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六十五

乌龙雪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面子上是怎么也过不去了。左氏立刻向坐在一旁的池氏发作:“濮太太,您这女儿,好家教啊!”

    池氏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个,大姑娘脾气执拗,也没别的意思。姐姐这样的好首饰,不给她也罢了。您别动气,小孩子不会说话,别放在心上。”

    左氏见池氏口风极软,竟是顺着如姒的话说,连一句斥责言语都没有,越发烈怒满胸:“你们家如今也是出息了,这是跟搭上了好亲家就目中无人了。哼,这回仲哥儿的事情,燕家一句好话也没说。你们家也跟着是不是?”一甩手,便怒冲冲扬长而去。画扇被采菀塞了盒子,自然也不能再硬给出去,同时也是满脸愤愤,心想这濮家大姑娘真是不识抬举,白了一眼就赶紧跟着自家太太去了。

    这场见面不欢而散,池氏与如妍如姝倒不算意外。就如同先前所想,如姒连自己亲爹都左右开弓的打脸,又怎么会将石二太太放在眼里。甚至觉得这场面太平淡,如姒的火力连十分之一都没开呢。

    如姒对这个结果还算是满意的,婚姻大事上最重要的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左氏坚决反对,石仁琅的那些心思算得了什么。前世里就算左氏是因为石仁琅有心而上门提亲,那么如今闹成这样,她是怎么也不会再想叫自己做儿媳妇了吧。

    如姒心情轻松,几乎是哼着小曲儿回了月露居,继续去设计年后开张的茶楼名字和招牌。既然主题是要走短平快的快餐路线,那叫什么呢?麦当茶?茶当劳?肯德茶?茶德基?

    胡思乱想了半日,到后来脑洞越开越乱,什么小肥茶,茶底捞,永和豆茶,虽然没一个合适当招牌来用,如姒却自己咬着笔杆偷笑了好一会儿,就当是穿越女的小小自娱自乐了。

    铺子名字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也就先放下了。如姒望向窗外,又开始思念陈濯。他这一趟出城缉盗走了数日,起初如姒还不觉得什么,过了七八天还没有什么消息就有点牵挂了。只是古代又没通讯设备,除了打发采菀和陈润每日去素三娘子那边点个卯、既是照应着也是等消息之外,就没什么能做的了。

    随后数日里,如姒一直悬着心,做别的事情便有些难以专注。尤其陈濯这样的捕头出差又不比那些行商运货,除了听说今年冬天格外寒冷而惦记着风寒冷暖和行路安全之外,也会担心缉盗过程之中的凶险。毕竟上一回在隋掌柜命案中抓人之时,陈濯的右臂就曾经被盗匪划过一刀。如姒偶尔也会再想起他手臂上这道伤疤,心里很怕旧事重演。

    转眼进了十一月,算算陈濯已经离京办差快要二十天了,京城又下了一场小雪,天气越发寒冷,而陈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连素三娘子也开始有些担心。月露居中的如姒同样越发忧虑焦躁,却无计可施。采菀夏月等人不免打起精神,侍奉的时候格外谨慎小心,以免因着如姒的心绪不佳而躺枪。

    十一月初九,京城难得连着晴了两日,寒意好像也减轻了几分,如姒便想着亲自去看望素三娘子。陈濯久久未归,如姒也有些担心素三娘子的身体。

    衣衫更换完毕,药材和补汤也准备好了,如姒刚要出门,便见小丫头仙草急急跑来,脸上神色有些怪异:“大姑娘,官媒上门了!”

    官媒上门?那么就是陈濯回来了!

    如姒不免又惊又喜,然而片刻之后又觉得不对,陈濯若是回城应该会经过东城门,没理由不知会陈润一声叫自己放心。难道这是个惊喜?又或者自己想多了、这是给如妍提亲的?毕竟如妍也十三岁半,完全是可以说亲的年纪了。

    沉吟了片刻,如姒就叫采菀先将药材和补汤送去百福巷给素三娘子,自己则叮嘱仙草几句之后重新回房等消息。

    不到两盏茶时间,双蝉跟着仙草一起回了月露居,脸上皮笑肉不笑:“大姑娘,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如姒心里已经有了些隐约的猜测,便点点头,照例由朝露留着看家,自己带着夏月过去。

    跟着双蝉过去,竟然不是到应该与官媒或者客人见面的中堂,而是直接到了濮雒的书房。如姒见双莺站在门口,便知池氏应该也在,黛眉越发蹙紧,但脚步并不犹疑,由夏月打起帘子,便进门去观摩这新版的花式作死。

    书房里濮雒脸色铁青地坐在书桌之后,另一旁的池氏憔悴之色仍旧并未全然恢复,只是捧着茶碗低头坐着,也看不出喜怒表情。

    如姒环视一圈,便注意到书案上摆着数页书信,好像中间还夹着几枚红红绿绿的花式书签。

    “老爷找我有什么事?”如姒数日来一直心情烦躁,无处发泄,平素对着朝露采菀等人只能强忍,看见了濮雒和池氏就再没有控制脾气的意思了。濮雒没像之前一样客客气气地叫她坐下吃茶,而她也不想跟这两个人渣多废话,就干脆直接站在濮雒书桌前发问。

    “什么事?”濮雒上下打量了如姒两眼,目光中难得透露出几分刚强的锐利,忽然怒喝一声:“你还有脸问!孽女!跪下!”

    如姒冷笑一声:“老爷不要没事找事,声音大不代表你有理,有话就说,没话说我就走了!”

    “放肆!”濮雒大怒,拍案而起,“你这个不孝女,做出这样丧德败行的事情还敢忤逆!给我跪下!”

    如姒见他怒气勃发,脸色通红,连额角和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确实不似作伪,若不是桌子隔着,只怕他都有心扑上来动手。但如姒自己心里何尝不烦躁?退了半步,轻喝一声:“夏月!”

    夏月立刻箭步上前,将如姒挡在身后,同时双掌一错,并指如刀,摆了个过招的起手式。夏月素来话少沉默,衣衫也利落,这架势摆出来再配上坚定而警惕的眼神,看起来实在杀气十足。

    濮雒万没料到竟有这样一出,他这个读书人动口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动手肯定更不行,登时便本能地哆嗦了一下,身子也不由退了半步。夏月散发出来的武人杀气便如一柄利刃,将濮雒原先的气势拦腰斩断。

    “你,你,你真是反了天了!”当濮雒意识到自己的本能反应相当于大写“怂”字的时候,立刻又生出新的怒气,并不是很潇洒但却很准确地指着如姒的鼻子质问,“你竟还想弑父吗!”

    如姒扫了一眼基本等于装死的池氏,又皱眉望向濮雒:“老爷,您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有话直说?我进门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知道,您大呼小叫的有完没完?到底有什么事情?说清楚。”

    濮雒又指了如姒好几下,却到底在夏月的威慑下不敢再往前半尺。转而将手放下拍向桌子:“你看看这是什么?当着你舅舅的面,你言之凿凿说不要父亲母亲给你安排亲事,那你就自己去跟人家私相授受吗?你还有没有廉耻!”

    私相授受?如姒想起陈濯,唇角浮起一丝冷笑,谁私相授受了,我跟未来婆婆关系好着呢,我们是正大光明的好吗!而且此事真正的重点是,濮雒所说私相授受的对象,还指不定是谁呢!

    如姒点点头,示意夏月收掌退后,自己上前拿起濮雒书案上拿起那一叠书信并书签,快速浏览翻看了一回。越看唇边冷笑越深,又仔细看了看那书签,眉宇更是完全舒展。

    濮雒看着如姒神情这样镇定,也不由生了些疑惑:“你怎么说?”

    如姒看了他两眼,脸上的轻蔑越发毫不掩饰,冷笑了两声便转头望向池氏:“太太,老爷对我不上心、认不出我写的字也就罢了。太太你也不认识?你不认识我写的字,总该认识三姑娘的字吧!恭喜你啊,三姑娘自己寻了会读书的好女婿呢。”又将那几枚题了诗的香木书签抻出来摔在濮雒眼前:“濮翰林,濮老爷,您不是读书人么?字体差别都分不出来?这一枚桂花的是我去年给如姝的没错,后头几枚上的字,这都一样吗?”言罢把那些信笺也扔在书桌上,甩手就走了。

    如姒一路出去再被听见濮雒的阻拦,而池氏的哭声和濮雒的咆哮则很快在她身后响起。

    如姒越想越生气,看池氏的样子是应该已经猜到了甚至默许了如姝的行动,而濮雒的白痴程度则是又一次刷新她对所谓读书人的认知。这到底是怎样的十年寒窗啊,简直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

    但最让如姒心烦的,还是这事情背后的推手。官媒上门是大事,不可能是石仁琅自己私下去找的,必须是通过母亲左氏,或者因着丧父而拜托了大伯父石赣,总是是得有长辈出面来提亲的。他到底是怎么说服长辈的?另一方面,石仁琅若是发现自己被骗想报复如姝,将这些东西直接拿给濮家就是了,通过官媒算什么?

    难道他还指望将错就错,让濮雒为了“遮家丑”而把自己许配过去?

    此时此刻如姒真想跟石仁琅大声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一路回到月露居,如姒的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既牵挂着陈濯的迟迟未归,又烦躁于石家的阴魂不散,进了门将斗篷解了朝身边的人手里随手一扔:“先挂着吧,我不出门了。”

    “天太冷,不出门也好。”接了斗篷的人微微含笑,声音是惯常的沉稳而温柔。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