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实力再碾压

乌龙雪

    随后几天,濮家陷入了另外一种新的奇异平静。

    濮雒向着如姒的那一番说辞算是不了了之。如姒当然没有给伯府写什么放弃嫁妆的信,也没有送走朝露。对此濮雒并没有再急着说什么或是做什么,多少是因为忌惮如姒那一句釜底抽薪的警告。

    而池氏听见双蝉的回报十分模糊,心中也有些拿不准如姒对于采菀婚事的态度。加上如姒提到了什么状告池朱圭的状子,这种鱼死网破的决心和狠烈也让她多了两分忌惮。

    多种因素综合之下,濮雒和池氏就选择了再观望几日。

    毕竟伯府既然留下朝露给如姒,应该是要有所回应的。对此,濮家上下人人心里都知道,也都各为其主地预备着。

    然而,当燕家真的再度出手之时,萧二爷的简单粗暴,又完全超出了池氏等人的想象。

    朝露将消息传回伯府之后三天,有人登上了濮家门。

    不是银鞭镇八方的燕萱,不是楚楚芙蓉面的明绿樱,更不是池氏做了最充足心理准备、以为会面对的燕三夫人蔺澄月。

    “濮太太好。这是我们京兆衙门的公文,请您交人。”

    年轻捕头仍旧一身的海青公服,颀长挺拔的身躯,英俊夺人的面容,看的如姒居然心里跳了跳。

    而池氏狂跳不止的则是太阳穴:“这,这,这位公爷,劳烦您再说一次?要拿谁?”

    陈濯冷静淡漠之中带了几分客气:“濮太太,在下是奉京兆衙门的手令,追查桓宁伯府物品失窃之事。按着我们如今的线索,贵府的家人是有在当铺抵押典当和转卖有燕家表记的贵重器皿。按着桓宁伯府的说法,府上是书香门第,道德典范,定然不会有继室夫人盗窃、偷卖、侵吞原配嫁妆之事。既然如此,想来我们所查到的贵府家人所卖之物,便极有可能是伯府所遗失的那些。还请您将这张单子上的人交给我们带回衙门查问。”

    池氏立刻便慌了神,前头无论跟燕家如何打嘴仗撕扯,她内心都深深地觉得对方是外人,手伸不进濮家门。了不起传出去些难听的闲话而已,燕家人还能真的进来翻库房?

    然而现在京兆衙门鲜红的打印就盖在文书上,捕头捕快们的腰刀铁尺也是冷森森叫人害怕,池氏头一次觉得天真的是要塌了。

    到底燕微的嫁妆还剩多少在手里,又有多少给卖了,她实在是太清楚了!

    而京兆衙门这张要提审的名单……竟然写了两页纸!

    几乎是将濮家上下除了厨子马夫,各房留一个丫鬟之外的所有人都要带走。邱妈妈双蝉什么的陪房心腹更不用说了,唯一丝毫不受影响的就是月露居。

    虽然月露居总共也没几个人,但……但洒扫婆子也要带走是什么情况?这分明就是要过来抄家底啊!

    而真的到了公堂上,过去那些事情,邱妈妈能不说么?

    这时候池氏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叫实力碾压,虽然这只能算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开始。

    装昏?装病?撒泼?大哭?

    所有池氏曾经横扫后宅三亲六故的招式没一个能用上的,她不用问也知道,自己不管怎么折腾都是拦不住衙门要带人走的。

    可是,然后呢?

    一旦邱妈妈双蝉等人吐了口,说出了她是如何掏空了燕微的嫁妆,到时候身败名裂是一定的!只怕濮雒分分钟就会休妻撇清,来证明他是个有品有德,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清白才子。

    真到了那个地步,如妍如姝的将来会怎么样?

    池氏一时急的发昏,刚好见到如姒笑吟吟地在旁边,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悠闲样子。

    这一瞬间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池氏竟只剩了一个念头——我若活不下去,咱们就同归于尽!

    转身就是一巴掌甩下去:“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

    这一下来的太快,如姒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啪!”

    “哎呦!”

    这一声清脆的,如姒看着就疼。

    是的,疼的是池氏。

    因为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瞬间,曾经与燕萱一同夹击活捉了燕荣的陈大警草,成功扮演了神兵天降的人民卫士,如姒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池氏便叫了一声疼,向后踉跄了两步。

    差不多两秒之后,如姒才反应过来,刚才池氏是想给她一个耳光,然而陈濯闪身而上,伸手一拦。

    不知道这个角度是陈濯故意的,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池氏那狠狠的一巴掌结结实实撞在了陈濯的肘尖上,瞬间整个手臂都麻了,掌心更是疼的冒出了泪花。

    如姒忙望向陈濯:“陈捕头,你没事吧?”

    陈濯咳嗽了一声,眼光在如姒那条绿裙子上打了个转:“没事。”

    天知道他多努力才能没笑出来!

    “咳咳,”又镇定了一瞬,陈濯转身望向池氏,“濮太太,您家里的内务,请回头再处理。眼下,衙门里等着要人。您若是再不交,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若说前头处于一种莫(nv)名(xu)的潜意识心理,陈濯还是客客气气地在跟池氏说官话,这一刻,京兆衙门里最年轻也是破案率最高的陈捕头,终于展露锋芒,毫不留情。

    这样的杀气,跟燕萧拍碎桌子又不一样。

    当时池氏虽然也害怕,却不觉得燕萧真会像桌子一样拍碎濮家人。

    但是眼前这位玉面阎罗一样的陈捕头——这眼光分明就是要杀人啊!

    如果池氏的心理活动能变成弹幕滚动出来,陈濯身后的属下们一定会给她点赞:夫人,你又真相了。

    同时也要再加上几个蜡烛:

    玉面阎罗这个外号,你怎么知道的!

    你敢欺负那个绿裙子的姑娘?呵呵,呵呵。

    总之,一阵子鸡飞狗跳的大乱之后,濮家宅子看上去……宽阔了许多。

    陈濯带走了濮家大半的仆从,又搬了四箱账本。

    如妍如姝经过连番风波,这次终于不哭不闹了,两个小姑娘只是拉着母亲的衣裳发抖。

    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有针毡裹全身的池氏,居然真的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如姒不由摇摇头,何苦呢?

    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知道厉害了?

    装x一时爽,团购火葬场哦亲!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