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秋凉王将破

乌龙雪

    经过一日一夜的惊心动魄,濮家上下已被连番变故转折吓得既像惊弓之鸟,步步谨慎,又似娱乐记者开年会,人人都在关注着太太与大姑娘的最新动态。

    而当家老爷濮雒的这一番起承转合,自然也是落在众人眼里。还不到半个时辰,就传遍了濮家上下。

    池氏气了个半仰,对濮雒自然是失望的紧。

    如姒却是毫不意外,所谓是真名士自风流,便是真的家徒四壁,也有东篱野趣。远的不说,那陈夫人、素三娘子的家宅,虽简素拙朴,却淡雅清润,便很有些真正的书香气息。

    而濮雒却一看便是个附庸风雅的伪君子,日子太平安逸的时候也不过是翠袖添香,吟诗作对;一旦真有什么危机难处,只怕还不如池氏有担当。

    燕家这一番的交涉虽然简单低调,却高效到了极点。燕三夫人蔺澄月或是燕苧燕萱等晚辈女孩儿便是在明皇后跟前再有脸面,也不过是女眷后宅的交涉。

    但是燕萧便不同了,那位御前行走的中书省少史在朝堂上到底有多少分量,池氏是真的未必知道,她更心惊的是燕萧一掌拍碎梨木方几的武力。而濮雒,想来不会没有概念。

    他敢去跟燕家对抗?

    如姒抿嘴一笑,向着朝露道:“这就是我们家濮老爷的出息,叫姐姐见笑了。”

    朝露心里倒也不算太惊讶,一来是跟在燕三夫人蔺澄月身边,原本就已经见识了濮家门里的这些狗血之事;二来么,谁家还没几个不争气的爷们。桓宁伯府这样看似英杰辈出、光辉灿烂的青云之家,照样也有不成器的子弟。

    只不过眼看如姒笑意盈盈,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这样大方坦然的做派,朝露倒是心里微微惊讶。表姑娘这性子,比伯府里有些姑娘还强些,如何之前就叫濮家磋磨成那样、直等到如今才发作?不过眼前这话倒也不好接,朝露只微微欠身:“濮大人行事稳妥些,也是有的。”

    如姒笑笑,原主的记忆当中的父亲濮雒,一直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不过落在自己眼里么,却一眼便看的出是个空壳子罢了。

    倘若在商场谈判桌上,十分钟之内ko!

    或许是天都感受到了池氏的透心凉,转过天来便开始下雨,淅淅沥沥了一整天,到了晚间又起了风。

    这样的天气连着四五日,温度便降了下来。

    如姒站在月露居窗前看着外面的雨打桂花,枝叶飘摇,心里不由想起那句名言:

    秋天凉了,让王氏集团破产吧!

    对于池氏而言,所谓一语成谶,大约如是。

    自从那天濮雒在月露居门前转了一圈却没有采取实际行动之后,濮家的气氛就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太太池氏在正房里哭了两天,濮雒却格外勤政上进起来,除了照例在腰身婀娜的晁姨娘房里进行严肃的文艺对话之外,就是在翰林院里拖延晚归。

    如妍如姝和翠柳霜娥都分明感受到了这小小的一亩三分地上风云变色,各自闭门不出。

    只有如姒,因着有了朝露的陪伴,不仅在闲谈之中套问了许多燕家的近况,更是爱上了“尽孝请安”这项古代后宅女眷的茶话日常活动。

    头两次去的时候,池氏还在“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梨花带雨阶段,或许是仍旧试着激发起濮雒的出头之心?但是梨花带雨映天水了两三天,濮雒还是没有表态,但全家上下自然也就明白了濮雒的态度。

    于是如姒在第四次高调的签到式请安之后之后,终于被池氏请进了门。

    “大姑娘来了。”一身浅桂色暗花长裳的池氏挽了简单至极的云髻,只用了一枚连宝石都没镶嵌的金花簪子鬓发,整个人不施脂粉,看上去朴素而憔悴,较之以前的珠翠华衣,春风满面,简直要骤然老了七八岁去。

    “太太今天看来精神不错。”如姒见如妍紧紧跟着母亲,如姝翠柳等人根本没来,心里不由一哂。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先前几个姑娘围着池氏亲亲热热跟众星捧月一般,如今数日之内风水轮转,翠柳这个寄居的表姑娘避一避也就算了,连如姝这个亲闺女都要见风使舵?

    如妍的眼光在朝露身上扫了扫,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大姐姐。”

    如姒随意地点点头,便转向池氏:“太太的身子可好些了?”

    池氏见朝露和采菀一左一右站在在如姒身后,只觉得不仅是骨鲠在喉,简直是骨鲠全身,哪里都难受扎的慌。先前要收拾了采菀、配给什么无赖的心思早就扔去爪哇国;而看着朝露一身银红褙子,面上恭谨含笑,却自然带着大家子的沉稳,池氏心里更是莫名窝火。

    燕三夫人蔺澄月的不动声色,二少夫人明绿樱的笑里藏刀,还有燕萧的文武震慑,一瞬间都涌上了心头,好像那啪啪啪打脸的一场一场风波又来了一遍。

    不过情绪归情绪,濮雒的不给力也不是真的很让池氏出乎预料。所以有关对如姒和朝露的回应,也是早就备下的:“倒是还好。这几日里或许是秋天的暑气没散尽,胸口闷的慌,起的猛了便头晕。连查了三天的账本,总是蝎蝎螫螫的眼前发黑,不过都算不了什么大事,还是将姐姐的嫁妆赶紧理出来给大姑娘要紧。”

    如姒唇角一挑,池氏果然是能屈能伸,比旺仔软糖还有弹性的好汉一条!

    前头讲过礼法,装过叉叉,玩过高冷,哭过梨花,现在发现都不好使了,就毫不犹豫示弱思密达!

    但是,呵呵,新时代的商业女性是能用这个级别的空话就能打发的?

    如姒敛了笑意,将当年做义工探望流浪狗之家的时候的常常露出的关切星星眼挂出来:“这可怎么好?人家都说秋老虎最厉害,中了暑气可不是小事。全家上上下下还仗着太太打点,您要是病倒了——”顿一顿,秀眉微扬,“那家里的中馈和账本,先交给我也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