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一二四

乌龙雪

    这场风波最终还是无声无息地落幕了。石大老爷在看清了石贲将军的坚决态度之后早已经是色厉内荏,而石大太太原本也就是一心都在石仲琅的安危上。

    若是头一次吵架的时候没有那许多的皇亲公卿宾朋过来吊唁,或许石大老爷夫妇还有些跟陈濯如姒拼命的冲动与气势,但间中忙完了石老太太的丧礼与出殡,再加上品红这样软硬兼施地过来谈一谈条件,原本就理亏的石家长房算是彻底妥协。

    很快的石大老爷在品红准备好的文书上签字画押,文书上都已经有了燕萧的中保文字,一式三份。而当天晚上,京兆衙门那边就将石仲琅送回了家。

    至于另外两个纨绔子弟,因为当时受伤并没有石仲琅严重,还在衙门里挨了十几板子小惩大诫。而石仲琅则是自身伤势就已经很尴尬,京兆衙门也没有怎么审问,只顾着请郎中先稳定情形了。

    后来采菀撤诉,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情况,衙门也很上道地派了马车直接将半死不活的石仲琅赶紧送回了石家。

    石家这边的郎中是早已经预备好的,接了人自然是一片哭天喊地的忙碌与混乱,而品红则早就服侍着素三娘子一同到陈家去了。

    见到素三娘子过来探望,如姒还是很有些过意不去,由双莺扶着勉强欠身就算是行了礼:“母亲,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对不住您。闹到这个地步,一定是让您在府里为难了。”

    素三娘子虽然鬓边还带着为石老太太服丧的素绢花朵与银钗,但气色看起来倒是还好,想来与石贲将军在郴州的日子还是舒心的,见如姒起来忙上前扶她:“快坐下说话。这事情也没什么对不住我的。你做的对,很多事情都是自古难两全。当初我既然答应了嫁进石家,就已经料到了会有如今的场面。石仲琅是什么性子,我也不是不知道。你们没有吃亏,就是很好了。”

    “可是,石将军会不会心里有什么?”如姒忍不住低声问道,“我其实也犹豫了一阵子,毕竟那是将军的亲侄子。”

    “将军心里不痛快,那是自然的。”素三娘子温言道,“任谁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当做什么事也没有。但将军心里最不痛快的,大约还是石仲琅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先前的事情,他已经在御前都有了名声,如今再闹一出,保不齐都会有人弹劾石家门风不正了。不过将军应该不会迁怒你们。”顿一顿,唇边浮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倘若他真的因此对你们生了什么芥蒂,我心里也有数。如今你什么也不要想,只要安心养胎就是了。”

    如姒听着素三娘子话音之中的镇定自若,心下也安稳了不少:“是。母亲您没事就好。其实……原本我也没料到会这样严重,现在想想还是后怕,主要是怕让您受牵连。”

    素三娘子笑笑:“好孩子,没事的,母亲不会有事的。只是如今在老太太的丧期之中,我也不便太常过府,你生产的事情都预备的如何了?”

    “都预备好了。”如姒想到嬷嬷和郎中的各样叮嘱和预备,自己心里也是踏实的,“如今在府里的嬷嬷是桓宁伯府送过来的,很老练,还有一位敬毅将军府的郎中每天都过来查看照应,乳母和各样的东西也都齐全。您放心吧。如今老太太的孝期要紧,我们不能过去伺候您已经是不孝,您要是再来回奔波累着了,我们心里就更过不去了。”

    素三娘子含笑摇摇头,又柔声问了一些如姒身体和各方面预备的细节,才看了看时辰,回去了石家。

    而待素三娘子走后,看见白纸黑字的石家文书,终于觉得心里石头落地的采菀和陈润便双双进来给如姒磕头:“夫人。”

    如姒看着他二人在这些日子以来真真假假的吵架、分开、设计、埋伏,到打了石仲琅之后又有些后怕,折腾到现在,两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陈润明显是心有余悸,看了文书才松了一口气。而采菀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则又是另一个意思,如姒和采菀主仆二人对视一眼,便明白彼此的想法是差不多的,也不便说破,只是眼眶都有些微微发热而已。

    “你们两个啊,”如姒还是轻叹了一口气,“如今算是没有什么外头的干扰了,你们就好好想想罢。婚姻大事,毕竟是一辈子的。陈润,采菀是我的陪嫁丫鬟,却跟我的姐妹是一样的。我实在不愿意她过的不痛快。你若是真心喜欢采菀,你们有什么误会也好、心结也好,就坐下来好好说清楚,以后也好好过。但你若并不是真心喜欢她,也不要紧,每个人的缘分不一样。蒲苇记的掌柜还是你,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对你如何不同,毕竟你跟陈濯也是有同乡同族的缘分,总是不会亏待你的。”顿一顿,又望向采菀,“采菀,你也想想。若是真不想在一处,好话好说,分开也使得,以后自然有旁的好姻缘。”

    “夫人,”陈润的脸微微发红,“我……我心里是喜欢采菀的。先前为了丽娘的事情着急,真的只是同乡情分。这些日子出事,我才晓得自己的心思。若是采菀不嫌弃,我——我还是想娶采菀的!”

    采菀那边并没料到陈润竟然就这样表白了,登时又羞又喜,侧头去望他,想说些什么,却还没开口便不自觉地落了泪:“你……你这是在夫人跟前说什么呢……”

    “双莺,品红,”如姒莫名的也有些鼻子发酸,不知是不是在孕中就特别情绪化,易怒也易哭,见着采菀这样便也想落泪了,拿绢子擦了擦,便叫双莺和品红她们去扶,“行了行了,说开了就好,赶紧把陈润和陈润家的扶起来。”

    “夫人!”采菀已经没有先前那样害羞,但也是头一回在陈润面前被叫做“陈润家的”,泪痕未干的俏丽脸庞还是狠狠地热了热,“您又笑话我!”

    眼看采菀与陈润终于重归于好,如姒悬了这大半年的心终于完全落定。接下来就再没有什么挂心的事情了,蒲苇记的案子爱怎么样怎么样,反正就是被人当做了密会地点而已,没有真正的重大责任就好。至于石家那边又要守孝又要给石仲琅请医延药的,还有石贲将军坐镇,也没有过来打扰陈家。

    于是如姒待产的最后两个月,日子就过得特别平静,燕家又送了一个稳婆过来随时待命,陈濯也全力争取到了多一些的时间休沐,可以在家里陪着如姒。

    间中也有一些三亲六故的帖子送上门,但都经过了陈濯亲自拆阅筛选确认不会影响到孕妇的心情,还能当做解闷的八卦消息之后,才会送到如姒手里。

    帖子里最喜庆的当然是婚事,陆懋与柳橙茵的婚事正式下了小定,预备在秋天成婚。

    另外也有燕家送来的帖子,世子的次子燕葳跟曲家解除婚约,再跟文家下定,还有六少爷燕荣在郴州小有战功,这些事情就属于前世也曾经发生,如姒听了毫无新鲜感。

    而最有新鲜感的八卦消息则来自濮家,嫁到郡王府几个月的如妍,似乎在小齐郡王跟前很有些恩宠,如今刚刚确认怀孕。齐郡王府并没有什么动作,因为怀孕的侧妃侍妾也不只如妍一个。但濮家却欢喜万分,池氏更亲手封了喜饼礼盒送到陈家。

    礼盒拿到如姒跟前的时候刚好品红和品蓝在身边伺候,品红很熟悉这些王侯公卿之家的规矩和各样传闻,看见那礼盒眼神便闪了闪。

    “怎么了?这样不合规矩?”如姒其实还是挺好奇的。她的这个穿越重生虽然理论上有个伯爵府外孙女的背景身份,但整体来讲实在只是个千年从五品文官的女儿,所嫁的也是六品的刑部经承,对所谓的王侯公卿和豪门八卦了解的远不如品红多。

    品红摇摇头:“不能说不合规矩,因为这毕竟是濮家的喜饼礼盒,并没有擅自用上齐郡王府的名头,从礼法上没有错的。就算是有人挑刺,但濮良侍有了身孕,娘家父母心里欢喜,这也是应当的。只不过,”品红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只不过濮良侍的出身和品级在王府里应该不算高,这样情况下若是生了女儿,而且又得小齐郡王恩宠深厚的话,或许还有自己抚养的机会。但若是产下儿子,只怕很快就会交给郡王妃抚养了。”

    如姒立刻明白了品红目光里的感叹之意,她如今怀孕八个多月,随时可能生产,即将身为人母的感觉实在很奇妙,此时的如姒完全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生下孩子之后要交给别人抚养、母子分离的感受会是什么。

    池氏为了如妍有孕这样高兴,这也是做母亲的一片慈心,大约是觉得如妍有晋位出头的机会了。

    只是,池氏有想过之后的事情么?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