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试读章节

卓染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是男身女命,八字全阴,克夫克兄。

  我出生没多久我爸就去世了,七八岁的时候我妈也跟着撒手人寰,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

  奶奶会算命,还懂些医术,可她只给女人算命,从不给男人算。

  我是唯一一个。

  我问奶奶为什么不给男人算命,那样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奶奶也不多说,只说女人承受的苦难太多,她只负责救女人,不负责救男人。我又问她为什么肯给我算,奶奶说我不一样,至于怎么不一样,她说等我长大了就知道了。

  奶奶还说我长大之后有个大坎儿,她帮不了我,我只能自己帮自己。

  可大坎儿是什么,她却不肯告诉我。

  转眼间,我就长大了,跟其他人一样,读了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了读书的城市工作。

  工作了一年之后,我恋爱了,谈了个叫晓雯的女朋友。

  晓雯是同事给我介绍的,长相一般,但性格温柔可爱,一双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跟月牙儿一样,好看极了。

  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我很喜欢晓雯,晓雯也喜欢我。我们谈了大概半年之后,很快就住到了一起,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

  住一起后,我发现晓雯不是处女,第一次她没喊疼,也没见血。不过时代不同,观念也不同,我对这方面也不是很在意,晓雯没有告诉我之前谈过几个,我也没有追问,只想着好好跟晓雯处,要是处的合适了就结婚生子。

  可就在我打算再处几个月就跟晓雯求婚的时候,我发现了晓雯奇怪的地方:

  最开始,是我出差一个月回来,我忽然发现晓雯原本细长的单眼皮,变成双眼皮了。

  我问晓雯怎么回事,她说是她经常贴双眼皮,那玩意儿贴的时间久了,眼皮会定型,自然而然就变成双的了。再说了,她的眼皮本来就很薄,很容易变成双眼皮。

  我是个糙老爷们儿,自然不懂女人的这些东西,心说女人弄的那些东西还真挺神奇的,居然能把一个人的单眼皮变成双眼皮。

  这是晓雯的第一个变化。

  很快,我又发现晓雯第二个变化:她本来皮肤偏暗黄,可最近好像在渐渐变白,变细腻,一个月过去,她的皮肤竟然变的像初生的婴儿那样娇嫩细滑了。

  常言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晓雯本来就不丑,皮肤变白之后,整个人的气质蹭的提升了一大截。然后再化化妆捯饬捯饬,本来貌不惊人的晓雯,竟然有了女神范儿,走在大街上,男人看她的眼睛都放着亮光。

  更让我觉得不安的是,晓雯好像还在变化,就是模样一点一点变化的那种,而且越变越性感漂亮,跟我刚认识她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最开始,我怀疑晓雯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去做美容或者整形了。

  但我很快就否定了,晓雯是个文秘,一个月工资少的可怜,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工资也不是很高,她根本没那么多钱去做那些。

  晓雯也说过,如果真的是整形,多多少少都会留下痕迹的,可晓雯的变化很自然,我也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我想不明白,就假装无意问晓雯怎么回事,晓雯回我一句,说女大十八变。

  她的回答太过于敷衍,我也知道女大十八变,但那也是在经年累月中变化的,谁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脱胎换骨,跟变了个人似的呀。

  更让我郁闷的是,自从晓雯开始变化之后,她就不跟我做那事了,不是姨妈来就是心情不好,总之就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无论如何都不让我碰她。

  我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忍一段时间还好,时间久了我就有些憋不住了。可无论我想什么办法,软的硬的,浪漫的激情的,晓雯就是不让我碰,逼的急了她就说要搬出去,还问我是不是只爱她的身体,不爱她的人。

  这一招把我给降住了,虽然我很想做那事,但也不能表现的自己就是一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正好公司也派我出差,我如释重负,想着出去冷静几天也挺好。

  但我没想到,我刚出差走的第二天,晓雯就出事了!

  那天我刚从客户公司出来,就有个男人给我打电话,说他是医院的,晓雯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

  听说晓雯昏迷不醒,我一下子慌了神,赶紧给领导打电话,说家里出了点事,要求赶紧回去。领导倒也通情达理,立刻就说让人来接替我,我等接替的人来了,交接一下手中的工作,就可以回来了。

  好在我出差的城市不太远,接替我的同事很快就赶来了,我急匆匆交代之后,立刻连夜朝晓雯所在的医院赶去。

  路上,医院那个男人又给我打了电话,说晓雯已经清醒了,只是情况不太好,让我务必赶紧过去。

  我心里一紧,赶紧问他晓雯情况怎么不好,那男人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来了句,说等到医院看到晓雯就知道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男人欲言又止,我更着急,几乎是马不停蹄赶到了医院,直奔晓雯的病房,急切想看看晓雯到底怎么样了。

  我冲进病房的时候,晓雯正在输液,听到动静,她立刻转头来看,等看清楚来人是我之后,晓雯冲我笑了笑,张嘴甜甜叫了一声,“爸爸!”

  爸……爸?

  不仅是我,那个刚给晓雯换了液的护士也明显愣了愣,回头狐疑看了我一眼,然后急匆匆离开了,不用说,她八成把我当成神经病了!

  我愣了愣,心想晓雯或许在责怪我赶来的晚,所以故意叫我爸爸让我当众出丑吧,就赶紧走到床边,愧疚解释了一遍之所以现在才赶来的原因,又问晓雯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主治医生在不在,我要找医生聊聊。

  没想到,一听说我要去找医生,晓雯直接抱住了我的胳膊撒娇,“爸爸,你别走,我害怕,你留下来陪我嘛……”

  她还是叫我爸爸!

  而且,晓雯现在跟我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完全就是个小姑娘。

  刚开始我也以为晓雯是开玩笑,但等她再张嘴叫我爸爸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了,晓雯一脸娇憨认真,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再说了,病房还有其他病人,刚才还有护士,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不分场合开这种玩笑。

  难不成,她真的以为我是她爸爸?

  卧槽,这怎么回事?

  我到医院的时间太晚,晓雯的主治医生已经下班了,我只能陪着哄着晓雯先睡觉。

  哄晓雯睡觉的时候,我还不死心,趁着病房关了灯,直接把手伸进了被子里……这种事情在情侣之间再正常不过,要是晓雯不排斥,那就说明她在假装。

  她为什么假装我是她爸爸,我一时还没想到,只想着先试试再说。

  可我的手才刚伸进被子里,晓雯就尖叫了起来,声音尖细刺耳,“爸爸,你干什么!”

  我能感觉到同病房的人刷一下就扭头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了,我就跟被人甩了一巴掌似的,脸火辣辣的发热,低声跟晓雯解释说屋子太黑,我没有看清楚,晓雯这才作罢。

  晓雯很快就睡着了,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晓雯刚才的反应绝对是出自本能,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找了晓雯的主治医生,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晓雯为什么一直叫我爸爸,是不是脑袋摔坏了出问题了。

  医生很肯定告诉我,说晓雯只有轻微外伤,绝对没有碰着脑袋,脑袋绝对不会有问题。还说晓雯清醒后一直挺正常的,就见了我之后不正常。

  我说不对啊,你们给我打电话说晓雯清醒后情况不太好啊,怎么是见了我之后才不正常了呢?

  医生狐疑打断了我的话,说晓雯从送到医院就一直昏迷不醒,身上没有手机,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我,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我愣住了,医院没有打电话,那打电话的那个男人是谁?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