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翻手就是云

乌龙雪

    池氏正为难处,明绿樱又柔声开口:“亲家太太有什么为难么?我们是晚辈,经过的事情少些,虽然也听说过几件乌七八糟、继母苛待原配嫡女的事情,但是想来亲家太太是不会的。您说是不是?”

    明绿樱星眸流光,玉颜如花,樱唇微启之间吐气如兰,只是那一句句诛心的温言软语,远比的燕萱的鞭子还要威猛。

    燕萧坐在身旁,看着池氏的脸色一点点变化,心里暗笑。天底下就没有不被媳妇儿这张纯良芙蓉面骗过的人。

    觉得绿樱比燕萱好应付?

    呵呵。

    “亲家太太,如姒妹妹是有什么身子不好?”明绿樱向着外人说话,素来要更慢一些,然而笑靥如花,那悠悠然的节奏却又叫人放松不得,“前头常太医来看的时候,说了如姒妹妹的身子亏缺的厉害,这些年来气血不调,也少有进补。想来亲家的日子是真的不容易。也难怪,濮大人在翰林位子上十几年没动过,这清正孤臣的两袖清风,想必也是为难了亲家太太,也苦了如姒妹妹。”

    “咳咳,咳咳。”池氏听了这话,只觉得刚吃下去的那两口燕窝简直要翻江倒海,明绿樱岂止是话里有话,简直是环环相扣。

    提起如姒的身体不好?那就是说自己虐待原配嫡女了?

    然后又嘲讽起濮雒升不了官是个什么意思?说到钱的话,岂不是又要绕回到嫁妆上!

    只是这拉拉杂杂混在一起,表面上又谦和礼貌,又委婉动听,池氏只觉得自己推搪也不对,顺着应一声似乎也不妥。

    但池氏到底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将情绪整理了一番,挤出了些勉强的笑容:“二少夫人当真是贴心的人,人都说继母难为,这一路走过来对大姑娘轻不得重不得,着实难做。偏生几位舅老爷贵人事忙,也不敢打搅,哎。”

    燕萧听着,唇角不觉一挑。母亲和妹妹都没说错,便是这五品官的浅水坑里也有些应变之才。池氏的回答软中带硬,既然接不住明绿樱话里那样多的明讥暗讽,那就干脆不接。索性一笔带过去之后再点出一句,你们这些外家的高贵舅老爷早干什么去了?谁让你们不待见庶出姑奶奶遗孤的!

    明绿樱含了笑:“亲家太太说的,我可不敢同意。大姑娘身子调养好不好,到底还是看当家主母太太手底下见真章。咱们外家的亲戚或高或低,或忙或不忙,都没有插手到亲家家务事的道理。再者,”明绿樱顿了顿,眼波流转,“亲家老爷是天胤年间的传胪,亲家太太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咱们府上原本也想着,应当不至于将那些圣贤书里的仁义道德,都给全抛了去。您说呢?”

    您说呢?

    说什么说!

    若说先前燕萱的冷言冷语,池氏还能掩面哭一声伯爵府仗势欺人,眼前的明绿樱娇花照水,弱柳扶风,池氏不用捂脸也觉得自己肯定哭不过她!

    “咳。”一直没说话的燕萧忽然清了清嗓子,接了一句,“听说池太太是出身暨阳府南城的槐荫池家,令兄在暨阳府的学政任主簿。令侄是刚入京的生员,可是准备明年下场么?”他的声音较为清朗。然而御前行走、伴驾天子议政一年的中书省少史,言谈中的锋芒与盛气自然流露,便是比他高一级的六部官员也要心惊,更何况池氏这种寻常的内宅妇人。

    池氏只觉得莫名发寒,燕二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咦,二表哥与二表嫂来了。”

    如姒清脆的声音突如其来,池氏几乎要从椅子上滑下去,这——这小贱人怎么从后堂出来了?!

    如姒穿着惯常半新不旧的水蓝裙子,乌油油的长发松松挽了个垂花髻,斜鬓着一枝粉绢花,白皙秀脸上笑意盈盈,完全无视了池氏和邱妈妈等人一脸见了鬼一样的神情,自顾自亲热热地到明绿樱跟前:“表嫂你来了!”

    明绿樱自然地牵了如姒的手,仿佛是亲热惯了的姐妹,又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子:“怎么衣裳都短了这样多?腰身也不合适,哎,如姒,你就是凡事都忍着,叫欺负到头上也不知道跟我们说。要不是老太太叫我们过来瞧瞧,你还不知道又得让人家怎么揉搓呢。”

    池氏真是气了个仰倒,这旁若无人的说话是怎么个意思!

    不过如姒怎么会突然又从后堂出来?

    难道昨天晚上如姒并没跑出去,而是藏在院子里某一处?

    毕竟门上的婆子吓的战战兢兢,只是忙不迭的请罪说让大姑娘给跑了。但是后来邱妈妈叫人去追的时候,确实是踪迹全无。池氏虽然又气又急,后来又被闯进门来要抓采菀的陈濯诈住而放了采菀,但确实怎么着急也没想过要仔细搜查一次院子。

    但若说如姒并没跑走,那采菀呢?

    突然上门的公差捕头是怎么回事?

    燕府失窃的珠宝呢?不是说这位二公子点名要抓采菀么?今天这两口子又来干什么?

    难不成专程来打脸的么!

    其实最后一点,池氏也不算是没猜对。这位真相帝一时间只觉得头大如斗,越发不明白。

    至于前面的部分,别说被燕萧和明绿樱拖在了前堂的池氏与邱妈妈等人不明白。便是如姒自己,也只知道自己再度被陈濯宽大的斗篷打了包,眼前并看不见,便被打横抱起。耳边再度听见一句低低的:“得罪了。”身上便骤然一轻,便如腾云驾雾,其实更像坐海盗船或者云霄飞车,总之就是由陈濯神不知鬼不觉地自后院翻墙送回了濮家。

    这是燕萧的意思,与其去掰扯到底哪一夜是在哪里保住了清白,倒不如直接从濮家后院回去。

    在这个情况下,池氏总不能自己去嚷嚷说大姑娘失踪过,也就全无什么拿捏如姒名声的机会。

    但另一方面,池朱圭大腿上的伤口却是实打实的,燕家想要追究,分分钟的事情。

    池氏以为只能一张盖头遮羞?

    如姒只想大笑三声simple!做梦吧!

    “表嫂,其实,太太对我也还好。”如姒瞥了一眼池氏,“到底我也是家里的大姑娘,除了池家的几位总是惦记着我的屋子,别的倒也过的去。只是说来可笑的很,若说池翠柳这小姑娘喜欢我的闺房也就罢了,就连太太的侄子喝醉了,也分不清南北上下,容易走错门呢!”

    “大姑娘!”池氏虽然想不清楚如姒怎么就凭空出现了,但适才燕萧话中隐约约的威压她可不是感觉不到。莫名的失控与恐惧在心里渐渐涌起,池氏可不觉得现在是提起池朱圭的好时候!

    “这话是怎么说的?”明绿樱慢慢敛了笑意,转头望向的池氏,“亲家太太,外男也能走错门么?这倒叫我们开眼界了。”

    池氏心里一沉,片刻便下了决断,自昨日到现在这许多变故,样样都叫她意外。既然如此,那也必然是不能按着先前的想法了。

    “大姑娘真爱说笑,”池氏也拉下了脸,“你表兄这些日子闭门读书,何曾往你的闺房踏出过半步?莫不是先前你给朱圭那孩子做针线他没收,你便怀了要嚼舌头的心思么!”

    “好漂亮的反咬一口。”如姒转身望向池氏,少女素来清澈的目光中此刻是熊熊的斗志与烈火,前头雀角鼠牙为了钱财的争端之中,她还能稍微留三分面子两分余地,如今池氏连教唆迷.奸的手段都用上了,真以为这世上没有天理,没有王法了么!

    “太太说我扯谎?那我要问问,池朱圭大腿上那个三棱伤口,难道是他自己头悬梁,锥刺股的结果么?那倒真是刻苦的很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