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一二二

乌龙雪

    不到三天,一件更大的八卦新闻也从城东爆发,不论是涉事之人的身份,还是带来的后果影响,都完败小陈掌柜的风流韵事。

    不过首先将这件八卦故事传开的,还是那些将小陈掌柜故事传讲精熟的热心八卦群众。

    因为这件事情跟小陈掌柜还有些关系,虽然很快就衍生出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但一切到底还是要从小陈掌柜的那个院子说起。

    五月初五,正是端午佳节。连着爆发了几场争吵之后,那间东安胡同里的小院子终于恢复了清净。一切曾经为小陈掌柜和那位采菀姑娘成亲预备的喜庆装饰都给撤了下去,但袅袅的炊烟却在中午升了起来。

    蒲苇记的伙计都很叹息,采菀姑娘这是彻底伤了心了,跟小陈掌柜的婚事散了不说,好像老板娘后来想劝和,也让采菀姑娘给顶撞回去了。反正订婚的时候就已经销了奴籍,如今采菀姑娘也是正正经经的中人身份,索性就拿了自己原本的嫁妆体己到那小院过日子去了。

    同时也不免有人悄悄地说,这采菀姑娘也实在太大胆了,婚事不成就算了,再寻个旁的亲事不就得了。何必得罪主家陈夫人?如今自己一个人在小院子里住着,独出独行的,也不怕叫什么贼匪给盯上再劫财劫色了?

    这样的话说了没多久,端午当天夜里果然就闹了起来。当时就惊动了不少街坊四邻,砸锅摔碗、拳打脚踢、鬼哭狼嚎的,京兆衙门的巡防捕快很快就给招了来。

    当时邻居们还想,这位采菀姑娘当真火爆的很,进了贼居然能打成这样?这可不是只靠一颗三贞九烈的心,还得有些拳脚功夫才能做到啊!难道采菀姑娘还这样深藏不露么?

    结果等京兆衙门的捕快们把人带出来,看热闹的邻居们眼都直了。

    难怪这么大动静,哪里来的这么多人?!

    首先被打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毛贼就有三个。而将毛贼反剪着手推搡出来的人,居然有五个!

    除了对蒲苇记熟悉些的邻居能认出来有两个姑娘好像也是陈家的丫鬟,叫品蓝和夏音的之外,还有两个眼生的男子并小陈掌柜!

    呼呼啦啦从小院子里出来了这么多人,街坊邻居的热心八卦群众们瞬间就在懵逼中兴奋了。

    很快这件事情就连夜传开,有人说这是蒲苇记里应外合做了个局,不知道是要逮人还是要搞仙人跳诈人。

    而等转天一早京兆衙门传出消息,说那三个毛贼里被打伤最重的居然是一品将军石贲石将军的亲侄子、那位去年因为通奸而名满京城的石仲琅石二爷之后,这件八卦新闻就迅速从城东的市井之间传播到了整个京城的公卿豪门。

    消息到了中上层,这个真相其实就很清楚了。什么仙人跳,根本就是陈濯和如姒指挥着陈润采菀做了一个局,把石仲琅引出来。

    虽然石仲琅曾经觊觎隔房嫂子丫鬟的事情可以说是微不足道,都没有传出去说的必要,但端午节当晚,还在他亲祖母石老太太病重垂危的时候摸去人家大姑娘房里意图集体不轨,还是在京城纨绔界很能说得上的“壮举”。

    而这次都先不用说京兆衙门如何审断处罚,石家内部就已经大乱特乱。因为当晚摸进去的三个人被早就埋伏了好几天的夏音等人一顿暴打,虽然是拖出了院子,最后其实是抬进的衙门。石仲琅受伤最重,尤其是那要紧的地方。京兆衙门主动给找了郎中,诊断的结果就是以后长房可能得过继孙子了。

    消息传到石家,石大太太立刻昏了过去,而与石仲琅成婚还不到三个月的翠柳则是当场惊呆,想昏都昏不过去,只是守在婆婆身边哭天抹泪。

    随后的一场混乱可想而知,石大老爷平时就算再顾忌三老爷石贲将军,这一回儿子的香火彻底断绝,也是要拼命的。石二太太看三房不顺眼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远有如姒几番拒婚之辱,而看近处,自从去年石仁琅秋闱高中之后,石贲将军除了一份寻常的长辈贺礼之外就没别的表示了,也不说提携一下这个唯一读书出息的二房独苗子侄。这一回更好,石仲琅这个长房之子居然被石贲将军继子媳妇的丫鬟家丁给打残了!石二太太原本就是窝了长久的火撒不出去,这时又添了些莫名的兔死狐悲之感,立刻帮衬着石大老爷和石大太太一起去质问石贲将军夫妇。

    而这个时候的石老太太其实是有些清醒的,一通吵吵嚷嚷之后,石老太太也听懂了个大概,立刻急火攻心再次晕了过去。这一晕,就再没醒过来。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石贲将军也急了。

    说到底,陈濯和如姒是下了个套,但是石仲琅自己要不是摸到人家采菀的院子里,怎么会在混乱中给打成这样?

    而且他这个做叔叔的要是提前知道石仲琅会去半夜摸进人家大姑娘的院子里,如何还能叫他去。

    只是石大老爷等人怎么能善罢甘休?石老太太还没闭眼,就要死要活地先把陈濯和如姒找来找来。至于外头怎么说怎么传,那就什么都无所谓了。毕竟如今还扣在京兆衙门里的石仲琅,已经换了三个郎中都说可能伤了命根子。石大老爷是真的再也顾不上后院的莺莺燕燕,也顾不上风月场所里的狐朋狗友,一心只要跟陈濯和如姒理论,要打伤石仲琅的人抵命。

    石大太太平时虽然懦弱些,此刻在石二太太和翠柳一左一右的扶持下也硬气起来,拿着剪子拼死拼活,去刺伤石贲将军夫妇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威胁自己要去寻死,给石贲将军夫妇留一个逼死长嫂的罪名还是不难。

    但如姒此时的身孕已经有八个多月,石贲将军和素三娘子如何能让如姒真的过来?石仲琅搞成这样,其实石贲将军心里也是不好过的,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还是罪有应得,难不成要再折进去如姒和肚子里的孩子么?

    石贲将军几乎没怎么纠结,就立场坚定地回绝长房众人并石二太太:“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形,京兆衙门那边自有文书。若是要再问仔细些,陈濯那边可以叫他来说话,仲哥儿身边的人也得审!仲哥儿做的这到底是什么事!”

    “什么事他也是你亲侄子啊!大哥可就这一个儿子了!”石大老爷扑上来拉扯石贲将军,眼睛也是真红了,“仲哥儿年轻不懂事,许是喝了酒或者是叫人勾搭了,家法国法的你要怎么打他都行,但怎么就能断了他的子孙根子?老三,你还记恨当年是不是?你记恨当年你冲我来,你怎么就能对你侄子下手啊!”

    “大哥!”石贲将军铁青着脸振臂将他推开,“话要说清楚,怎么就成了我对仲哥儿下手了?”

    “不是你大将军的意思,那个小小的陈濯就是个臭捕快,也敢动仲哥儿?”石二太太跟着啐道,“三老爷你这点心思还当着能蒙过谁啊?心心念念的就要娶那个陈家的寡妇,你就是给迷了心窍了!陈家的寡妇有什么好?烈女不嫁二夫!儿子都成亲了还不消停,也就是老三你认她的*汤!把这么个女人非得娶进家里,老太太就是让你给气的!娶进来了还不算,一天儿媳妇的孝也不进,满门的心思都还在陈家呢!你倒好,娶了这么个连孩子都不能生的寡妇进来,就死命地心往外走了!到这个时候还只想护着人家陈家的儿子、媳妇、孙子!人家陈家倒是要有孙子有后代了,你大哥的香火断绝你就不管了!”

    “二嫂请您自重!”石贲将军怒喝一声,“我娶妻如何还用不着您来操心!大哥大嫂这个时候着急,您又何必火上浇油。”

    “我火上浇油?亏你还叫我一声二嫂,”石二太太忽然放声哭了出来,“那依着你三老爷的心思,是不是我们都死绝了你才消停,咱们石家都断干净了你才痛快!”又转向此刻刚刚停灵的石老太太正房,大声哭道,“老太太,您可睁睁眼吧,咱们石家都要让人家给绝了!”

    石贲将军从来也不是个能言善辩的性子,在朝会上说话都少,更何况跟石二太太这样又哭又嚷的妇人分辨,登时就有些不知如何回应。可是他也不能叫素三娘子出来说话,于是也就只能硬顶:“二嫂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怎么无理取闹了?我怎么就无理取闹了?我哪句话说的没有理,老三你倒是给我指出来!”石二太太还是跪坐在地上大哭,这时石仁琅和如姝也到了,都是刚换好孙辈的孝衣,一身肃静。

    “母亲,您先起来吧。”身为儿媳妇的如姝当然要上前去扶石二太太。

    “啪!”石二太太顺手就是一个耳光,“你就会做这面子上的功夫,实际上有什么用!你姐姐心眼儿这样坏,可你还不如你姐姐!”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石大太太,如姝可不就是如姒的妹妹么?立刻上前就撕扯:“这个事情你是不是也知道?我这个伯娘没亏待过你啊,你怎么就能看着仲哥儿这样!”

    翠柳也是哭:“如姝,你自己过不好日子就嫉妒我是不是?为什么你就能看着我相公这样?”

    女人们闹成一团,石贲将军自然是不便上前,而如姝的夫君,此刻该出手的石仁琅却也袖着手站在一旁不动。

    如姝很快就鬓发散乱,却咬着嘴唇不吭声也不分辨,眼睛时不时朝石仁琅方向扫过去,似乎是想看他什么时候才会出手。

    而石二太太这边根本就没管自己的儿子儿媳,还在继续哭老太太加骂三老爷。石大老爷此刻连连哭骂之中也累了,就扶着春姨娘的手直咳嗽。

    石贲将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整个过程中素三娘子则在老太太的房里打理着身后事的料理,由石贲将军的亲兵护卫着,勉强能够暂时没有跟长房和二太太正面冲突上。

    可是石贲将军心里也清楚,兄弟妯娌,到底是一家子亲人,尤其是老太太的丧事在即,一直不见面是不可能的。到时候真撕扯起来,到底要怎么办?

    正在这个闹得最不可开交的时候,外头的家丁报信:“濯大爷和濯大奶奶来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