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疑似黄昏恋

乌龙雪

    百福巷离濮家的宅子其实只有三里左右,但是巷子的东头入口那边有好几株百年古槐,盘根错节,地面上虬根隆起,交错蜿蜒,虽然不大影响行人,车马却有些不便进去。

    这一点小节倒合了如姒的心意,吩咐车夫在树下等着,自己扶着采菀下车,又带了一个机灵忠心的小丫头仙草帮忙拿礼物,便往巷子里走去。

    百福巷是京城城东一片比较大的平民民居,房舍院子都是比较小的,很少有什么大户人家,更没有官家宅邸。但按照如姒的眼光看来,也还能算上小康区域。房舍道路,花草树木,都很整洁。

    间中行人往来,虽没有珠光宝气,也是精神利落。大盛民风开放,女子外出时戴面幕帏帽的也并不是很多。如姒一身质料中上的浅黄细绢衣裙,头上只鬓了两朵小珠花,行在其中并不算太显眼。

    一路走到中段转个弯,就清净了许多。这边算是百福巷的分支甲巷,走到尽头还有小小的分岔口,左转过去,那个最安静清幽的小院便是陈家了。

    午后的微风拂过,阳光正是和煦而不耀目的时候,眼看便到甲巷头上,还未转弯,便闻到清淡淡的木槿和桂花香味,如姒只觉得心情都莫名轻松愉悦起来。

    然而刚踏出去一步到转角,便见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在陈家门前。

    无数影视剧的经典场景瞬间涌上心头,这不是危机,就是jq!

    如姒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即时反应,左手捂了自己的嘴巴,右手一拦身后的采菀和仙草,悄无声息地退后了两步,回到了转角另一侧的甲巷主路上。

    这时横路上,也就是陈濯家门前,英朗而低沉的男子声音传来:“三娘,你让我先进去说话成不成?”

    三娘,素三娘子?

    更让如姒震惊不已,瞬间生出满脸八卦问号的,是那个男子的声音——

    那不是石家三老爷,大将军石贲吗!!!

    如姒飞快回忆了一下,前世和前前世的苦逼原主两次嫁进石家,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对石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然而对这位按着辈分关系应该叫三叔父的石将军却印象模糊到了极点。

    石将军是常驻郴州军中的将领,因而很多年前就在郴州边城荆川买了宅子安家,妻子儿女也都在荆川。

    京中的石家提起三房只有两件事,第一是打着石将军的名头去疏通关系,攀亲戚。毕竟永宁侯府南家,桓宁伯府燕家这些军功新贵,还有谢家萧家这些天子近臣,都跟石贲是有一同从龙奋战多年的同袍之谊。

    另一件便是年节祭奠,老夫人大寿等事,因为毕竟石家还不曾正式分家,按着族谱还是算大排行,是为一家。

    再细想下去,有关石将军的夫人,似乎也是过世多年。不过石将军在郴州军中忙于军务,并未再娶。膝下的一子一女长大之后嫁娶也都在荆川,并未回京。

    当年的如姒自顾不暇,对遥远模糊的三房自然是没有更多了解。

    但看眼下的情形么,嘿嘿,如姒瞬间就脑补出了n个理论与场景。

    说起来,石贲将军与素三娘子,从人品形貌上,都是相配的很呢!

    “三娘,三娘!”石将军拍门叫门的声音传来,语意里有些迫切,然而声音显然还是有所压抑收敛,想来也是怕惊了四邻街坊的。

    “请回吧。”素三娘子的话声果决,音色依旧清润如泉。“相见争如不见。望你自重。”

    “三娘,你好歹见我一次。”石将军的声音愈发低了些,然而个中情意,便是傻子也听得出。

    采菀拉了拉如姒的衣袖,并不敢出声。

    如姒正侧耳倾听,只甩了甩不理她。

    “三娘,”听里头没有回应,石将军又继续道,“有些话,总要当面说个清楚。先让我进去好不好?若是你听了仍要我走,我绝无二话。”

    采菀又拉了拉如姒的衣袖,如姒正听得紧张,随手将采菀拂开。

    然而采菀却没停,虽然不敢出声,却死死拉着如姒。

    这时陈家似乎有门声响动,如姒被采菀拉的不耐烦,猛一回头——

    剑眉星目,玉面薄唇,下颌的线条居然这样优美却又满了挺拔的英气,不是陈濯还是谁!

    “陈——”如姒本能地扯出一个露齐十二颗牙齿的灿烂大笑脸,然而“捕头”两个字还没出口,陈濯闪电般地探手向她唇上一点。

    自然,陈濯并没碰着便觉得不妥,忙又缩了回去。

    可这一瞬间,两人便同时脸上热了热。

    采菀立刻拉了仙草,轻手轻脚地转身站远了好几步。

    如姒只觉得很快就连脖子都热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陈濯的那一个动作,还是因为偷听人家母亲的疑似黄昏恋被发现了。

    但看这个样子,陈濯也在偷听?

    陈濯虽然没有像如姒一样脸上露出不好意思,但若是细心看便能发现他此刻其实连耳朵都红了。

    毕竟,已经在他心头若有若无萦绕了好几天的身影乍然出现在眼前,确实是会叫人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的。

    路旁的槐树高大而繁茂,阳光透过枝叶,将细碎的光影投在少女的身上。浅黄的衣衫与洁白的珠花,每一样的装饰似乎都让如姒慧秀的脸庞看起来更柔和更美好。

    两人各自定了定神,还是转角之后素三娘子的声音再度打破了这边相对的尴尬。

    “石将军,我是寡居之人,依礼并不该与你相见。你无论有什么话,都不必向我这个未亡人多说。请你回去。不然,我只能报官。”

    听声音,好像还是隔着门板。

    但如姒低着头,是不好意思再贴过去细听了。

    “三娘,你为何一定要这么执拗?”石贲将军沉默了片刻,再度低低开口的声音里,竟仿佛有些哽咽。然而顿了顿,他终于放弃了,“三娘,那我今日先走了。”

    要走?!

    如姒立刻瞳孔散大,惊恐万状的望向陈濯:这怎么办?

    而陈濯接下来的本能动作充分证明了一件事:

    壁咚什么的,并不是现代人发明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