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前世思如潮

乌龙雪

    西厢房的采菀尚不知池氏毒计已生,只是团团转地忙着熬药、煮粥、抽葱白,眼看常太医的法子果然见效,稀粥和汤药都能灌进去少许,方微微松了一口气,几乎跌坐地上。

    双莺心中暗叹,上前扶起了采菀:“可伤着了?你也小心些,你若倒了,谁照顾你们姑娘呢?”

    “可不是么,”另一个过来盯着的正房丫鬟双蝉接口,“你若有个好歹,我们可不敢沾大姑娘,没得叫伯府公府的太太夫人们逼问到脸上。”

    采菀早已没有斗嘴置气的体力,只向双莺感激一笑:“谢谢姐姐。”支撑着起来,又去安排灵芝和仙草烧水留火等杂事不提。

    随后两日,采菀衣不解带地照顾如姒,为其喂药喂粥,裹伤擦身,午间打扇,夜间值守,莫说双莺双蝶,连采蓝都不大让其帮手。到得第三日上,如姒还未醒转,而采菀已经累得几乎脱形。

    双莺看着心有不忍,暗地里劝采菀:“生死有命,非人力可强求。你也得顾着自己一点。”她身为池氏大丫鬟,已经听说了池氏找了采菀的远房舅舅,准备待如姒过身之后,就将采菀许给一个无赖。灵芝是家生子,父母已经求到了邱妈妈跟前,还不知道将来如何。双莺素来心善,于此颇为不忍,只是自己能提点的,也只能到这里了。

    采菀苦笑:“姐姐一片善心,我是终身不忘的。只是姑娘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是必不能活的了。”看看四周无人,低声道,“灵芝年纪小,心思单纯忠良,我此番也是害了她,姐姐若能,还望照拂一二……”眼角瞥见采蓝来了,便住了口,又去给如姒查看汤药。

    这般忙到晚间,采菀的精神再支持不住,半坐在如姒床前脚榻上只是打盹。

    月近中天,采菀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见有低低的咳嗽声,登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姑娘!”

    如姒脸色苍白如纸,眼神涣散无光,但终究是醒转过来,正在干咳。

    采菀忙去倒水,摸了摸茶壶是冷的,便向外扬声:“灵芝,快烧水,姑娘醒了!”又将冷茶倒了半杯,小心翼翼喂到如姒口边:“姑娘,这茶冷了,抿一口润润喉咙,莫全喝了。”

    如姒就着采菀的手喝了两口,眼神才慢慢集中,仿佛刚认出眼前人一样,声音仍有些哑涩:“采菀?”

    “姑娘醒来就好,”采菀欢喜的要哭,抹了一把眼睛,“可把我吓死了,姑娘你头还疼不疼?现在哪里难受?饿不饿?”

    如姒合上眼睛,微微摇头:“还有些晕,且教我再歇歇。待有热水再拿给我喝些。”

    采菀连声应着,又赶紧将采蓝和仙草都叫起来帮忙,烧水热粥等等。

    西厢正欢喜的不得了,正屋又是另一番情景。池氏一头让值夜的双蝉服侍更衣,一边低低骂道:“小贱人倒是命大,这般也能活转过来。”想一想,冷笑道,“叫邱妈妈打发人去知会伯府,说大姑娘醒了。不是要出头吗?那就出个彻底,现在夜深了,且叫人家有面子的三爷三夫人请太医去呀!双蝉,打发人去映霞居跟老爷说,大姑娘醒了。再去叫大厨房开伙,给大姑娘煮粥。哼,大姑娘这般金子一样的人,不折腾阖府上下,怎么对的起伯府外家,快去!”

    双蝉会意,叫了个机灵的小丫头传话,不到半个时辰,阖府上下,前堂后院折腾起来了大半。

    如妍如姝姐妹,翠柳霜娥姐妹,这些本就在内院的自不必说,前头的厨娘马夫也没有不抱怨的,大姑娘病重都知道,这大半夜的开小厨房,并叫一个小厮不就得了?怎生这般折腾人?

    一时间忙忙碌碌,面上虽是重视了,私底下却都是怨声载道。

    濮雒那厢也是烦心,如姒生死自然是大事,但他又不是郎中,醒了就醒了,喝药嘛,何必将正搂着爱妾睡得正香的他叫醒?他看了又能怎么样?

    但叫都叫了,也不能不去。只是更衣挽发的时候磨磨蹭蹭,又在晁姨娘腰上摸了好几把,才慢吞吞地去了。

    到了正院西厢房,池氏早已到了,正坐在如姒床边欣慰慈爱地吩咐人给喂药喂粥,连看采菀的脸色都是温和大度。

    濮雒看了看如姒,只觉得与记忆中早早病逝的燕微竟十分相似,都是清秀温婉,恭顺怯懦的。一些早已觉得很遥远很模糊的新婚记忆竟零星浮起,濮雒的语气便难得地温和了三分:“头可还疼的厉害?”

    如姒看来精神甚是不济,声音低弱:“已好多了。”

    濮雒又问了几句,便听值夜的婆子进来禀报,常太医到了。

    池氏微感诧异,心下又隐隐觉得不好,难道伯府当真开始对如姒上心了?那将来岂不是有许多麻烦?

    眼下当然还是含笑迎客,只见常太医仍是一身墨绿官袍,利落干练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深夜出诊而觉得不耐或疲惫。身后还跟了一个杏色比甲的丫鬟,容长脸儿,眉目清秀,发上鬓了一支绞丝金钗,腕上一对白玉镯子,一看便是个得脸的大丫鬟。进门福了福:“给大人请安,给夫人请安。婢子是伯府的丫鬟朝露,奉三夫人之命过来看看大姑娘的情形。”

    池氏含笑道:“多谢三夫人盛情,天可怜见,大姑娘已经醒转了。”

    常太医上前诊脉,又看了看舌苔眼底,随即转身道:“小姐的淤血已经化散了大半,既然已经醒来,方子便可再加几味药,新方每日只饮两次,晨昏饭后即用,十日之后下官再来复诊。另外小姐的血虚宫寒之症,贵府也可开始调养了。参汤暂不可用,多取上等银耳枸杞即可,莫食辛辣,还望切记。”

    濮雒脸上不由微微尴尬,池氏倒无事一般,笑道:“多谢太医指点,那雪参我就先收起来,银耳枸杞、红枣桂圆等物是前日起便备下了,原本还说不知道如何才算让大姑娘可心,万幸有太医指点了。还请太医开新方子吧,双蝉,快上好茶!”

    常太医开完方子,双莺又捧出红包两封,大的给常太医,小的给朝露,池氏微笑道:“这般有劳太医,着实过意不去,小小谢仪,还望太医莫要嫌少。至于朝露姑娘,也辛苦你这半夜的跑一趟,还望回禀三夫人,待大姑娘好了便去伯府请安。”

    好一位舌灿莲花的濮夫人!朝露含笑接了红封,又福身谢赏,暗道这位礼数周全,行事老到,又擅四两拨千斤,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自己慈母之心并如姒挑剔小性都点了出来,这样的心计手段,只怕比世子夫人还强些。

    待常太医与朝露告辞,池氏又叮咛了几句安心休养,如姒只低低应声,眼皮半开半合,仿佛已经倦怠疲乏到了极处。

    “采菀,”池氏出门前又唤了一声,脸庞上似笑非笑,“好好伺候大姑娘。”

    采菀心中莫名一寒,忙欠身:“是。”

    众人既皆散去,采蓝便进房问道:“采菀姐姐,你辛苦好几日了,后半夜我来守可好?”

    “不必了。”如姒挣扎着坐起。

    采菀上前扶她,将松江棉布软枕给她垫在身后:“姑娘要多休息,怎地这般急着起身?”

    如姒坐好身子,揉了揉自己额头:“躺了许久,难受的很,只觉得坐着倒好些。”声音还是哑哑的,又轻咳了几声。

    采蓝忙倒了杯热茶:“姑娘先喝茶润一润。”

    如姒摆手道:“吃药的时候不能吃茶,这你都不知道吗?采菀,给我倒碗热水来。”

    “姑娘——”采蓝拿着热茶进退不得,看着采菀倒水上前,与如姒的默契亲信,心中顿时便觉委屈极了,咬了咬嘴唇,“先是姐姐处处不待见我,如今姑娘也不要我了吗?”

    如姒就着采菀的手喝了两口温热的开水,方觉得喉咙好了些,看着眼前躬身伺候自己的少女模样渐渐与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重叠,只是竟似憔悴了好些,心里竟然升起了一阵莫名的哀伤——这,这就是和原主一同悲剧了两次的队友么?

    太阳穴一阵阵的刺痛,如姒只觉得自己的头脑正像同时插了四个外接硬盘的电脑正在飞速拷贝旧资料一样,无数的原主记忆不断疯狂涌入,既像六十四倍速的电影疯狂播放,又像每次期末大考前的最后半小时她一目十行死命背重点。

    如姒想要再对采菀说几句敷衍的话,头疼却一阵阵好像过载的硬盘要冒烟,不由□□了一声,便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大姑娘!”采菀大惊,忙上前扶了如姒的手,“您这是……要不要再叫郎中?”

    如姒咬了咬牙,心里的哀鸣是:你能给我脑子里装个散热风扇么……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