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七十九

乌龙雪

    柳橙茵发帖子接帖子,都是挂着一个闺中朋友添妆的的名头。如姒只想着说这不过是随便说说的借口罢了,谁知柳橙茵上门的时候还真是带了价值不菲的礼物,那是一对玲珑阁的金蝴蝶押发,尺寸很小,做工却精致的很。如姒看见不由怔了怔,那蝴蝶的样式,分明与先前生日时陈濯所送的红宝石双蝶金发梳是一样的。

    如姒心里的疑问太多,见了这蝴蝶倒静下来了,将原先要问的都压下去,伸手接了:“柳姑娘破费了。”

    柳橙茵还是穿着那日景福寺相见的那一身橘红纱裙,只是活泼俏丽的脸上神情很有几分复杂,既没了怨愤与怒气,也不是得意地过来冷笑挑衅,取而代之的竟是带了几分沮丧的平静。

    “这钗子我原本也不想要了。”柳橙茵撇了撇嘴,垂下眼皮,“既然他到死都只想着娶你,那就希望你们过的好罢。”

    如姒只觉得自己心里轰地一震,全身都好像触电一样又是发麻又是发紧,立刻上前一步抓住柳橙茵的手:“你说什么?他怎么了?”

    柳橙茵抬起头,眼眶有些发红,不情不愿地将如姒的手推开:“他没事,就是前天抓贼的时候中了两枚暗器,现在已经回来养伤了。”

    如姒这才松了一口大气,只觉得自己膝盖都有些发软,向后退了一步扶着采菀的手定了定神,才顾得上叫人上茶点招待柳橙茵。

    柳橙茵也不推辞,吃了两口茶,才给如姒大致解释了一下过去几天的事情。

    简单地说,就是之前有一起陈濯在京兆衙门经手处理过的悬案,案子里涉及到了一些江湖人,似乎跟陈濯与柳橙茵学轻功的师父有些关系。那案子原本已经暂时封存,但前些天忽然与宫里出了一件事扯上了些关系,具体的细节柳橙茵也不知道,总之陈濯和另外两个武功比较好的捕头就被连夜派去追查。

    后来在追击盗贼的过程中,陈濯曾经中暗器昏迷过,那个时候半昏半醒,一直在叫如姒的名字。后来成功找到了解药,也就有惊无险的在鬼门关上又转回来了。陈濯比柳捕头父女要晚两日回京,所以就特地拜托柳橙茵先过来跟如姒说一声。

    如姒默默听完,一颗心上上下下了几回,终于重又落定,起身一福:“柳姑娘,多谢。”

    柳橙茵看了如姒一回,终于还是转了脸,轻声道:“其实,头一回见你,我就知道师兄他……”顿了顿也站起身来,“算了,话我带到了,钗子给你添妆,我走了。”

    如姒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却也没什么话可多说,只能垂首再福,送走柳橙茵。

    两日之后,陈濯终于回到了京中,与如姒约在蒲苇记相见。

    陈濯给陈润传了话之后先去京兆衙门交代了些事情才过去蒲苇记,却不料前后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如姒就先到了。陈濯进门时,如姒正站在窗前,背对门口。水绿细绫衫子配着浅月色的纱裙,少女亭亭玉立的身形仿佛又清减伶仃了不少,腰间的翠玉绦子明显松了许多。

    陈濯轻轻咳了一声:“如姒,我回来了。”

    如姒的肩头微微一震,然而并没有转回身。

    陈濯上前伸手去扶她的肩头:“如姒。”

    如姒犹自不肯转身,将他的手拂了去。

    陈濯在她身侧,已经能看见那秀丽的莲瓣小脸上泪珠晶莹,而下颌的线条也是过于明显了些,全然不像待嫁少女应该有的欢喜丰润。

    “别哭,我回来了。”陈濯柔声道,同时将如姒扳过来转向自己的方向。

    如姒这才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看他,俊逸轩昂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疲惫之色,而深邃的眸子温柔依旧,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身形端直削正,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

    如姒开口便带着泪意:“你还知道回来见我?”

    陈濯伸手将如姒拉进怀里:“恩,让我抱一会儿。”

    如姒听他声音温和之中似乎带了许多疲惫,埋怨的话便咽了下去,闭了闭眼睛,泪水又像断了串的珠子一样滚落,同时乖乖顺着陈濯的动作,依进他怀里。

    这次分别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太长,比年前那次一个多月的出差要短不少,但陈濯此行秘密无声,中间又有死生之险,二人重逢的心情便更激动的多。

    如姒在陈濯怀里又抽泣了一会儿,才渐渐止住了眼泪,轻轻推开陈濯:“你是不是受伤了?”

    陈濯摇头道:“小事情罢了,不用放在心上。”

    “哪里是小事,”如姒瞪他一眼,“不是说差点连命都没了?”

    陈濯目光一闪:“橙茵说了什么?”

    如姒拉下脸来:“你觉得她说了什么?”

    陈濯有几分无奈,带了点试探笑容:“那个,只是一点皮肉伤罢了。”

    “一点么?”如姒继续瞪他,故意冷了语气怒道,“你还骗我是不是?”

    陈濯牵起如姒的手:“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中了两只暗器,现在都好了。”

    如姒兀自不信:“你再不与我说实话,我就走了。”

    陈濯无奈:“这一回追查的人武功好些,是吃了点亏。但真的已经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见你了么?”

    如姒又逼着问了些细节,陈濯见她实在牵挂,便朝和缓的方向说了说。如姒听着与柳橙茵所说的总体差不多,就是更具体些,终于不再问了,只是不免又红了眼眶,溢出好些泪花来。

    陈濯看着她这样难过,心里又是疼惜又是感动,伸手给她将眼泪拭了去:“乖,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了么,你这样难过,倒叫我心里也难受的很。”

    如姒抓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你下回再这样吓我,你看我饶不饶你。”

    陈濯唇角一挑:“下一回,任你处置。”

    如姒瞪他:“还真有下一回么?”

    陈濯再度将如姒抱进怀里,低声道:“我就是做这个的,你原就知道的。现在后悔却也来不及了。”

    如姒反手拥住陈濯,低低道:“我不后悔,只是你真的要小心些,想着夫人,想着我,总得留神自己才是。”

    二人相依良久,才再分开。陈濯见如姒心情虽然恢复了些,却也欢喜不起来,便提议道:“今日要不要出去吃东西?我知道有个地方,你应当会喜欢。”

    虽然成婚大礼在即,但能够在婚前再约会一次,如姒还是不介意的。于是叫采菀打水洗了脸,重新整理了妆容衣裳,便跟着陈濯一同往城南最热闹的市集去。

    京城的城南可以算是天子脚下最繁华也最混乱的地区,因为皇城是坐北朝南,所以南城从位置上离皇宫最远,也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最少,而三教九流、秦楼楚馆最多的地方。大盛颇为注重京兆治安,所以城南这一区虽然鱼龙混杂,却也不至于罪案频频。至于吃食,则是古今如一。往往越是这样混乱甚至卫生条件不咋样的地区,吃食却越是出彩。

    如姒与陈濯到南城最繁华的如意大街时,正是炊烟初升的申时三刻,也就是差不多下午四点半左右,满街的热闹摊贩、各色吃食立刻让如姒的眼睛亮起来。

    这分明就是大排档啊!

    一路从街头看到街尾,各色认识不认识的小吃小菜五花八门,馄饨摊包子铺煎炒烹炸煮,竟是比先前景福寺里的庙会集市还更丰富许多。

    陈濯显然是这边的常客,带着如姒一路看一路低声解释,不时还跟熟悉的摊贩简单招呼几句。

    如姒在满满新鲜*的小吃香气越发兴致勃勃,看着生意最好的三家,分别是李记包子铺、喜庆馄饨店和街口的锅贴摊子有些难以取舍,犹豫了半天还是被陈濯制止了南北通吃的野心,去了看起来更干净些的包子铺。

    这店面小的很,虽然比馄饨店和锅贴摊子地方大些,总数也不过就是六张方桌,还有半张桌子上堆着醋碟餐具等杂物。店里格局更是简单,柜台上贴了一张“招财进宝”的红纸大字,墙上挂了几块菜牌,除此以外就什么装饰都没有了。但这家包子铺的生意实在好的出奇,店里每张桌子边都坐满了客人,有些明显的看得出并不是相识的同路人,只是搭桌罢了,当中的女客也不少,有些看衣饰似乎还颇为富贵。

    “这家生意怎么这样好?”在店门口排队的如姒有些好奇,这坐的也太满了。

    陈濯笑笑:“这家店的老板脾气倔强的很,包子不外卖,只让客人在店里吃,要不然我早就给你买过去了。”

    如姒点头,这也算是一种限量策略,古人的商业智慧果然不能小觑。不过幸好这个时间还比较早,排队的人不是特别多。如姒与陈濯低声闲聊了几句,问了问素三娘子与石贲将军婚事的筹备,等了大约一刻钟,店里就空出了一张桌子。只是如姒和陈濯只有两个人,必须跟后头排着的客人拼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比较庆幸的,是后面的客人看来似乎很斯文。那也是一对夫妻,男子大约四十上下,相貌英俊,行动稳重,而身旁的女眷要年轻几岁,容颜端丽,两人看来很是相配。

    拼桌落座,各自点了包子和小菜,说起来也算得互不影响。只是如姒喝了两口茶,便开始觉得有些不对,陈濯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大对头?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