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一三零

乌龙雪

    虽然在燕家的平辈之中,如姒和明绿樱说话的次数并不算少,但一见便是这一句,且神色之中带了些许的郑重,却是如姒头一次见。小说

    许久没有过这样紧张的感觉,而且颇有些不知从何而来。毕竟如姝的身份,能给明绿樱造成什么影响?

    无论是前世日渐模糊的记忆还是这一世到目前的情景,燕家的地位都是煊赫稳固,而明绿樱的父母敬毅将军与韶华郡主,那就更是如姒如姝这样的中下级小官员女眷不可触及的所在。

    “如姝最近是来往的频繁些,但没说过什么。”如姒想了又想,认真道,“她在婆家过的不顺心,而池氏太太又被送回了暨阳老家,所以有时候就到我这边来坐坐。虽然我不大愿意见,但她来的实在频繁,有的时候不好推拒便请她进来吃过两盏茶。”

    明绿樱轻轻颔首,又问道:“有关蒲苇记之前的案子,你知道多少?”

    如姒的心这下便提起来了,可她确实什么也不知道:“这——这与如姝有什么关系?我其实也不知道什么,问了陈濯好几回,他只说是有些要紧的人物似乎有时候会在蒲苇记见面,所以刑部有人暗中监视着,再具体的他不说了,我也没问。”

    “真的么?”明绿樱似乎是仔细观察着如姒的神情,反问语气也更加郑重,“陈濯真的一个字也没有跟你说具体的情形?”

    “没有啊。”如姒越发紧张起来,忽然一个念头掠过,背上立刻就满了冷汗,“二嫂嫂,是不是陈濯出了什么事情?他——他最近都忙的很,昨日早上出门说可能要在衙门里耽搁一下,昨晚就没回来……”

    如姒忽然想起了昨日早上出门前陈濯的神情,看上去似乎与平时差不多,但好像有些疲惫的样子。她如今满心都扑在暖暖的喂养与成长,蒲苇记的事情几乎都丢给陈润和采菀夫妇去打理,对陈濯所花的心思也不多。当时虽然看着陈濯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同,但问了问他说没事,也就只是多亲了他一下,就继续去照顾女儿了。

    难不成……当时陈濯出门前是有话要说的?

    “你先别急。”明绿樱的声音又转为坚定,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慢,却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定,“陈濯现在没有大事。”

    “没有大事?”如姒迅速推算着明绿樱只言片语的言外之意,“那就还是有事?是因为蒲苇记?与如姝还有牵扯?是石仁琅做了什么吗?!”

    明绿樱目光中微微闪过一丝赞许,又点头道:“应该是,但还不是很确定。我今日过来,主要是看看你这边的情形,既然陈濯真的什么也没有跟你说,那你自然也没有向濮如姝说什么。这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别急,安心照顾孩子要紧。过些日子,陈濯应该就回来了。”

    “过些日子?”如姒瞬间便觉得全身的血液好像都有些凝固,整个人都在发寒。但是她到底还有理智,咬着牙压下去这突如其来的恐慌,强行调整了几下呼吸,才用自己能力范围里最冷静的声音问明绿樱,“二嫂嫂,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您能不能给我大略说说?即便实在有些要紧的机密不能,但整体的情况我若什么都不知道,也实在难以安心等着。”

    明绿樱见她情绪调整的很快,便颔首道:“按说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但看你处事进退的分寸,我想有些事情让你知道也许更好。”顿一顿,又向外扬声吩咐自己的丫鬟:“杏雨,我和表姑奶奶说话,看着些外头。”

    “是。”外头的丫鬟应了声,几人的位置又变了变,似乎要格外谨慎防卫的样子。

    “简单来说,如今朝局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太平。”明绿樱不待如姒再问,就主动解释道,“咱们燕家在皇上与皇后娘娘的提拔荫庇之下风光了这些年,到底根基还是浅的,前朝夺嫡之争中树敌也不少。石将军与咱们燕家虽然是好朋友,但石仁琅的业师吏部黄侍郎可就不是了。”

    “二嫂嫂,”如姒看着似乎镇定了下来,但心里还是着急,“这些大事大争,我们这些小人物如何就能牵连进去了?蒲苇记真的就是个小茶楼,哪怕有什么滔天惯犯在我们茶楼碰面,算我们倒霉,可是陈濯如何就能……”

    明绿樱温言道:“蒲苇记里碰面的,不是什么累年的惯犯,但是牵扯到了宫里的两位皇子,还有皇后娘娘外家的一些旧事。这些事情倘若真的光明正大闹开,也未必能翻了天,但有些陈年的往事,宫里还是有些在意。”

    “皇子?”如姒瞬间觉得自己简直是被一盆狗血从天而降泼满头,怎么忽然冒出来个“清穿”即视感,穿越女真的有特别吸引数字军团的能力吗?问题是今上的几位皇子不是只有十几岁吗?蒲苇记好像没有什么太年轻的客人啊。

    明绿樱见如姒一脸无奈,而没有怎么被吓到,便放下心继续说:“再细节的天家内情,连我也不是完全都知道,你就更不必问了。如今最要紧的,是在宫里和刑部明着暗着放长线钓大鱼,追查了大半年之后,要紧的线索忽然断了。前几日有人上密折参奏咱们燕家指使了陈濯和刑部的另外两个捕头,内通匪徒、故意放走犯人、意图在皇子之中挑拨分裂、意图党争等等。皇上将奏本留中不发,还没有直接降罪问责。但追查到刑部的捕头捕快们,可能会有几日的拘禁审问,却是不可免的了。”

    如姒顺着明绿樱所说的细想下去,越想越是惊恐:“二嫂嫂,这宫闱秘事、朝廷党争什么的,我没这个本事也没心思打听,可是陈濯真的不会成为炮灰吧?这捕头什么的可以不做,蒲苇记我也可以不开,暖暖还这么小,我——”

    “如姒。”明绿樱拍了拍她的手,“陈濯不会有事。哪怕这件事是人家做周全的局,也没有解不开的套。你放心。就是因为这件事闹的大,宫里才会查的彻底。最多是时间拖久一些,但黑白是不会颠倒的。”

    明绿樱语气中的笃定实在强大的很,如姒慢慢舒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是的,一切都会好的。越是想着暖暖,她就越不能慌张。

    明绿樱见该说的话都说了,如姒的情绪似乎还可以,又问了几句家常话便要起身告辞。

    如姒在这个时候却忽然想起来一件遥远而模糊的往事:“二嫂嫂,石仁琅和黄侍郎的女儿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明绿樱微微一怔:“这次参奏的本章上来的同时,的确听说了黄侍郎要保荐石仁琅再往上升一升,但黄侍郎如今没有亲事的女儿只有十岁的幼女了,怎么会跟石仁琅有关系?”

    如姒仔细回想第二世里的事情,石仁琅当时会故意装作顺从母亲石二太太将原主逼死,其实就是因为想要另攀高枝。

    虽然在正式和离之前,石仁琅似乎暗中来往的女子有好几个,但真正到最后原主如姒投水自尽之前,所听到的传闻却是石仁琅要娶自己恩师、吏部侍郎家的女儿、原先也是守寡多年,甚至还有儿女的。

    可是也有传闻说,其实石仁琅与这位礼部侍郎家的小姐早就有暗中来往了,弄不好儿女其实都是他的。

    当时的如姒早已万念俱灰,听了这些也不过更是觉得自己人生只是一场笑话,面对着池氏逼她再嫁去给人做妾的威胁,还是选择了一死了之。

    但如今再想起这些事情,发觉似乎还有一点点参价值。

    “不过,”明绿樱沉吟了一下,“黄侍郎的长女如今似乎也是在家里待嫁,因为定亲的对象家里有丧事,要等孝期过了才能成亲。你怎么会想到这里?”

    如姒当然不能说是前世的记忆,就顺手推给如姝:“如姝来了几次,自然也是跟丈夫不和。听说石仁琅不愿意进房,名义上说是孝期大防,但偶尔回家,似乎如姝也闻见过脂粉气息。石仁琅若是在刑部衙门留宿,哪里来的脂粉,那能沾染上自然就是住在老师家里的时候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有意思了。”明绿樱笑了笑,“之前也是有过传闻的,跟黄家姑娘定亲的那位潘四公子身体不太好,读书也不很上进,只不过黄侍郎这么多年的仕途,也不少仰赖潘尚书就是了,所以才有这件嫡长女与对方幼子的联姻。”

    “黄侍郎与燕家不对付,”如姒眼睛微微一亮,“那这位潘尚书呢?如果他们之间有了问题,是不是局势会松快些?”

    明绿樱唇角微扬:“之前没看出来,如姒你平时还是太谦虚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且在家里安心等着吧,我想陈濯应该不会在刑部内审太久的。毕竟现在在刑部内部力证的人之一,就是石仁琅。可石仁琅若是失去了黄侍郎的支持,这事情就又不一样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