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四十二

乌龙雪

    如姒还在东想西想,陈濯那边已经转入了福尔摩濯阶段,开始询问陈润有关李涯等人闹事并有关隋娘子的街坊传言细节。

    如姒听了两个问题,注意力便被吸引过去,听得津津有味。谁说古代的法证探案系统不发达?

    还是说这个不见史书的大盛朝也是穿越人士建立的?

    仔细想想又不对,如今朝廷社会的架构,并没什么现代社会的民主气息,只不过有些职能部门发展的还不错就是了。

    陈濯仔细问了一回,便让陈润先回去了。

    这时一同说了半天的话,如姒也旁敲侧击地插了几句对陈润近况的探问,自然是混在吉祥布庄与隋掌柜的生意往来问题之中。

    待陈润走了,陈濯打量了采菀两眼,便又带了点玩味的笑意望向如姒:“没有急事要急着走了?”

    如姒讪讪一笑:“这个,好像也不是很急。”

    这家伙在跟陈润说话的时候居然也听着屋里的动静?

    “濯哥哥!”柳澄音活泼娇俏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来,估计也是等了很久。

    如姒的笑容瞬间就没那么自然了,不由脱口而出:“陈捕头,我告辞了,您的音妹妹等着您呢。”

    陈濯又看了如姒一眼,便忍不住笑了:“既然不那么急,便再等等,我送你出去。”

    陈家院子虽然小,也有一株枝叶舒展,花香正盛的桂树。从房里一出来便见满树细碎芬芳的桂花下,柳澄音美少女正亭亭玉立。

    只可惜见到如姒与陈濯先后出门,美少女的灿烂笑容里也是带了一丝僵硬,不过声音里还是满满的活泼与元气:“濯哥哥,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啊?我爹听了你近来办的那些案子,说想见你呢!”

    如姒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陈濯,刑部副总捕头家的美少女,专业对口的青云之路啊,少奋斗二十年啊思密达!

    陈濯神情倒没什么变化,声音照旧沉稳的很:“那些都是小案子罢了,更是京兆衙门上下同僚之力。柳大人哪里便能听说什么,师妹取笑了。”

    这套外交辞令说出来,柳澄音立刻嘟了嘴:“师哥你跟我也说官话套话?枉费我跟爹爹说了你那么多好话!”

    所谓风气开明,如姒真是再一次感受到了。这有关女追男的策略定理,真是千古如一。

    只不过这样看起来,陈濯算不算凤凰男呢?

    如姒正回忆起无数天涯/123言情上的八卦狗血故事,柳澄音的炮筒却转了过来:“对了,濮姑娘是桓宁伯府的外孙女?”

    桓宁伯府四个字说的实在清晰,如姒愕然回神,虽然知道对方是中二少女,心里却也多少涌起了些异样的感觉。

    从头一次见面,陈濯便知道如姒是燕家的外孙女,而燕萱燕萧显然都是有几分情面眷顾的。

    “澄音。”陈濯长眉微扬,瞬间面上便带了些寒意,“柳大人若对我们这些京兆衙门的后辈有所嘉赏,我自当代表同僚敬谢前辈。但公事私事,最好不要混为一谈。”

    柳澄音见陈濯神色微变之中带了些认真,不由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失言,但当着如姒在场,更是气愤羞恼,兼而有之。只觉得一片真心,竟是全被辜负了。

    “好好好!都是我吃饱了撑的自己找事!”柳澄音又扫了一眼如姒,咬牙忍了后半句,一跺脚便跑走了。

    这,简直是狗血韩剧即视感啊!

    如姒望了望陈濯,恩,腿还是挺长的,也能算是小姑娘心目中的长腿欧巴了。不过看看这院子这环境,只能算高帅穷吧。

    然而柳澄音那句颇有些意味的“桓宁伯府”到底是让如姒有些介意,心中吐槽了两句,也是轻松不了多少。

    陈濯沉默了片刻,还是温言道:“我送你出去吧。”

    如姒并没拒绝,只是气氛尴尬,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默然无语地一路走到了百福巷口,陈濯终于开口,却算半件公事:“有关隋掌柜那件事情,若有旁的线索,便打发人到衙门里说一声罢。”

    如姒心里闷闷的,点头嗯了一声:“知道了。听说石仲朗还跟赌坊勾结放印子钱,利息高的很,李涯可能也是管这事情的罢。”

    这件事情当年是跟隋娘子的事情一起被翻出来的,如姒原本的计划,便是要将印子钱的事情想法子宣扬出来,因为如今石贲将军在京,闹出来必然石家门里会是一场闹腾。石贲将军虽然不能打死石仲朗,但若是将李涯料理了,那么跟采菀的婚事就自然作罢。

    当然燕家出手碾压了池氏,这一招就没急着用。如今既然陈润刚好撞见了隋家的事情,陈濯又要插手,那就甩出来让衙门去查吧。

    这一番百福巷之行也算内容极大丰富了,只是回了家的如姒和采菀主仆都是心事满怀,各自不语。

    其实采菀还好,如今在濮家算是拨云见日,如姒手头也有了钱,只要盘个铺子再将陈润招来,想来重复了前世的姻缘之路也不难。

    但如姒心情却复杂的很。

    凤凰男什么的不过是玩笑之语,看素三娘子的谈吐教养,便知也不是寻常出身。但柳澄音提起的桓宁伯府一语实在刺心。

    说到底,若论金大腿,燕衡燕萧,甚至燕萱燕荣,搭上任何一个燕家三房的人,都比什么刑部总捕头之类的强多了。

    人往高处走,这并不是不对。

    只是一想到倘若陈濯对自己每一样的好处都有燕家的缘故,如姒的心情便实在明亮不起来。

    直到朝露将新送过来的账本和燕微嫁妆拿到跟前,如姒终于重新打起精神来。

    居然这么多!

    虽然早就知道燕微的嫁妆是很不小的一笔钱,但实打实地看见银子和东西,还是让如姒瞬间兴奋了一把!

    总价一万两?

    按照采菀的说法,外头小门小户的平民一年收入和开销也就是十两不到,那这一万两省着用的话,岂不是够一千年!

    咳咳,好像自己生活并没那么省,而且也不需要那么长。

    当然这一万两并没有那么快完全收回,只是总账已经根据燕家的存底和邱妈妈等人的供述先整理出来了一个清单,朝露正在一笔一笔地跟进回收的进度。

    如姒感觉自己也算是“见钱眼开”的真人版了,什么伤春悲秋,愁绪愁思,统统一边去!

    如今有钱了,还是先筹划怎么迈向大盛马云路,人生新高峰吧!

    如姒正在这边重振精神,算计着大展宏图之时,随着濮家内部的风头转换,月露居也开始有客人频频上门。

    首先来的是如姝,燕字宫绦自然是摘了去,衣服头饰也朴素了许多。不知道是被池氏没收拿去还钱凑嫁妆,还是自己明白了要低调,总之看起来是转向了田园小清新风格。

    “大姐姐,我来看看你。”如姝笑的天真灿烂,手里还拿了些新鲜的秋梨。

    如姒非常没品的决定炫个富,特地穿上刚刚做好的锦缎月华裙,带上金钗玉梳芙蓉绦子,手腕上两对金丝嵌珠镯子叮叮当当。倒也不至于将自己打扮成移动圣诞树,但跟从前的寒酸清素相比,自然是华丽夺目了许多。

    如姝的艳羡之色自然是掩盖不住的,如姒只笑笑:“有心了。听说太太病了,你不去伺候病榻,倒来我这边说话?”

    如姝笑得又甜又自然:“如今季节更替,母亲有些咳嗽,没有太严重。二姐姐在跟前伺候,还总嫌我烦,我只好过来求大姐姐垂怜了。”

    这样小就能见风使舵、根红顶白到这个地步,如姒也算大开眼界。若是放在职场上,或许如姝能比池氏还更强一些。

    这是天生的马屁公关人才啊!

    只不过这样的公关人才远看是觉得真牛,近距离接触实在是叫人恶心,如姒想起此时的如妍还是傲气依旧,侍奉母亲池氏身边,倒觉得那样反而有骨气些:“你是太太的亲闺女,床前尽孝才是本分。我还是不留你吃茶了,免得耽误你尽孝,对你名声倒不好。”

    如姝见如姒这样快就逐客,倒也不意外,只是起身之时还是补了一句:“哎,从前的事情其实我也劝过母亲的,只是母亲说我不懂事,也不听我的。不过幸好如今姐姐好了,我心里也高兴。”

    见如姝无耻到这个地步,如姒倒不知能说什么了,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恩。同乐,同乐。”如姒懒得多说,端茶送客,便自己进去了。

    原以为这也就是极限了,谁知两天之后,如姒又收到了更加意想不到的礼物和请帖,竟是来自那最熟悉的陌生人们——石家。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