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盛朝警草(捉虫)

乌龙雪

    如姒心里真是无数羊驼呼啸而过。刚才燕荣的神色分明是在找人,那么燕萱就是要来找燕荣以及他私会的人。自己会被当成燕荣的私会对象吗?

    这黑锅也太大了!

    但如姒到底也不是十几岁的中二少女了,心里怎么吐槽,脸上的神色也不至于太过明显。见了燕萱和那男子,既然不好躲避,便索性大大方方地浅浅一福:“二表姐好。”

    燕萱知道如姒性子怯懦,不久前伯府花宴相见的时候,对那个如姒清秀安静,目光退缩,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的样子还是很有印象的。

    然而眼前的濮如姒反应大方自然的很,燕萱虽然对这个偶遇的时间和地点都很有些怀疑,但见她这样应对还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表妹也来上香?”

    如姒点点头,心中灵光一闪:“二表姐,我与家人一同来景福寺上香,只是刚才在那些摊子那边给走散了,现在找不到她们心里怕的很。二表姐方不方便带我下山?景福寺里人这样多,也不必费力寻找了,我直接去马车上等着想必也是可以的。”

    燕萱心里有事,自然是为难的。可是此刻她身边并没有侍女随从,也不能对如姒置之不理,说到底也是血脉相连的表妹。

    “二表姐,我真是怕的很。”如姒两步上前,握住了燕萱的手。

    “二小姐,”那男子开口,“您先送表小姐下山吧,我也再去外院找找,这边应该是没有的。”

    如姒和燕萱不由一同望过去,燕萱简单介绍了一句:“咳咳,这位是陈捕头,我们一起过来办点事情。”

    捕头?那不就相当于刑警么?

    如姒刚才已经打量过了此人,这时就不好再多看几眼,只是微微颔首彼此简单见礼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这……这大盛朝的刑警蜀黍颜值很高啊!有事能飞鸽报案么!

    燕萱向那捕头陈濯使了个眼色:“陈捕头,咱们的事情还是挺要紧的。”

    陈濯却颔首欠身:“是。不过这位表小姐一个人在寺里也不是办法,咱们既然人手不足以帮表小姐找家人,还是先将她送下山去比较好。”口中的言语温和礼貌,修长凤目中却也有些许转动。

    如姒站在燕萱身边,只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更什么都没看见。

    这样的眉眼神色,绝对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彼此暗示,九成还是为了找燕荣。

    不过,如姒低头抿了抿唇,心里却是无比庆幸。按照原主的记忆,燕萱是嫁进了英国公府楼家,可不是下嫁给名不见经传的什么陈捕头。她今天只是来一趟庙会而已,要是一天之内就能撞破燕家的两出jq,那也真是倒了十八辈子霉。

    燕萱终于点了头:“好吧,濮家表妹,我先送你下山。”

    跟在如姒身旁的采菀以及仍旧撑在梁上的燕荣同时松了一口气。

    如姒挽了燕萱,表姐妹便并肩出了院子,陈濯与采菀跟在后头。很快几人便消失在景福寺侧面的甬道上。

    燕荣又等了片刻,确定他们真的去远了,这才舒了一口长气,从凉亭梁上跳下来。又看了看后殿的名称与位置,向内走去。

    越往里走,游人越少,不过燕荣也不能确定自己要找的人是不是真的在这个方向,一路走来也不免有些心焦。

    沿着回廊走过去,绕过一块太湖石,便忽然听见“嗖啪”!一声尖利的风声呼啸,熟悉的银白鞭影便迎面而来!

    燕荣一个旋身闪过,心中暗叫不好,虽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刚才去送如姒下山的燕萱此时出现在这里,但他此时也只能赶紧跑!

    “你给我站住!”燕萱在后面一路追赶,手中马鞭便如灵蛇出洞,挥舞着追逐着燕荣灵巧的背影。

    燕荣一路逃,心里渐渐明白,自己这是被濮如姒坑了!不过幸好姐姐的轻功远不如自己,大哥没来,自己还是逃的掉的!

    刚想到此处,院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便现了身,“呼”地一声,劲风破空,竟是捕快们常用的铁尺迎面攻来!

    燕荣一个向后仰天急闪,躲过铁尺的攻击,同时矮身横扫,踢向陈濯的下盘。

    他这一脚踢过去的速度虽快捷无伦,本质却是虚招。眼前逃命才是要紧的!

    燕萱的武功是不如他,但是再加上一个人就不一样了!

    陈濯猛然欺身而进,全不在意这记旋风扫堂腿,左掌横劈,铁尺斜击,猛攻的招式竟是毫不留情!

    燕荣无法,一合之间他已经知道陈濯的武功不输给燕萱,心里不管怎么再骂濮如姒,身形也不得不向后连退两步。

    谁知陈濯的攻势犹自未绝,左掌右尺,进击连连,燕荣只得打起精神应对。

    而这连番缠斗之间,燕萱早已追来,银鞭一击,亦加入战团。

    三人打在一处,出招愈发快了。

    躲在一旁的如姒和采菀偷看的目瞪口呆。

    采菀不由低声问如姒:“姑娘,燕二姑娘和这位陈捕头,不怕伤了燕六爷么?”

    如姒随便嗯了一声,心里简直是恨不得赶紧去买爆米花啊!

    这样精彩的武戏,比神马横店钢丝流真是好看一万倍啊!

    虽然她不懂武功武术什么的,二打一的这个数学还是会算的。

    同时还要感叹一下,大盛朝的刑警蜀黍才貌双全啊!颜值高武功好,这要是有点什么社交网络发个街拍自拍的,妥妥的第一警花,不对,第一警草啊!

    如姒这边还没看够,燕荣已经被燕萱扫中了两鞭,终于放弃:“好了!姐!你不公道!”

    燕萱和陈濯见燕荣已有收手之意,各自也缓了手下的攻势。

    只是陈濯紧盯着燕荣,明显并未放松,虽则后退半步,却是严防他开言缓兵之后再行逃走。

    燕萱收了鞭子,向着燕荣冷笑:”怎么不公道?你说你留了手,我却全力打你是不是?你知不知道祖母今早咳了血?我打死你都是应该的!”

    “祖母咳了血?”燕荣立刻变了脸色,却又目露狐疑,“姐你是不是诈我?”

    “呸!”燕萱怒道,“我和陈濯联手,还不能绑了你回去不成?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我有拿祖母说笑的道理么!我诈你?你还知道管家里人?”

    燕荣面上终于有了两分惭愧之意:“那……那我跟你回去……”

    “二小姐。”陈濯望向燕萱,警惕之意还是没有丝毫放松。

    燕萱点点头,又向燕荣道:“我却信不过你,断不会叫你再跑了。陈捕头,有劳。”

    哗啷啷金铁之声连响,陈濯居然拿出了一副镣铐!

    且不论燕荣是如何苦了脸跟姐姐燕萱继续撕扯,如姒简直是大开眼界,陈捕头你简直就差一把枪啊,应该指着嫌犯断喝一声:fbi,趴下!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聘请律师……

    如姒这边正在脑补自己看多了的各种罪案美剧,那边气势上完全被姐姐燕萱碾压的燕六少爷终究还是被陈濯戴上了一副看上去不算太重的镣铐,只不过比较人道地铐在了身前而不是背后,燕萱更给燕荣加了一件深色披风,挡住了双手,简直是只差蒙头躲避记者了啊!

    燕萱如意的抓住了燕荣,再向如姒看过来的眼神就和善了十倍。

    燕荣倒是没有如姒以为的反应那样大,狠狠瞪了她几眼是自然的。只不过也没有什么扒皮抽筋级别的怨念。或许是燕老夫人咳血的事情到底牵了这位六少爷的心,燕荣难得对家人生出两分歉意来,也就顾不上痛恨如姒。

    如姒跟着燕萱燕荣陈濯等人一路下山去找自家的车马,心里又算了算燕家在前世的变化。按着原主的记忆,桓宁伯府从仕途富贵方面还是很完满的。虽然燕老夫人大约在今年会有一次病重,却还是挺下来了。将来大约就是世子夫人文婵娟与三夫人蔺澄月再冲突几场,最大的风波也就是燕荣和文家那位守了望门寡的庶女文璎珞之间的一场泼天狗血禁忌恋。其他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危机,如姒心里小小地哀怨了一下,自己这个原主的重生记忆居然完全根本不能未卜先知地帮人家度过什么灾厄,那怎么抱大腿嘛!

    想想又忍不住摇头,燕家人仕途好三观正,原主两辈子但凡能借上一点力,也不至于那样憋屈死两次啊!

    只不过,对于一个从小就被父亲与继母冷暴力磋磨打压的姑娘,没有信心和勇气,其实也是正常的。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世界,哪里能苛求那个姑娘凭空跳出束缚,即使是现代人,很多时候不也是当局者迷么。

    如姒自己在那边胡思乱想,一会儿心里吐槽,一会儿忍不住可怜原主,不知不觉就跟着燕萱一路下了山。

    陈濯是死死盯着燕荣,而燕萱因为有燕荣和陈濯两个男子在身旁,也不好和如姒太多问话,尤其她本身也不是一个善于跟小姑娘聊天的性子。

    只不过看见如姒一直十分安静而镇定的跟着走,既不主动问东问西,情绪上也没流露出什么惧怕和紧张,燕萱倒是对如姒多了几分好感。

    到了山下就有燕萱的侍女和陈濯的下属,燕萱吩咐了两句要找人,不到一盏茶,濮家人便匆匆赶到了马车这边。

    这时燕荣已经被陈濯亲自送上一辆燕家的马车押送去,而燕萱为了感谢如姒,特地亲自留下一同等候濮家人。

    “这位是,燕二姑娘?”池氏带着女儿和侄子侄女到了车马这边,远远便看见了英姿飒爽的燕萱,心里简直是恨不得问候燕氏一族三亲六故十八代,但面上还是赶紧赔笑,又望向如姒,“姒儿,你可把母亲吓死了,这样贪玩如何使得?我真是一眼没看见,你就跑的连影子都不见,寺里的集会虽然热闹,母亲不是说了下个月还会来么?采菀也是!都不劝着大姑娘,有个什么闪失,我不揭了你的皮!”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