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六十三

乌龙雪

    濮家正房院子里愁云未散之时,石家那边也有些消息传了过来。石仲琅的案子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多天之后还是了结了。

    李涯到底没有改口,说起来其实石仲琅也确实没有要他们当场去杀了隋掌柜,原本的真相,他们就是意图伤人而非杀人。事情最大的变故还是在于李涯找来的人当中有那两名惯犯,而抓人那日的死者真的是出于意外。至于在百福巷袭击陈濯与采菀的那几人,到底还是跑了一个,剩下的四人倒是在大刑之下吐了口,说是收了钱去教训陈濯的。各样供状白纸黑字,京兆尹最终的裁定李涯还是斩监侯,送去大理寺复核。惯犯等杀人者斩立决,有份参与隋掌柜命案的帮凶流放,袭击陈濯的只属伤人之罪,各杖四十,罚银百两。

    至于石仲琅本人的量刑,则另有一番曲折。当初石贲将军升迁贺宴之时京兆捕头上门抓人,石大老爷夫妇虽然拿出借口推搪,明眼人却定然不信。待得石贲将军离京之日,石仲琅再进衙门,事情便在京中彻底传开。

    石贲将军到底是从龙近臣出身,这案子不大却颇有些跌宕起伏,今上襄帝在朝议之时便亲自过问了一句。京兆尹对案情的判断虽然是清楚明晰,然而对石仲琅的惩处却引发了小小的争议。

    有朝臣认为石贲将军镇守郴州有功于国,此番也是大义灭亲,实在值得嘉奖。而石仲琅今年才十七岁,还是弱冠少年,应当教化为主,量刑从轻。同时也有御史认为,贵贱亲疏,一断于法,石仲琅如今才十七岁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加严惩只怕将来更不会归回正途。至于石贲将军虽然这一回大义灭亲,先前却也有失察纵容的嫌疑。

    朝堂廷议本来就是个文武百官打嘴仗的地方,任何的意见分歧都能引经据典的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不过襄帝是沙场百战的果决之君,立刻在事情演变成“论武将忠心与其家族管理”的大议题之前开了金口:着京兆尹公正处置,非死罪大理寺不必复议。

    这其实就是把球又踢回了京兆衙门,不过京兆尹姚凤鸣断案素来是铁腕,很快便判下来。石仲琅与隋掌柜之妻何氏通奸,杖二十,革生员籍录,终身再不许科考入仕。指使家奴伤人,罪同伤人,杖四十。约束家奴不严,致使勾结盗匪,杀伤良民,罚银千两。雇凶袭击京兆衙门捕头陈濯,并伤及路人,杖四十,罚银五百。数罪并罚,念其年少无知,特许家人延医请药,将一百杖分三次打完。

    这可以算是法外施恩,以石仲琅的体格,一次一百板子足可以将他活活打死。然而这法外恩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石家就算能重金请了太医圣手过去救治,到底是刚好些就又要挨板子,一个月之内打了养、养了打,熬过来要吃多少苦就不说了,抬回家就算不断腿少说也得躺个大半年才能再走路。

    陈濯叫陈润这些进展和消息禀报给月露居,如姒和采菀听了都十分痛快,到底是看见了些天道公平,不只赏了陈润一封厚厚的红包,当晚更是月露居上下都加菜,喜气洋洋的跟过节一样。

    朝露和夏月并不知道如姒与采菀心里到底欢喜的是什么,只以为是因为陈濯提亲的事情。毕竟如姒的亲事其实很尴尬,高攀什么王侯公卿自然是不可能,而燕衡夫妇对如姒算不上有什么太深的感情,即使能过问一下、寻一个五六品的官家子或是清白乡绅,到底也不会像给自己亲女儿条亲事那样用心。

    那么综合衡量起来,陈濯一表人才,外人虽然觉得他身家贫寒,但家事人品都算得清白端正,论自身能力,陈濯本就是京兆衙门中最年轻却破案率最高的捕头,又得燕萧青眼看重,年后若能再进刑部为从六品经承,前程也不算太差。更何况二人患难相交,情投意合,那就实在是上上人选了。

    如姒听朝露言语中有些模糊的贺喜意思,便知她是误会了,然而想起陈濯确实觉得十分甜蜜,就不多解释。

    又过了几日,池氏渐渐恢复健康,这个速度比夏月请来的程郎中预计的还要快,但如姒并不是很意外。

    原因很简单,程郎中对食疗的理念是,鱼生火,肉生痰,青菜豆腐保平安。若是池氏没胃口也不打紧,饿两顿四肢百骸都能排毒。有了程郎中这句话,除了月露居以外的濮家大小主子都很是平安排毒了几日。厨房上也不能算是不尽心,鸡汤虾米之类的佐料每日都换了花样,只是送过去的主菜到底还是青菜豆腐。

    其实池氏原本就不是什么大病,青菜豆腐连续败火了几天之后自己也受不住了,打发池妈妈按着约定送回了三百五十两现银,同时也拿走了对牌和账本。

    如姒并不在意这事,身为将来一定会出嫁的女儿,娘家的中馈真是非常鸡肋。若在正常的家庭,还可以说是尽孝心或者学经验,然而对于如姒来说,不过是短期制衡池氏的借力点罢了,哪有什么兴趣真的在濮家的内务上花心思。

    转眼进了十月,池氏或许是认命了,身子好了之后就踏踏实实地整理家务,淘腾银子,按着每十日三百五十两的节奏陆续给如姒送钱填账。

    如姒对此还算满意,初一十五的日子过去正房点个卯打招呼,喝个茶说两句话,十分钟之类告辞,彼此倒也相安无事。

    如姝的殷勤奉承还是照旧,而石家上下的仆婢们自然更是热络。今时今日大姑娘可以算是有钱有势,采菀夏月这两个大丫鬟就不说了,连对着十来岁的仙草和灵芝都客客气气,随时打听着大姑娘是否有意月露居里再增添些下人。

    如姒和采菀因着两世记忆,对濮家上下都没太多好感,仅有的将来可能会带走的丫鬟大约便是厚道的双莺,反正姑娘出嫁的时候主母给个大丫鬟陪嫁是惯例,但也不急于一时。

    另一方面,如姒接了陈濯的房契,却也不急着搬过去。一来冬日里实在不是采买奴婢、折腾搬家的好日子,二来朝露也提了提,陈濯的心意固然是珍贵至极,他平常也定然是十分低调的。但是万一有什么人知道那宅子是他的,而如姒又在成亲前就住进了陈濯的宅子,将来万一传出什么闲话就不好了。如姒听着也有理,便暂缓了这搬家的事情,除了隔三差五出去看看铺子跟某人喝喝茶逛逛街,就只剩专心计划着即将盘下来的茶铺之事。

    铺子的位置已经选定,是在永宁大街最南边,与昌荣大街的交口角楼,算得整个东南城区人来人往的客流量最大的地点之一,很靠近东城门。

    这铺子朝露也陪着如姒去看过一次,也觉得十分合适。因着入冬,人事物料都涨了价钱,不是开新店的好时机,却是想卖店返乡之人最想脱手、也最好杀价的时候。如姒衡量再三,终于决定拿了两千两银子盘下了这家店,又叫陈润直接搬到店里住,顺便打理店铺清扫装点、预备年后新张等事。

    忙忙碌碌之中,如姒的十五岁生日悄无声息地到了。濮雒和池氏虽然再不敢轻视如姒,却也没有什么给她庆祝的兴致,更何况如今处处节俭省钱,索性就随着往年的例子送了一匹缎子做贺礼也就罢了。桓宁伯府倒是比往年重视些,除了外放的四爷燕徖之外,燕家三房并出阁的燕苧皆叫人送了贺礼。如姒虽然心里有些怀念穿越前跟亲朋好友欢聚的生日party,但看着盆满钵满的礼物,还是十分知足。

    而陈濯更是男友力攀升,十月十三的当日因着自己要出城缉盗,没空继续陪着如姒“看铺子”,就叫陈润送了一柄镶嵌了红宝石的双蝶金发梳到月露居。如姒一见便知道这是他想着自己那日在百宝斋看上却没买到的白玉桃花发梳,特意又寻了更精美的来。如姒戴上揽镜自照,由心而生的笑意真是藏也藏不住。

    随后几日天气愈发转寒,如姒虽然不出门,却也每日戴着那双蝶发梳舍不得摘下来。采菀偷偷笑了两回,却被如姒一眼看出她近日新得的那扶桑花纹的织锦荷包似乎也不是自己买的,立刻也红了脸,将话头岔开去。

    十月十八,京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小雪,细碎的雪花零零星星地飘落,隔窗看着颇有些清新意味,地上倒是没有如何积雪,也不大影响出行。

    如姒怕冷,这样天气就不大想踏出房门,偏偏此时,濮家却又迎来了不速之客,竟然是石家二夫人,石仁琅的母亲,左氏。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