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九十五

乌龙雪

    青天白日的,采菀虽然因为突然看见了石仲琅而吓了一跳,却也没觉得要出什么事。这一世的人事物翻转到如此境地,采菀也早不是先前的采菀了。忍下心中对石仲琅深入骨髓的厌恶,简单一福,采菀便想绕路过去。

    谁知石仲琅却颇有些执着:“你是哪一房的丫鬟?濯大奶奶身边的是不是?”

    采菀虽然不在石家宅门里住着,到底也是如姒的丫头,石家的一层层转折亲戚关系算下来,采菀也不好真的就当做在路上遇到陌生人一样甩手而走,于是不动声色地退了半步:“是。我是陈家的丫鬟。”

    “陈家?”石仲琅虽然此刻还不是上辈子那个风流逍遥的西门大官人,却没少流连花丛,哪里看不出采菀的戒备与刻意疏离。

    然而采菀这样的行动与姿态,落在石仲琅眼中,却不免更加吸引些。论天生的容貌姿态,采菀原本就颇为出众,大概也正是石仲琅最喜欢的类型,此刻目光行动皆带着防备,石仲琅兴趣却更浓些:“陈家的丫鬟,叫什么名字?”

    采菀又退一步:“石家少爷,我是来找我们家大奶奶的,您要没事我就告退了。”

    “哎呦,少爷有事儿啊,谁说少爷没事。”石仲琅步步紧逼:“你先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那石少爷你有什么事?”采菀又退半步,前世里曾经被石仲琅侵犯的记忆渐渐涌上心头,目光中的厌恶与愤恨就快压抑不住了。

    石仲琅上下打量着采菀,笑道:“少爷我的事情,就是要你帮忙,不说名字也不要紧,且先往这边过来一下。”

    采菀简直要冷笑出声,往哪边去?又要去那个他不知道与多少不干不净的女人通奸的凉亭?

    “采菀姐姐!”刚好这时品蓝从后面追了上来,“我陪您过去找大奶奶罢。”

    石仲琅顺着品蓝的话头又问了一句:“你叫采菀?咱们先前是不是见过啊?”

    采菀见品蓝到了,心里更安定些,勉强忍住自己想破口大骂的冲动,冷哼了一声:“石少爷自重!”言罢转头就走。

    “嘿!”石仲琅这一回却怒起来,“你个小丫头,居然敢在我家给我甩脸色?”

    “二少爷!”品蓝立刻上前一步,朗声道,“采菀姑娘是我们陈家的管事姑娘,您要有什么不满意,只管跟我们家大爷大奶奶分说。您要是这个时候越了礼数,婢子可就要冒犯了。”

    “反了天了!”石仲琅怒道,“你要怎么着?还敢跟少爷动手么?”

    “您不越界,我不动手。您若对我们家的姑娘们有什么无礼的动作,我们家大奶奶说了,只管打,打完了再去京兆衙门告状。您只要不怕再上一回公堂,我们也不怕。”品红品蓝本是燕三夫人蔺澄月给如姒仔细挑选出来的丫头,看着中规中矩不起眼,其实品红手巧善妆容,品蓝习武善拳脚,虽然比不上之前贴身跟随燕萱的夏音,但是想放倒石仲琅石仁琅这样没有习武的男子还是很轻松的。在加上自小在桓宁伯府长大,也是见过些世面不怕事的。虽然品蓝身材比石仲琅要矮半头,然而此刻朗朗说来,气势却完全不输。

    “行,行。”石仲琅目光闪动,京兆衙门这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跟别人的体会可是大不相同,强撑着面子狠狠瞪了采菀和品蓝两眼,“陈家丫头是吧?等着瞧!”言罢又挥拳比划了两下,便转身拂袖去了。

    “采菀姐姐,没事吧?”品蓝见采菀呼吸仍旧不大平稳,颇有些担心,“刚才有没有吃亏?”

    采菀摇摇头,努力压下刚才在心中翻涌不止的前世记忆:“没事,多谢你过来的及时。”

    品蓝笑笑:“大奶奶说过,您来府里的话一定得陪着您,不能让您落单。刚才手里一忙我给忘了,后来品红姐姐一提,我就赶紧过来了。”

    采菀慢慢松口气:“多谢你了,咱们还是回院子里等大奶奶吧,这账本的事情倒也不急。”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如姒送了素三娘子回正院,才回了江月轩,这时候吃了两碗茶的采菀神色已经缓了上来,将账册给如姒交代了一下,才又提起跟石仲琅的这次相遇。

    “什么?”如姒立刻变了脸色,“你有没有吃亏?”立刻转向品蓝:“我先前是怎么说的?”

    品蓝跟了如姒三个月,主仆之间相处的一直都很好,如姒身为现代人,对待丫鬟们其实比较有老板和员工的心态,而不是“主子”“奴才”。虽然如姒自己不觉得,但自小做丫鬟的品蓝品红却能从如姒习惯的随口说一声谢谢、有劳之类的细节里格外感念如姒的宽和温柔。这时忽然变了脸色,品蓝立刻便跪下请罪:“大奶奶息怒,因为采菀姐姐来的少,我一时没想起来,后来才追过去的。一切都是婢子的错。”

    品蓝这一跪,如姒心里倒吓了一跳,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下跪是个大礼,瞬间原本的怒气便散了些:“先起来,跪的这样急,磕了膝盖可怎么好。这回的确是你不对,尤其还真遇到了石仲琅那个混账。今后采菀若再来,一定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但凡是石家人,哪怕是老太太、大太太、石琳琳这些女眷叫采菀过去,你也一定不能离开她。”

    品蓝忙躬身应了,而采菀也顺着如姒的话去扶了品蓝:“姑娘,今日不怪品蓝,是我觉得自己认识路,只跟她打了个招呼便故去。而且品蓝来的时机也是刚好的,我并没有吃亏。”

    如姒点点头,这才舒了一口气,穿越以前她是销售人员,而销售本身就是一个心理战的过程,所以读书的时候她也辅修过几堂心理学的课程,看过一些经典的案例。离专业的心理辅导人士虽然还是差的很远,但是大略也能体会到被石仲琅强.暴这个过程会给采菀留下多么惨痛深刻的心理阴影。

    如姒挥手叫品蓝夏音等人先退了出去,只留采菀在跟前:“真的没出什么事吧?”

    采菀见没有旁人了,才垂下眼睑,又深呼吸了几次:“姑娘,我想起了好些以前的事情。不过这一回,那畜生还没来的及碰着我。所以算是没事吧。”

    如姒叹了口气:“还有一个多月,我们就回城北宅子了。你以后还是少来石家为好,石仲琅那个畜生不是容易死心的。你们在蒲苇记也要留神。另外,你跟润小哥如何了,我最近想着,是不是尽快给你们把顺势定下来。”

    “这个,”采菀低了头,“再说吧,倒也不着急。”

    如姒微微扬眉,采菀的语气里除了不好意思之外,似乎还有些旁的什么:“你们怎么了?吵架了?”

    采菀摇摇头:“倒也没有。”犹豫了一会儿,才又续道,“我只是觉得,他并没有很喜欢我。”

    “这从何说起?”这个情况倒是如姒从来没有想到的,尤其前几日去蒲苇记的时候看着陈润和采菀似乎还好,虽然没有太亲近,但是毕竟是在店里,不太亲近也是应该的。

    采菀低头将之间的手帕绕来绕去,显然有些烦躁:“我也说不清楚。其实他待我挺好的,很尊重很客气,始终记着当初您在吉祥布庄把他救出来的恩情。可是我总觉得,他对我,跟姑爷对您的心思,是不一样的。”

    如姒有些明白了,前世里的陈润是辜掌柜身边的学徒,自己有能力慢慢做到了二掌柜,跟东家身边的大丫鬟定亲也算是门当户对。但是这一世的陈润是在吉祥布庄水深火热的时候被如姒和采菀救出来,对采菀说不定更是感恩甚至敬重,可能就少了几分郎情妾意的情分。

    “那就再缓缓吧。”如姒拍拍采菀的手,婚姻大事,还是两情相悦才好,“总之看你自己愿意,我总不会在婚事上勉强你的。你若是也不想去蒲苇记看见陈润,那就先回城北宅子专心打理一下后院的花草,多晒些干花,我们到八月下旬也就回去了。”

    采菀点头应了,将眼底那些温热的泪意又忍了回去,跟如姒又说了说蒲苇记的情形,便由品蓝和品红两人陪着,直接登上马车离开了石家。

    送走了采菀,如姒又打发双莺去长房院子打听一下,跟平素关系尚可的下人们套套话,看石仲琅有没有跟石大太太告状,或者生出什么旁的报复心思。

    过了两天,双莺那边问出来的消息就是二少爷那天似乎是发了发脾气,在房里摔了个杯子,但好像闹一闹就过了,因为很快又接了平素来往的狐朋狗友的帖子出门看戏去了。

    如姒叫双莺又留神了几日,见没有什么新动静,也就将这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先放下不提。

    直到数日之后的七月十五,如姒陪着素三娘子去给石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这件事情才又被提起,而且还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

    石大太太直接开口:“濯大奶奶,听说您身边有个叫采菀的丫头,又聪明又能干,我这边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