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7

宋家桃花

    最快更新嫁给前夫他弟最新章节!

    番外7

    庆玺十五年。

    荣安侯府。

    时下还早,崔柔刚刚醒来,看了看身边,发现已经没了人,只当温有拘是起床去练剑了。等明和过来服侍洗漱的时候,她随口问起才知道原来是安平来了,接过明和手中的帕子,笑了笑,说道:“这丫头就是个憋不住的,整日跑出宫,也怪不得娇娇每回和我说起总是叹气。”

    明和如今也是四十岁的妇人了。

    她从崔柔身边的大丫鬟做到现在整个侯府的管事嬷嬷,听着这话便也笑着回道:“公主年纪小,正是贪玩爱闹的年纪,何况她和侯爷感情一向要好,也听侯爷的话,跑来侯府总比去别的地方好。”

    听着这话,崔柔倒也未再说什么了。

    说来也怪。

    安平自小就是个泼猴性子,可偏偏对着温有拘的时候,乖巧得不得了,想了想便又说了一句:“你让厨房在给安平做一份金盏酥,她惯来喜欢这个。”

    明和笑着出去安排。

    崔柔便又拾掇了下才往外走,刚刚出门就看见温有拘和安平先后朝这处走来,两人手里都提着把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倒是一副气氛和睦的样子。安平率先瞧见她,收了剑就朝她小跑过来,一边抱着她的胳膊,一边亲昵得喊她:“外祖母。”

    等说完又可怜兮兮得打起小报告:“我一个时辰前就来了,可外祖父不许我打扰你,你瞧瞧,我这肚子都咕噜噜得在响了。”

    崔柔看着她这幅颇似娇娇小时候的模样,也喜欢得不得了,听着这话便笑着说道:“我让明和去给你准备你喜欢吃的金盏酥了……”这话说完,眼见她眼睛都亮了,便又握着帕子替她擦拭了一回额头,继续道:“不过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出来了,可是又同你母后吵架了?”

    “哪是我想和母后吵架,明明是她自己没查清楚。”

    想起这件事,她就生气,这会板着一张小脸翘着嘴唇,不高兴得说道:“还说我欺负那个呆子,明明是那个呆子傻乎乎得被别人欺负了,我看不过去帮了一把……”就是一不小心帮了倒忙,还连累那个呆子掉了湖。

    心虚了一会,可想起昨夜母亲训她的话,便又觉得委屈起来,一边同人告状,一边又撒起娇来:“外祖母,宫里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母后教训我,父皇惯来是听母后的话,哥哥也不帮我,我不管,您不许赶我回去,得让我在这多住几天。”

    “你在这住着自然可以,只不过你母后说得也没错。”

    崔柔握着人的手同人说着:“我们知道你是好心,可的确是你连累人掉进了湖,人家长远侯府家的公子本就是个体弱的,这寒冬腊月的掉进了湖听说命都去了一半,你母后让你登门去致歉也是应当的。”

    “让我去和那个呆子道歉?”安平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

    温有拘原先一直站在一侧,如今听着这一句才温声说了一句:“安平,小声些,别吓着你外祖母。”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安平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只不过语气却很坚定:“我才不去和他道歉呢。”说完,她也不顾两人,径直往里头走去,边走,心里还腹诽着,早知道就不帮那个呆子了,不仅害得自己也掉进了湖,还连累她被母后训。

    想着当日那个呆子抱着她的腰,她心里就怄得厉害,偏偏这事还不好往外头说。

    看着安平进去。

    崔柔倒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然后转头看向温有拘,有些无奈得说道:“也不知道安平的性子是像谁。”

    温有拘听着这话便笑着握了握她的手:“安平脾气是大了些,可心性是好的,何况这事,长远侯府也没说什么,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说完,语气一顿,眼见她微拢的眉便又跟着道说:“倘若你真担心,改日我去长远侯府一趟,我同长远侯年轻时有几分交情。”

    “不用了。”

    崔柔摇了摇头,她让安平去道歉,也不是担心长远侯记恨上了天家,只是觉得那孩子年弱失母可怜得很,只不过安平不愿,她也不会按着人的头过去,改日着人送些补品过去也就罢了。

    想到这,便又同人说道:“我们进去吧,早膳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说完。

    她就想往里头走,可手却被人拉住了。

    有些疑惑得转身看去,便瞧见温有拘弯腰看着她,有些委屈得说道:“你今日都没给我擦汗。”

    崔柔听着这话,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循目朝两边看去,果然瞧见廊下站着的几个丫鬟虽然都低着头,可双肩微颤,一看就是在笑的模样。她以前也不是那么容易害羞的性子,可自打嫁给温有拘之后,倒跟个不知事的小姑娘似得,变得又羞又娇。

    红着脸看着人。

    眼见他仍旧弯着腰,只好无奈得伸手替人擦拭起了额头,等擦完才又语气无奈得说了一句:“这回可以走了吧。”

    温有拘如愿以偿,自然高兴,也不多言,牵着人的手就往里头走去。

    这会早膳已经上齐了,安平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两人进来就开始自顾自用起了早膳,听着外头传来的脚步声才心虚得放下了碗筷,刚想说话就看见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有些没眼看得收回了视线,在宫里的时候看着父皇母后腻歪,如今来了外祖母这也躲不过。

    她突然有些后悔,是不是真得要留下来了。

    她从小就是个男儿性子,总觉得这些情情爱爱太过腻歪了些,就算日后要嫁人,怎么也得找个像父皇那样的,或是温外祖父这样的,可她纵观整个长安城也没发现有这样的人,筷子插着金盏酥,有一下没一下得吃着。

    脑中倒是突然想起了那个呆子的身影,拼命摇了摇头,想把这个身影赶出去。

    崔柔正好由温有拘帮着重新洗了一回手,如今见人这样,有些诧异得问道:“安平,怎么了?”

    “啊?”

    安平听得这话,忙道:“没什么,没什么。”她一边重新吃起早膳,佯装没事,心中却在唾骂着自己真是昨夜没睡好犯起浑来了,竟然把那个呆子同父皇比较,那个读读傻了的呆子也配?

    午间的时候。

    安平还是去了一趟长远侯府。

    崔柔得知此事的时候正在给温有拘做荷包,还是以前她送给人的那只,她劝过人几回,可温有拘怎么也不肯,她没了办法便只能给人收收线,好在她女红好,每次经她手倒跟新的一样。

    这会她放下剪子,走到温有拘面前替人系着荷包,口中是说道:“我就知道这丫头和她母亲一样是个嘴硬心软的主。”

    温有拘手里握着本,听着这话便笑着看她,柔声道:“你也是。”

    他眼前的这个人还不是个嘴硬心软的?当年拒绝他的时候一丝情面都没留,可私下又怕说得太过,让丫鬟过来打探他的情况,知道他受伤了甚至不顾外人说道过来照顾他,明明知道他对她图谋不轨却还是因为心软妥协了一次又一次。

    崔柔听得这话,忍不住抬头朝人看去。

    看着温有拘脸上的笑,即便两人相伴已有十多年,可有时候瞧见,她还是忍不住会晃神。

    就这么看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轻声说道:“九信,你有没有后悔过?”这话她问得很轻,更像喃喃自语,她知道温有拘喜欢孩子,可他们两人相识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她根本没法给他生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有时候他看着温有拘和安平相处时的样子,就会想着,要是她和温有拘也有孩子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她这一生从未有什么后悔的事,如今却有些后悔与他相识得太迟。

    即便她没说清,可温有拘也能猜得分明,手中的搁在一侧,而后握着崔柔的手,看着她的眼睛,神色严肃得说道:“崔柔,能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他这一生幸福得事太少,年少的时候,家中破产父母皆亡,亲戚旧友纷纷避开,而他沦落街头受尽奚落。

    如果不是还记着雪日里的那一遇,他或许根本不会活下来。

    是她救赎了他。

    是她给了他希望。

    即便此生相伴太少,可他也已心满意足,只若有来生,他还是想早些遇见她。

    ……

    “少爷,少爷,您醒醒,夫子就快来了,您可别又错了时辰惹老爷不高兴。”身边传来一道青涩的声音,有些焦急,却也不敢做什么,只能不厌其烦得在身边说着一遍又一遍。

    温有拘觉得有些稀,只当自己是在做梦,也就没怎么理会。

    可身边的声音还是没个间断,反而变得越发清晰起来,他到底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心里也有些感慨自己如今的脾气是越发好了,这要是换做年少时的自己,这样聒噪的声音肯定得被他罚了。

    笑了笑。

    可入目得却不是他和崔柔用惯了天青色的纱帐,反而是有些繁丽的苏锦,皱了皱眉,侧头看去,就瞧见有个小厮正青白着脸站在一侧,见他看过去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嘴里还不住小声说着:“少爷,不是,不是小的想吵您的。”

    “可是您已经气走了几个夫子,要是这个还是这样,老爷肯定得拿鞭子抽您。”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还有这些熟悉的话。

    温有拘清明了大半辈子,此时却有些糊涂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看着小厮,呐呐喊道:“清风?”

    小厮听得这话,身子一颤,又觉得这个语气不对劲,想了想还是偷偷抬了头来看,在看到床上少年怔忡的神情时才有些诧异得问道:“少爷,您怎么了?”

    温有拘没说话,他再如何也是在朝中打滚了大半辈子了的人,虽然觉得惊讶,倒也不至于宣泄过多的情绪,便又合了合眼,等到压下心中的疑问才看着人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啊?”

    清风一怔,呐呐道:“辰时啊。”

    “年月。”

    听着这话,清风觉得更加怪了,他总觉得今日的少爷有些不大对劲,却又碍于他平日的性子不敢忤逆,轻声答道:“熹平十七年,七月。”

    温有拘撑在锦被上的手一顿。

    熹平十七年,七月,那么如今还是在大周朝,天下还没有换主,他的父母也都还活着,还有崔柔……他也还没有嫁给王慎。心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突然像是滚躺着热血一般,“扑通扑通”快速跳动起来。

    他很少有这样克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可此时却实在有些难以言喻自己的心情。

    没有说话。

    只是紧紧闭着自己的眼睛。

    等到清风忍不住出声的时候,他才看着人说道:“知道了,我会去见夫子的。”既然能够重来,他自然不能再像上辈子那么混账了。

    温家是金陵的富商,又因为祖家出过几位进士,比起其他商人还要多几分尊贵,温老爷这辈子赚得钱加上祖宗积累下来的即便什么都不做,也能花个几辈子。可他整日还是唉声叹气,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自己的独子实在是太混账了。

    他是个没有慧根的,就想着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独子身上。

    钱赚够了。

    可名望却不够。

    他还想着能让儿子金榜题名,给他们温家再涨几分脸面。可偏偏他这个儿子从小就跟他作对,让他往东偏偏往西,让他读就去外头骑马,呼朋引友倒是一把手,可那些和他意气相投的又都是些什么好货色?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听。

    温老爷自己都觉得这辈子的希望只怕是不可能了。

    可偏偏这阵子温有拘突然勤奋起来,以前的好友都断了干净,每日去夫子那边好好学习,整个人都跟变了个人似得,他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私下同自家夫人忍不住说道:“你说拘儿是不是中邪了?”

    要不然怎么突然变得勤奋好学起来?

    结果自然是被他夫人扯着耳朵狠狠骂了一顿。

    这些明面暗地里的事,温有拘都知道,他也没打算管,这些东西,他都会,其实也没必要学,只是想着能让两个老人家高兴总是好的,上辈子父母失望的脸总在他的眼前徘徊,这辈子就让他们高兴些。

    自然他做这些,还有要改变自己的名声。

    崔家是金陵的世家,他要娶她,以后自然得考了科举,可印象也很重要,总不能拿着这样的混账名声去提亲,没得让她被其他人嗤笑。

    “少爷,您到底要去哪呀?这前头都是住宅,可没什么好玩的。”

    这阵子,温有拘性子好了很多,清风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了,今日少爷说要出门,他还以为少爷是跟以前那样去酒楼,倒没想到会来这样的地方。可这里住着得都是世家,少爷也没认识的人,何况他们走得还是后巷。

    温有拘却没有说话。

    他只是脚步匆匆得朝一处走去。

    他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只是想离她近些,想到这,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便停下步子同人说道:“你回马车等我。”

    寒冬腊月的,让人跟着他在外头苦等也没必要。

    清风自是不肯。

    可被温有拘一个眼神扫过来就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他也觉得怪,少爷现在脾气明明好了许多,可他却变得更加害怕少爷了,以前害怕是怕少爷责罚,现在是打心眼里扛不住少爷的气势,知他主意已定,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轻轻应了一声,退下了。

    温有拘见人走后便继续脚步不停得往一处地方走去。

    前世他和崔柔成婚后也来过几趟金陵,对崔家他自然是熟悉得,等走到一处地方,眼看着高高墙壁后头栽着梅树,他才停下脚步。

    前几日下过雪,如今雪已经停了,可屋檐瓦片上却还有着不少积雪,那些梅花被雪压着倒是让那香气变得更加缥缈动人起来。来时这一路,温有拘的心一直高悬着,可此时看着这株熟悉的梅树,想着这宅子里住着得那个人。

    他的心突然就变得平复了下来。

    紧绷了半日的脸突然扬起了笑,他仰头看着那株梅树,而后就听到墙壁后头传来的声音:“小姐,您还是别去了,要是让老爷夫人知道,肯定得罚您了,何况今日少爷也不在,您一个人出去了要是碰见事可怎么是好?”

    听着这道声音。

    温有拘心下一动,而后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墙壁后头响起:“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父亲最疼我,哪里舍得罚我?”

    崔柔。

    这道声音带着雀跃,不同后来她温柔的嗓音,可温有拘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先前才平复下去的心突然又扬了起来,仰头紧紧得盯着那个屋檐,没过多久就听到一阵动静,然后是一个穿着红色小袄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出现在了墙壁上。

    她应该是没看到温有拘,颤颤巍巍得坐在墙壁上。

    “小姐,您还好吗?”

    墙壁后头又传来丫鬟的声音,小姑娘怕得厉害,可又不肯服输,咬着牙说道:“我没事,你收了梯子走吧。”说完,她手撑着墙壁,低着头看着底下,越看越慌张,最后却是闭着眼睛说了一句:“死就死吧。”

    说完。

    她就跳了下来。

    可印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反而是听到一阵闷哼声。

    崔柔疑惑得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少年的身上,少年面容白皙,脸有些红,倒不知道是被冷得,还是被撞得太痛了,可他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笑意,恍如四月的春风,又像是平静的湖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不知道是少年长得太好看,还是他的眼睛太动人。

    崔柔一时竟然忘记起来,神色怔怔得看着他,好一会才呐呐问道:“你,你是谁呀?”

    温有拘听着这话却没有回答。

    他只是看着她,温柔而又专注,而后用近乎呢喃的声音,看着她说道:“这一世,终于是我先找到了你。”

    (全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