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一较高下

玄远一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欧阳缘怡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陈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好一会,欧阳缘怡才回过神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你是说我是千手佛?”

  “针对我的这个局,你做了这么久。”陈坚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给你做局了?”欧阳缘怡怒道!

  “再完美的局,都是人为设计的局,只要是人为设计的,就会有破绽!”陈坚看着欧阳缘怡,说道:“你的破绽其实不少,你一直认为自己做的局很完美而已!你明知道沈曼文和秦韵,跟我的关系,还是义无反顾的做这个局,你我之间是阴谋对阴谋,阳谋对阳谋,我只是想不明白意义何在?”

  “何来阴谋,何来阳谋?”欧阳缘怡皱眉说道:“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阿火,猛的冲陈坚出手了,一拳直奔陈坚的太阳穴,动作又快又急。

  “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何况还上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弄伤了自己?”陈坚轻轻侧身,顺势搭上了阿火的手腕,轻轻一个环转,然后轻轻一推,阿火立刻被这股力道带的踉跄着朝一侧退去,一屁股坐在了一侧的椅子上。

  “坐那吧!”陈坚淡淡的说道:“你们一个也跑不掉,明叔他们四个,那个司机,还有陈斌,这应该就是你们这个局的所有人了!刚好八个,对应千门八将!”

  阿火身为火将,负责的就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挺身而出,被陈坚一招化解攻势之后,阿火还要起身再来。

  欧阳缘怡在这个时候摆了摆手,阻止了阿火。

  阿火的出手,其实就已经证实了陈坚的话,欧阳缘怡就是千手佛,她想要抵赖也没法抵赖了。

  “重新认识一下?”陈坚在这个时候,笑着对欧阳缘怡伸出了手。

  “你揭穿了我做的局,竟然一点也不生气?”欧阳缘怡笑着问道。

  陈坚看着欧阳缘怡,说道:“你就不能撕掉这层伪装?我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你早已经预料到了,何必还说这样的废话?”

  “那我们坐下好好聊聊?”欧阳缘怡伸出手,和陈坚握了握手。

  陈坚也不废话,直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而后自己先在桌子边坐了下来。

  欧阳缘怡也坐了下来,看着陈坚问道:“谁先问?”

  “我先!”陈坚笑着说道:“因为我破了你的局,我赢了,你输了!”

  “好,你问吧。”欧阳缘怡点了点头说道。

  “事情的开始,是安阳父子被做局。”陈坚看着欧阳缘怡,问道:“你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布局的?”

  “不是!”欧阳缘怡缓缓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其实,我是知道你的名字的,只不过,也就仅仅只是知道你的名字而已,我找过你,可只知道一个人的名字,需要找到对的上号的人,还是很耗费时间的。”

  陈坚点了点头,示意欧阳缘怡继续说,因为欧阳缘怡的话明显没有说完。

  “我也曾找到过你,可你是个中医,还是一个医术很厉害的中医。”欧阳缘怡笑着说道:“你这层身份麻痹了我,让我不相信你就是关盈的徒弟!至于安阳父子,他们的确是被做局了,可没想到因为安阳父子的做局,让我找到了你,该怎么说这事?无心插柳柳成荫?踏破铁鞋无觅处?”

  “随便吧!”陈坚笑着说道:“怎么说都行!总之结果摆在那里,你找到了我,确定了我的身份!”

  “对,也是从那一刻,我开始针对你做局了。”欧阳缘怡点了点头说道。

  “你知道我始终对你不是完全相信的。”陈坚再次问道。

  欧阳缘怡再次承认了下来,说道:“当然!”

  “关盈的墓,你是怎么知道的?”陈坚岔开了话题。

  “关盈的死,我对你说的是实话。”欧阳缘怡沉声说道:“她死的时候,我就在她面前,只不过,我不是关盈的徒弟,是千手佛的徒弟,她临死的时候的状况,我说也是实话,包括我师父千手佛,也是这样死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坚沉声问道。

  “我知道你所关心的就是关盈的死,可这个问题要留到最后说。”欧阳缘怡笑了一下,说道:“现在,还是说我针对你做的这个局的事情,你问完了,我还有要问你的!”

  “你做这个局的意义何在?这个总能说吧?”陈坚皱眉说道。

  “一较高下。”欧阳缘怡沉声说道:“关盈当年其实在千术上赢了我师父,破了我师父的局,按照约定,我师父不得再对千门中人做局,我很不服气,所以追上你师父,没想到你师父伤成那样!”

  顿了一顿,欧阳缘怡又说道:“我安葬了你师父,这也是事实,至于其他的,就是骗你的了,我只不过恰巧和你师父的母亲一个姓而已,并不是你师父的徒弟!”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陈坚沉声问道。

  “你师父告诉我的。”欧阳缘怡说道:“她是真的拿你当传人,当徒弟的,我当时想跟她比试千术的,可她伤成那样,自然是无法再跟我比试千术了,她当时说我赢不了她,我不服,她就告诉了我的你的名字,说你是她的徒弟,如果有缘分碰到,可以跟你一较高下,就知道她所言非虚!”

  顿了一顿,欧阳缘怡又说道:“或许是因为我答应了帮她处理身后事,她告诉了我,你要做一件天大的事,如果做不成,最坏的结果就是会死,我们就没有见面的可能了,如果做成了,我才有可能见到你,跟你一较高下!”

  陈坚默默点了点头,这是当初欧阳缘怡说的,也是让陈坚哪怕怀疑,也得走进这个局的最主要的原因。

  “因为你知道这些,所以,只要你说出这些,我就必须走上找寻千手佛的路,从而也就走进了你做的局当中。”陈坚轻轻叹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你师父当年是不是败在敲山震虎这一招上的?”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