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池氏再反扑

乌龙雪

    如姒将包着料子的油纸拿过来又仔细看了两次,上头的字号印章是距离百福巷不远的一家店铺,吉祥布庄。

    这应该就是陈润如今做学徒的店吧?

    至于那簪子,如姒摸了摸那有些尖锐坚硬的簪头,他是想送给自己防身的么?

    “姑娘,您脸又红了,要不要再敷一敷?”采菀见如姒拿着那簪子出神,上前劝道。

    如姒是觉得脸上微微有些发热,倒不是被打的地方疼。闻言抿嘴笑了笑,将那写着店铺名字的油纸递给采菀:“这料子不错,你改天去再买几块料子来。”

    采菀顺手接了过来,听如姒话音里似乎带着几分活泼的揶揄笑意,不由又仔细看了两回那店铺的名字,心中猛然一跳:“姑娘,这是?”

    朝露见她主仆是私密话要说,便向如姒轻轻一福:“表姑娘先歇着,奴婢去给伯府传个消息。”

    如姒点点头:“麻烦朝露姐姐了。”

    日前燕萧亲自出面放下了那么重的话,如今濮雒的言行反应,摆明就是不理会燕萧,拿外家不当事儿。

    从礼法上濮雒的确有这个权力,但是礼法的本质目的是教化万民,要下位者恭敬顺从,但也要上位者端正德行。

    所谓父慈子孝,先是父慈,才有子孝。

    如今既然濮雒这个上梁不正,那就别怪如姒这个下梁放火反攻。

    听媳妇儿挑唆了几句,就想打伯府的脸抖抖威风?

    连朝露的目光都能翻译成那句最经典的万能回复:呵呵。

    朝露出去时还体贴地带上了门,然而采菀沉默了片刻竟红了眼:“姑娘,我不想去。”

    “为什么?”如姒诧异道,“你不想见见陈润?”

    采菀摇摇头,手里那张油纸已经捏得皱成一团:“我不知道。姑娘,我心里乱的很。”

    这就是近乡情怯么?还是前世的阴影太重?

    如姒握住采菀的手:“采菀,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会再发生了。你心里不是一直想着陈润么?先看看他如今的情形也是好的呀。”

    采菀咬了咬下唇,并没有说话。

    自从穿越以来相处了这些时日,如姒对采菀的个性和心境也算了解的比较深了。从本质上来说,采菀对人生还是带着许多的无力和恐惧的。三生流转之间,她在苦痛和绝望里磋磨了几十年,那么深的阴影,哪里就能在一个月之内彻底改变?

    更何况,现在如姒在濮家也不能算是困局全解。

    说到底,濮雒和池氏还拿着最要紧的一张王牌没有打出来,那就是如姒的婚事。

    就算是燕微的嫁妆全数归还了如姒,婚嫁之事到底是父母做主。如果濮雒和池氏强行将如姒许配给一个表面光鲜,内里污浊的人家,例如石家,燕府实在没有插手的理由,甚至也没有过问的动机。

    在这一点上,大家算是心照不宣。

    如姒自然也清楚的很,但是此时此刻,手里那枚铜簪子,却让她更加斗志满满:“你不想去也没事,不着急,咱们来日方长。朝露传了消息出去,想来很快伯府就会有动作,家里的事情先理一理,再说其他。”

    想到了伯府,采菀的心又定了些,点了点头:“好的。姑娘,那这料子我先收起来。”

    “这料子啊,”如姒抿嘴一笑,“给我做条裙子吧,下次出门的时候穿。”

    官家小姐穿这样的松江棉布?

    采菀有些意外,不过她素来听话,便应声去了。

    抱着料子出门没几步,迎面便遇到了双蝉。

    “采菀啊,给你道喜。”双蝉皮笑肉不笑,眼光里满是嘲讽,“听说你过几日便要出去嫁人了,姐妹一场,过来给你添个妆。”

    “嫁人?”这一句无疑便如晴天霹雳一般,采菀身子都微微晃了晃。先前她拼死去找了燕苧为如姒求救的时候,是听见有消息说太太池氏要发落了她,将她许给舅舅家那个吃喝嫖赌的无赖子侄。但后来大姑娘病好之后发生了连番变故,那件事情渐渐也没了消息,采菀也就渐渐放了心。

    然而双蝉的话里,竟是这事情被定下来了?

    双蝉又上前半步,将一块粗粝的劣质红布向采菀手里一塞:“对呀,听说是个姓李的,在石家二爷手底下管事,虽然风流了些,手头却大方的很。采菀你好福气啊,或许将来还能接着伺候你们家姑娘呢。”

    姓李?石家二爷?

    那不就是石仲朗身边的小厮李涯?!

    一时间也顾不上池氏是如何勾连上石家人的,采菀对石仲朗的滔天愤恨涌上心头,几乎瞬间便红了眼,向着双蝉狠狠瞪过去:“呸!这福气你自己留着吧,有那功夫说三道四,回去照照镜子算算自己的前程,你将来还指不定嫁给什么吃喝嫖赌的王八蛋呢!”将那破红布朝双蝉脚底下一扔,转身就走。

    “采菀你!”双蝉仗着是池氏陪房邱妈妈的侄女,在濮家的丫鬟当中素来算是头一号的人物,其他的正房大丫鬟双莺双蝶都也让着她两分。过去如姒多年懦弱,双蝉便连空有嫡长名分的大姑娘也看不上,更何况采菀一个没有根基的二等丫鬟。虽说此行到月露居是奉了太太的命令过来敲打大姑娘,也被叮嘱了不要起冲突拌嘴,然而叫采菀这样啐到脸上,双蝉如何忍的下去?

    “你给我站住!采菀!”双蝉见采菀走的甚快,也顾不得那方向是朝着如姒的正房里头去,便直接追了过去。

    如姒这边已经听见了外头的喧哗,便起身过来亲自开门,迎面便见双蝉已经追上了采菀,伸手便要拉她。

    “双蝉!”

    如姒一声呵斥,双蝉和采菀都本能一震,同时停了步子。

    “干什么?”如姒从房里出来,直接走到双蝉面前,“谁许你来我院子里撒泼?”

    大姑娘今非昔比,双蝉倒也不是全无忌惮,压了压情绪,便挤出些笑容:“大姑娘这话说的可是冤枉人,奴婢明明是过来给采菀道喜的。太太给采菀定了好亲事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