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四十三

乌龙雪

    熏香烫金帖子的落款仍然是石琳琳,而这次邀请如姒的理由则是官家小姐花会最经典的借口之一,诗社。

    简单回想一下,如姒倒不记得石琳琳有什么作诗的文采。但那也不是重点,如姒并没有什么跟石家多打交道的兴趣,随手将帖子一丢了事。

    至于那跟帖子一起送进来的小礼物,采菀拆开一看见盒子,便一脸嫌恶:“姑娘,这礼物怕不是石姑娘送的。”

    如姒接过来一看,就绿了脸。

    浅绿色竹叶纹的扁长锦盒,右下角拿暗绿色的线绣了一个极小的字。盒子里是一排竹枝湖笔,应当出自颇有些风雅名声的宝墨轩。这礼物说价值不轻不重,说雅致也算恰到好处。只是那笔杆上也刻了跟盒子一样的小小暗纹表记。

    这分明就是石仁琅之物!

    石家的子弟之中,论读书这一项,其实石仁琅还算可以。不论第一世还是第二世,石仁琅都会在明年下场,中在二甲二十八名的进士。虽然后来只领了个闲职,却也是正经考上的官身。尤其是跟吃喝嫖嫖的大房堂兄石仲朗比起来,更显得出息了。

    石仁琅形貌清秀,行事也好风雅文人留名刻字那一套。若是如姒糊里糊涂当做石琳琳的心意收下那盒湖笔,将来一旦叫人翻出来那带着石仁琅的表记,那便再也说不清楚了。

    可是如姒也不能翻脸,倘若真的质问过去,石琳琳只要说:“这是我从兄长那边得来的湖笔,转送濮姑娘。”卖个萌,也就过去了,显得自己无礼不说,有关能认出石仁琅表记这件事情,也解释不过去。

    论起对石仁琅的痛恨,采菀显然要更胜过如姒:“姑娘,那个坏人居然还敢送东西过来!”

    如姒拿着那个锦盒,垂目不语。

    采菀不由有些发急,眼看此时房里也没旁人,转身又去将门窗关了,低声对如姒道:“姑娘,难道是对那人还……还心软么?”

    如姒摆摆手:“且让我静静。”

    留恋石仁琅?看什么玩笑!

    但是原主对石仁琅的记忆,真的是很多啊。回忆那些往事,就好像重新看一部漫长而悲伤的韩剧。对于如姒这种狂热的美剧粉来说,浏览这样的记忆本身就够蛋疼了,到了后段被休弃的那一段,如姒真是满心都是咆哮教主的那个经典表情——我真的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坐在那边仔细回忆了一会儿,有种上电影选修课考试前强行大复习的感觉。

    更强烈的是原主如姒第二世里那强烈的情感,当年曾经真的爱过。不只是如姒,也许年少的石仁琅,也曾经有那么几分真心的情感。

    只是,为君一日恩,负妾百年身。

    渣男的真心,很难说有还是没有,完全要看怎么界定。好像今天走进一家餐厅想吃牛排饭,那个热切的真心是比真金还真啊,然而这一刻强烈的情感和欲.望并不代表长久的爱护与忠贞。

    毕竟一个人渣还是不渣,看的还是人品。

    放在现代社会,或许还能说一句曾经拥有也不错。但是在男尊女卑、女子名节大过天的时期,绝大多数人的命运还是由婚事决定的。失去了丈夫的心,就算不至于像苦逼的如姒一样见弃被休,也有无数女子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感叹了一会儿原主在第二世的悲情与狗血,如姒抬起头,将那盒湖笔递给采菀:“退回去给石家,说我诗书不行,参加不了诗社。”

    这时仙草的声音在外头响起:“姑娘,双莺姐姐来了。”

    前日如姒与池氏谈判要人的时候,将仙草和灵芝这两个机灵忠心的小丫头身契也都要了回来,至于采蓝则是打包还给池氏,如今月露居就越发清净整齐。

    双莺是正房丫鬟里最厚道的一个,也是前世里唯一曾经暗中照拂过如姒一些的。虽然对如姒的命运并不能起什么大的影响,但到底是绝境中的一分暖意,如姒穿越之后因着这份记忆,也对双莺特别有些好感。

    “请进来吧。”如姒向采菀点点头,采菀便将那湖笔收了,才去开门。

    双莺进门福了福:“大姑娘,太太叫问问,您可要去石家的诗社花会么?若去就劳烦照应些二姑娘和三姑娘。”

    如姒见竟然双莺身上的衣服都朴素了好些,连细碎的耳坠都摘了去,心想池氏这真是刮地三尺来还债啊。反过来说,连丫鬟们身上的衣服首饰都是从燕微嫁妆里出的,那么濮雒大才子这些年到底干什么了就能这样坐吃山空?

    “我诗书不行,还是不去了。”如姒这话倒是诚实的很。虽然穿越前也是练过毛笔字的,但是跟古人那样的簪花小楷什么的还是写不好。诗词就更不用说了,读过不少,但能一字不错背出来全文的就不多,更不要说写诗了。

    双莺颇有些为难之色:“大姑娘,老爷说您若能去,就还是去吧。因为这回是贺石将军升官的大喜事,连燕家的姑娘们也会去,石家姑娘的帖子只不过是个小花宴的凑趣由头罢了。”

    石贲将军升官?如姒忽然想到素三娘子,对石贲将军也多了几分好奇。

    若是燕家的女眷会去,自己倒是不妨走一趟。

    如今燕家给自己撑腰,并不是因为真的对已故的燕微有多少情分,更多是为了燕家的名声和面子。毕竟伯夫人对庶出一脉的不待见是明明白白的,如姒的亲舅舅燕徖在上个月已经如同前世一般,调任外放出京了。

    这也是如姒绝不考虑投靠燕家的原因。

    寄居豪门的表姑娘这种生物,不论是不是爱上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一般都是靠着老太太的垂怜才能在大宅门里安身立命。偶尔也有不受老太太待见,但是亲舅舅给力的,但如姒显然也不符合。

    做人做事,最重要的就是眼光眼色。往大处说是审时度势,小处上具体些就是知情识趣。

    如姒想跟燕萱、明绿樱多交好些,但并不方便多去伯府。那么除了用礼物表达一下诚挚感谢,也就是能在第三方party上见面了。

    “我知道了,待我想想。”如姒并没有立刻答应,但向采菀使了个眼色。

    采菀会意,便上前塞了个小荷包到双莺手里:“双莺姐姐辛苦了。往后若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月露居说一声。”

    双莺触手便知那荷包里是一整块银子,得有一两多。回想上次送秋冬衣服过来,也就是一个月之前的样子,那时大姑娘也叫采菀塞了一个荷包,里头那几十个铜钱已经是大姑娘勉力支应,带着些讨好的意思给出来的。而如今,濮家已经彻底变天,这次的赏钱就是真正的打赏了。

    双莺心里又是慨叹又是感激,向如姒一福:“多谢大姑娘。那奴婢先回去了。”

    待双莺走了,采菀还是有些担心:“姑娘,石姑娘只怕没有好心。太太跟石家大太太二太太都这样要好,说不定便有什么陷阱呢,还是别去了吧。”

    如姒沉吟道:“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的,哪能因为怕陷阱就不出门。等下跟朝露说一声,问一问萱姐姐和二表嫂去不去石家。倘若她们去我就去。要是有她们在太太还敢使手段,那就是自掘坟墓了。”

    不算意外的,伯府很快回了消息,石贲将军本次回京述职得了上谕嘉奖,由正二品左将军再升一级为从一品定远将军,燕衡会亲自道贺,燕府的年轻一辈几乎都要去,明绿樱和燕萱自然也要前往。

    同时如姒也明白了为什么池氏要自己照应如妍如姝,因为石家的帖子并没有送给濮雒和池氏。翰林院的斥责,京兆衙门的动作,到底还是多少传出了些风声。

    石琳琳这个帖子送过来月露居,估计也是因为如姒是燕家的外孙女,面子并不是给濮家的。不过如妍似乎与石琳琳关系不错,所以也收到了一份请帖。如姝年纪小一些,就算没有单独的帖子,只要跟着姐姐,倒是没人计较。

    如姒是真不想照应,但如今正在迅速削减日常开销压紧开支的濮家只有一辆马车,愿意不愿意,都得同车而去。幸好如妍话少,如姝在亲姐姐跟前也有些忌惮,赞了如姒的衣饰两句就罢了,也没呱噪太多,便一路平安到了石家。

    濮雒虽然没有被请,贺礼还是要送的。如姒身为濮家嫡长女,虽然不算是代表父亲而来的,也好歹要给石贲将军行个礼,再去女眷那边。

    原以为不过是跟着燕萱等平辈一同打个照面便过了,谁知石贲将军竟然开口叫住了如姒:“等一下,你是谁家的姑娘来着?”

    如姒心里突地一跳,难道“槐树咚”的那天,还是让石将军看见脸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