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一一

乌龙雪

    乍一发现怀孕,如姒其实是惊大于喜的。

    与陈濯的婚姻这样幸福,她当然想做母亲,想要孕育两人的结晶。然而古代的医疗条件,一想到将来生孩子的时候没有剖腹产也没有麻醉,那九死一生的传说,如姒又害怕的很。

    当初刚穿越重生,她跟池氏的每一次交锋都是拿出了鱼死网破的决心,其中不乏也有一种潜意识的想法,就是你们这个没空调没网络啥科技都没有的破古代时空,老娘才不稀罕呢,万一同归于尽了说不定就穿回去了哼!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没空调没网络有什么要紧,有陈濯啊,如姒开始有点怕死了。只是怕归怕,她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或者能做什么,毕竟她穿越之前是做销售的商科生不是医科生,那些医院道理甚至人体构造之类的她也没有多明白。以前刷刷社交网络会看见中西医之争,无穷无尽的口水战,她倒也没什么立场。有病的时候自然先去西医的医院打针输液,但是靠谱的老中医诊脉开药针灸她也不抗拒。可如今的如姒已经没有选择了,她只能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眼前可以接触到的郎中身上。

    如姒的焦虑实在很明显,先前那样一个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的人,发现怀孕之后虽然不怎么出门,却莫名的话少了不少,脾气也暴躁了许多,陈濯问了两次,如姒也说不出什么来,陈濯就越发担心了。因为刑部的案子并没有松懈半分,而他这个大男人就算是不去办差守着如姒,也不见得能帮她什么,无奈之下只好送信给了郴州的素三娘子和桓宁伯府。

    两边回信都很快,因为桓宁伯府那边是刚照应了明绿樱出月子,还有预备燕苧那边的养胎与待产,所以一直都在找妇科的郎中和稳婆等,燕三夫人蔺澄月听说如姒怀孕,虽然没有第一时间亲自过来,但是立刻打发了人带着老练的郎中、嬷嬷还有家中的几份贺喜之礼送到了陈家。

    而郴州回来的信只比燕家的动作晚两天,因为素三娘子闻信得知如姒怀孕之后有些不稳当,情绪又不太好,简直恨不得立刻赶回京中。还是被石贲将军给按住了,说先请郎中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回来。毕竟他们刚到郴州还没安顿太久,而明年三四月份石贲将军很可能还要回京述职,或许他们就能赶上如姒生产的时间。

    素三娘子虽然被石贲将军说服,还是叫人送郴州送了一些补药回京。石贲将军又写信拜托京中的好友多多照顾,于是燕家的嬷嬷和药材到了还没几日,敬毅将军府也送了一个丫鬟和四盒补药,永宁侯府和谢将军府也都纷纷送了东西过去陈家。

    这样多的顶级公卿之家的关心关怀如流水一般,倒让如姒有些惶恐,瞬间就有些清醒了,青霉素发明以前,世界上还不是有好多好多人?虽然难产的几率和其他疾病的几率是高了些,但如今她已经是非常幸运的在一个差不多是最好的环境里了,哪还有什么恐慌呢?

    想通了这一节,如姒的情绪便慢慢平稳下来,加上经验丰富的嬷嬷们和郎中都给如姒讲了各种注意事项,原本的医学白痴如姒开始觉得自己大概吸取了一些古人有关产育的经验医学,似乎有那么点信心了。尤其是当郎中和嬷嬷们又讲了许多成功产育、母子平安的例子,如姒就更踏实了些。与陈濯商议了一番之后,就准备了厚礼答谢这些送人和送礼的几家,同时也送回去了两位嬷嬷,只留了郎中、稳婆和桓宁伯府送来的嬷嬷,以及敬毅将军府所借的一位懂得药膳调理的丫鬟,这样府里的人手就很足够了。

    与此同时,陈濯也去刑部衙门尽力协调了两次,争取更多休沐以及在家陪伴如姒的时间。这对于如姒的安慰也是很有效的,毕竟从相识到相爱成亲,陈濯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有这样的丈夫陪在身边,如姒的安全感指数自然也渐渐提高了不少。

    就在这样的逐步平稳之中,这一年的下半年,如姒就过得非常轻松。孩子一天天在长大,而在郎中和嬷嬷的帮助调理下,虽然如姒多年积弱的底子并不能一朝翻转,但整体的健康情况也是越来越好。尤其害喜的情况出现得很晚,也不算太严重,基本上对食物的反应还好,只是一旦情绪波动,胸口烦闷就容易恶心作呕。

    不过怀孕也是有好处的,这是最好的借口可以不出门,绝对不用去管濮家甚至池家那些破事。之前因为闹得难堪,又缺少可靠的见证人,所以才频频找如姒过去说话。一开始如姒还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到后来也是烦。

    看不同风格的人渣火花对撞,其实也是挺累心的。因为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俩撞歪了,就难免殃及池鱼。

    现在如姒怀了孕,就连燕家都没去,毕竟天气渐渐转寒,陈濯一直好言好语地哄着,说开了春再去,等胎气稳了再去,甚至还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将城南的小吃都买了来,好哄着如姒在家里安心呆着。

    如姒其实也就是稍微想了想燕家那边应该去亲自打了个招呼,并没有真的到入冬还四处跑的意思。前两世的濮家大姑娘在出阁后都是怀过孕的,但是都小产了。这也是为什么如姒从一开始就有点紧张,怕自己保护不了肚子里的宝宝。

    不过陈濯还拿着各样甜头来哄,如姒也是乐得接受,同时也躲开了暂时和谐的濮家与池家最近的婚嫁之事种种。

    比如十月底池翠柳和石仲琅过了小定,而石家二房则真的找了官媒去濮家提亲。

    理论上说,陈濯的母亲是石家的三太太,如姒是濮家的大姑奶奶,这样石家与池家或者濮家联姻,他们夫妻都是亲上加亲的关系,如姒要是没有怀孕不出门,从礼法上和面子上,如姒都应该过去多走动照应几趟。

    但怀孕之事,尤其是头胎,那真是比什么都要紧。就算公卿高门命妇有宫宴之类的奉旨进宫,都可以报一个胎像不稳而免了入宫朝贺,更何况眼前这点破事。

    而年下也有比较意外的消息传来,就是当天气越发寒冷,濮家开始为三姑娘如姝艰难地筹措嫁妆的时候,二姑娘如妍居然提出了要去景心静苑静修一阵子。

    听说池氏为此又是大哭一场,一直劝如妍想开些,不要去景心静苑,至少不要在年下这么冷的时候去,总要在家里过年才好。

    如妍却执拗的很,她从小就是池氏的心肝宝贝,性格高傲了些,还不算太任性,也并不经常向池氏要东要西。但一旦开口或者定了主意,就谁也再劝不住。池氏就是因为知道如妍这个性子才着急,尤其是这个时候,如妍会有这个想法也不是空穴来风。

    霜娥被抬进陆家也有些日子了,虽然陆二太太放了话说绝对不许生庶长子,但陆家整体的门风还是宽和的,尤其陆懋身边也没有别的姨娘或者通房,虽然跟柳橙茵有些发展的这个事情已经开始传出了一些风声,但实打实地说,只要柳橙茵一天没有花轿吹打地娶过门,霜娥还是陆懋唯一的枕边人。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如妍就恨的眼睛冒火,整个人满心的愤怒委屈皆无处发泄。如姝固然是始作俑者,却不是最终得利的人,事情刚闹出来的时候如姝回家之后当然比之前算计石仁琅的时候要更加严重,濮雒与池氏皆惊怒交集,与陆家断交、与池家翻脸,种种争端之间人人都是一肚子火,如姝被濮雒和池氏连续双打了几回,几乎躺了两个月才再养好。

    那个时候如妍看着如姝这样,心里的委屈和怒气多少也散了一点点,然而转眼之间,居然金榜题名、斯文清秀的石仁琅就过来提亲了?

    所以全家上下,甚至包括她原先完全看不起的池家姐妹,人人都有了亲事,而且都是看上去还不错的亲事,反倒显得她落在后面。

    若是旁的事情也就罢了,这婚嫁之事可是一辈子要紧的大事,这种情形下如妍不想在家里看着阖家都是喜庆的装饰给如姝预备嫁妆,池氏当然是明白的。但是若说为了照顾如妍的情绪,就连嫁妆都不准备,让如姝悄无声息的出阁,那也太过。池氏就算偏心,也没偏到这个地步。

    总之濮家闹了又闹,池氏头大如斗的时候居然还给如姒也送了信,但当然是没有什么用处。如姒就算没怀孕也不会去搀和这件事情,更何况这个时候,直接让双莺给封了八色的茶果礼品送给濮家,就算过年的走礼了,连口信也没传一句。

    有什么好说的,走到如今这个局面,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有那个功夫,如姒还是更愿意拉着采菀在房里看料子:“你看这个红绸子怎么样?你的嫁衣样式选好了吗?”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