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一二八

乌龙雪

    或许是太久没听到母亲向着自己这样的温柔口吻,如姝一时间竟有些眼眶发热:“娘……”

    然而还没等那分忽然冲上眼底的温热化成真正的泪珠盈眶,池氏咳嗽了两声,又继续说:“姑爷是少年进士,以后前程远大,如今分家了你们家底也不错,我也就放心了。你一定要跟姑爷好好过,将来要是姑爷有了大出息,你姐姐在郡王府里腰杆也能再硬些……”

    之前那一瞬的感动,这一刻就都彻底化作了透骨凉。如姝只觉得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冲向头顶——姐姐,姐姐,又是姐姐!

    “如姝啊,”池氏去握小女儿的手,“娘知道你总是怪娘偏心,但如今你姐姐确实不容易,看着在郡王府里风光,其实实在是太难了……”

    “母亲。”如姝冷笑了一声,“少年进士有什么用?秋闱三年一科,哪年不取百八十个进士?石仁琅现在只是刑部的从六品文书,比大姑奶奶的相公还低半级。将来有了大出息?等到他能叫人家小齐郡王放在眼里,只怕小齐郡王的孙子都娶亲了!小齐郡王是先帝的亲孙子,当今皇上的亲侄子,老齐王妃是皇后娘娘的密友,在宫里多么有脸面,京城里谁不知道?就凭石仁琅还能给姐姐撑腰?天底下有哪个姑奶奶是靠娘家妹夫出头的?怎么不让父亲上进呢?那才是姐姐身份的根本!”

    池氏万没料到如姝竟憋了这些话,句句都跟刀子一样,登时心里便如挨了几记重锤,眼前也有些发花,可还是哭着道:“你恨娘不要紧,可如妍到底是你姐姐!你恨我怎么样都没关系,你姐姐的一辈子可怎么办!她是你姐姐啊,你小时候她多疼你,你坏了她的姻缘,她也没有怎么记恨你,你还要你姐姐怎么样……”

    如姝索性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我有心没心的,都没那本事。你求我还不如求大姑奶奶,人家可是石贲将军的儿媳妇,桓宁伯府的表姑奶奶,小楼夫人的亲表妹。母亲有本事,求她去给二姐出头啊。我都听说了,年后那会儿大姑奶奶跟燕家的姑奶奶,如今楼家的少夫人去景福寺,老齐王妃还请她们吃茶,给了孩子见面礼呢。”

    什么叫死马当作活马医,什么叫破釜沉舟,没办法的办法,池氏如今算是再次体会的清楚明白。当初为了如妍出阁的嫁妆,她不得不向晁姨娘低了头,但如今竟然还要再向如姒低头,池氏心里的委屈愤怒就别提了。

    可是不低头又有什么办法,即使求了如姒也未必真有结果,但也总不能不开口,还是要试一试的。现在池氏的身体,她自己心里也有数,到底还有多少年日其实很难说。一旦她真有个三长两短,濮雒无论是将有两个儿子的晁姨娘扶正还是再另行续弦,对身在郡王府忍气吞声的如妍都只会更加不管不顾,如妍好歹也是如姒的妹妹,万一如姒能伸伸手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池氏又静下心来养了些日子,也将自己最后的私房钱凑了凑,在暖暖百岁的那天,就不请自来地到了陈家。

    陈濯因为顾忌着石老太太丧事对石贲将军和素三娘子的影响,就在如姒生孩子、洗三和满月的时候都低调至极,到了百岁的时候石贲将军夫妇已经回了郴州,石老太太的丧期也有半年了,连石家内外的装饰都差不多更换完了,陈家自然是再没有什么顾忌,索性就将燕家的亲朋还有陈濯的同僚并一些百福巷的老邻居长辈都请来热闹了一番。

    石家的两房说起来都是亲戚,尤其石仁琅还是如姒的妹夫,但陈濯和如姒商量了一下,觉得有些面子不做也罢,直接送了礼物过去然后附上帖子,表示府上既然有大丧,为了两位的孝道,还是不请过府了。

    至于濮家也是如法炮制,直接说听闻太太卧病,晚辈小事不敢打扰,礼物送到,回不回礼都随便,濮翰林同样去不去两可,当然最好是不用去。至于如今宠冠内宅,有权无名的晁姨娘就算了,濮家门里爱怎么折腾都随濮老爷,陈家是不拿姨娘当亲戚的。

    帖子上的话已经说的直接到有些难听,如姒其实就是想气一气濮雒,最好不要上门。濮雒倒是有些知趣,送了回礼也就算了。

    但池氏会不请自来,还是让如姒有些意外。只是从礼法上而言,池氏到底是如姒的母亲,而且无论之前在濮家怎么关门闹腾,毕竟没有正式破脸断绝关系,所以怎么样也不能拒之门外,只是叫夏音和双莺带着人把池氏迎到一个单独的小厅里吃茶,说是太太卧病久了,怕给孩子还有客人过了病气。

    池氏是上门求人的,虽然觉得有些难堪,但也没怎么在意,强笑着过去了,吃茶之间又给每个丫鬟都塞了荷包:“暖暖还小,我这有病的人也就不看了。大姑奶奶近来可好?过来说几句话,看看我也就走了。”

    池氏谦和到这个地步,双莺看着心里就有些不忍。加上长时间的卧病,现在的池氏已经干瘦枯黄,就算是打上了比之前厚重数倍的脂粉再仔细装扮,还是掩盖不住那衰败颓唐的气色。

    如姒那边其实照应宾客也不是很忙,因为陈家亲眷少,燕家过来的也就是三房的人,加上故旧邻舍等等也不过勉强四五桌。大家又都体谅她如今初为人母,都一直说叫如姒多休息,不用太多忙碌,所以如果真要过来见池氏,如姒也是能够分开身的。她听双莺过来回报了,稍微有些犹豫。

    如姒虽然不知道如姝与池氏之间的具体对话,但大概也能猜到池氏上门或许是自觉病重,想着修复一下关系,或许自己这个长姐在她百年之后还能照应一下两个妹妹。虽然这种想法实在是不着边际,但当中的慈母之心却多少让如今刚刚成为母亲的如姒有些触动。

    “如姒,舅母陪你过去。”燕三老爷并没有亲自过府,但亲自封了一个一千两的红包叫燕三夫人蔺澄月带过来。而三夫人蔺澄月就算是今日到场的娘家长辈了,在外间大概照应了一会儿之后也跟着如姒一起回来吃茶,一同听了双莺的回报之后便主动开了口。

    “舅母,其实没关系。您今日过来,实在辛苦了。”如姒有些不好意思再麻烦燕三夫人,“其实池太太如今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了,她做不出什么来。”

    蔺澄月笑笑:“那就更无妨了,说起来礼法上都是亲戚,坐坐也没什么。”顿一顿,还是说破,“强弩之末,也未必没有狗急跳墙的。”

    如姒心里温暖,虽然平日里与燕家三房的来往不能算是太频繁,但每当要紧的时候,燕三夫人还有燕萧夫妇总是照应她的。

    这当中的恩情,她并不知道如何还。但燕三夫人的好意,她也不该矫情拒绝。于是大大方方地挽了燕三夫人的手:“那就有劳舅母啦。”

    一同到了小厅见到池氏,如姒还是本能地怔了怔。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池氏本人了,虽然濮家的八卦进展一直都陆陆续续有仙草等人带回来消息,但她三生流转之间,其实还真没见过这样虚弱憔悴,衰败得如同一片枯叶一样的池氏。

    “太太。”如姒微微颔首见礼。

    “濮家太太,近来身体可还好?”燕三夫人也含笑问了一句。

    池氏见到如姒与蔺澄月一起过来,眼睛反倒更亮了。燕家如今还是春风得意,蔺澄月在京中也很有些名声,看来若是如姒肯照应如妍,那燕家也是个极大的助力。

    “劳您惦记,好多了。”池氏忙赔笑应了一声,又向如姒望过去。

    产后三个月,如姒的身材已经恢复了不少,此刻入秋了,一身细云罗的柔橘百福纹长衣下已经可以看出玲珑的腰身,而她原本就白净秀丽的脸庞微微丰腴了一些,再不是先前少女时期那样瘦削而清丽的模样,眉梢眼角都是润泽恬静的美好与舒心。简单的云髻盘发算不得多么精致,然而鬓边红宝石发梳与珍珠别针,处处都看得出这随意之中的富足雅逸。

    硬着头皮寒暄客套了几句,池氏在当中还是难免有片刻的失神——这样安乐富足的如姒,真的是当初曾经在自己掌心随意捏圆揉扁的原配嫡女吗?

    如今的种种,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与人家之间隔了一条万丈深渊,自己这边都是水深火热、家破人亡,而对岸的如姒却是这样和乐安好,岁月无忧。

    原本不该是这样的,明明应该是反过来的才对!

    这样的念头在池氏的脑海中一掠而过,到底还是被今日登门的正事暂时压抑住了:“大姑奶奶,那个什么,说到这家里的事情,还真有一件相求。就是你二妹妹如妍,现在在郡王府之中,虽说有些恩眷得了身孕,但老王妃一直让她禁足,还说将来孩子要直接记在别的侧妃名下,又要给正妃抚养。大姑奶奶,过去我是有许多对不住您,但如妍毕竟是您的亲妹妹,您看看是不是……”( 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