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一百零七

乌龙雪

    如姒更诧异:“便不是嫁妆,也跟我不相干啊。又不是我坏了你的姻缘,你冲我闹什么?”

    这一句话说出来,便是直中如妍的心事,原本就未施脂粉的素脸更苍白了十分,几息之后脸颊又迅速红起来,大颗眼泪开始扑簌簌地往下掉,吓的那喜娘、邱妈妈和双蝶等人都赶紧过来一边给如妍擦泪一边劝:“二姑娘,二姑娘,不哭不哭,大喜的日子可不能这样。”

    “姑娘不哭啊,今天可不能哭。”黄堇是自小服侍如妍的丫鬟,最知道如妍的心事,一路劝着,自己眼圈也红了。

    邱妈妈越发着急,两把就拉开黄堇,死命去抻如妍的袖子,低声道:“二姑娘,二姑娘,想想太太,您别哭。”

    如姒仍旧站在原地,心里的滋味也很复杂。

    前世与前前世,如妍与陆懋的夫妻感情似乎都还不错,想来这一辈子,如妍也是动了真情真心的。

    但事情走到这个局面,又该怪谁呢?如妍前世里足以让她觉得面上过的去的嫁妆,其实都是应该属于如姒的。而这一生如姝的恐慌与冒险,一则是出于家里经济状况的变化,二则是出于池氏的偏心与忽略。

    总而言之,环环相扣到如今,时也,命也。

    邱妈妈劝了如妍两句,又转过来向着如姒一福:“大姑奶奶,您也看过二姑娘了,要不前厅吃个茶罢,成不成?”

    如姒并没有多少落井下石的兴致,过来看如妍也不过就是尽一尽身为血缘上姐妹的面上情而已,此刻自然是顺着求妈妈给的台阶下了,点点头,也不说什么白头到老、夫妻和睦的场面话了,只看了一眼如妍:“你好自为之吧。”

    如妍显然是强忍着泪意再调整呼吸,就在如姒即将出了院子的时候忽然又叫了一声:“濮如姒,我不会叫你看笑话的!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这一声好不凄厉,满满的怨气瞬间勾勒出扶桑女鬼一样的形象。扶着如姒的采菀本能地一哆嗦,夏音脚步却坚定的很,甚至还微微哼了一声。

    如姒也是唇角一挑,如何不看笑话?如何后悔?池朱圭前世里没出这样的事情,最终也不过是考上了三甲的同进士,花银子疏通了又疏通,也只勉勉强强补上了一个七八品的缺,如妍到底是想怎么翻身?

    回到了花厅吃茶,来往的亲戚也不多。池氏强笑着迎来送往地招呼,眉梢眼角的喜气真是假的不能再假了,而跟如姒一对面,简单寒暄了几句就飞快地转了头,目光很躲闪。

    如姒知道池氏心里不痛快,倒也没有在意。坐在花厅里吃了两块点心,又吃了几口茶,很快就到了池家迎亲的时辰。

    敲锣打鼓,花红结彩,一切的婚仪庆典就跟以前如姒在电视剧里看过的也差不多,不算多隆重,但该有的也都有了。池朱圭进门来迎亲,喜娘和双蝶一起扶着已经盖好了盖头的如妍出来。按着礼节叩拜濮雒与池氏,拜别父母。池朱圭倒很高兴:“姑丈姑母放心,我一定善待表妹。”

    如妍并没有说话,只是规规矩矩地叩了头,身子似乎有些颤抖。

    池氏忍了又忍,还是泪流满面,好容易挤出来了一句:“以后,好好的。”便再说不下去了。

    如姒在旁边看着,总觉得有些莫名的感觉,似乎觉得这个场面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转头轻声问了一句采菀:“有没有觉得什么东西蹊跷?”

    这时一对新人已经行礼完毕,随着喜娘和司仪的吉祥话起身出去了,采菀望着众人的背影,忽然灵光一闪:“黄堇呢?”

    扶着如妍的,不是自小在身边服侍的黄堇,而是池氏身边的大丫鬟双蝶?若说这是尊重母亲所给的陪嫁大丫鬟倒也不是不行,但即便如此,黄堇也应该在后头跟着才对。

    可是并没有,难道黄堇是有别的出路,不跟着如妍嫁过去?

    如姒心里有个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又低声问采菀:“你今天有没有看见双蝉?”

    采菀仔细想了又想:“没有。”

    如姒立刻转头去看池氏,这时池氏已经拿帕子捂着脸,呜呜哭着由丫鬟扶着往回走。

    难道——池氏敢玩一手暗度陈仓?

    如姒作为濮家已经出阁的大姑奶奶,在娘家给如妍送嫁之后,理论上也要跟着过去夫家吃酒席,才算是全了这套礼节。但是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如姒就皱了眉,当即低声吩咐了夏音和采菀两句,便起身告辞,从濮家直接回了自己家,到家之后又打发人去池家送个帖子,说自己身子不适,礼到人不到,同时多留意着池家的动静就是了。

    当晚倒是没什么,池家的婚礼办的中规中矩,毕竟濮雒的仕途千年雷打不动,而池嵩所补的缺也低的很,这婚礼在京中并没有多少宾客,吃吃喝喝热热闹闹地也就过了。

    转日早上,如姒送了陈濯出门没多久,采菀便跟夏音一起过来了,脸上神情复杂的很,开口第一句就是:“果然让姑娘料着了,池家的人上门了!”

    如姒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事情完全推说不管不去,倒显得有什么相干似的。原本就已经换好了衣裳,当下又添了两枚簪子,叫也会功夫的品蓝一起跟着,才接了帖子登车去了濮家。

    一路走的不紧不慢,到濮家的时候果然人已经都齐了,甚至连已经嫁到了陆家的霜娥也赫然在座,娟秀面庞上气色红润,鬓发间虽然只有两枚金钗却精致的很,一身细罗衣裳配着浅粉流光纱臂扶,算不得太华丽,还是符合高门良妾应该有的样子,但跟先前那个畏畏缩缩,手脚粗糙,苦菜花一样的庶女霜娥相比,已经可以算是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了。

    但池家的其他人就没有霜娥这样的好模样好气色了,池嵩脸色铁青,耿氏双目喷火,而坐在后头的池朱圭则是神色复杂。

    濮家人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但濮雒和池氏的脸色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就连跪在地上、犹自穿着新妇衣裳的双蝉,也是镇定的很。

    这一番的剑拔弩张,跟当初在景福寺后山出事之后的阵仗又再不同。如姒进了门,就只看见濮雒与池氏点了个头,池家人毫无见礼之意就不说了,当耿氏注意到如姒竟然也没有什么惊讶之色,立刻就眉毛竖了起来:“我就说呀!这根本就是你们一家子设计好了的,那我们当傻子耍着玩呢!连大姑奶奶都……”

    “池太太,你跟谁大呼小叫呢!”如姒虽然不意外,却是更不心虚的,立刻便瞪眼喝斥回去,“我接了帖子过来说话,是给你们脸面,你别不知好歹。”

    “我不知好歹?我不知道好歹?你们家做下这样的事情,还说什么脸面?”耿氏怒极反笑,继续大声嚷嚷。

    “谁们家?”如姒冷冷反问,“我们陈家做了什么?得罪了你池老爷池太太?还是得罪了你们家池大少爷?”又望向濮雒和池氏:“二位自己做的事情,如今是要将我也放进来?”

    池氏只好硬着头皮起身,上前一步:“嫂子您先别急,这事情并不与大姑奶奶相……”

    这个“干”字没出口,便听“啪”的一声,耿氏的巴掌便打在池氏的脸上:“呸!你还有脸叫我嫂子?我们家朱圭好好的一个孩子送进京来,你不愿意你别收我们的银子啊,你不愿意你说话啊?谁要非抱着你大腿求你了?你们家老爷什么大才子,二甲传胪这么些年是升了官了还是发了财了?什么狗屁才子,到底有什么用?你们家的姑娘一个一个的不守妇道,我们家朱圭肯娶如妍已经是你们的福气,你不愿意结亲你说啊,换庚帖的时候这样痛快,却拿个丫头顶替如妍?”一路说,一路便扯着池氏揉搓。

    这场面实在难看的可以,濮雒也有些着急,却只是搓着手劝:“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池嵩并不去拉池氏,也是黑着脸瞪着濮雒。

    邱妈妈等人赶紧跑过来拉,但池氏也是带着婆子丫鬟的有备而来,很快就扭打成更大的一团混战。

    夏音和品蓝一左一右护着如姒与采菀,直接退了两步并不参战。

    乌哩哇啦,鸡飞狗跳地闹了半晌,就好像五百只鸡鸭鹅一同开展了一场世界大战,虽然没有什么头钗帕子之类的满天飞,但那个气势也差不多了。

    濮雒急的跳脚,女人们的混战插不上手,连连央告池嵩也无济于事,便过来再求如姒:“如姒,你,你倒是管管啊!”

    如姒摊了摊手:“老爷,这么个局势,得叫京兆衙门的捕头们才能拆的开,我如何管的了?还是您觉得我可以去燕家借人,把事情彻底宣扬开去?”

    “不是,那你也不能就这样站着看啊。”濮雒是真急了,头上已经见了汗。

    如姒只觉得好笑:“您说的对,那我坐下看。”

    品蓝立刻去拉了一把椅子,放的远远的。夏音扶着如姒过去坐下,采菀从随身的荷包里拿了一颗梅子递给如姒:“姑娘,没茶喝,您先吃颗梅子吧。”

    濮雒气的发昏,指着如姒,满脸涨的通红:“你,你,你……”

    如姒将那梅子接过来含了:“你们自己做下的事情,搞成这样的局面,你指着我有什么用?濮大人,您到现在还是一点担当也没有吗?”

    这时,便听“啪嚓”的一声清脆大响,竟是如妍从后堂抱着一个花瓶出来,往地上狠命一甩,随即几步就冲到池朱圭跟前,素手一翻,竟是一把磨得雪亮的剪子抵在了他胸口:“都给我住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