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站队很重要

乌龙雪

    采菀也望向这个跟自己一起长大的采蓝,不论前世如姒命途如何凋零,采蓝都是在如姒出阁前便求放了身契,嫁给了自家表哥,平安小康度日。

    在第二世如姒被休回家之后,采菀才无意得知,采蓝所谓的表哥并非真的姻亲,而是太太池氏陪房邱妈妈的外甥、双蝉的哥哥,只是刚好与采蓝之母同姓而已。

    也是直到那个时候采菀方明白,为何明明池氏做事都是大面上挑不出错处来,但采蓝还是常常义愤填膺地数算池氏如何亏待了如姒,并且人前人后都不避讳。既得了如姒与采菀的信任,又给如姒做下了怨怼母亲、不孝无礼的名声。

    看来,如姒也知道了采蓝与双蝉之间的暗中来往?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姒还是面上含笑,“采蓝,这话我已经跟你提过一次,今儿便再念叨一回。你若是觉得只有太太或者邱妈妈能给你前程,你就尽管照着往常的样子做。那我不能留你在屋里近身,你也别怨怼。”

    “姑娘,我……”采蓝实在想不明白,大姑娘这一场有惊无险的伤病之后,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乎仍旧是温温柔柔的好声好气,但说出来的话却跟刀子一样,两三句话便将利害关系摆的明明白白。

    只是,自己如何能够不理会代表着太太的正房大丫鬟双蝉?但如果真的从此就被如姒赶开身边,或者处处防备,那么太太也会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用处,看似转了一圈,却还是要得罪太太的。

    那么,岂不里外都是得罪人,左右都是死路?

    采蓝一时间心乱如麻,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姑娘,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我如何敢开罪太太身边的人。”

    如姒原本唇边带着的笑意便敛了:“也觉得左右为难了?采蓝,不管什么时候,站对位置都很要紧。我几时说让你开罪双蝉了?自己去想想罢。”

    眼看采蓝咬着下唇,战战兢兢地去了,如姒的神色便又温和起来:“采菀,你也再休息一下,我没那么离不开人。你养好了身子才是,咱们还有的商量呢。”

    采菀虽也有些意外于如姒的词锋,心里却只觉得欣慰。两世的悲催惨死,大姑娘真是委屈够了,如今厉害些才是好的。当下起身又给如姒倒了一杯热热的花露,便自去下房休息不提。

    如姒自己在房里,慢慢理清了思路。几天的休养与恢复,她一次次入睡醒来,房间里的玉兰花香从来没有改变过。看来她的穿越并不是考场上的一场梦,而是真的铁板钉钉、一场折腾。

    那到底应该兴奋,还是沮丧?

    mba还差一个学期就读完了啊!那白花花的十万学费啊!

    只是,说起来也不算太遗憾吧?

    反正父母离婚之后也各自再婚了,他们既然都有各自的夕阳恋,那也不算太寂寞。而自己过去营销场上打拼这么多年,赚来的钱也算能给父母些许回报,加上人寿保险写的也是父母的名字,身为人女能够给父母浙西这些供养,也算给将来不能承欢膝下的一点代偿。

    另外,身为一个时不时被逼相亲的单身狗,如今倒是没有这个压力了。

    如姒忽然想到以前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一个段子。

    一个有名的毒舌博主嘲讽自己外甥女:就你笨成这样,如果放在古代,当丫鬟肯定不合格!

    恨嫁的外甥女悠悠抬头:我要是在古代当丫鬟,这个年龄就应该有小姐给我配个貌端体健的家丁嫁了吧?

    当时如姒看着只觉得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而此时身为穿越到尴尬窘境的苦逼小姐,一想到既要为自己将来的婚事筹谋,还得惦记着丫鬟队友的终身大事,真想扑在被子上大哭三声:自由恋爱好啊!

    如姒和采菀各自又再休息了两天,算是习惯性大难不死的主仆就又聚首了。同时也刚好是池氏打发人送新做好冬衣过来,如姒得的明显比往年多,一共三件,一件绛红大毛披风,一个狐皮护手,一件莲青色棉裙。

    采菀拿了一个鼓鼓的荷包,塞给送衣服的双莺,满面笑容地道:“这大毛衣服颜色真好,多谢双莺姐姐。”

    双莺一捏,便知道是一大把铜钱并一两块散碎银角子。虽然身为正房大丫鬟,并不将这点看在眼里,但大姑娘在继母手下讨生活,总共有几个月钱,多少进账,双莺也是知道的。若是从二姑娘三姑娘房中得着这样的赏,便算是打脸。但大姑娘给这样荷包,已经是不易了。当下便笑笑:“大姑娘喜欢便好。夫人也说这红色称大姑娘呢。”

    双莺转身走了,采蓝便低头去整理衣服。

    如姒满意地点点头,她还记得,前世里的原主如姒在出嫁前只得了一件护手,一条棉裙,当时的采蓝一头收衣服,一头嘟囔道:“这算什么好料子?二姑娘和三姑娘都是银狐的飞毛披风,流光锦的棉裙呢。这护手的皮子一看就是陈的……”

    那声音真是不大不小,当时的如姒还觉得采蓝心直口快为自己抱不平,却不知道很快大姑娘挑三拣四、怨怼继母的名声便传了出去。虽说内院是让池氏一手把持,但到底自己给人家留了口实,就让碎嘴的婆子丫鬟们更有话说。

    不过现在么,战战兢兢的采蓝虽然没有主动过来跟如姒表忠心或者再说什么,行动上却露出了如姒所期望的态度,就是少打听,多干活,房里要紧的事情不插手,那也就可以了。

    “姑娘,要不要去给太太请安?”采菀看着如姒身上的瘀伤渐渐好了,清秀雅致的脸庞上也没有留下什么伤痕,既是松了一口气,又是开始为将来的事情担心,“您如今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说不定太太又该对您的婚事动心思了。”

    如姒对镜自照,原主跟穿越前的自己相貌只有一半相似,主要是柔美了许多,不比穿越前的自己那样独立刚强。

    不过,原主的皮肤是真好!

    做营销的人业务压力大,最重要的心理素质之一就是自我调节。

    哼,以后没网络没空调没123言情怕什么,就当姐姐免费到全天然无污染的大桃源做了免费整容!

    “好,那就去。”如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忍住了想要散下来的冲动和想烫梨花卷的怨念,由着采菀整理成了大盛官家少女常见的垂花髻,“今年既然太太给加了衣服,哪里能不去说声谢谢。”

    采菀应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这几日里她已经听了些风声,说是池氏对于她当初去礼国公府和燕家求救的事情恨到骨头里,准备过些日子就收拾她。

    采菀跟如姒略略提了两句。

    如姒想了想:“别怕,很快太太就顾不得你了。”

    正说着,采蓝又送了另一套衣裳进来:“姑娘,用舅爷给的料子的衣服做得了。”手里捧着一套新罗裙,正是用四舅爷燕徖寿宴时新送的玉色缎子做了一件短襦,水绿散花绫做了一条荷叶裙,样式虽然不甚复杂,但胜在颜色鲜亮,绫缎精美。

    采蓝放了衣服,又一福便退了出去,由采菀服侍如姒试穿这套新衣。

    如姒身材比较高挑,服色又白皙,穿起这样玉白水绿的颜色十分娴雅。如姒又叫采菀将与料子一同送来的白玉耳坠、青玉发梳找出来一同搭配。这般整顿一番,再揽镜自照,如姒自己都觉得镜中少女如芝兰玉树一般清丽出尘。

    欣赏半晌,刚要换下,便听门外双蝉声音:“大姑娘在吗?”

    采菀转身打起帘子,双蝶进门不由怔了怔:“大姑娘这样妆扮倒新鲜的紧。”

    如姒笑笑:“这是舅父给的。”

    “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双蝉口中说着,眼睛还是不住的上下打量如姒。

    如姒可不比原主的好性子,脸上的笑意敛了去,便灼灼直视双蝉。

    双蝉心里突地一跳,忽然觉得大姑娘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福了福:“大姑娘便这样过去吧,老爷和夫人都等着呢。”

    采菀心里一紧,这套衣服是如姒最好的料子做的,头上的玉梳也价值不菲,前世的时候为了这个没少起风波,如今还赶紧换了好。忙上前一步,陪笑道:“双蝉姐姐且到堂屋喝口茶,大姑娘更衣甚快的。”

    如姒却一摆手:“没事,咱们这就过去,哪里好叫老爷和太太等着呢。”

    采菀略有不安,却只好跟了上去。

    如今住在瑞宁居的厢房,到正房请安不过几步路,片刻之间也就到了。还没进门便听到里头说笑的声音,正是是父亲濮雒的声音:“……哈哈,姝儿不许这般淘气……”

    双蝉走在前头,当先打起帘子,向内禀报:“老爷,太太,大姑娘来了。”

    屋里的说笑声便顿了顿,如姒含笑进门,也顺着双蝉的话音:“给老爷、太太请安。”

    濮雒与池氏正并肩坐在榻上,如姒的两个继妹如妍如姝一左一右立在旁边,一家四口脸上笑意犹在,见到如姒进门,气氛便淡了些。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