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一一六

乌龙雪

    &nb这一刻如姒再次明白什么叫柯南线了,原来是这样!

    &nb丽娘接近陈润这件事情,她从一开始就在怀疑是不是石仲琅的手笔,毕竟从当初陈濯有麻烦被袭击的事情上,还有前世里对石仲琅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薛蟠式的傻霸王,刚好相反,石仲琅虽然不走正路,但脑筋其实很灵活。

    &nb如姒记得,石大老爷的这个年轻姨娘好像是风尘出身,大约是哪个青楼里的清倌人,具体的名字不知道,好像就叫一声春姨娘,那时候原主如姒满心都是伤怀,个性又软弱内向,很少打听家里的事情,倒也不知道关于春姨娘的更多了。

    &nb可是从一切的线索来看,石仲琅跟春姨娘之间都是有些联系的,难道从一开始石大老爷会将春姨娘抬进府里,也是石仲琅的手笔?那么跟陈润的那一出又算什么?还有,以后呢?石老太太如果这次真的病故不治,石贲将军肯定要带着素三娘子还有三房的其他儿女一起回来奔丧,到时候江月轩是不能再让他们偷情使用了,那么春姨娘会和石仲琅在哪里私会?还会再重演前世里的怀孕和失踪吗?

    &nb如姒想了一回,就低声吩咐仙草,继续去石家的人套近乎,尤其是要想办法去跟这位春姨娘身边的丫鬟想办法套话,关键是要知道那姨娘到底跟石仲琅是旧相识还是进府之后才勾搭的,还有就是春姨娘到底是什么时候、哪一天、怎么进的石家。

    &nb到晚上回到自己家里,如姒也跟陈濯又说了一次这些怀疑。先前丽娘的事情如姒并没有跟陈濯提太多,毕竟当时只是想着可能是陈润的一朵小桃花,算不得什么大事情,但如今这丽娘成了石家的春姨娘,还可能跟之前觊觎过采菀的石仲琅有些暗中的首尾,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

    &nb陈濯听了也有些惊讶,但他毕竟是办案无数的老练捕快,稍微想想便定了主意:“我知道了,正好丽娘的失踪是报到了京兆衙门,我这就让以前的同僚去查一下,石家父子在京城的风月圈子里也是有名的,应该很快可以有个眉目。只是这位春姨娘到底跟丽娘是不是同一个人,只凭着仙草这个小丫头的一面之词还是有些不大稳妥,我也会想办法再去确认一下。”

    &nb如姒含笑点头:“我就知道你最靠谱了,陈大捕头,你办事,我放心。”

    &nb陈大捕头办事的效率果然如濮大姑奶奶所说的一样,非常靠谱,几乎是两天之后就带回了消息——春姨娘果然就是丽娘,槐树胡同有人亲眼看见丽娘去了秦月馆,而秦月馆,正是石大老爷最常去的场子。几乎就是在丽娘失踪之后两三天,石大老爷就给秦月馆的叫含春的一个清倌人赎身抬进府里。

    &nb但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石仲琅与丽娘或者含春的串通与机谋很难说,因为槐树胡同里那些与丽娘曾说过几次话的街坊大娘说,自从陈润绝足不去,丽娘似乎很是伤心了一阵子,还生过一场病,之前所做的针线活就都耽误了。又过了一阵子,生计也越发艰难了。那个时候胡二娘也很少去,倒有一个脂粉气味很重的女人去过两回,每次来了就跟丽娘关门说话。街坊间就有传言,说那女人可能就是青楼里的人,是要劝丽娘自卖自身,谋个生计。甚至更难听的传言,就是那女人又或者是叫丽娘做个暗门子,直接在住的地方夜里接客也说不定。

    &nb总之各样的说法都有,因为那个时候丽娘的门户确实不太严谨,可是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也没什么好出路,正所谓笑贫不笑娼,邻居们倒也没有太褒贬鄙夷。

    &nb听完了这些,如姒和采菀互相看了一眼,眉头都皱起来。基本上陈濯是确定了春姨娘与丽娘是同一个人,但是与石仲琅的勾结与否却还是没有结论。

    &nb与此同时,陈润的脸色却难看的很,衣袖遮挡下的拳头渐渐握紧,虽然低着头,却让人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愤怒。

    &nb“小润,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陈濯大概能猜到陈润的想法,从表面的证据和邻居们的说法来看,丽娘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个自卖自身其实也很有些迫不得已。那么陈润很可能会觉得内疚,是因为自己没有尽力援手,就让一个好好的清白姑娘沦落风尘,又去给石大老爷这样的陈年人渣做小妾。但是,丽娘只是陈润的同族,并不是真的那么亲近,陈润也是无法为别人负责一辈子的。

    &nb陈润没有说话,他的想法正如陈濯的猜测一样,只是他不觉得自己是一定无能为力的。其实在如姒去找他谈之前,他甚至想过或许可以将丽娘带到蒲苇记做个帮厨,或者做点杂活,总之能有个安身立命的活计。若是将来丽娘有什么新的打算或者出路,他这个族兄再给点钱帮衬,就算全了一场同族亲戚的缘分。

    &nb但是当时如姒介入的态度实在强硬,而且那张胭脂方胜也让他存了许多疑虑,自然就断了想法也断了来往,后来又叫人送过两次半吊钱接济,也就没再继续过问丽娘的生活。

    &nb如今看来,这样竟是大错特错了!陈润越想越难受,丽娘虽然或许曾经对他动过些心思,却也是个纯良温柔的女孩子,怎么就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呢?

    &nb“陈润。”采菀伸手去拉了拉他的袖子,“要不咱们去看看她?”

    &nb“有什么好看的!”陈润心头的火几乎要顶到了喉咙,一振衣袖便起身,勉强向着如姒和陈濯一躬身:“东家,我先回去店里做事了。”

    &nb“你给我站住。”如姒看见陈润这个撒火的动作,心下也焦躁起来,语气里就带了三分强硬,“你跟谁发脾气呢?”

    &nb“如姒。”陈濯虽然不觉得陈润做的对,却本能地觉得此时不宜介入,便上前按了按如姒的手。

    &nb若是没有怀孕的时候,如姒可能还是能够再理智一些的,但是这个时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到了六个月,身体中的荷尔蒙实在变化很大,如姒的情绪远比之前要敏感而激烈的多,并没有理会陈濯的阻拦,而是继续向着陈润质问:“你心里觉得丽娘到了这个地步,你有责任是不是?”

    &nb“是。”陈润想着之前的事,心里仿佛有一团火,低了头回答,语气却并没有软。

    &nb“所以你就拿采菀出气?”如姒的话音里已经带了些怒意,当初陈润与丽娘这事情,她心里也不是不介意的。但想着这件事情很可能是石仲琅的算计,而且陈润当时表现的又很恳切,加上这毕竟是采菀三生流转之间最大的牵念,如姒还是很积极地促成了这件婚事。然而此刻陈润的表现却多少有些触动了如姒内心隐约的担忧,本能地就想替那个保护了濮家大姑娘三辈子的采菀出头,“丽娘自卖自身,是她自己的选择。当初若是你要娶她,我也不会拦着你,是你跪下来说要娶采菀,答应要对她好,我才将采菀许给你。怎么着,如今看见丽娘寻了别的出路,你又跟采菀翻腾?你觉得好姑娘误落风尘,你害了人家一辈子是不是?我告诉你,丽娘在石家穿金戴银,在石大老爷房里千娇万宠,你怎么知道人家心里不是高兴的?”

    &nb“东家,好好的一个清白姑娘去了青楼卖身、又给半百之人做妾,如何能是高兴的。”陈润虽然素来敬重如姒,此刻也忍不住回口。

    &nb“陈润,你当我和采菀是拿着天上掉下来的钱一直在享福是不是?我告诉你,若是我们跟这位丽娘易地而处,就算是给人家为奴为婢,洗衣扫地累死冻死,也不会倚门卖笑的!”如姒怒道,“什么样的好姑娘会没钱了就卖身?天底下多少谋生的法子不能用,非得去做皮肉生意?说到底还是不想吃苦罢了!”

    &nb陈润一震,虽然还有几分不服,但到底口气没有之前硬了,且看着身怀六甲的如姒这样动气,心里也有点担心。

    &nb当然其他人更担心,连在外头伺候的嬷嬷都想过来劝,陈濯早已上前扶住她:“如姒,别激动,你先坐下,你的身子要紧。”同时也望向陈润,“小润,你先出去。”

    &nb采菀则是红了眼眶:“姑娘,您别动气,别动气,您的身子,您肚子里的小少爷要紧。我没什么,这婚事不行就算了,我也不是非嫁他不可。您可千万要保重自己啊。”说到最后,再忍不住,便哭了出来。

    &nb如姒一通发作,自己倒没觉得身体有什么,只是见陈濯和采菀这样紧张,便顺着他们的意思坐下,又冷冷地望向陈润:“你们的事情,是我多口了。这事情里头一定还有别的内情,现在大家都冷静冷静,你先回店里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