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扯淡的死法

楚灵

    砰!

    轰!

    铿锵!

    寂静的夜,变得格外的不平静,三人的大战场景浩大,这小村落的房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座接着一座的崩塌,鲜血染满了大地。

    此刻,远在十几里开外的一座小山头上,骑着战马的秦雄他们紧张的注视这这边。

    虽然隔着很远,但他们依旧能听到那轰隆的声响,连这边的大地都微微震动了,还有飘散而来的血腥之气,让他们这帮久经沙场的将军们都谈然色变了。

    “将军,我们。”

    “等一等”不待那人说完,秦雄便沉声一句,“那不是我们能参与的。”

    “血灵咒。”残破的小村落里,血袍人动用了秘法,封住了不断偷袭他的紫萱。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傀儡虽然只有真阳境的实力,但攻击却是凌厉,特别是在他只剩半条命的时候,再微弱的攻击也足以让他受创。

    铮!

    此一瞬,叶辰从身后杀来,一剑洞穿了他的胸膛。

    啊!

    血袍人怒吼,挥动了杀剑,一剑将叶辰的手臂斩落了一条。

    杀!

    杀!

    两人一个摇摇晃晃,一个踉踉跄跄,一个如恶王,一个如大魔,一个血气滚滚,一个魔气涛涛,皆是血发,皆是握着杀剑,皆是强弩之末。

    噗!

    噗!

    接下来的大战就惨不忍睹了,两人都疯狂了,你斩我一剑,我劈你一剑,打的甚是惨烈。

    血袍人被打的发狂了,叶辰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他的顽强,远超他的预料。

    不知何时,满目疮痍的小村落才陷入了平静。

    叶辰倒下了,浑身的真气耗的干干净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伤的很重,浑身已是体无完肤,入眼能看到的就只是鲜血,一条手臂被斩落,肋骨被扯断了几根,就连脊骨也曝露了出来,比外门大比时暴骨丹的反噬伤的更重。

    “杀c杀c杀。”另一边,血袍人披头散发而来,像一个恶魔一般,满眼的凶狞,满脸狰狞,手里还提着一把沾血的杀剑。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伤痕无数,手臂也被斩落了一条,头颅也只剩半颗,丹田中的灵力,已然耗的枯竭,连护体的灵器都没有了。

    此刻,或许一个凡人踹他一脚,他都不见得能站起来。

    这边,眼见血袍人走来,叶辰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体,但终究是没有站起来,再无半点气力可以动用,只有口中不断涌现的鲜血。

    “师傅,徒儿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他笑的疲惫,血拼灵虚境修士,他终究还是倒下了。

    然,就在他眼波迷离之际,大地开始微微颤动,仔细聆听,乃是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

    “上仙莫怕,秦雄在此。”远远,叶辰便听到了策马奔腾而来的秦雄,他身披战甲,手握青龙斩将刀,真就是一个横扫千军的虎将。

    放箭!

    策马崩腾的而来的赵国将士,各个都已经挽弓如满月,瞄准了那血袍人。

    咻!咻!咻!

    很快,一把把飞箭射来,数量甚是庞大,如箭雨一般,笼罩了血袍人。

    见状,血袍人满脸惊恐,眼珠凸显,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那飞箭虽然都是凡人射出的,威力可以忽略不计。

    但,他此时的状态,跟凡人差不了多少,真元耗尽,更加没有了护体的灵力,连走路的气力都没有了,此刻再微弱的攻击,也能要了他的命。

    “不不不不。”血袍人踉跄的后退,只感通体冰冷,好似半个身躯已经被拖入了地狱一般。

    噗!噗!噗!

    箭雨并没有同情心,将他淹没,一把接着一把的洞穿了他的身体,整个人都如草把子一般,插满了长箭。

    杀!

    秦雄冲杀再次,速度最快,已经抡动了青龙斩将刀。

    战马奔腾而过,血袍人那残破的头颅,当场被斩落。

    依稀可见,血袍人那滚落的头颅上那双眼带着愤怒c惊恐和郁闷。

    他堂堂灵虚境强者,竟然会被凡人一刀斩下了头颅,纵观修士界,他的修为虽然不是最强的,但他的死法却是最扯淡的一个。

    干的漂亮!

    眼见血袍人倒下,叶辰不由得畅快的嘶啸了一声,迷离的双眼,也随之微微闭上了。

    这一战,他的战绩是足以自傲的。

    要知道,他遭遇的可是一尊灵虚境一重的强者,整整跨越了两个大境界,虽然他有魔道力量加持,有专打人灵魂的铁鞭出其不意,有紫萱的帮忙,但这战绩,或许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上仙。”秦雄他们纷纷围了上来。

    “还有气息,快。”秦雄慌忙上前,将叶辰背在身上,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赵国皇宫而去。

    。

    漆黑的夜里,一赵国一片延绵的群山之中,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峰顶,一个盘膝而坐的紫袍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仰首向着一方看去。

    “今夜为何如此之晚,早该回来了。”紫袍老者微皱了一下眉头。

    “老不死的,放我出去。”他身旁的炼丹炉里再次传出了冷喝声,“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聒噪!

    紫袍老者一声冷哼,干脆封闭了炼丹炉。

    。

    赵国皇宫,一张舒适的大床上,赵煜c秦雄他们俨然而立在床前,神色骇然的看着昏厥的叶辰。

    不怪他们如此,只怪叶辰此时太过诡异。

    他虽然在昏厥中,但体内却是不断的传来骨骼碰撞的声音,浑身上下的伤口处都冒着青烟,在缓缓的愈合着,枯烂的血肉被摒弃,新生的血肉生长出来,就连被斩掉的手臂都在缓缓生长。

    不错,蛮荒炼体又开始自行运转了,它的霸道,其实赵煜c秦雄他们这般不是修士的人可以理解的。

    “不愧是仙人,果然非我等可以比拟。”赵煜满眼的敬畏。

    “陛下,我们要不要给恒岳上宗传个口信儿。”秦雄看向了赵煜,“若是上仙在我们这里出了问题,我们可是吃罪不起的。”

    “此言甚是,还是说一下比较稳妥。”

    “我这就去。”秦雄慌忙走了出去,走到殿门口,还不忘对着走进来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恭敬的行了一礼,“公主。”

    “秦伯伯。”那少女有点俏皮,嘿嘿一笑,露出了两只晶莹剔透的小虎牙和两个煞是可爱的小酒窝儿,她就像是一个精灵。

    此少女,就是赵煜的亲女c赵国的上阳公主:夕颜。

    “公主这么晚了,怎么来宫廷殿。”秦雄温和一笑。

    “听说又有仙人来了,我来看看,嘿嘿嘿。”夕颜嘻嘻一笑,不待秦雄说话,便跑了进来。

    但很快,她就被走出来的赵煜给拽了出来。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