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托塔天王

偷看书的懒猫

    青蛇没死,法海的金钵将她镇压下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手下留情的缘故,她只是被打成重伤,侥幸活了一条性命。

    当白素贞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现出本体,躺在溪边,奄奄一息了。

    “青儿!”

    看着遍体鳞伤的青蛇,心中一酸,白素贞几乎落下泪来。

    “姐姐。”

    眼神涣散,朦朦胧胧的看着眼前这一道白色素衫的人影,青蛇知道是自己的姐姐来了,莫名的,这一刻,她的心头同样充满了心酸。

    “青儿,别说了,姐姐先替你稳住伤势。”

    看着地上的青蛇,白素贞轻声说道。

    随后,直接吐出自己的内丹,白素贞开始替青蛇疗伤。

    为了追赶戒空和戒法,强行损耗了自己的内丹真元,又被法海金钵一击,打伤了本源,青蛇伤得很重。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白素贞收了内丹,青蛇的伤势这才勉强稳定住了,重新幻化成人形,只不过她的脸色依旧惨白,短时间内都不能够再动用法术了。

    “姐姐,青儿已经没事了,你快去救许仙!”

    虚弱的依偎在自家姐姐的怀里,青蛇对着她如此说道。

    “青儿....”

    白素贞面带犹疑。

    “没事的!姐姐,你快去!”

    如此说着,青蛇强行挣扎着,从白蛇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若是那法海对许仙做了什么,到时候。你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一句话说到了白素贞的心坎里面,一狠心。看着自己妹妹青蛇,她终是点了点头。

    “青儿,你照顾好自己,我去一趟金山寺!”

    话说完,白素贞化作一道白光遁光离去了。

    “姐姐,你一定要将许仙带回来啊。”

    看着白素贞离去的身影,青蛇喃喃的说道。

    .....

    白素贞借白乙仙剑遁光,速度极快,很快便来到金山寺地界了。

    不知道是不是法海早有准备,当白素贞到达金山寺脚下的时候。金山寺山脚下的小镇,所有的村民都已经散去了。

    金山之上,金色的佛光倒垂下来,将整个金山寺都笼罩了起来。

    “法海!!!”

    驾御剑光,白素贞化作一道白光降临在金山寺外,嘹亮的声音响动数十里!

    “法海!把我家相公交出来!”

    呐喊着,白素贞猛的挥动了自己手上的白衣仙剑,仙剑斩下,一道巨大的白色剑光狠狠的斩劈在金色的佛光结界之上。

    让人惊讶的。白素贞含怒一剑劈下去,整个金色的佛光结界都骤然摇晃了一下,随后原本浓郁的金色佛光都变得黯淡了。

    “师傅!!蛇妖!!”

    金山寺内,大雄宝殿之中。伴随着白素贞这一剑,整个大雄宝殿甚至都摇晃了一下,殿内原本都在打坐的僧人都是骤然面色一变!

    “无妨!大家静心念咒加持。蛇妖虽然强,但凭她。闯不进来!”

    和大殿之中,诸多僧人的惊惶不一样。法海异常的平静。

    作为白素贞的宿敌,法海对她实在太了解了。

    伴随着大雄宝殿内,众多僧人念经加持,一片佛音响动,竟然传荡整个金山之上,那佛光结界得了诸多僧人的加持,金色的光芒骤然再一次璀璨起来!

    “蛇妖!!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端坐在大雄宝殿的正中,法海骤然高声传音,佛音洪亮,振聋发聩!

    但是金山寺外,白素贞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随后冷哼一声,手上的白乙仙剑再一次斩下!

    巨大的剑光狠狠的劈在金山寺的结界之上,但这一次,让人意外的,那金山寺的结界竟然仅仅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即便有恢复如初了!

    有金山寺诸多僧人的加持,金山寺的结界比之先前,坚固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算以白素贞的白乙仙剑之威,想要破开结界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恶!!”

    看着自己的白乙仙剑竟然完全无法撼动金山寺的结界,白素贞面色一沉,却是直接舞动素衫,无边的仙道法力波动,幻化出一条无比巨大的白蛇虚影!

    这是她的本体法相!!

    “法海,快快放我家相公出来,否则我砸烂你的金山寺!!”

    充满了愠怒的声音响动,震颤整个金山山头!

    “白素贞,人妖殊途,想要我放许仙可以,除非你自甘镇压百年,要不我就拘禁许仙百年!这一辈子,你都别想和他再见了!!”

    面对白素贞的威胁,法海没有丝毫的惧意,他早已经打定决心了。

    “可恶!!!法海,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白素贞骤然掌控自己的白蛇法相,巨大的蛇身猛的朝着金山寺狠狠的砸下来!!

    巨大的蛇尾狠狠的砸在金山寺的结界之上,整个结界骤然爆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芒,随后整个结界都不断的颤动,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粉碎!

    金山寺内,一个个僧人面色尽数潮红,道行低的,嘴角甚至都沁出了一抹鲜血!!

    “撑住!!”

    金山寺内,感受着金山寺结界的颤动,法海怒吼一声,随后更加响亮的佛音响动,那金山寺的结界竟然爆发出一层梵文咒印!

    那梵文咒印闪烁光芒,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上来,竟然生生将白素贞的白蛇法相给猛的弹开了!

    “法海!!!”

    法相被生生弹开,白素贞呐喊着,那巨大的白蛇法相幻化。又幻化成一道白色素衫的仙影,手持仙剑。朝着那金色的结界劈砍。

    可惜即使如此,那金色的结界坚固的超乎她的想象。无论她如何施为,始终无法攻破金山寺的结界。

    “好!!好!!法海,这是你逼我的,既然如此,我便毁了你整个金山,到时候,我看金山不再,你的金山寺如何依存!!”

    心头一动,怒极反笑。白素贞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

    金山寺内,由法海主持,诸多僧人联手加持,金山寺的结界稳固,即使以她的修为也无法攻破,既然如此,她就毁掉整个金山!!

    “钱塘江大潮澎湃,巨礁磐石都被拍得粉碎,今日我便去借来四海。淹了你这金山寺!!”

    以白素贞的道行和法力,想要借来四海之力,水漫金山,显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她可以寻找别人的帮助。

    白素贞一心求仙。为人又善良热忱,道、妖、魔、乃至仙、神,受她恩惠的都有不少。

    求了这些人的帮助。白素贞借了四海的海水,化作汪洋朝着金山寺倒灌下去!

    刹那间。四海之水倾泻,以金山寺为中心。方圆数十里都化作了一片汪洋大海!!

    四海之水弥漫,倒倾而下,生生将金山都被淹没了!!

    白蛇一怒,水漫金山!!

    四海之水倒灌金山,瞬间将金山寺的结界给冲破了!

    但非常糟糕的是,水漫金山方圆数十里,淹死生灵无数!

    这一笔罪孽因果,全部都算到了白素贞的头上!!

    “蛇妖!!你借四海淹我金山寺,波及无数生灵,如此业果,你当下十八层地狱!!”

    金山寺之中,大水弥漫,法海和众多僧人联手,撑开一个小结界,勉强将四海之水挡住。

    但没有了结界守护,显然他们根本不可能再抵挡白素贞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法海反而没有丝毫的担忧。

    “白素贞,你已经犯下滔天大祸了,恐怕天罚,立时将至!!”

    伴随着法海的话语落下,果然,天空之中,乌云汇聚了,一条条电蛇蹿动,雷霆闪烁!!

    白素贞借四海之水淹没数十里,葬送生灵无数,天道已经容不下她了!

    “白素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此刻,白蛇天劫将至,端坐在大雄宝殿之中,法海心里面,反而没有丝毫的喜悦,只是神情平静,一如无喜无悲,仿佛得了大解脱,大自在,除去心魔孽障,从此真正的四大皆空了。

    雷霆闪烁,一条条电光舞动,随时随地,天罚雷霆都会劈下来。

    抬头看着天空,一袭白色素衫的白素贞脸上神情异常的悲愤,

    “老天,你认为我是错的吗?!!”

    仰天发问,白素贞的双眸之中,竟然流下了两行血泪。

    但回答她的,仅仅只是天空之上,那突兀而至的惊雷!

    “轰!!喀嚓嚓!!”

    闷雷轰响,电蛇舞动,似乎是在斥责她!

    “啊!!!!”

    狂啸一声,伴随着天空之上,那响动的惊雷,白素贞整个人原本的仙道法力竟然在这一刻堕落了,滚滚的妖气肆虐,妖风呼啸,直欲席卷苍天!

    “为了相公,仙又如何?妖又如何?!只羡鸳鸯不羡仙!!”

    “妖孽!!放肆!!!”

    白素贞的话语落下,让人难以置信的,就在此时,九天之上,突然间,一点金色的光芒出现,穿破了云层!

    这一点金色的光芒照耀,漫天的佛光播洒,竟然有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出现在云层之上!

    “燃灯古佛?!”

    看见天空之上,那一尊金色巨佛的样子,白素贞失声惊呼!

    燃灯古佛,那可是小乘佛教之中,堪称二把手的佛教大能!!佛门大僧!

    “妖孽!你祸害苍生,今日,我镇压你五百年,你可服?”

    燃灯古佛出现,金色的佛光竟然生生穿破了漫天的乌云,原本雷霆闪烁的天空,竟然在完全被金色的佛光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漫天的雷霆消散了,但这一尊金色的佛像镇压天际,梵音阵阵。佛光的气息将天地都笼罩了。

    “弟子不服!!弟子放弃仙道,只是为了和相公长相厮守。为什么,这么一点点奢求。都不被天地允许?!!我不服!!”

    仰天看着燃灯古佛,白素贞没有丝毫的畏惧,高声质问!

    “痴儿!!痴儿!人妖殊途,此乃天地秩序,你今已犯下大错,莫要再被执念影响了,静心五百年,雷锋塔内,好好思过吧。”

    金色的巨佛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但是不容分说,金色的大掌要一抬,竟然化作一尊巨大的金色宝塔,朝着白素贞镇压下来!!

    “我不服!!”

    宝塔从天而降,白素贞奋起反抗,搅动漫天妖风,可惜完全没有用处,金色的佛光照耀。妖风尽皆消散!

    金色的宝塔当头压下!

    “相公!!!”

    金色的宝塔压下,最后一刻,充满了绝望,白素贞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呐喊了一声!

    随后。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但就在这一刻,当那金色的宝塔压下的瞬间,从天际。忽然又有一只巨大的手掌落了下来!

    巨掌拍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金色的宝塔上。恐怖的力量爆发,竟然生生将那金色的宝塔给打爆了!

    随后让人震惊的。那爆裂的金色宝塔的碎片之中,一点厚重的土黄色气息弥漫,仿佛直欲压塌万古,无法想象的可怕气息流露出来,整个天地波动,一尊小小的土黄色七角宝塔矗立虚空之中!!

    “先天玄黄玲珑宝塔?果然是你,托塔李天王!你也想抢夺这一道证道之基?”

    先天玄黄玲珑宝塔现身,继而略带吃惊,虚空之中,一个声音响起,随后虚空破开,一道身着青色道袍的身影显露出来!

    这一刻,这一道身着青色道袍的身影散发着压塌天地的可怕气息,一丝一缕的无上道意勃发,似乎整个世界都无法承载他的存在!

    这一道身影的话语落下,虚空之中,一声冷哼,那一尊金色的巨佛消散,露出一道中年儒生的模样,竟然却是那半步多的掌柜。

    不过下一刻,他整个人幻化,身上的儒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金光灿灿的金色战甲!

    金色战甲着身,托塔李天王一招手,那一尊先天玄黄玲珑宝塔穿破虚空,自动落到了他的手上。

    “哼!怎么,天下机缘,有缘者得之,允许你转世下界,就不允许我下界寻求证道的机缘了?”

    手持先天玄黄玲珑宝塔,托塔李天王一脸的傲意。

    “呵呵,我下界,可是得了娘娘的法旨,你李天王,身居守护天庭重责,却私自下界,擅离值守,按照天庭律例,恐怕罪责不轻吧。”

    面对李天王的回答,这一道身穿青色道袍的身影冷笑着开口,他正是谈笑!

    “李天王,这件事情,娘娘亲自下了法旨,不仅仅是我,桃花仙子、掌灯仙子都已经下界。”

    “你最好还是赶紧抽身离开吧,否则都是后,不要偷鱼不成,反而惹了一身腥臊,把自己的性命也白白葬送在这儿!”

    “哼!娘娘?!可笑!我为天庭神将,为镇守天庭无数岁月,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乃陛下亲信,我只听陛下圣旨号令!”

    手持先天玄黄玲珑宝塔,托塔李天王没有丝毫的退让!

    “是吗?!”

    李天王的话语落下,没等谈笑开口,突兀的,一个声音响起,虚空之中,一点光芒亮起,一盏古朴的琉璃玉盏出现在虚空之中。

    “先天琉璃玉盏?!王母的掌灯侍女?!”

    心头一动,托塔李天王的神情微微的凝重了。

    先天玄黄玲珑宝塔,本是如来前身,多宝道人的本体。

    多宝杀身化佛,本体的先天玄黄玲珑宝塔便落在了西方大乘佛教二圣的手中。

    二圣祭炼之后,赐予了燃灯古佛,燃灯又将之赐予了自己的徒弟李靖,作为李靖的证道之基!

    先天玄黄玲珑宝塔,乃是诸多先天宝物之中,威能都非常巨大的宝物,加上李靖成就半步超脱多年,他的实力非常的可怕!

    谈笑虽然命中注定会超脱,但论真正的实力,恐怕李靖绝对要在谈笑之上!

    这也是掌灯侍女估量之后,执掌先天琉璃玉盏现身的原因!

    没有她相助,谈笑一个人绝对不是李靖的对手!

    当然,这是她自己的思量。

    作为老牌的强者,对于谈笑,李靖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看到先天琉璃玉盏的瞬间,他的心里面,已经充满了忌惮!

    先天琉璃玉盏,那是王母的法宝,禁制之中,必定有王母的元神烙印坐镇,一旦真正的动起手来,王母这样证道超脱的圣人下黑手,他很可能被一击扫灭!

    这一刻,他心里面有些退缩的意思了。

    但一想到,一切差不多都已经圆满,那一道证道超脱的机缘即将出现,他咬了咬牙,没有退去!

    谈笑和掌灯侍女背后有王母撑腰,他的背后同样有人撑腰!

    他身为天庭上仙,镇守天庭无数岁月,堪称玉帝心腹,如今虽然玉帝万年不显,但只要玉帝不死,就没有人敢对他下死手!

    况且,他师从燃灯古佛,背后的西方二圣同样是他的靠山!

    “如今大劫将至,不成圣,恐怕早晚化作灰灰,这一次的证道机缘难得显露,若是不争一把,恐怕将来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一念及此,先天玄黄玲珑宝塔在手,李靖却是偷眼看向地上,被四海之水淹没的金山寺。

    他知道,此时,金蝉子的转世之身就在金山寺之中,那一道证道机缘,即将显现!

    “罢了,拼上一次!”

    目光一闪,突兀的,李靖骤然抛出先天玄黄玲珑宝塔,大掌一下子朝着下方捞了过去!(未完待续。。)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