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六十

乌龙雪

    看着石琳琳怒冲冲的去了,采菀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姑娘,她们求到您跟前来,看来是真没有别的路子了。石将军这回真是大义灭亲了。”

    对于这一点,如姒心情自然也是不错的,点了点头:“这倒显出石将军不在京里的好处了。就算石家老太太给石将军写信,一来一回就得好多时候。再说石将军也是个心眼儿实诚的人,他若是认准了,想来就没那么轻易更改了。”顿一顿,秀眉却又微微蹙起,“但石琳琳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谁送荷包给谁,是我先前送的?还是她以为我送的?”

    这大概是穿越女最麻烦的一点,若是在如姒穿越重生之前跟石仲琅有些什么,那也算是“她本人”。只是如姒是有原主记忆的,仔细想着并没有什么类似的举动。过去虽然因为濮家和石家交好来往多,却也只是蜻蜓点水的见过而已。

    “姑娘的意思,是有人假借您的名义送了什么?”采菀作为如姒的贴身丫鬟,也算是共患难的战友,自然清楚如姒这一辈子并没有做过什么给男子的荷包,闻言便立刻明白最后一句才是如姒的疑心。飞快想了想,忽然也变了脸色,将如姝前日送的帐子找了出来,指着那繁绣的并蒂莲花纹:“姑娘,若是三姑娘仿着您的针法,这一处就真的很像了。”

    如姒点点头:“我那日在石家就已经有些疑心了,石仁琅身上带着荷包的料子和绣线,我看着就觉得是如姝的手笔。但他说话里的意思,又仿佛是跟我应当更相熟些。当时太晚,我怕他们还有旁的手段,不想多掰扯,但现在看起来,说不定如姝借着我的名义跟石仁琅有过什么暗地里的来往也说不定。采菀,叫仙草和灵芝多往正房和三姑娘那边去打听,尤其留意三姑娘身边的铃兰,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别觉得不当事,只管存在心里来告诉我。”

    采菀知道如姝前世里对如姒的夫君总是各种有兴趣,自然并不意外,立刻应声去找两个小丫头说话。朝露和夏月却不免对望一眼,各自有些慨叹。

    如姒笑道:“又叫你们笑话了,这也算濮家特产,奇葩多。”

    朝露摇头:“表姑娘说哪里话,糟心事谁家都有。只是先前奴婢倒没听说,这位石四少爷也这样不稳重。原以为只有石二少爷不出息呢。”

    这又勾起如姒对另一件事的好奇:“说道石家二少爷,今年伯府寿宴他也去了?”

    朝露目光闪了闪:“好像是。表姑娘也听说了?”

    如姒笑的狡黠:“朝露姐姐,这里头有故事吧?能不能讲给我听听?”大眼睛眨巴眨巴,满眼都是八卦的兴奋与期待。

    朝露果然败阵,简要回答:“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寿宴的时候石将军虽然没回京,还是有帖子给了石家。世子爷的幼女四姑娘跟姐妹去看芍药的路上,不知打哪儿蹿了一只野猫出来,四姑娘给撞着了,连同两个丫鬟一同掉进了湖里。当时石家二少爷就在左近,也下水去救了。但四姑娘原本就会水性,只将丫鬟推给石二少爷去救,自己由家里的婆子们扶上岸了。宴会之后世子叫人查了查,并没说什么,发落了两个小厮和婆子也就罢了。”

    燕葭居然会游泳?如姒想想第一世的原主真是冤。当时若没有拉燕葭那一把,也就不会有跟着落水等等的狗血故事了。

    关于石家的八卦闲聊,到了这时也就差不多了。石仁琅就算是真的将与他写信送礼的如姝误认为了如姒,如姒此刻除了打听消息、严防死守之外也没什么可以立即采取的行动。与其给他们花时间,还不如继续好好筹划有关买院子、开茶铺的事情呢。

    陈润虽然写了投靠文书,已经是如姒正式的小厮,但如姒暂时没叫他到濮家,而是继续住在百福巷。一来能继续照应着些素三娘子那边,二来也要他多在市集上打听着,哪里有房子和铺子要出售。

    前世里陈润崭露头角是跟着那位老实巴交的辜掌柜,但在如姒看来,那些才干能力只怕也不是辜掌柜培养出来的,更多还是陈润自己的天分。

    很快,陈润就证明了如姒的判断。不到几天,一份待售茶楼的清单就送到了如姒的手中,虽然书写字体算不得漂亮,也能是端正干净,更重要的是后头还列出了陈润对每家茶楼位置客源的分析以及其他的优缺点。

    如姒看的十分满意,果然没有白白挖回这个潜力股人才。立刻叫采菀再给陈润送些笔墨衣裳并车马银子,同时安排下一回出行的时间。

    九月底的京城商贸越发繁盛,天气则是渐渐转寒。如姒怕冷,一边思念着现代的各色弹力打底裤,一边加了一层棉布衬裙在内保暖,才带了如姒和夏月出门。

    陈润推荐的店家也是在永安大街上,位置很靠近百福巷,街市上人来人往,算得好地段,只是房子很有些老旧,价钱也不低。

    车马到茶铺附近刚刚停好,如姒还没下车,便隔着帘子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小润,过来看铺子?”

    陈润笑道:“是。濯大哥,您今日没穿公服?也是‘又’来这一带巡视?”

    采菀在车里偷笑了一下,便下车去放踏凳,再扶如姒。

    如姒脸上是尽力绷着的,只是眸子越发明亮,樱唇也不受控制地上扬着。

    一身深蓝直缀的陈濯站在马车前不远处,同样含笑望着她。英俊的眉目与温和的神情好像让深秋的日子都和暖起来,如姒跟他对望了一眼,瞬间便觉得自己脸上微微发热,心跳也不那么平稳起来。

    真是的,明明见过那么多回,这也才不过几日没见,人家还什么都没说呢,自己这是干什么?

    如姒从马车上下来走了两三步,却已经在心里将自己埋怨了无数遍,濮如姒,你太怂了,不争气!

    然而当对方也走到了跟前,余光看见他的深蓝袍子下摆,如姒还是没能把自己调整回到争气的频道。

    “前一回家母生病,多谢你照应了。”陈濯看着素来活泼狡黠的如姒此刻在自己跟前半低了头,少女精巧的黛青发髻之中有淡淡的皂角和桂花混合的香气,他心里也是强忍了又忍,才能不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去牵她的手。只如以前一样,找些让人放松的家常话来开场,“家母也说要多谢你。”

    如姒嗯了一声:“夫人客气了。”

    陈濯小心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语气:“你今日来看铺子?”

    “恩。”如姒慢慢平静下来,抬头去望陈濯,“那你呢?”

    陈濯目光越发温柔:“陪你看铺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