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作者: 曙歌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50章

  “你放心,有我在。”

  戈渊的一句话让压力重重的叶婉清泪目,但她还是拒绝了。她恍然发现自己之前并没有想过要跟戈渊求助,但那也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到求助的程度。

  戈渊愿意帮忙,叶婉清感激,但她却不好意思让他帮忙。

  “月收入一千块的朋友借你五千,这对你来说是很大一份人情,你为之不好意思我能理解。月收入十万的人借你五千,你不用太觉得不安,因为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

  “就跟你帮助你的学生一样,我们都是有能力做这件事,也都愿意去做这件事。既然我们相识一场,就接受我的帮助,行不行?”

  “我希望,你可以过得好。”

  戈渊的劝说很平淡,却让叶婉清瞬间泪盈于睫。

  她哽咽着点头:“好……”

  没办法说不好。

  她确实需要帮助,而戈渊的话也很大程度上宽慰了她的心,不会给她更多的压力。

  有戈渊出面,官司自然是没有悬念的。

  就算叶婉清并没有从这其中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好处,甚至在别人看来还花了很多冤枉钱,但她却觉得值得。

  她捍卫了自己的名声,为自己伸张了正义。

  也许她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但那些泼在她身上的脏水她不接受。

  永不。

  ……

  官司打赢了,但叶婉清和学校领导层的关系也破裂了。

  学校领导层觉得叶婉清“桀骜不驯”,而叶婉清觉得学校真是虚伪,假模假样。

  叶婉清不可能再在学校里呆下去了,但她是堂堂正正离开的,和之前的“你主动辞职,让大家面子好看”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叶婉清走的时候,很多老师和同学出来送她,她心里有些安慰,觉得自己总算没有白忙活一场。

  她依旧很牵挂高三的孩子们,也担心叶晨的成绩,但是,之后这些总会有人接手吧?

  而她,已经不能再去管了。

  戈渊帮了很大的忙,叶婉清专门找了个时间请他吃饭,真心实意地感谢他。

  两人的关系因为这件事而变得越发的熟络,吃饭的时候聊得很好。慢慢的,戈渊说自己因为工作而饿着肚子的时候,叶婉清也会邀请他来家里吃一顿便饭了。

  意外,就在某一次发生。

  叶婉清小小的出租房中,灯光温暖,空气中还飘散着饭菜的香味。

  两人坐在沙发上喝了点小酒,喝得微醺的时候戈渊慢慢靠近叶婉清,试探着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一双黑沉沉的幽深眸子看着她,仿佛在等待着她的反应。

  也许是孤单太多年,也许是酒精的刺激让人会不知觉放肆起来,也许是被最近的事情压得喘不过气,也许内心也希冀着一份温暖,也许……有很多也许……

  叶婉清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轻轻闭上眼睛。

  一切都顺理成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婉清恍恍惚惚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可身边男人的温度却提醒她一切都是真的。

  她没有觉得害怕,也没有逃避,就是不可思议事情的发展。

  虽然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两人之间却没有什么改变。

  他们没有人说过确定关系的话,虽然他们的来往却越发的多。戈渊每每有时间都会来找叶婉清,而要去外地出差前也会记得跟叶婉清说上一声。

  叶婉清不是没想过要一个确定的回答,但她却屡屡放弃。

  两人之间的差距很大,一个是失业的老师,一个身价上亿的精英。在常人的眼中,戈渊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有,怎么会喜欢她这样年纪大了又没有多出色的人呢?

  不自信,让叶婉清将心事压在心里。

  而男人的粗心,却让戈渊觉得两人已经心心相印,一切尽在不言中。

  误会像是一颗小种子,不经意埋下的时候不知道它会带来什么,可当一切越演越烈才会知道它的破坏力原来那么大。

  ……

  几年来往,戈渊平淡地求婚,叶婉清也平淡地应了。

  戈渊说,两人年纪都不小了,也要考虑结婚的事情了。他们之前相处得不错,以后也肯定错不了,结婚之后就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叶婉清说,好。

  她不敢奢求戈渊是喜欢她的,到了这个年纪,她已经不期望轰轰烈烈的爱情了,她需要的是细水长流。浪漫,对她来说是奢侈品。

  她觉得戈渊可能也是一样。

  也好。

  可能他们之间没有多深爱,但……能好好过日子,那就好了吧?

  但是,再怎么样也总归是有点不如意。

  越是投入感情,越是不平。

  叶婉清有时候觉得自己只是想好好过日子,平平淡淡就好,戈渊不爱她也没有关系。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喜欢上了戈渊这个人,然而,这种想法让她觉得难堪。她这么大的年纪了,说爱不爱的好像有点太不应该了。

  她越是躲避自己,就越是让戈渊感觉她在推开他……

  两人的关系,慢慢的竟然没有婚前那么自在。

  等叶婉清恍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不知不觉中她和戈渊的关系竟然冷淡了下来,两人唯一的亲密竟然是每周必须一次的夫妻生活。

  也只有在那时候,叶婉清才仿佛感觉到戈渊是爱她的。

  深爱的那种。

  她从不是一个回避自己错误的人,犯错了,那就要改正。她学着正视自己的内心,想要理清楚自己对戈渊究竟是什么感情。

  是因为累了,所以想要找一个人过日子,还是因为她对他有感情了呢?

  而戈渊,对她是什么感情?

  叶婉清想了很久,决定找个时间和戈渊好好聊一聊,聊完之后,才好做决定。

  可惜,没有等到她和戈渊交谈沟通,意外比明天要更早到来。

  一场车祸,叶婉清彻底失去了和戈渊谈心的机会。

  庆幸的是在昏迷过去之前,叶婉清听到了戈渊低沉哽咽却撕心裂肺的表白。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个习惯沉默不言,把很多事情压在心里的男人竟然是喜欢她的。

  很喜欢,很爱。

  比她之前希望的爱还要爱。

  她后悔了,生平第一次那么后悔。

  有些话,应该要早早说的。

  有些人,应该要好好珍惜的。

  如果一切重来……

  ……

  “节哀。”

  “节哀顺变……”

  一束束白菊花被摆放在棺木前,戈渊穿着黑色西装,木然地跟每一个来悼念的人点头示意,目光却一直看着安静躺在棺木中的女人。

  女人已经不年轻了,岁月让她的肌肤不再那么光滑,还有了淡淡的皱纹。因为在床上昏迷不醒躺了三年,她的身体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健康,但她的神态还是那么温婉柔和。

  三年了。

  出了车祸之后,叶婉清便昏迷不醒,当了三年的植物人。

  直到今年身体器官衰竭,再也撑不过去。

  这三年中,不少人劝说戈渊放弃,不要再坚持了,因为坚持也没有用,只是苦了自己。

  还有劝他再找一个能照顾他的,说家里没有女人不行。

  可他都没有听。

  三年算什么?

  他这辈子在认识叶婉清之前没有结婚的念头,只有拥有她之后才想过要找个人一生一世。

  如果不是她,那所谓的结婚和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只可惜,她还是走了。

  永远地走了。

  叶婉清下葬那一天,等人都走了,戈渊一个人沉默地抚摸着她的墓碑,看着上面“爱妻叶婉清”的字样,突然很后悔。

  很后悔自己太沉默,没有早点告诉她,他爱她。

  现在再说,她已经听不到了。

  突然的,心痛如绞。

  突然的,就落下泪来。

  ……

  叶婉清猛地睁开眼睛,神情怔忪。

  一瞬间,她有些分不清前世还是今生。

  等她看清楚房间里的摆设,触摸到熟悉的床品,这才确定自己在哪里。她从深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感觉脸上湿润一片,一抹,原来是她不知不觉间竟然泪流满面。

  她侧过身子,发现身边的男人还熟睡着,而窗外的天色也还早。

  心里生出一股惆怅又温柔的情绪,她轻轻地揽住男人的腰,情不自禁又回忆了一遍前世和今生,心里很有些感叹。

  重生前,她觉得自己一直在一片白光中飘荡,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落不到地面……原来,那是因为她当了三年的植物人吗?

  她和戈渊……

  也算是圆满了。

  前世她和戈渊重逢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是三十多岁。岁月和阅历让他们习惯当一个大人,习惯了沉默,会把很多事情放在心里,不那么热衷于表达。

  所以,他们之间遗憾地有了误会,开始还算融洽的关系竟然越走越远,直到她出车祸的时候才知道戈渊是那么深爱她。

  而今生她明明确确知道戈渊爱着他,所以不吝啬主动朝他靠近,用戏弄他的方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她的态度,给了戈渊明确的指引。

  而戈渊,才二十出头的他也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年纪,还是个不太懂得遮掩情绪的男孩。他热情又冲动,只要她释放一点点爱意他就能给她燃起一座火焰山。

  两人在更好的时间,有了更好的相识相知,所以他们这一生是如此的幸福。

  轻轻一笑,叶婉清将脸贴在自家大男人的后背上,眷恋不已。

  今生,她真的很幸福。

  如今她已经是四十多快五十岁的人了,她的渊哥还一直陪在她身边,宠她爱她一如当年。

  她的孩子们都很听话又孝顺,也很有出息。唯一让她操心的是,两个小家伙都不恋爱,没有孙子玩,还真是有点儿无聊。

  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过得很好,一个个都得到了幸福。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

  如果真有,那她也不觉得遗憾。

  因为她的幸福独一无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