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堪一击的对手

白楼小漠

    “哈哈!真是纯阴之体!”洪源大笑道,然后指着韩漠跟雪儿分别说道,“你,自行了断!你,跟我走!”

    “老头,你好像很拽是吧?”韩漠冷笑道,从老人身上的气势来看,这老头也就天阶一级左右的实力,韩漠早已经可以跟天阶巅峰小成的人抗衡了,还会怕他一个天阶一级的人?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别怪老夫了!”洪源冷声道,抬手就是一掌对着韩漠拍了过去,在洪源看来,韩漠就是一只蚂蚱,一掌便可以拍死了!

    “真是一个逗比!”韩漠无奈了,要说那些习武者这样装逼也就算了,没想到在修真界遇到的这个老头也这么装逼,你不装逼不行?

    对于这种装逼的人,韩漠通常在第一招的时候会下重手,这样会让对手吃个大大的暗亏。

    “砰!”韩漠一拳打了过去,直接与洪源的手掌相撞。

    之前韩漠的真气还没有结成金丹,寸拳的力量在这修真界根本就发挥不出来,所以才会被洪源的**一掌打的倒飞而出。

    但是现在不同,韩漠的真气已经结成了金丹,能够让韩漠发挥出寸拳的力量来,洪源直接被韩漠的这一拳震得手臂发麻,身子也倒退了两步。

    “金丹初期?”洪源楞声道,他不管是左看右看都觉得韩漠是练气期的蚂蚱而已,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是一名金丹期的高手了?

    不过,即使是金丹期洪源也不怕,因为他的实力早已经跨越了金丹期来到了元婴期!

    洪源没有再直接出手,而是祭出了他背后的那把大剑,对着韩漠猛的砍了过去。

    洪源出剑了,韩漠自然也直接出剑,邪神剑瞬间凝聚而出,手腕一抖,挽出数朵剑花,形成一朵美丽而漂亮的绿色莲花。

    “好漂亮!”洪源心里感叹道,下一刻,洪源大惊,他已经沉溺于韩漠的这朵莲花中了,熟不知这莲花里面隐藏着韩漠的杀招!

    “嘶!”韩漠一剑刺破了洪源右手臂上的衣服,连带着洪源的右手臂都割伤了。

    大惊的洪源拼命后退,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扭转了身子,不然就直接死于韩漠之手了。

    洪源不敢再小看这名只有金丹初期的修真者了。

    一剑没有刺中洪源韩漠也不急躁,手腕再次一抖,无数剑影纷纷逼向洪源,根本就不给洪源进攻的机会。

    一开始还很兴奋的洪源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被韩漠逼得死死的,逼得他根本就动用不了招式,不断后退来防御。

    “不可能!不可能!我堂堂一个元婴期的人怎么可能会败在一个金丹初期的人手上!”洪源咆哮道,也顾不得自己会被韩漠刺伤,直接凝聚体内的真气,一剑对着韩漠斩了过去。

    “武技?”洪源这一剑给韩漠的感觉很像是武技,但是不是武技韩漠也分不清楚,不过韩漠同样一剑斩出,用武技来对抗武技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当韩漠一剑斩出的时候韩漠震惊了。

    本来按照韩漠所想的,他这一剑斩出的邪神噬焰斩充其量也就是半人高左右的月牙型剑气,没想到半人高却直接变成了一人多高,而且这威力也是跟一人多高的威力一样。

    “砰!”韩漠惊呆的看着他这道一人高的剑气直接劈碎了洪源的剑气,然后在洪源惊讶的目光下直接将洪源劈成了两半。

    “这就死了?”韩漠惊呆的看着被劈成两半的洪源,原本他还以为用动用秘法的,没想到直接被自己的邪神噬焰斩劈成了两半。

    “搞得我都喜欢上了这个世界呢。”韩漠握了握拳头,他发现,他在这个世界的力量比之前还要强,特别是施展武技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跟天地灵气之间的呼应,原本半人高的剑气也在天地灵气的加强上变成了一人多高。

    “咦?空间戒指?”韩漠一眼瞄到了洪源右手上的空间戒指,韩漠毫不客气的直接拿了下来,随后丢出邪焰将洪源烧成了虚无,随即感知扫描到戒指里面,看了两秒之后韩漠直接将空间戒指丢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

    “真是个穷鬼!”韩漠对着已经变成了虚无的洪源鄙夷道,看洪源实力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空间戒指里面竟然没什么东西,有的仅仅是一些钱而已。

    不过,这空间戒指很珍贵,韩漠决定带回去给雪无痕,自己拿了她的空间戒指不还给人家总是会不好意思。

    “走吧。”韩漠拍了拍衣服,对一旁的雪儿说道。

    “哦。”雪儿点了点头,对于韩漠的行为丝毫不惧,倒是能让韩漠眼前一亮,好像雪儿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一样。

    “雪儿,你不怕吗?”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熟悉之后,韩漠也直接将雪儿姑娘后面的姑娘给去掉了,直接叫雪儿了。

    同样的名字,同样的脸庞,韩漠总是不经意间认为雪儿便是雪无痕了。

    “难道雪儿跟雪无痕有什么关系?”韩漠心想道,“是不是雪无痕的前世?不然不应该这么像的啊!”

    “对了!契约!”韩漠想到雪无痕的时候猛然想起了契约,只要自己跟着契约走便能找到雪无痕,但是,韩漠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办法直接穿越位面找到雪无痕。

    不过,韩漠还是要试一试。

    韩漠的心神立即来到了自己的心脏面前,当看到之前写满了契约的地方变成一片空白的时候,韩漠惊呆了。

    没想到连这个都消失了,难道是直接解除契约了?

    韩漠不明白之间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去多想,想这些东西还不如寻找离开这个位面回到阴间的方法。

    与此同时,天行村。

    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正站在之前雪儿住的房子里面,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年轻人,看年轻人距离男子半步的距离可以分析出这两名年轻人是男子的随从。

    男子看着空空的房子皱了皱眉,随后他看到了里面的血迹。

    “公子,莫非小姐她……”其中一名年轻人说道。

    “不是她的血,是别人的血迹。”男子淡淡道,“这里还有那家伙的一些气息,原来是那些家伙,哼!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未完待续。)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