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金珠玉豆

    说完, 她就转身走了。

    带着无边的怨恨走了。

    小银心有余悸的进来, 眉头拧的死紧看着赵莹莹离去的背影, 说“少夫人,你今天这般,虽然逼走了她, 可是也结下死仇了,她到底是赵家人若是将来想要报复你的话那可怎么办”

    翠翠眸子冷冷的看着赵莹莹的背影消失, 讽刺一笑开口“她若要报复, 尽管来就是了,我才不怕”

    如今她名声比死掉的老鼠都要臭, 今日离开蒋家也一定不会回去赵家,虽然赵家也说了和她断绝所有关系,但她猜着那是赵夫人放出来的假话, 若是赵夫人得知她女儿从蒋家离开,一定会私下里和她联系, 叫她安分守己别再弄出丑闻。

    毕竟就算赵家再家大势大, 功勋再卓著, 那名声也禁不住这样三番两次的折腾

    有赵家人那边牵制着,她就是想杀了自己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如今赵家处在京城舆论的最高点, 若是这个关头赵莹莹想来杀了自己,那就是那就算赵老将军一身的军功,也别想保住她

    赵莹莹,前世你是高门贵女, 杀我如同碾死蝼蚁。

    今生,我是官眷,你想要像前世一样害死我,没那么容易了

    赵莹莹顶着受伤的脸带着哭到泪眼模糊的阿宁回来,玉娘迎面见到她这个样子就尖叫起来,得知是被烫成这样,急忙就要去找药膏来擦,可是伤处还没处理完的时候,管家就亲自带着府里所有的小厮来了,站在院中高声说“赵小姐,奉少夫人之命,老奴在这里帮赵小姐清点要带走的东西,少夫人还说了,天黑之前,您必须离开”

    玉娘气的要死,就要出去同管家争吵,赵莹莹拉着她的手站在了门口,顶着那张死人一样阴沉青紫的脸说“回去告诉她,不必等天黑,我一会儿就走”

    管家闻言便点点头“那就请赵小姐派人过来清点东西吧。”

    赵莹莹转身回到屋里,叫阿宁去清点东西了,玉娘见她总算是想开了,欢喜的想哭,说“小姐,东西一时半刻的清点不完,如今您脸上被那恶妇烫伤了,还是赶紧先跟奴婢一起回赵府叫了好大夫好生诊治吧,夫人今日派许妈妈来说的那些话,一定只是气话,您可千万别真信了”

    赵莹莹闻言摇了摇头,双手紧握着椅子扶手,眼眶发酸“今日外面的丑闻令赵家声名尽毁,就算娘不派人来传话,今后我也无颜回去见他们了”

    “更何况如今,谣言这般传,我若是就这样回到赵家,那京城人人都会说,赵家的小姐,是喝不下那农妇的洗脚水了,这才夹着尾巴逃了回去,求爹娘护着呢”

    “玉娘,我是真的没有退路了,赵家就算还认我这个女儿,我也不能回去再连累他们了”

    玉娘闻言沉默了许久,才擦擦眼泪问“那小姐您不回家,离开蒋府,能去哪里呢”

    “我嫁妆里有一处京郊的庄子空着,先去那里住着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她看着前面兰园的屋檐,眸光阴冷,柳翠翠,你以为今天将我赶出去,就结束了吗

    呵呵放心,我还有份大礼,没送给你呢

    怎么能结束

    你今日对我的羞辱,来日我必定百倍奉还

    钱氏开心的不得了,亲眼看着带上丫环上了马车的赵莹莹离开后,激动的回来跟翠翠说“翠翠呀,那个厚脸皮的这下是真走了你以后再也不用烦她了,我是真开心呀”

    翠翠笑笑,“是啊娘,她终于走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就能好好的过日子了”

    钱氏高兴的又说了几句,就说要去景园看着会不会把家里的东西也给搬走了,翠翠看着婆婆离开后,问小银“小同跟上去了吗”

    小银点点头“跟上去了,不过刚才香儿回来说,她马车的方向不像是回赵府,不知是去哪里。”

    翠翠点点头,她当然没脸回赵府了,至于她是去哪儿落脚,回头小同回来就知道了。

    天黑前,蒋元回来了,可是一下马车就看见属于赵莹莹的嫁妆箱子,一个个的从门口抬出去装车,门外的巷子里更是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顿时就心里奇怪,难道赵莹莹真的想通了

    今日的谣言凶猛,在他的预料之内,后来赵家传出来的话他也有所耳闻,可是在他的印象中,赵莹莹死心眼的很,怎么可能会自己想通

    他就立即加快脚步回到了兰园,翠翠正立在廊下等他回来,最后的晚霞照在她身上,浮着一层金色的薄雾,看着极其好看。

    他急步上前来“翠翠,我看见赵莹莹的嫁妆箱子都搬出去了,是怎么回事”

    翠翠转过眼来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片刻后说“今日我逼着她喝洗脚水,说只要喝下就承认她是你的妾,不喝就滚,她没喝,就只能走了。”

    “”蒋元闻言这一刻,摇头无奈的笑了,“真有你的”

    翠翠笑笑,眼眸眯了起来看着他“觉得我过分了”

    蒋元立即摇摇头“不是,没觉得你过分,更何况想要撵走她,一般的办法根本不行,只是”

    他说到这里,过来牵着她的手,目光中满是心酸的笑容“只是辛苦你了,你这么费心才把她撵走,我却什么都没能帮上你我真没用”

    翠翠看着他苦涩的表情,垂眸沉默了片刻,说“她走之前,说叫我等着瞧,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这句话蒋元顿时表情凝重,深深的看着翠翠“看来,她恨上你了不过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保护你,不让她有机会伤你分毫”

    说着,便松开了手,转身就想离开,翠翠见此立即喊住他“你去哪儿”

    蒋元已经走出了两步远,闻声回头看着她“放心,我不是去找赵莹莹,我是去找赵忠。这阵子他因为赵莹莹的事情很是心烦,我相信他也不愿意看着他妹妹再作出糊涂事,我跟他打个招呼,他一定会看好赵莹莹,不让她有机会出来伤害你的”

    翠翠沉默了片刻,看着他走到了院中,这才抬眸又喊他“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伤了我,你是会为我跟她讨回公道,还是会看在赵家的面子上,饶了她”

    蒋元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她“首先,不会有这么一天。就算真有了,我也会站在你这边,绝不轻饶了她”

    翠翠眸光深远“希望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

    他笑笑,走过来隔着廊下围栏面对着她“跟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得,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翠翠看着他背影急匆匆的离开,沉默了许久轻轻笑了,问这些没意思的做什么,以后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赵莹莹从蒋家离开的事情,风一样的迅速传遍了满京城,赵家人自然也得到了消息,被气到起不来床的赵夫人一听女儿在这个时候离开了蒋家,一下就高兴了,跟身边的许婆子说“这个死丫头,总算是想开了这下从蒋家离开了,等过两年京里的风声小了点,回头将她送去南方找个好人家嫁了,她这一生也算是有着落了”

    许婆子也应声说“是啊,小姐这一想开,回头京里的传言不凶了,咱们再悄悄把小姐接回来,呆在夫人您的眼皮子底下,时间久了,那些事儿她都会忘了的。”

    赵夫人心里的那根弦瞬间就松了,想着不枉她今日传给女儿的那些狠话,总算是让她想通了,心里一高兴就急忙说“快去把这个消息告诉老爷和大公子去,让他们也暂且宽宽心”

    可是许婆子还没走出去,赵忠就冷着脸来了。

    赵夫人看着儿子冷脸过来,诧异的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你妹妹好不容易想通从蒋家离开了,你不应该开心才是吗”

    赵忠刚和蒋元说过话,将他送出门去,就来到了这里,坐下后叹口气看着母亲说“刚才蒋元来,说妹妹在离开蒋家之前放下了狠话,早晚会让蒋柳氏死无葬身之地,他担心妹妹一时间想不开再做下不可挽回的错事,故而专门来和咱们打个招呼。”

    赵忠不敢跟母亲说,妹妹离开不是因为想通了,是因为蒋柳氏真的逼她喝洗脚水,硬生生将她逼走的,他怕母亲听了妹妹真的这样受辱了,会直接气晕过去,所以想了想还是决定瞒着。

    而且料想妹妹以后见到母亲,她自己也没脸说出来为何会离开赵家的

    而且蒋元他还算实诚,都将实话说了,到底是有兄弟情分的,战场上还替他挨过刀,他也不能小心眼的去咒骂蒋柳氏刻薄,毕竟他们全家都巴着妹妹从蒋家出来,就算蒋柳氏用的方式不对,可至少结果算是大家都满意了。

    赵夫人闻言,愣怔了许久,迟疑着问“莹莹她为何会这般”说出这样吓人的话气晕头了

    赵忠知道妹妹是被蒋柳氏逼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很了解这个妹妹,她心眼小,又记仇,今日受这样的委屈折辱,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不定她说出口的话就是真心的。

    她是真想杀了蒋柳氏

    所以,他想了想看着赵夫人说“娘,不管以前如何,现在妹妹好不容易从蒋家离开,我想着未免她这阵子做下糊涂事,我想派人去看着她,等到京里的风声消停一点后,直接将她送去南方姨母家。这样不管是对咱们家,还是对蒋家,都能安心点。”

    “毕竟都在朝中为官,蒋元现在还是勤王殿下看顾的,万一蒋柳氏真被妹妹伤了,咱们护都没法护她”

    赵夫人闻言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那你悄悄派人去看着她,别叫她去招惹蒋柳氏,这个关头如果再出事,就蒋柳氏那个泼妇性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至于什么时候将她送走且再商量吧”

    赵忠闻言点了点头出去,但他心里却是想着,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她早早送出京城去,绝对不再给她毁坏赵家名声的机会

    整个赵家因为她一个人,实在是承受了太多了再担不起折腾了

    蒋元回到家里进了屋,就见翠翠在窗口发呆,表情淡漠,他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挨着她坐下,试探着问“不开心是不是怪我没用”

    翠翠摇了摇头,抬起头看着他,声音闷闷的“没有啊你毕竟承蒙赵将军父子照顾,我明白你面对赵莹莹的时候会顾念着赵将军他们,所以免不了心软些,所以我也一直没指望你能赶走她,我自己动手反而心里更畅快。”

    只是,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赵莹莹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所以即便现在她走了,心里还是不能够真的高兴起来

    蒋元看着她低垂的眉眼,听着她说的话,心中明白她在担心以后,轻叹口气拉着她双手“我和赵忠,也是过命的交情,我们都替彼此受过伤,当初我在战场上命悬一线,是他将我从死人堆里扒出来,背回去找了最好的军医给我治伤,这是救命之恩,他又很疼赵莹莹,所以我只要一想到他,就没法对赵莹莹多狠。”

    “我知道这样的我看起来很懦弱,可是在这世上最怕的,就是欠人情,赵家对我来说实在是恩义如山,我不能做个忘恩负义的人但你一定要相信我,若今后赵莹莹真的再来伤害你,我一定一定不会再对她心慈手软了”

    他说着,眼瞳微湿的看着翠翠,伸手摸摸她的脸笑“你信我,好不好”

    这一刻,翠翠看着他湿润的眼,缓缓抬手给他擦了擦眼角,轻声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信你就是了,何必哭鼻子,不觉得丢脸吗”

    蒋元一下就笑了,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将眼泪都蹭在她发丝上,哽咽着说“你是我娘子,在你面前什么样子都不丢脸还有,我近来常去扎针,也按时吃了化瘀血的药丸,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一定能恢复记忆,到时候,我们就能真正的,好好过日子了”

    “嗯”我等着你恢复记忆那一天。

    许久后,他抹去眼角湿意,松开她肩膀看着她依旧淡淡的眼神,闷闷的样子,嘟哝道“她终于走了,你该开心的”

    翠翠侧过身子,低下头“我开心啊,就是不想笑而已。”

    蒋元闻言低沉一笑,尚且微红的眸子轻轻一缩,趁她低头不注意的时候,从她身后挠她腰间位置逗她“你笑笑,我喜欢看你笑。”

    翠翠最怕这个了,腰间的软肉突然被挠一下根本忍不住,登时便气的笑出了声,笑过后又羞恼的抬手去打他“不许挠我”

    蒋元见她又怒又笑的极怕痒,仿佛找到了什么窍门,不怕死的又挠了她一下,这下翠翠彻底崩不住了,在软榻上笑成一团,挣扎着打他“哈哈哈,滚开啊讨厌”

    蒋元心里忽然就跳起来了,瞬间血都烧的滚烫了,双眸幽深抓着她的手就按在了自己脸上,又软又烫的触感,他心都化了直接倾下身子压着她腿,嗓音哑然的问她“你说清楚我哪里讨厌”

    笑过以后,翠翠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正要缓口气推开他,可是他却突然压过来,那双眼炙热,狂放,像极了新婚那一夜,她衣衫散乱时,盯着他的那个蒋元她心跳一下就漏了几拍

    光影昏暗,映照着他俊逸的侧脸,他看着翠翠眼中的水雾蒙蒙,心头巨震,松开一只手捂着她的双眼,在她低声惊呼中,吻住她唇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全身的血都往唇上冲,不停的叫嚣着他,别停下别停下

    她是你妻子啊,你们是夫妻,这些事,你们曾经都做过的他控制不住的想要更进一步,缠着她的唇肆虐,手更是颤抖着去扯她的腰带

    惊慌失措中,翠翠只觉得属于他的,忘都忘不掉的熟悉味道侵袭过来,带着奔腾的火苗想要燃烧她,唇上的感觉越来越狂放,她心头一震,立即推开他的头,侧过脸去。

    捂着她双眼的手,也在他重重的呼吸声中,缓缓的放开了。

    这一刻的气氛太危险了,翠翠又不是无知少女,自然清楚的看懂他的眼神,明白他想什么,说话声音都在颤抖“你再不起来,就别睡床了”

    她躲避的眼神,和紧张的颤抖,让蒋元烧起来的血液,也在须臾之间冷静了下来。

    想什么呢,你不该想的,她爱的是有记忆的你,不是现在的你你让她受那么多委屈,你没资格想。

    彼此沉默了片刻,蒋元紧紧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目光坦然坚定,“等我恢复记忆,到时候,我们就和以前一样,做真正的夫妻,好不好”

    翠翠深深的看着他,眼瞳中水雾蒙蒙,盯着他认真的眼神看了许久,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能恢复记忆,回到从前,那我还怎么舍得拒绝你

    城南边的别院,是依山而建的,山不很高,连绵几座,这里的宅子都是各官家的别院,平时鲜少来住,四周很是宁静,赵莹莹靠在床头,双目无神的望着屋中的烛火。

    窗外还能听见阿宁小声的和玉娘说“我方才去打扫,床底下扫出来些许耗子屎,看来明日得去弄点耗子药了,可别哪天吓着小姐。”

    “是啊,这别院许久没来住过了,管事儿的也不知多久进来清扫一回”

    阿宁说着,努努嘴看着不远处屋门大开,里头坐着的两个婆子,小声又说“玉娘,你说大公子派她们来做什么”

    玉娘心里叹口气,摇了摇头“甭管她们来干什么的,都别叫她们去扰小姐清净。”

    赵莹莹听着外面压低的说话声,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被逼着从蒋家出来,又不能回家去,如今能有这样一个别院能住,就很不错了,她还能嫌弃什么

    至于那些看着她的婆子呵呵,看来今日的流言,把大哥是气坏了,不然怎么会派人来盯着她,一副怕她再出去做什么丑事的样子

    她阴沉着一双眼,冲窗外喊了一句“阿宁,进来吹灯。”

    反正被盯着,暂时什么也做不了,干脆就什么也不做,让他们安心

    赵家,赵忠躺在床上,颜氏靠在他怀里,拍拍他胸口“妹妹那边,你派去那几个婆子,能看得住她吗”

    赵忠闻言舒口气“五六个人呢,应该能看得住,照我说也不用让她住在别院了,直接送去南方姨母家多好,偏偏娘舍不得,怎么说都不肯松口,我也不能偷偷把她捆了送走。”

    颜氏闻言撇嘴一笑“你就是偷偷把她捆了送走,婆婆又能拿你如何顶多是骂你几句,恨上你几天,回头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也无可奈何啊照我看,与其放着你妹妹在京里,干脆远远送走的好。”

    “你说说最近,不说这外人如何看笑话了,光赵家一门不管是旁枝近枝的,近来上门发牢骚的人多少你娘倒是好,一个也不见,统统都堆到我身上,我是被那些叔伯婶子被挤兑的头都抬不起来”

    “这日子,我是真真够了,留着你妹妹在京城,万一哪天再作出什么丑事儿来,我看你还有几分脸皮去给她丢”

    赵忠闻言心烦,翻个身将她压住,狠狠的咬一口“烦死大爷了不想这些事儿了,咱来生个闺女”

    颜氏顿时大怒,狠狠拧他一把“滚一边去有你那个好妹妹在,我生了闺女出来,有人敢娶吗”

    赵忠低头堵住她嘴“那生儿子也行”

    “你当我是母猪啊,还生我都给你生了三个儿子了啊,你是狗啊你”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脸好烫嘤然后

    推荐基友小香竹的文摄政王总掐我桃花

    幼帝初登大宝,众人皆劝长公主下嫁摄政王以防他谋反。长公主美眸微垂,心下冷笑:联姻这种小把戏怎可能钳制他的狼子野心指望用感情去消磨他的意志,实在天真,冷血的毒蛇非但暖不热,还会反咬一口

    她需要靠山,但绝不会是他

    思量再三,长公主决定公开选婿,然而凡是参选的权贵之子皆陆陆续续开始出现意外,不是腿瘸就是手折,惟有那位被软禁的邻国质子相安无事。

    质子毛遂自荐:成亲选我我命硬

    复选当日,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长公主不禁扶额,心道自个儿好像也没有旁的选择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