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一零九

乌龙雪

    如姒一惊:“什么叫要出事?我们只是规规矩矩做生意,如何就能出事了。”

    陈濯抚了抚如姒的手臂,和声解释道:“是我没说清楚,应该是要在蒲苇记出事。先前所提的,就是有关在蒲苇记有奇怪的人出入的事情,如今事态越发严重,似乎是牵扯到了宫里的人和事。今日燕萧亲自过来提了一句,说的很含糊,但是想来之前来的秦锡之夫妇来头不小,不能得罪,或许是宫里找的人,又或许根本就是宫里的人。如今宫里和刑部都在盯着蒲苇记,具体的案情其实你也不必知道,如今上头的意思已经不是仅仅要监视在蒲苇记出入的人了,而且还要在蒲苇记设局抓人。只是若真打起来,怕会有误伤。”

    如姒皱眉:“这算国家征用不?给钱吗?如果砸坏了东西怎么办?银子找谁要?”

    陈濯见如姒并没有太惊惧,心里也轻松了些,不由笑道:“小财迷,你就只想到这些吗?也不担心其他的?”

    如姒抿唇轻哼了一声,心想这样的情节之前在tvb的警匪港剧里不知道看了多少,有什么好担心的,最大的担心就是砸坏东西没人赔罢了。不过很快她又想起来一件事:“等下,这个布局抓人的事情里,你要做什么?难不成又要变装卧底?”

    陈濯摇头:“倒不是不想,只是如今你夫君已经有些小名气,卧底也做不成。”

    如姒见陈濯说这话的时候竟然似乎有些微的得意,心思转了转才明白:“是因为你长的好,所以太显眼了么?”

    陈濯咳了咳,目光显然是默许了,但口中还是谦虚两句:“这个……也算不上罢。”

    如姒抿嘴一笑:“好吧,是挺好看的,你不去改装也好,先前一次次的,我真是要给你吓出心病来。”

    陈濯闻言便有些歉意:“先前实在是叫你担心了。只是……”

    如姒听这意思,心里就是一揪,立刻坐起来:“什么意思?你还有什么危险的任务不成?”

    陈濯也坐起来,犹豫着抚了抚她的背:“你先别担心,还没具体定下来,不过这回我一定先跟你说一声。”

    如姒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这是你的责任,那你就做吧。”咬了咬唇,又续道,“可是别叫我做小寡妇,我这样好看,若是做了寡妇,肯定叫人家欺负的。”

    陈濯见她话音的担忧之中也带了三分幽怨,斜睨向自己的眼波婉转如水,心头不由一热。两人虽然一直恩爱,但因着最近太忙,其实也有些日子不曾亲近了,当下便将她又拥进怀里:“放心,断然不会的。你这样好看,还是叫我来欺负吧。”

    次日一早,神清气爽的陈濯说自己可以休沐一日,带如姒出去转转。如姒却有些懒得动弹,抱着枕头只想补眠,直到陈濯在耳边悄声说了两句话,如姒才赶紧爬起来,表示户外运动才是更好的选择,哪怕逛逛街也是好的。

    夫妻二人梳洗完毕,先去了一趟蒲苇记,看看店里的情形,又叮嘱陈润与采菀出出入入的一定要小心,更要留意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事物。

    陈润闻言,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支吾着道:“东家,我再没跟旁人来往了。真的。”

    采菀却知道如姒不是这个意思,蒲苇记可能会卷入刑部的案子是一宗,但如姒心头还一直挂着的是要防着石仲琅上辈子的旧事重演,便摇了摇头:“姑娘放心吧,我们都仔细着呢。”

    之前如姒曾经叫夏音在天行镖局给陈润和采菀找过贴身保护的人,只是那对兄妹在帮忙了两个月之后有些家乡的急事,就退了银子走了,这也是为什么陈润与那什么丽娘纠缠的时候如姒竟没早早听到消息。

    到后来如姒想再找人的时候,陈濯就有些顾虑了。因为刑部一直在盯着蒲苇记,放长线等大鱼,这个时候若是陈润和采菀出入之间多了什么眼生的武林人士,可能会打草惊蛇。

    如姒为此还埋怨过几句,但看近来石仲琅似乎也没什么明显的动作,京中的风月场所之中石家二爷的名声又响亮了起来,就只能希望这个人渣已经忘了采菀,回去专心自己作死,那也好的很。毕竟重生复仇神马的,围观人渣自作自受也可以,不一定非要亲手沾血才行。

    陈濯没说太多,毕竟蒲苇记是如姒的私产,说起来他算是半个东家,但严格地说还是东家的夫君。更何况此时蒲苇记的情况很微妙,他露面没什么,毕竟他妻子是这茶楼的主人,这事情稍微一打听就人尽皆知,可是在店里徘徊太久到底不好,于是陪着如姒大大方方地看了看生意,也就并肩出门了。

    上街随意走了走,如姒就想起了二人成婚前去看海外物件的那间百宝斋:“咱们再去那边看看吧,或许能有什么海外的吃食呢?”如姒心头一直挂念着这个时代在欧洲或者其他国家应该已经有的红茶或者咖啡,即便觉得可能性很渺茫,那隐藏的吃货之心还是有些蠢蠢欲动。

    陈濯看她眼光亮亮的,不由笑道:“你这又生出了什么念头,竟这样高兴。以前带你来的时候,你也是满心盼着吃食。这海上货也就是有些新鲜意思罢了,真有吃食也未必能比上我大盛啊。”

    如姒翻了个白眼,心想大中华美食是很好,但是英氏红茶和咖啡的美味你这个小土鳖怎么能明白?可是这话也不能解释,就随口胡诌:“没试过怎么知道没有新鲜好吃的东西?再说也不一定要吃的,再去给我买柄发梳也是好的呀。”

    二人一路说笑着过去,刚转个弯到了街口,两个熟悉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四人正面一对,各自都有些惊讶:“师兄?”“橙茵?”

    只不过柳橙茵此刻是大大方方地惊喜:“师兄,师嫂,你们也来逛百宝斋么?”

    而她身边高大英武的少年,脸上却很是尴尬了一刻,随着拱了拱手,声音反倒更小些:“陈兄,嫂夫人。”

    陈濯和如姒见这两人在一起,也算不得太意外,同时颔首还礼:“橙茵,陆二公子。”

    当初在景福寺后山的生米熟饭x螳螂黄雀事件,陈濯与如姒都是亲自在场的见证人,甚至比濮家人和池家人发现的还要早。虽然他们夫妻二人心里并没有因此而对陆懋产生太多想法,但此时此刻的陆懋脸上却有些发红,见礼过后寒暄两句,不但不像柳橙茵这样开朗热切,甚至还有些想要后退。

    柳橙茵对于陆懋的这点情绪似乎毫无察觉,不只是继续亲亲热热地说话,更在几句话之后上前拉了如姒的手:“师嫂,蒲苇记如今可有名了,我想吃你们店里新出的那个点心和面线!”

    如姒不动声色地扫了陆懋一眼,见他脸上阵红阵白的很尴尬,就有些犹豫:“小馋猫,非要今天吃吗?陆家公子可能不想呢。”

    柳橙茵挽紧了如姒:“他哪里不想?今早上还骑马那么久,闹了半天饿呢。再说了,就算他不饿,我想去吃,他就得想。”

    这样娇糯与亲近的口气,两人显然已经交往到了一个地步。陈濯和如姒不由笑了,便向陆懋望过去。

    陆懋脸上更红,只好低头拱手:“这个……这个……我都可以。”

    于是四人便一同往蒲苇记回转过去,自然是柳橙茵挽着如姒走在前头,陆懋与陈濯在后头跟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公务或者习武的事情。

    一路上柳橙茵都是完全抛开了先前的不痛快,亲热地跟如姒说笑闲谈,间中忽然抛出了一句:“师嫂,听说你娘家先前跟陆家很熟是不是?”

    这个单刀直入的问题让如姒登时就是一噎。这个话要怎么回答呢?陆懋并不是什么坏人,严格地讲,甚至可以算是个人品尚可的富家子弟,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一辈子才成了如妍、如姝、霜娥等人一起瞄准的猎物。

    总的来说,如姒并没有什么揭人疮疤的必要,但也没有什么描补夸奖的责任,犹豫了一下之后只能尽量含糊回答:“这个,先前陆二太太跟濮太太是有些来往,说多么要好也谈不上。如今么……濮太太有一个庶出的侄女……”

    “我知道,就是那个给他做良妾的池霜娥。”柳橙茵眉间滑过了一丝阴霾,不过也只有一丝而已,“当初那姑娘在街上受人欺负,还是我和师兄一起给解围的,只是没想到最后找出路能找到陆家。”

    这话说的太通透,如姒不由侧目。

    柳橙茵吐舌头一笑:“这是我娘说的,她说这事情里头肯定有事,霜娥也不是个简单的姑娘。但是——”她微微侧头,少女娇俏的面庞上仍旧泛着幸福的绯色,“但二懋是个好人。”

    “二懋?”如姒失笑。

    柳橙茵咬了咬唇:“他就是二乎乎的,要不怎么叫人算计了一回又一回呢。”

    如姒笑笑,看来柳橙茵是当真上心了。只是不知道陆懋又如何。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