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八十三

乌龙雪

    随着象征着吉时的鞭炮声乍然响起,如姒只觉得心跳好像也砰砰砰地加快了速度。喜娘进来给如姒做最后的准备,燕苧等人便先离了月露居,只留下采菀夏音等贴身丫鬟陪着如姒等待迎亲。

    外间锣鼓丝竹声越发热闹,陈濯身穿大红吉服,请了刑部的两位同僚一同迎亲,燕萧与燕荣则作为娘家兄长在濮家门前应景。陈濯是习武的捕快出身,难为新郎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拿出什么诗文试题,象征性地要求陈濯表演了两招也就罢了。只不过燕荣和陈濯照面,多少有点意外。

    燕荣当初私奔逃跑未遂,两回都栽在陈濯手里,只不过如今时移世易,这个事情也就暂时不提。陈濯却觉得有点好笑,他最初与如姒的相识结缘,便是由燕六少爷的那回折腾而起。只是谁能想到,时隔大半年,燕荣与文家姑娘的姻缘还没见个影子,而自己与如姒却已经到了大喜之日。

    热闹了一回也就不折腾了,陈濯向燕萧燕荣各拱手行礼,叫了一声舅兄,便随着喜娘往月露居去接如姒。

    月露居张灯结彩,大红描金喜字装点各处,而随着喜娘流水一样的喜庆贺词进门,看见端坐绣床上的如姒的那一刻,陈濯竟有些恍惚的感动。

    “如姒。”陈濯低低叫了一声,伸手去扶她。

    如姒已经蒙了盖头,听见熟悉的声音,自己的心也在砰砰乱跳。从盖头下的缝隙看见递过来不是红绸而是那熟悉的陈濯的手,忽然就觉得心里安定下来,便伸手与他相握。

    二人先到中堂去拜别濮雒与池氏,一同在堂的还有燕衡与蔺澄月,于是二人便向两对长辈各自行了一回礼。

    濮雒看着如姒一身大红吉服,再度遥远地想起当年那个清秀温柔的燕微,十分难得地带了些诚恳:“如姒,以后要好好珍重。”又望向陈濯:“姑爷,还望你好生对待小女。”

    如姒微微欠身:“老爷保重。”父亲神马的,还是不用叫了。

    陈濯也躬身一礼:“是。”

    而旁边的池氏身为底子过硬的演技派,此刻已经泪盈于睫:“如姒,以后便是人家的媳妇了,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虽然也没说出什么翻新的花样,但胜在情绪饱满,好像真的十分伤心。

    如姒只觉得好笑,又想给她点个赞,毕竟是自己婚礼,有个“母亲”哭一哭,也挺好看的。当即躬身一福:“太太保重。”

    随后如姒与陈濯再去给燕衡和燕三夫人蔺澄月行礼,如姒对燕衡虽然又敬畏又不熟,但三夫人蔺澄月却还是给了她很多慈爱和援手,这一回叩首行礼之中的真心便多了许多。

    燕衡与蔺澄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道:“之子于归,宜室宜家。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彼此扶持。”

    “是。谢谢舅父,舅母。”

    如姒与陈濯一同躬身礼毕,便再度随着喜娘和傧相的引导离开濮家,一路慢慢走向大门,两旁是喜娘和丫鬟们的不断地贺喜和洒落细碎的金粉红花,如姒随着陈濯慢慢的走,只觉得每一步都这样踏实。

    到了濮家的大门口,燕萧已经在门旁相侯:“如姒,表哥送你上轿。”

    如姒屈膝一福:“多谢表兄。多谢。”她后来几番遇险与波折之中,燕萧的每次出手都是短平快、稳准狠,相较于燕苧与蔺澄月这些柔和斯文的女眷出手,其实还是燕萧真正震慑住了濮雒与池氏再不敢有所异动。不管对燕萧来讲是不是举手之劳,对如姒的命运而言那都是绝地救援。

    或许是因为身为穿越女,如姒总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是白白得到了濮家大姑娘的这个身体,她也就不会觉得任何人是“应该”来帮助自己的,感恩之心自然就更重些。

    燕萧听的出如姒简单一语之中似乎带了些泪意,唇角微扬:“表妹,不必客气。兄长送你上轿。”

    喜庆热闹的鞭炮声再次响起,燕萧背起如姒送上花轿,这一世的濮家大姑娘终于出阁了。

    陈濯在城北的宅子离濮家算是不远不近,但如姒的六十四抬嫁妆也算风光富贵,又有燕家人过来添彩,于是这番花轿游街便选了远一些的路线,在路上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了陈家。

    放鞭炮跨火盆接新娘,随后的各项喜庆活动还是十分喧闹,如姒其实已经稍微有些累了,花轿游街的时候就着采菀的荷包偷偷吃了几枚红枣补充体力,但是在陈家再一通过场走下来,还是觉得有些腰酸乏力。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拜堂时间,素三娘子也换上了鲜艳喜庆的衣裳,端坐当中,接受陈濯与如姒的叩拜。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这简单的三叩首流程,如姒以前就在电视剧和小说里不知道看见听见了多少次。然而到自己的婚礼上,此刻她忽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三生流转之间,她从一个销售小金领变身成苦逼的中小官员丧母嫡长女,手里的牌不好不烂,步步惊险地打到如今,居然能跟陈濯有这样的大婚之喜。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如姒三拜既毕,眼睛便有些微微发热。

    司仪高声唱道:“礼成!”

    女傧与喜娘等人簇拥着如姒进了婚房,耳边便听见热热闹闹的女眷声音到新房一起看新娘,陈家在京城几乎没有什么亲眷,但燕家的女眷和南家谢家等等与石贲将军交好的世家却都有女眷过来贺喜凑趣。

    坐床撒帐、催生饺子交杯酒,最后几样仪式完毕,陈濯终于掀起了如姒的盖头。女眷们再贺喜凑趣一番,就纷纷退出,只留下陈濯与如姒在房中。

    “如姒。”陈濯牵起如姒的手,竟也有些紧张。

    如姒抬头望着陈濯,今日的陈濯金冠束发,面如冠玉,英俊夺人一如平时,只是那惯常温柔深情的眸子里,好像多了几分激动的热切。

    “夫君。”如姒轻轻叫了一声,甜蜜的笑意是止不住地由心而生,“帮我摘了头冠好不好,这沉甸甸的,扯的我都累了。”

    “好。”陈濯亲手为如姒取下了两侧的押发花钗,又摘去了那金光灿烂的新娘头冠,最后一只簪子拔下来,如姒的满头青丝便散落下来,映衬着她微红的笑靥,越发动人。

    “如姒。”陈濯又低低的叫了一声。

    “恩。”如姒主动上前了一步,伸手揽住了陈濯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亲。随即便觉身子一轻,被陈濯打横抱起。如姒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身上是不是还有伤?”

    陈濯唇角一扬:“不碍事。”

    “真的么?”如姒虽然脸上也越发红了,却忽然靠近,轻轻咬了陈濯的耳垂。

    龙凤双烛映罗帐,*一夜梦影长。

    如意罗帐中的如姒终于后悔了,这看着厚道的人其实……并不是真傻好不好!

    自己为什么还要主动咬他耳朵,他分明……

    “你……你说实话!”如姒好容易理顺了呼吸,“以前有没有旁人?”

    陈濯额上已经微微有了汗,闻言却笑了,拉起如姒的手放在自己精壮结实的左胸上:“这个地方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

    如姒感受着他的心跳,心里满是甜蜜,然而身上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疼,轻轻啐了一声:“呸,我问的不是这里。”

    陈濯忍不住笑起来,将如姒整个人都搂在怀里:“那你问哪里?”

    “你这人!”虽然已经是夫妻,如姒却还是脸上又热了热,看他明知故问笑的得意,忍不住恨恨地在他结实的肩头咬了一口。

    “大胆,这可是故意伤人,”陈濯板了脸,“可知该当何罪?”搂着她的手紧了紧,同时翻了个身。

    “我——我错了!”如姒的求饶声很快就被淹没在新婚之夜的无边星光之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