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五十二

乌龙雪

    夏月看如姒一直在揉自己的腰,脚下也来回在换重心,想来如姒已经是累的不行,便又劝了劝。如姒正犹豫之间,便听京兆衙门大门之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心里一喜,转头望过去。

    却见姜黄身影,湖绿绸缎,是石仲琅并他身边的两个朋友并肩出来。如姒心下一紧,然而仔细打量,石仲琅脸上的血迹是已经擦了,但眼角和鼻梁处已经浮现出了青紫瘀痕,而神情之中并没有什么得意,相反倒是有些愤愤之色。

    如姒心下稍微安定了一些,既然石仲琅看起来并没有得偿所愿,那么陈濯是不是就没什么大事?

    待石仲琅离去了又差不多两盏茶时分,陈濯终于也从京兆衙门里出来了。

    这时如姒已经忍不住扶着树干站着等,脚下疼的如针扎一般。但见陈濯左手捂着自己右臂,长眉微蹙,脸上神色似乎十分黯然低落。

    如姒心里一揪,上前两步:“陈捕头!”

    陈濯万没料到从衙门里出来竟会见到如姒在此,忙快步迎上去,抬眼看了看天色:“你如何在这里?你等了多久?”

    “你有没有受罚?有没有受伤?”如姒忍不住又去看陈濯的右臂,眼中的关切之意是再掩盖不住了。

    这一句虽是答非所问,却让陈濯瞬间便直接甜进了心里,原本很是黯然的神色也明亮起来,薄唇微扬:“这只是上回的伤口罢了。你一直在这边等着我么?”

    如姒又看了看他身上,似乎确实不像受刑之后行动不便的样子,一直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大半,不由舒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了。我……”或许是站的实在太久,又没怎么喝水,如姒这一口气一松,便觉得眼前有点发黑,身子便晃了晃要往前栽。

    “濮姑娘!”陈濯比夏月离如姒更近半步,忙伸手将她扶住,急道:“可是累着了?”

    如姒定了定神,心里也不禁吐槽自己这身子调理了这些日子,还是这样不给力。咬牙静了静,感觉眩晕之感尚好,并没有真的要休克,便摇头道:“我也还好,没事的。”

    陈濯目光闪了闪,将自己心中那满满的感情尽力抑住,收手低声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如姒听他声音里很有些隐忍,二人距离又近,心里也有些说不清的感觉。静了几息,终于用同样低的声音问道:“除了道歉呢?你没有别的跟我说了?”

    陈濯抬眼看着如姒的秀丽脸庞,心里开始砰砰乱跳,那在心头起起伏伏转圈了许久的话却还是说不出口。两人对视了几乎有那么十几秒,陈濯终于还是垂下眼睑,低声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罢。”

    如姒不由好生失望,顿了顿便低头,声音里的沮丧亦是毫不掩饰:“好,我也该回去了。”

    这一回二人之间的气氛便更尴尬,一路回到百福巷皆是默默无语。如姒心里越发沉郁,不明白陈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真的是自己会错意了,陈濯并没有什么情思么?

    那先前一回回又算是什么?百福巷中的槐树咚,绿布卷轴里的铜簪子,还有跟柳澄音的两番冲突,陈濯到底心里在想什么?

    回到了百福巷,如姒见陈濯一直默然无话,又添了几分生气和委屈。只觉这一番担心,一番长等,简直是将自作多情发挥到了极处。

    转进巷口,如姒也是累的狠了,便沉了脸:“夏月,你去找采菀罢。我在这里等你们。”

    夏月见有陈濯在,也不担心如姒的安全,便欠身一福,应声去了。

    陈濯见如姒疲惫,自己心里也越发难过,却只和声道:“濮姑娘,要不要回到茶亭那边休息一下?”

    如姒白他一眼:“既然你没话跟我说,也就不劳陈捕头费心。”

    陈濯垂目片刻,刚要说话,忽然脸色微变,转身望向巷口。

    如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便见四五个身材健壮的布衣汉子正气势汹汹地快步而来。

    什么情况?

    这是要上演街头斗殴?难道石仲琅是没在京兆衙门里占到便宜,所以要套陈濯麻袋?

    陈濯立刻向外一步,将如姒完全挡在身后。

    这变故生的好快,如姒心念飞转之间,那几个人已经到了近前。

    “呼”的一声,棍棒挥舞,向陈濯头顶直击而下!

    “砰砰啪啪”的声音随即响起,如姒完全反应不及,只觉得眼前之人身影一晃,便与来人混战打成一团。

    这是她第三次见到陈濯与人动手,也是最最心惊的一回。不仅是因为她这回的距离近得多,更是因为陈濯看上去似乎胜算并不大!

    所谓以寡敌众,以一胜多,果然还是电影里的特殊效果。现实中哪有那么容易?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怕板砖才是真的。

    如姒又急又怕,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还可以跟谁求援,只能尽量后退,想要溜走去找夏月过来帮忙。

    谁知她刚退两步,便听呼的一声,竟有人挥棍打来!

    这一下的惊吓又是另一重境界,如姒吓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慌乱后退之间绊了一下,几乎便要仰天跌倒。

    “喀嚓!”如姒扶着墙终于站稳,而陈濯竟赶到了身边,挥臂格挡之后反手一劈,那棍棒竟然被硬生生劈断!

    只是此刻的情势更加凶险,对方显然要攻击的并不只有陈濯,手无缚鸡之力的如姒也成了对方拳脚招呼的对象。如姒怕的要死,也只能咬牙不让自己尖叫出来,一路拼命躲闪后退。

    什么技巧机谋,什么口才应变,在这个时刻全是没有用的。如姒臂上身上都挨了两下,心中就更惊惧,几乎要哭出来,夏月怎么还不来!

    此时又听喀嚓脆响,陈濯又打断了对方一根棍子,放倒了一个对手,只是他额角脸上也都已经见了血。

    “啊!”当如姒躲闪之间被拉破了袖子,终于没能忍住惊吓而尖叫出声,而对方的拳头也到了眼前!

    “噗”一声闷响,如姒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自己便被陈濯推到墙边,后背重重撞在墙上。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陈濯护在怀中。而与此同时,所有的拳打脚踢便都落在陈濯身上。

    如姒大惊,陈濯若不抵抗了,那岂不就是束手待毙!

    然而陈濯将她抱的极紧,如姒根本就挣不开,只能听见耳边陈濯咬牙强忍的闷哼与呼吸。

    白痴啊你!

    如姒几乎想要骂他,然而同时却也心痛如绞,此刻的一息一秒,都仿佛漫长无比,恐惧惊慌与心疼交织一处,如姒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幸运的是,几分钟之后夏月终于赶了回来。

    随后的格斗纠缠结束的就很快了,夏月这个生力军身手矫健利落,陈濯虽然受了伤却还有战斗力,陈润看着文弱些,到底也是个年轻男孩子。只不过这样的情势下,将人打跑赶走有余,抓人送进衙门却是不足,这一番的袭击只能是不了了之。

    “你怎么样?”如姒自己也是全身皆痛,只是看着此刻狼狈不堪的陈濯,便有些顾不上其他。

    陈濯反手将额角和唇角的血擦了去,目光里满是痛惜之意:“我没事,你有没有伤着?”看着如姒身上沾染的尘土和被撕破的袖子,越发自责:“都是我不好。真是对不住。”

    “姑娘,要不要先找地方擦个药?”采菀担心道,如姒如果这样回家,若让池氏等人看见,或许会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而陈濯看起来就更需要处理伤势的样子。

    “小润,可能要再借你家一用。”陈濯向陈润开口,众人便即明白,陈濯这样狼狈,大约是不想让素三娘子看见而担心。

    陈润不由看了一眼如姒,略有些为难:“我家实在不成样子,濯大哥来自然是随意,只是姑娘若过来,也太委屈了。”

    如姒此时哪里还挑剔什么环境,想着刚才陈濯所挨的拳脚,简直恨不得能带着他穿越回去照x光,若是肋骨断了怎么办,若是脊椎伤了怎么办,人其实好脆弱的。

    采菀自然知道如姒大约的心思,忙向陈润使了个眼色:“地方小不打紧,能给姑娘打水梳洗一下就好。”

    陈润已经写好了投靠文书,说起来也算是如姒的小厮,自然不多坚持。只是他栖身的小院子在百福巷最里面也是最破旧的角落,众人一路左转右绕过去,又走了小半盏茶。

    如姒此刻已经顾不得累,只听着陈濯忍痛之间的呼吸似乎越发粗重,便心急的很。待得好容易到了陈润所住的地方,采菀等人也识趣,拿了伤药打了水,便到外面守着。

    矮小简陋的房间里,陈濯和如姒单独相对,又换了一种新的尴尬。陈濯自然是不方便真的解衣验伤,不过是洗脸挽发,又将袖子卷了起来。

    就算这样,如姒也看见了他精壮结实的手臂上红紫斑斑,不知道刚才格挡了多少棍棒。一想到这些,如姒心中愈发酸痛难忍,便红了眼圈,眼泪越溢越多。

    陈濯登时便有些无措:“你别哭,我真的不要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