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篇09:一顾终安(全文完)

慕小薰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玩笑归玩笑,两个女人的争吵被几个孩子打断之后,心黎收了消音,正色的看着苏岑,“你真准备就这样和顾逸钦结束?”

  “不然呢?”

  心黎抿了抿唇,“那思思呢?你有没有替思思想过?干嘛这么固执,你又不是不爱他了。”

  苏岑沉默了一下,“我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我们是真的不合适吧,心黎,我现在心里很乱,这段时间他对我很好,几乎是言听计从又小心翼翼的,说真的,我对这份好很不习惯。”

  “有什么不习惯的,他对你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苏岑摇摇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就先这样吧,我不想跟他在一起,或许是怕了吧,我害怕跟他在一起。”

  “那要是他现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呢?”

  苏岑脸色一变。

  心黎笑了笑,握住她的手,“你看,你心里有答案了吧,不过我支持你现在的做法,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罪,就应该好好晾他一段时间。”

  苏岑微愣,顾逸钦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她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蓦然提起来,她心里很不舒服。可若是让她现在接受顾逸钦,她没想好。

  说到底,女人都是矫情的动物,她追着顾逸钦追了那么多年,现在其实还是蛮享受顾逸钦追着她的感觉的。

  “你说的没错,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

  “不说他们了,我嫂子快生了。”心黎笑了笑,“我哥准备补一场婚礼和百天酒一起办,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吧,散散心。”

  苏岑诧异了一下,“欢欢要生了?”

  心黎笑着点头。

  苏岑也笑了,“当然要去参加,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妈妈,岑姨,是舅妈的婚礼吗?含希也要去。”

  心黎摸了摸她的脸,“当然会带着含希去。”

  觉得差不多了,两个男人推门进去,薄庭深神色温淡,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摸不着头脑,顾逸钦的脸臭臭的。

  心黎蹙了蹙眉,“你们的事情谈完了?”

  “完了,你们在聊什么?”薄庭深扶住她的腰,渐缓她身上的沉重。

  “聊思思的名字,思思还没上户口呢。”心黎看着苏岑笑了笑,视线却落在了顾逸钦的身上,“岑岑说思思只是个小名,大名还要慎重起一个。”

  苏岑确实和她这么说过,但不是今天。

  被好友出卖,苏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直接忽视了,接着道,“正好今天都在,不如思思的爸爸来起吧,名字,是父母送给孩子的第一份礼物。”

  顾逸钦顿时对慕心黎的意见全无,看着苏岑的脸,期待中带着一点紧张,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薄庭深扬了扬眉心,对自己老婆的聪明伶俐倍感骄傲。

  苏岑咬咬唇,其实拖到今天,她是希望孩子的大名是由他来起的。

  “你起吧。”

  得到她的同意,顾逸钦如释重负。沉眸想了一下,发出的嗓音有些颤抖,“澜星,顾澜星。”他顿了一下,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样?”

  苏岑低头沉吟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唇角轻轻挑了一下,“挺好的。”

  顾逸钦唇角缓缓的勾起来。对他而言,苏岑是浩瀚流澜的星空,遗世独立,澄明透亮,是他心中温暖而长明的光。

  ……

  心黎生了一个男孩,据说在生产当天由于孩子太大害得心黎吃尽了苦头,最后还是薄庭深实在不忍心爱妻受这样的苦,改成了剖腹产。

  据说,那天第一次陪着妻子生孩子的薄先生像个小伙子,甚至比老婆还紧张。和承希一大一下不安的蹲在产房外面,口中振振有词。

  舒晴凑近了听,才发现他是在骂还没出生的小儿子。

  也因此,这件事成了顾逸钦取笑他的把柄。

  于是乎,因为害妈妈受苦了,薄明希从出生开始就成了爸爸和哥哥的撒气桶,经常怀疑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

  ……

  慕衍爵的婚礼定在九月份。在茉城慕家老宅举行。

  婚礼办的并不奢华,请的都是一些亲朋友好友。

  宣誓的时候,心黎听着那些誓词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薄庭深。

  薄庭深也低头看了看她,两人相视一笑,薄庭深揽着她的腰,两人丝毫不在乎这是别人的婚礼,光明正大的亲吻了一下。

  顾逸钦见此磨牙,哀怨的看了看身旁的苏岑。

  都过去大半年的时间,苏岑还是不肯原谅他,看来真得照老爷子所说,不用点手段是不行了。

  婚礼结束,顾逸钦将心黎叫了出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淡蓝色的首饰盒。

  心黎疑惑,抬起头看着他,“这是?”

  她打开,看着里面的胸针微微发愣,这是……她十六岁那年最想要的生日礼物,被薄庭深买走送给了……

  顾逸钦朝着不远处正在和人寒暄的薄庭深看了一眼,“你十六岁那年,某人高价给你拍的生日礼物,但因为当天在酒吧看到你和路振飞在一起吃醋而一怒之下扔在了酒吧里,上次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顺便给你拿过来。”

  心黎一愣,低低的笑出声来。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薄庭深,对着顾逸钦说了声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我知道,这半年你在苏岑旁边吹了不少的耳旁风,不然她不会给我好脸色看。”

  心黎笑,“澜星已经会喊爸爸了,我听苏岑说她跟你比较亲近,你要抓紧了,趁胜追击。”

  他点点头。

  晚上,宾客还未散去,心黎将那枚胸针别在胸前,刻意在薄庭深的眼前晃了晃。

  薄庭深眸光一沉,视线落在她胸前的胸针上,“谁给你的?”

  “你的好兄弟。”心黎低笑,“薄先生,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你知道我想要的。”

  薄庭深咬牙,暗骂了顾逸钦一句,拦腰将她抱了起来,语气邪邪的,“想要什么?我现在给你。”

  心黎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别闹,顾逸钦今晚肯定会有所行动,我请你看出好戏。”

  “这么确定?”

  “你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了的呢?”

  薄庭深低笑了一声,将她放了下来。

  ……

  夜晚的星光格外的璀璨,顾逸钦将苏岑带至慕宅的后花园。轻风之中裹着桂花的香味。

  顾逸钦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苏岑的肩上。

  苏岑拧了拧眉,“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思思找不到我会闹的。”

  顾逸钦笑了笑,“你抬头看看。”

  “嗯?”苏岑抬头看去,满天的繁星璀璨。苏岑眨了眨眼睛。

  “这些年我一个人时候,经常抬头看看星空,因为你曾说过,星空中有你。”

  苏岑眼波微动,转过去看着他,“那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顾逸钦深吸了一口气,“苏岑,这大半年来,我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夫妻是两个人的生活,我不该把所有的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岑看着他,眼睛里依旧没什么波澜。

  顾逸钦抿了抿唇,“今天看着这场婚礼的时候,我突然想,不,是很早很早以前就想,给你一场隆重的婚礼,比当年慕心黎和薄庭深的还要盛大。”他拿出手机,“你看,我连婚纱都给你定制好了。”

  苏岑的眸落在他的手机屏幕上,眼角微微湿润。

  “很多事情我无法预料,半年前,我无法承诺什么,我知道我承诺过太多次,我只能向你证明。”

  苏岑看着他的眼睛,回想着这半年所发生的事情。

  的确,这半年之中,不管大事小事,他都和她商量了,虽然她对他爱答不理的,但他从未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过。

  “苏岑,这么多年过去,我想我病了……”他看了一眼星空,微微的笑了起来,“过去了那么多年,我还是那么爱你,两个相爱的人,最起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苏岑依旧没答话。

  他牵起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首饰盒打开,六角星形的钻戒在像是天空坠落在地上的星星,“苏岑,我想给你这样的一场婚礼,我想弥补这么多年以来的空缺,思思长大了,你未嫁我未娶,我们该给思思一个家了。”

  苏岑唇角动了动,深深的目光中泛着微澜的光芒,看着他手中的钻戒,“顾逸钦,我在你心里的哪个位置?”

  “不知道,但我知道,在十年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这一生就非你不可。”顾逸钦的神情专注而认真,“那个时候我的还不知道,会栽的这么惨。你不止在我心的位置,早已融入了我的骨血之中。”

  苏岑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温静柔和。

  “我比薄庭深大一岁,他的大儿子都快十岁了,可见我当年多愚蠢,才会遗失了你。”

  “那以后都听我的?”

  “听你的。”

  “遇到事情还瞒不瞒我了?”

  顾逸钦摇头,“不瞒了,你说的,我们是一体的。”

  他见缝插针,苏岑白了他一眼。

  大腿突然被一团软软糯糯的肉球抱住,两人同时低下头,思思坐在两人脚下的草地上,此时正仰着头,晶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朝着顾逸钦举起两条肉呼呼的手臂,“爸爸……”

  顾逸钦笑了笑,将手中的戒指塞到苏岑的手里,把思思抱了起来。

  思思在他的怀中又朝着苏岑招了招手,“妈妈……爸爸……妈妈……”

  她只会叫这两个称呼,但苏岑却懂了她的意思,朝着她走过去,牵着她的手,“你说的没错,思思需要一个家了。”

  顾逸钦一愣,抬起头看着她,“你的意思是……”

  “顾逸钦,我同意你追我了……”她抬起头,狡黠的眨了眨,“至于以后接不接受,看你表现。”

  顾逸钦,我同意你追我了。

  她做出的让步,也仅仅如此,但够了。

  顾逸钦愣了又愣,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一笑,握紧了她的手。

  星光下,三人的影子投射在一起,像是融在了一起。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

  不远处,印凡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欣慰的笑了笑。

  清朗的少年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和祝福。

  美国,一家生意极为火爆的酒吧之中,露西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嗨,帅哥,一个人?”

  印凡眯了眸,唇角的笑意隐藏不住,“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好啊。”

  露西挑了挑眉,“我曾爱过一个男人。”

  “这么巧?我也曾爱过一个女人。”

  “那现在呢?”

  “现在呢?”

  两人相视一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