心里有疙瘩,或是润小哥真是这样想的,我觉得这婚事还是不能急着办。婚姻大事,还是两情相悦才好。若是润小哥现在觉得感激采菀便愿意娶她,万一将来遇见个更娇弱的,说不定便走了心了。”

    “这是什么话,”陈濯不以为然,“男子汉大丈夫,哪有定了婚事还三心二意的,小润不是那样的人。”

    如姒撇撇嘴:“这话就是那么一说罢了,我才信不过所谓的人性。斗米恩,升米仇,润小哥如今心里没有旁人,且又是我手下的掌柜,可能看着采菀也觉得好,毕竟报恩的事情是先放在心头。但是采菀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帮他的人,对他谈不上多少格外的尊敬佩服,过几年若是润小哥手头更宽裕了,或许便觉得想寻个更柔弱更仰赖他的女子了。”

    “这个——”陈濯顺着如姒的话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有几分道理,“要不再等等看也好。”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