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湛卢

棠前等雨

    张韬很痛苦。

    但有了先前的经验,他很清楚,这次要是不满足周不周的话,回头他的损失或许还会继续翻倍……

    四千万要是再翻倍……

    他承受不来!

    张韬瞪着周不周,咬牙切齿的开口道:“好!就这柄剑!”

    “但给你这柄剑之后,你不得再纠缠于我,不得再以此事要挟我!否则,我张韬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弄你个半死!”

    周不周连忙点头:“张秘书放心便是,我周不周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大丈夫,绝不会食言而肥!”

    张韬不再说话了。

    很快,拍卖会正式开始。

    一连买了几件许多人争抢的物品之后,张韬阴郁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些许。

    “接下来,是欧冶子所铸的湛卢剑,起拍价一千八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万!”

    拍卖师话音刚刚落下。

    周不周抓起了张韬的牌子,高高的举起:“四千万!”

    张韬满脸抓狂!

    你有病吧!

    虽然估计是要至少四千万才能拿下来,但也不一定啊。

    毕竟,拍卖会本就是不确定的场合,流拍的东西也经常出现。

    这柄剑,要是没人争抢的话,说不定两千万就能拿下来了啊!

    甚至于有那么一丢丢机会一千八百二十万拿下来的啊!

    随着四千万三个字落下。

    全场一片寂静。

    哪怕是有几个人对湛卢剑表现出了兴趣,但在四千万的价格下,还是郑重考虑了起来。

    “四千万一次!”

    “四千万两次!”

    “四千万三次!”

    “成交!”

    张韬满脸漆黑,看着周不周怒吼:“你知不知道本可以两千万拿下来的!”

    周不周轻蔑一笑:“这叫一锤定音!如果不是这样,你觉得能没人跟我抢?”

    “可是,最多喊个三千万就行了啊!至少能省点的!”

    周不周嗤笑:“呵呵,这四千万都是你该分给我的,我用我的钱买柄剑,你还有意见了?”

    你的钱?

    你的钱!!!

    你的钱……

    张韬想吐血。

    四千万的亏空啊!

    这次就算真的赚到了四千万,他还要给恒大拍卖会八百万。

    也就是说,就算一切顺利,他自己都还要从自己的小金库里面抠出八百万补上,才能让一个亿的公款一分不少的补回去……

    所以说,他干嘛要来这一趟?

    他真的好恨!

    老天明明给了他一个千八百就能消灾解难的机会,他没有珍惜……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一定会对周不周说,千八百算啥,大爷给你一万!麻溜的吃饭去。

    周不周也懒得搭理张韬。

    他直接起身离开。

    走到后台,在出示了张韬的身份证件之后,便拿到了湛卢剑。

    湛卢剑入手冰凉。

    七斤多的重量,比腰间只有四斤左右的唐刀重了许多。

    但对于如今的周不周来说,这点重量完全不是问题。

    甚至于,对于他那大开大合的剑术来说,湛卢剑还是显得有点轻了。

    握住剑柄,轻轻一拔。

    青铜剑刃那独有的幽蓝色光华闪烁起来。

    剑身上印着莫名的纹路字符。

    这些纹路字符,看得久了,会给人一种玄妙至极的感觉。

    不同于后来的龙泉宝剑那般,纹路是因为百锻钢的锻造技巧产生的固有的花纹。

    战国以前的青铜剑可没有百锻的技巧,基本上都是浇筑的。

    这符文,或许有点东西。

    但周不周没再这里研究,他带着剑离开。

    告别了张韬,他便直接朝着酒店回去。

    夜晚的街道,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冷清。

    一对对儿情侣甜腻的搂在一起,一步一步的走向造人未遂的大本营——某快捷酒店。

    周不周心底其实是有那么一些不爽的。

    无他。

    他是个二十二年的陈年老处男。

    他也很想找个姑娘告别男孩儿之躯。

    但与通天大道相比,与地球面临的万界入侵危机相比,这似乎不算什么。

    儿女情长……

    在这个靠颜值和钱包的年代……他觉得他应该没戏。

    就算能凭借一时风趣骗到了哪个小姑娘,过不了多久,人家还是会不满意你的颜值和钱包的。

    就算勉强继续在一起,大概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可要是有钱了之后,能够找到姑娘了,但他不明白,都有钱了,又干嘛非要去找个小祖宗来供着呢?

    不再去思考造人的事情,周不周一边疾走,一边呼吸吐纳。

    回到了酒店。

    周不周关上房门,拔出湛卢剑细细的研究了起来。

    越看越喜欢。

    他在想,要是实在没有姑娘喜欢他的话,以后也是可以跟湛卢剑过一辈子的……

    湛卢剑五十五公分的剑身,并不会显得太短。

    配合上剑柄,其实有些符合黄金比例了。

    他慢慢的端详其长剑剑身上面的符文来。

    每一个符文都是一笔勾勒而成,简约的笔画,但却蕴含着复杂乃至于玄妙的意境。

    他慢慢的看得痴了。

    渐渐的,他就这么在这种状态下恍惚了起来。

    他好像不存在了。

    他没有思想,也没有动作,甚至于他感觉不到自己。

    他只能感觉到飘渺至极的一种奇怪物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砰砰砰!”

    厚重的敲门声响起。

    紧接着是路大风的吼声:“老周,大厅集合!”

    周不周恍然惊醒。

    最先映入瞳孔的,是四根黑烟。

    然后,就是玄奇莫名的符文。

    再然后才是剑身,再到整柄湛卢剑,最后才是整个房间……

    他这才发觉,他居然一直保持着抱剑的姿势。

    抬头看去,已经八点了。

    他是两点半回来了,差不多三点开始研究湛卢剑上面的符文。

    也就是说,他保持这个姿势长达五个小时。

    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关节酸痛,连一只往下低垂的脖子都没有丝毫僵硬的感觉。

    反而是全身暖洋洋的。

    这剑上面的符文,的确有点东西!

    但现在没时间好好研究。

    缓缓收剑。

    犹豫了一下,周不周还是将唐刀也一并带上了。

    右腰上,挂着一刀一剑,就这么出门去。

    酒店大厅,大家都在。

    王振南坐在沙发上,其余人全都站着。

    周不周迅速跑来。

    王振南微微抬眼,他的目光很快被周不周腰间的一刀一剑吸引:“周不周,什么时候又搞了一柄剑?”

    其他人都是满脸好奇的看了过来。

    站在王振南旁边的张韬则是脸色微微一变,满脸担忧的看着周不周。

    要是周不周现在揭发他的话,有王振南在场,他连跟周不周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

    周不周轻轻一笑。

    他其实真没有揭发张韬的打算。

    人家纵然挪用公款,可公款一分没少过,另外赚到的利润,那是人家自己的本事!

    公私两利,何必断人财路毁人前途?

    周不周看向王振南,眼睛滴溜溜的一转,满是不好意思的笑道:“昨晚醒了之后出去逛了逛,看到有个老头儿卖剑,就挑了一把。”

    “就是有点贵……也不知道基地能不能给报销?”

    王振南呵呵一笑:“个人额外消费,不报销!”

    “学生家里穷啊,穷到天天吃白菜啊……”

    王振南微微皱眉:“多少钱?”

    周不周满脸肉疼:“四万块!”

    王振南回头看向张韬道:“回头给他报销一下,全额报销吧。”

    张韬满脸呆滞。

    这世界……

    那四千万是我的啊!

    为什么花了老子的钱,还能从公账上面赚到四万呢?

    这赚钱方式……

    这也忒气人了!

    周不周满脸喜色:“感谢校长,感谢张秘书,感谢大家,感谢基地,学生一定会回报大家和基地的!”

    王振南白了周不周一眼。

    接着语重心长的开口道:“周不周,算计这些蝇头小利,意义不大。”

    “是,校长说得是,学生一定改!”

    周不周低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王振南无奈摇头,随即瞥了一眼周不周腰间的刀剑:“还有,记住,如果你真要走剑道的话,最好一生只用一柄剑,若是多次换剑,对你未来没有好处。”

    周不周恭敬道:“是!学生记下了!”

    王振南起身,扫过众人,而后开口道:“好了,出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