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一三一

乌龙雪

    最终明绿樱离开陈家的时候,神情十分笃定。然而事情的解决却并没有那么顺利,虽然燕家一再保证陈濯一定不会有事,但这一等,竟然就是足足半个月。

    从起初的轻微焦虑,到后来的彻夜难眠。

    如姒再次意识到,陈濯已经是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即使她每天都抱着玉雪可爱的女儿暖暖在怀里,用理智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为了女儿而坚强勇敢地走下去,可是“失去陈濯”的这个可能性,她仍然觉得无法想象。

    到了九月的中旬,陈濯还没有要回来的迹象,如姒甚至已经开始有了轻生的念头一闪而过。

    当然,看着女儿暖暖柔软的小脸,如姒还是知道那疯狂的想法只不过是情绪的一点极端波动,她能用理智克服过去,可是她也终于明白自己之前曾经不以为然的、那些为情轻生的殉情人到底是什么心情。

    在这短短的半个月之中,濮家内部也有一些微妙的暗流和趋势,只不过此时的如姒再没有去听八卦的消息。几乎每天晚上的梦中,都是有关陈濯回来或者回不来的大喜大悲,而白日里,她还是竭力维持着自己的镇定,仔细认真地照顾着暖暖。

    暖暖不知道是否也感受到了母亲笑容底下隐藏的不安,先是哭闹了几日,随后居然也更加乖巧安静,并没有给如姒日渐紧绷的情绪增加太多负担。

    九月十六,陈濯仍然没有回家。陈家却迎来了颇有些意外的客人,濮如姝和石仁琅。

    大盛的男女大防并没有那么严格,而有如姝在侧的情况下,妹夫与已婚已育的大姨姐相见,就更算不得什么失礼的情况。

    但如姒心里清楚,石仁琅上门绝对没有好事,更不是寻常的亲戚走动。如姝会带着他来,或者是抗拒不得,或者是利益交换,总之也没有什么好意。

    关门逐客、拒不相见,自然是简单的很,但是石仁琅到底想来做什么,如姒其实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想知道的。

    犹豫了片刻,如姒还是叫人将石仁琅夫妇请进来。当然暖暖身边是由夏音和乳母等人守着,品蓝和品红则在花厅里陪着如姒。

    很快,一身儒生轻袍,玉面俊秀的石仁琅就与同样锦衣玉佩的如姝一起进了花厅。

    乍看之下,倒还真是一对璧人。然而如姝俏丽的粉面上笑容勉强的很,全然没有前世里几番春风得意的炫耀示威,甚至让人觉得走在这样年少有才的夫君身边似乎很不舒服。

    “大姨姐,近日可好?”石仁琅微笑得温和有礼。

    “坐。”如姒连客套的笑容都直接省了,看见石仁琅的那一刻,她大概就有了更清晰的猜测,“茶水就不用了,二位上门也算不得什么真心有礼的客人。有话还是直说吧。”

    “许久不见,大姨姐还是这样爽朗。”石仁琅笑道,目光也毫不收敛地上下打量了如姒一番。

    因着连日的担忧焦虑,如姒原本就已经逐渐恢复的身形又加消瘦了几分,而难以安眠的数日之后,眼下更难免有些淡淡的青色。

    只是这憔悴的模样却并没有减少如姒的秀丽颜色,反而是在消退了几分狡黠活泼模样之后,添了些楚楚娇柔的可怜可爱。

    石仁琅轻轻咳嗽了一声:“如姝,你一直说大姨姐府上院子里的花好看的很,要不要去再看看?”

    “大姐姐,那我就去看看。”如姝应声起身,也不等如姒说什么,便快步往外走。显然他们夫妻是早就说好的,石仁琅想要单独跟如姒说话。

    “还知道这是在我府上?”如姒冷笑一声,“品蓝,拦住石家少夫人。”

    品蓝上前几步,还没开口,石仁琅也淡淡笑了一声:“大姨姐,何必这样急躁。难道,您不挂心姐夫的安危么?刑部天牢里的三木大刑,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说有些可能性如姒也不是没有想过,然而听见了这句话,心里还是猛然一震,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背脊便紧绷起来。

    花厅里静了一瞬,品蓝和品红也忍不住向如姒脸上望去。上次明绿樱过来的时候虽然屏退了众人,但她出入之间脸上的神色并不似平日里轻松娴雅,品红品蓝还是看见了的。

    陈濯的久久不归,如姒的隐忍消瘦,还有燕家少见的沉默低调,一切都证明了这次的事情非同寻常。

    那么石仁琅此时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静默大概几息,所有人都在等着如姒的反应。

    过了片刻,石仁琅再开口,声音还是温柔无比:“如姝,去看花吧,我跟大姨姐说几句话。”

    如姒直直望着石仁琅的眼睛,继续沉默着。

    然而在如姝刚要跨出花厅门槛的那一瞬,如姒终于沉声道:“何必呢?两榜进士石大人,您什么时候要过脸?有必要让如姝避开吗?”顿一顿,她强迫自己放松背脊,重新靠回椅背上,”上有苍天,下有厚土,有话就直说吧。什么叫仗义每多屠狗辈,无德最是读书人,也让我好好见识见识。”

    石仁琅眉毛微扬:“许久不见,大姨姐还是这样牙尖嘴利。看来与陈捕头之间的夫妻恩义,也不过如此。”

    “你懂个屁。”如姒并不是不焦躁,索性也就不顾忌什么礼仪措辞了,冷笑道,“就你们一家子丧德败行的门风,你懂什么叫夫妻,什么叫恩义?”顿一顿,便站起来,“我最后说一次,有话你就说,没话就滚。”

    “濮如姒!”石仁琅终于按耐不住,虽然过去的一年多里也发生了许多变故,到底少年进士的锋芒和意气还是远远没有消磨,哪里比得上穿越前已经商场浮沉多年的如姒更能沉住气。

    “石主簿,我夫人的闺名,是你应该叫的吗!”许久未闻的清朗声音从门外响起,厅中众人的脸色瞬间又都一起变了。

    “陈濯!”巨大的狂喜从天而降,如姒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冲到门口。

    果然,高大英俊的男人脸上虽有了好些胡茬,看起来憔悴疲惫的很,然而他到底回来了!

    “如姒。”陈濯伸手抱紧扑进自己怀里的妻子,飞快地亲了亲她的头发,“我回来了。”

    如姒用力抱紧他,把瞬间涌出的眼泪直接蹭在他胸口,完全顾不得到底还有谁在场。

    陈濯到底还是更理智些的,轻轻抚了抚如姒的背,也没有拉开她。只是直接望向另外一侧,脸色难看无比的石仁琅:“石主簿上门,是有话要跟我夫人说吗?现在我们夫妻都在,有话可以直说。”

    “夫君,我肚子好疼。”如姝忽然弯腰哀鸣起来,虽然演技并不是很逼真,但好歹给了石仁琅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我们先告辞了。”石仁琅并没有去扶如姝,只是勉强平静了脸色,向陈濯和如姒一拱手,就向外走。

    如姝好不尴尬,但也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如姒这时才能稍微止住些眼泪,其实很有心将这两个人截住再骂一顿,但感受着丈夫温暖的怀抱,还是觉得打脸神马的都是浮云,再没有什么比眼前人更重要的了。

    品红品蓝等人见到男主人回来,自然也是欢喜的很,府中上下立刻忙碌起来,烧水煮汤,里里外外几乎都不用如姒仔细吩咐,立刻行动起来。

    乳母也抱着暖暖过来,粉嫩嫩的小人儿乖巧了那么多天,一看见陈濯也放声大哭起来。

    暖暖一哭,如姒也忍不住又哭:“女儿都不认识你了。瞧你把暖暖吓哭了。”

    陈濯伸手去擦如姒的眼泪,声音之中还是深深的疲惫:“都是我的错,我先洗个澡,现在连亲暖暖都不敢。”指了指自己的胡子,“怕刺着了她。”

    如姒点点头,叫乳母先哄着暖暖再睡一会儿,自己则跟陈濯到净房,亲自去给他更衣洗澡。

    “这是不是在刑部伤着的?”如姒看着陈濯脱了衣裳,一眼就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一条细细浅浅的新伤痕,登时便心疼的不行。

    陈濯进了浴桶,在热水里放松了身体,便疲惫得好像要睡着:“是办差的时候伤的。这些日子又叫你担心了,对不住,以后不会了。”

    “你每回都这样说。”如姒一边亲手拿巾子给他擦洗,一边轻轻埋怨,“这一次这样久,我真是吓死了。是因为蒲苇记的案子?之前二表嫂来过一次,可后来也没了消息。”

    “算是吧。”陈濯闭上眼睛,伸手将如姒也拉进来,“先让我好好抱一会儿,其他的回头再说。”

    如姒顺从地依进他怀里,熟悉的身体,熟悉的怀抱,她真是再也不想松手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