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一百零四

乌龙雪

    八月二十,石贲将军携妻离京。同一日,陈濯与如姒终于回到了城北宅子,才是自己的家。

    陈濯其实没有太多时间在家里停留,大概看了看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便亲了亲如姒的额头就直接赶回了刑部衙门,如姒叮嘱了几句小心,便将家务交给双莺和夏音先去理一理,自己则叫了采菀进内室闭门说话:“我昨晚才有些想明白,石大老爷的那个姨娘,是不是石仲琅害死的?”

    采菀瞬间脸色就微微一变:“姑娘怎么想起了那件事?”

    如姒看见采菀的神情,原本的猜测便更加笃定起来:“你知道的,我们在石家是住在江月轩,我从头一日便觉得心里有些事情,却有些想不清楚,还是昨晚陈濯提了一句说我蔻丹的颜色,我才想起来先前那个特别爱染指甲的姨娘。”

    “恩,”采菀低头应了一声,“其实那个苏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也没亲眼看见,反正那个畜生手上的人命也不只有这一条。”

    “采菀?”如姒疑惑地又叫了她一声,采菀在那惊讶之后便又恢复了有些低落的样子,难道这几天之中又什么事情发生,“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采菀摇摇头:“也没有什么。”

    如姒想了想:“是跟润小哥有关?他又怎么了?”

    采菀还是低着头:“也没什么,他和我也说不上有什么关系。”

    如姒皱眉道:“这几日你不是在家里照应着?他不关心你?”说着,如姒心里也是微微一沉。叫采菀从蒲苇记回到城北宅子,固然是想让采菀沉一沉心,同时也有想试一试陈润心思的意思在当中。难不成这辈子时移世易之后,采菀和陈润还是没有缘分?

    采菀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抬起了头,眼眶已经红了:“仙草见过他跟旁的女人在一起,仙草说,那女人娇弱的很,他——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最后几个字说出来,采菀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咬牙拿绢子捂了脸,就转过头去。

    如姒听了,心下也是一片冰凉。采菀三生流转之间,唯一曾经恋爱过的良人就是陈润,更因为石仲琅的恶行而满了歉疚与牵挂。但这一辈子,陈润却另有缘分,难道采菀的满怀心思还是要落空?

    不过么,如姒心中所谓的伤感和感叹也不过就是一瞬之间。

    谈恋爱不成,有什么大不了?

    古人说的好,子不我思,岂无他人?

    现代人说的更好,中华儿女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就换!三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地跑。现在的如姒手里有钱,采菀又年轻貌美,婚事还会难找么?

    只是采菀眼前伤心,那的确也是难免的。如姒将满心的豪言壮语敛了敛,温言安慰:“缘分之事,是勉强不来的。仙草看见的,也未必便真是润小哥的情缘,或许是什么远房亲戚也说不定。你先别急,我直接去问问。”

    采菀摇头:“不是亲戚,若是亲戚,他如何会不跟我说?我不想问了,姑娘,我们大约还是没有缘分的。我也不想了,以后安心伺候您一辈子就是了!”

    如姒拍了拍她的手:“别瞎想。退一万步说,即便陈润真的另有情缘,咱们再寻好的就是了。哪里就能为了一个对你不够好的男人,就觉得以后也没姻缘了,不许胡说。”

    采菀想起与陈润的前世今生变故种种,只觉更是伤心,咬牙起身:“姑娘我先回去了。”

    如姒心知此刻多说无益,还不如先去问问陈润什么情形,便也起身到门口去叫品红:“陪着采菀回去,照顾她一下。”

    采菀的眼泪已经是彻底忍不住了,当即捂着脸便快步去了。

    如姒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也不太好受,仔细想了想,也不待改日了,直接叫夏音和灵芝陪着,就乘了马车去蒲苇记。

    城北的宅子到蒲苇记并不太远,如姒到的时候刚好是下午客人渐渐多起来的时候,然而进店的时候却只看见陈润的主要助手,名叫二柱的一个伙计。

    “东家您来了。夏姑娘好。”二柱容貌算不得太清秀,口才却很灵活,一见夏音陪着如姒进门,立刻便迎上来。

    “陈润呢?”如姒环视了店里一圈,人来人往,桌子几乎已经坐满了八成,就只有两张角落里的小桌还空着。而店门外的小摊子有些眼熟,似乎是近几个月才开始在门口附近卖些瓜果梨桃之类的时令水果。如姒知道这当中或许就有刑部或者京兆衙门的眼线,暗中监视着蒲苇记的熟客。

    想到这件事,如姒就有些忍不住的心烦。明明只是开设一个简单的茶楼而已,怎么还会招来这么多麻烦?要是寻常的醉酒打架也就罢了,秦锡之夫妇那种武林高手也来,刑部缉盗司也在观察蒲苇记。难怪人家说枪打出头鸟,这餐厅做的太好吸引人,居然也能惹麻烦。

    又扫了一眼柜台之后陈润平素站着的位置,空的让她也有些发躁。陈润前世里在石仲琅手下吃了亏没错,陈润本人很能干也不错,但是说到底她这样去寻找甚至去拉拔陈润还是为了采菀。如今事情却走到这样的一个局面,实在是造化弄人。

    看着如姒的脸色不太好看,二柱凑上前来又解释了两句:“东家,掌柜的也不是每天都出去。今儿是赶巧了。”

    如姒摆摆手,直接往柜台后面绕过去,翻了翻账本。蒲苇记的收入还是不错,陈润的字迹也日益整齐端正,很有条理。如姒又翻了几页,便见另外的册子底下露出了一角青色的缎子。伸手一拉,便是一个男用的荷包。

    如姒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多少也保留了一些对刺绣的敏感。虽然她不会也不愿意去继续研究针线刺绣,但还是很快认出这上面的两丛竹子和竹叶是采菀的针法。

    通常来说,荷包有几个作用,有些是放一些香草香料,带在身上驱蚊避虫,也雅致洁净。还有一种是内里放东西,类似于雪津丸、鼻烟壶或者什么要紧的小印章、小信物,还有银钱银票。

    眼前这个荷包看起来不算特别新,应该是用了一段时间,便是曾经有香料香草也应该失去了味道,而且看这个厚度也不像是用来装药材的。

    陈润将这个荷包留在店里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要去见什么人,所以不方便带着这个荷包么?

    如姒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心头的火气又盛了几分,便将那荷包打开看了看。里头放着几片已经干掉的竹叶和香料,还有一个用薛涛笺折成的方胜。

    犹豫了片刻,如姒还是伸手将那方胜拆开了,只见那张纸笺正中竟然是一个胭脂唇印。

    看来陈润果然是有人了,这个时代送唇印在内的方胜?这能是良家妇女么?就算是现代,这也算是够大胆的了。

    严格地说起来,陈润跟采菀并没有婚约,他另有心上人也算不上他错。但自从蒲苇记开张,采菀至少给他做了三个荷包香包之类的小东西。陈润若对采菀无意,何必回送那些零零碎碎的绣线、发簪和绦子?若是有意,那眼前的这又算什么?

    如姒越想越不爽,招手叫夏音到跟前低声叮嘱了几句,夏音有些意外,但立刻点了点头。

    便在此时,陈润回来了。一眼看见柜台后面的如姒,陈润脸上就有些尴尬,但还是上前拱手:“东家,我今日有些急事才出去了。店里应该还好罢?”

    如姒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深绿长衫,浅灰方巾,腰间没什么挂件,倒是朴素踏实的样子一如平时。但越是如此,如姒心里就越觉得不踏实。若是外表做的滴水不漏,背地里却暗度陈仓,那与石仁琅那种斯文败类有什么分别?

    “上来说话罢。”如姒到底也不好在大堂里多与陈润说什么,便直接往二楼自己的那间“办公室”过去。

    进了那个房间,如姒稍微缓和了一下脸色,叫伙计上了茶,又叫陈润坐下:“润小哥,你在蒲苇记也做了大半年了,做的不错。你如今也不算太小了,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终身大事?”

    陈润清秀的脸上微微一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也没什么积蓄,如今也不敢多想。不过……全凭姑娘做主。”

    如姒沉默了一会儿,陈润的这个反应好像有点熟悉,似乎跟第一世里许配成婚时候的样子差不多。这话里的意思,陈润还是想娶采菀的?

    毕竟历来东家做主,都是丫鬟与管事的,而在一众丫鬟之中,跟陈润最熟悉的、最像是有姻缘之份的自然就是采菀。

    “对了,你刚才去忙什么?”如姒压下所有其他的猜测,正面询问。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