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花露四时饮

乌龙雪

    到了房里,便见如姒精神果然好了许多,柔蓝衫子杏黄裙,头发松松挽了个偏髻,斜插了那只青玉梳,并一枚东珠长钗,装饰虽少,整个人却如丹桂映月,华菊向阳,说不出的柔婉娇俏。

    “姑娘,”采菀关切道,“头可还疼么?身子可还有不适?”

    如姒微笑道:“好了许多,常太医的药甚好,太太那头送来的补品也很清润。倒是你,可好了些?昨日说着话竟就昏了过去,可把我吓死了。”

    采菀笑道:“我只是困得紧,没旁的事情。姑娘且安心休息,不必担心我。”

    如姒点点头:“你身体底子好,我是知道的。只是那也不可熬的太苦了。采蓝,将那桂圆银耳汤给采菀也倒一碗来。”

    采蓝应声去了,端来便放到采菀身旁的小几上,随即收了托盘退出门去,竟一句:“可见姑娘心疼姐姐”或是“这可是姑娘给姐姐特意留的”这般平素讨喜讨巧的话都没有说。

    采菀不由微微诧异,朝门外方向看了两眼,又稍低了声音:“今儿采蓝是怎么了?”自她回魂惊梦以来,虽然处处提防采蓝,二人也颇有隔阂,但因如姒仍是好言安抚,温厚相待,采蓝那爱说爱笑,讨巧卖乖的性子也只收敛了两三成而已,哪里好似此刻这般低眉敛目,安静恭顺。

    如姒不以为意,只轻抚自己左手指尖并指甲,漫不经心地道:“有什么不妥当么?有事再叫她便是。”

    如此神态,这般口吻,采菀不由又紧张起来,端起银耳汤喝了两口,也是食不知味。纠结半晌,终于开口:“姑娘,昨日睡的好吗?”

    “昨日,”如姒的语气不觉有些拉长,“嗯,昨日还好,比起来,算是很好。”

    采菀的猜测、担心、惊惧直是呼之欲出,她刚要再问,便听门外如妍声音:“听说大姐姐醒了?我们过来看看。”

    采蓝打起帘子,如妍如姝,池氏的侄女池翠柳,池霜娥,每人各带一个丫鬟,呼啦啦一下子便将屋子填满了。

    “大表姐,都是我不好。”瘦弱而懦弱的池霜娥怯生生地上前,低声道,“当时都是我淘气,我不好,才将那虫丢给大表姐你的,万万没想,你就吓得自己跌倒了。总之都是我不好。”

    霜娥自称淘气?吓得如姒自己跌倒?

    如姒也不接话,这黑锅甩的真是毫不用心。想来这还是因为伯府的插手与过问,才推池霜娥这个庶女出来顶了这个肇事责任,好将来给燕家一个交代。不然的话,以原主在家里的受气地位,他们连黑锅也是懒得甩。

    如姒向另外几人脸上望过去。如妍精致秀丽的脸上一如既往都是高傲,如姝甜美笑容里照旧是天真烂漫,池翠柳倒有三分紧张,但硬是拿跟如妍相类的傲气神情强掩着,眼光颇有些若即若离,不大跟如姒对视,只盯着霜娥。

    “采菀,给姑娘们设座。采蓝,招待黄堇铃兰,木香秋罗出去吃茶,”如姒微笑道,“妹妹们虽说想来看我太心急了,也没有主子丫头乌泱泱的,在我一个病人屋里挤成这样的道理。”

    如姝甜甜笑道:“怪道母亲说太医就是高明,姐姐精神恢复的真好,前两天一直昏睡,可把我们吓死了。”

    如姒伸手去拉霜娥:“傻丫头,你淘不淘气,大表姐怎么会不知道呢,快坐下吃些花露。我吃着药,屋里就没有备茶。”

    采菀忙折身去倒,滚热的花露倒入杯中那一刻,桂花与菊花的香气清芬扑鼻,如姝等人都忍不住一片赞赏,然而于采菀却仿佛惊雷闪电一般,整个天地都倏然变色!

    这花露香气——分明就是当年二人一同调制!还是第一世,如姒嫁与石仲琅后的第二年,长日无聊时,从娘家取了许多桂花,又将石家庭院中选了新鲜菊瓣,要调制花露果饮,足足买了十余斤甘草、山楂、乌梅、青梅、洛神花、陈皮、蜂蜜、石蜜、青果、柑橘、绿豆、红豆、薏仁、决明子等等各色食材干果等物,主仆两人淘腾了月余,才最终调配出桂馥菊芬,清甜宜人的果饮,命名为清秋露。彼时如姒还玩笑道,若一日离了这污浊院子,便去开家茶肆果斋,调弄四时果饮花露也是好的。

    言犹在耳,香气盈鼻,采菀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定住心神,如姒瞥见,却以为是她身子虚弱无力,便向外唤道:“采蓝,进来倒茶。”

    清芬花露送到各人手上,连如妍都不禁展眉惊讶:“这露饮倒别致,是什么调的?”

    如姒温和笑道:“我病里不能吃茶,又有些没胃口,便问我舅父家的表姐要了这个方子,吃起来倒是清爽。听说还有旁的,冬日的、夏日的、春日的,各有不同,只是一时没记住这许多,便先调这清秋露来试试。”

    如妍等人原本就是过来点个卯,顺带让霜娥来认错,如姒却并不接这个话,只当做寻常姐妹往来,闲话家常。霜娥神色仍是惴惴,想要继续追问如姒,要个原宥的准话,如姒却三番两次含糊,笑语晏晏地说着杂事。

    翠柳心中影着事,坐了一会儿实在难受,索性直接道:“大表姐别总是岔开话题呀,霜娥都认错了,难道大表姐就不能,”与如姒眼光一对,竟气势弱了些,“大表姐就不能给句话么。”

    “给句什么话呢?”如姒嘴角含笑,“霜娥妹妹这般若还是淘气,天底下还有乖顺的姑娘么。”

    “就,就你跌倒之事,”翠柳抬起头,“就,就说一句你不生气了呗。”

    如姒将手中杯子放下,向后倚了倚软枕,柔和的微笑中已经带了三分讽刺:“翠柳妹妹过来就是要这句话的吗?”

    “翠姐姐当然是来看大姐姐的,”如姝笑道,“这不是霜姐姐胆小,怕没得着大姐姐原宥,心中不安么。大姐姐你这么好,一定是原谅了霜姐姐的,是吧。”她甜美的笑靥看起来总是那么烂漫无邪,即使是在如姒被石仁琅休弃回家,发现亡母嫁妆竟被如姝拿走了大半的时候,她也是甜笑着说:“你我姐妹本是一家一体,姐姐这么好,一定是疼爱妹妹,愿意孝悌友爱的,是吧。”

    如姒的笑容慢慢敛去:“姐姐自然是从来没有怪过无辜的霜娥妹妹了。如姝你这么聪明伶俐会说话,一定明白姐姐意思的,是吧。”

    气氛一下便尴尬起来,如姝究竟年纪小,又断不曾想到温顺笨拙的如姒会忽然变脸,甚至好像变了个人一般,怔了怔才强笑道:“姐姐的意思,妹妹有点不明白呢。”

    如姒复又笑起来:“那妹妹就好好想想。姐姐也累了,还是想躺下歪一会儿,要不明天咱们姐妹再叙话?”

    “那就不打扰姐姐了。”如姝勉强笑笑,与如妍等人一同离去。

    待采蓝和仙草等人将屋子收拾了,并退出门外,采菀的心绪已然平静许多,又倒了一杯热热的花露拿给如姒,低声道:“姑娘,这花露里应该多加些陈皮,破滞气,益脾胃,虽苦些却对身子极好,便如姑娘命途一般,是要先苦后甜的。”

    如姒不可思议地全然震住,这话正是第一世调弄花露之时采菀所说,分毫不差!

    采菀见如姒神情,心中更是笃定,又道:“姑娘还是保重自己要紧,旁人之心咱们管不了,只能信天道昭彰。自己的命途还得自己挣,当年夫人临终前给姑娘取这个名字,或许就是希望姑娘坚韧不拔,如丝不断。”

    如姒心中无数往事、无数回忆、无数场景纷至沓来,这话乃是第二世原主被石仁琅休弃后,采菀所劝。只是彼时的那一位真正的濮如姒因着真情错付,已是万念俱灰,对这些并听不进去。

    被采菀提起旧事的感觉太过震惊,如姒简直想用英文试探一句:“areyou穿越123言情too?”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