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鬼摄拿

偷看书的懒猫

    “大胆小道士,竟然直呼我家主人的名讳,实在该死!!”

    镇子的深处,一个阴冷忿怒的呼号声音响起,刹那间,阴风狂作,鬼哭狼嚎之声直欲钻心入耳!!

    “是鬼王,他在这儿操控一切,这个小镇原本风水就奇绝,惨死的冤魂不少,如今这儿已经被化作了鬼氓绝域,必须想办法将他斩杀!”

    小道士的神情变得有些严峻。

    “我们杀进去?”

    听到小道士的话语,李彪目光之中闪烁着惊人的杀气!!

    “不行!”

    李彪的话语落下,小道士却是摇了摇头,

    “整个镇子都已经化作鬼域,这儿就是他们的大本营,在这儿,他的修为道行可以十倍发挥出来,而我的纯阳道力反而会被压制!”

    “虽说即使如此,杀进去,拿下那只鬼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是别忘了,我们真正的对手是白铁余!!”

    “如今白铁余尚且没有现身,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此地,亦或者不在此地,是不是在暗中窥伺,随时准备出手偷袭之类的。”

    “一旦我们消耗太多的力气,稍稍显露出疲惫之态,恐怕迎接我们的,立刻就是白铁余的雷霆之击!!”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干等在这儿?”

    一时间听到小道士如此说话,李彪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了。

    “不是,自然不可能干等在这儿,那鬼王借助鬼域的力量消耗我们。若是不与他速战速决,恐怕我们迟早被他消耗的精疲力尽。所以无论如何,必须施展雷霆手段。一举将其击杀!!”

    说道这儿,小道士的双眸之中露出一丝丝的精芒!!

    “那鬼王现在藏身在这个鬼镇的深处,我们寻常手段,想要找到他,需要一路杀过去,这样做,实在太不划算了。”

    “待会儿,我直接施展我云雾观禁术之一的天鬼搬运之术,直接将他从鬼镇的深处一口气摄到这儿来。然后施展雷霆手段一举轰杀!!”

    一般的修道之人,对大名鼎鼎的五鬼搬运之术都耳熟能详,甚至很多人都能够使用这一门非常实用而且简单的秘术。

    五鬼搬运之术,能够召唤五只小鬼听从自己的驱使,穿梭虚空,偷拿人、事、物非常玄妙而且厉害。

    天鬼搬运之术和五鬼搬运之术差不多,但更加厉害不知道多少倍!

    天鬼搬运之术是召唤天外虚空之中的天鬼降临,然后施术者通过献祭自己的寿元,驾御驱使天鬼穿梭虚空。直接通过虚空,将施术者想要东西摄拿出来,简直无往不利!!

    但需要消耗施术者的寿元,这一门天鬼搬运术毫无疑问。自然是一门邪道秘术!

    云雾观虽然是一个隐世的道家门派,但却也是嫡传的道家玄门正宗,这种天鬼搬运之类的邪道秘术。自然不可能是云雾观的秘传禁术。

    这是小道士偶尔看见的自己前世宿慧片段之中曾经掌握的一门厉害的禁术!

    这一次迫不得已,为了天下苍生。小道士已经决心拼了自己的寿元都要一口气拿下鬼镇深处的那一只鬼王!

    “直接将那一只鬼王摄拿过来,那你会不会....”

    小道士的话语落下。这一次反而是李彪有些担心了。

    “没事,天鬼搬运术是我云雾观的禁术,之所以叫他禁术,就是因为它太诡异邪门,有伤天和,除此之外,凭心来讲,这一门秘术倒是非常的厉害而且实用。”

    笑了笑,小道士对着李彪如此说道,暗地里面,他将这一门禁术的需要消耗自身寿元的事情给悄悄的隐瞒了。

    “师门历代祖师静止我们只用这些有伤天和的禁术,但禁术没有错,就看用在什么地方,如今白铁余丧心病狂,用来对付这样的人,破例使用这一门禁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天鬼搬运术,献祭透支的是自己的寿元,短时间内,对自身的道行和法力什么的,没有任何的影响,从情况上来来看,似乎也是最适合目前使用的秘术了。

    和李彪如此说着,小道士随即也不再浪费时间,而是一翻手,摸出来一把漆黑的长香!

    长香入手,小道士闭上眼睛,喃喃念叨了两句,随后将这一把漆黑的长香靠近自己的嘴边吹了一口气,让人难以置信的,这一把漆黑的长香竟然自动燃烧了起来!!

    一丝丝幽幽的漆黑的烟气从长香上面冒出来,继而幽幽飘荡穿入虚空之中,随后虚空之中,“咕隆”一声,似乎有什么被惊醒了!!

    下一刻,一个阴冷诡谲的声音响起在小道士的耳边,

    “是谁?!是谁?吵醒了我?!是....”

    “废话少说,十年寿元,你给我将一只藏在这个鬼镇深处的厉鬼王摄拿出来!”

    没等虚空之中,那一个阴冷诡谲,似乎刚刚睡醒的声音说完,小道士直接冷然开口,完全没有丝毫对天鬼的惧意。

    和一般的修士不一样,小道士通过自己前世的宿慧知道天鬼的一些把戏。

    这些生活在虚空天外的天鬼,根本不需要睡觉,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吓唬召唤他们的人,以此提高加码。

    “十年?!太少了!!”

    小道士的话语落下,虚空之中那一个阴冷诡谲的声音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开口否认,这一刻,他的声音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好像刚刚睡醒的样子。

    “只给你十年寿元,爱干干,不干滚!据我所知,这个价格还是非常合理的,你如果不干。虚空天外的天鬼多得是,你不干。自然有人干。”

    眉宇间闪过一丝丝冷意,小道士带着些许莫名的嘲讽之意。

    “呵呵。看来你对我们天鬼熟悉的很嘛~”

    小道士的话语这一次落下,让人难以置信的,那虚空之中的声音却是充满了仿佛是套近乎一样的和气。

    “别废话,赶紧办事情!”

    但小道士似乎完全没有和这一只天鬼套近乎的意思,直接冷冷的如此开口。

    “哼!小道士,胆敢小看我!!哼!!不就是摄拿一只鬼王吗?看我的!!”

    面对小道士的冷面,虚空之中,那一个声音也是微微有些愠怒的样子,但虽说如此。那一只天鬼却是直接出手了!!

    虚空骤然裂开,一只巨大无比,仿佛是漆黑骨头爪子一样的巨爪一下子撕碎了虚空,巨大的爪子延伸出去,一把朝着鬼镇的深处抓了过去!!

    随后伴随着那巨大的鬼爪探进去,鬼镇之中应声响起一声惨叫,继而下一刻,让人难以置信的,一道浑身冒着黑气的青面獠牙的厉鬼王竟然被直接从鬼镇的深处给摄拿了出来!!

    “给你。我的东西,我直接拿走了。”

    将这一只鬼王一把狠狠的扔在地上,旋即那一只巨大的鬼爪竟然凭空消失了,但它消失的瞬间。小道士只觉得冥冥之中,自己的寿数似乎凭空矮了一小截。

    修道之人,修道修仙。什么是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寿元!!

    活得越久。修道成仙的机会越高!!

    修道之人,尤其是玄门正宗。一般都很爱惜自己的寿命,轻易都不愿意折损自己的寿元,相反,一些旁门左道,倒是非常喜欢动辄损耗精血,消耗寿命来换取强大的实力。

    因此,在同等境界战斗的时候,那些旁门左道的修士,反而会显得比那些玄门正宗的修士厉害的多。

    但往往,随着岁月流逝,那些旁门左道的修士下场往往都会非常惨,很多都英年早死,而那些玄门正道的修士则是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精神,经常能够活出一只只镇压门派的老乌龟,老王八。

    而能够证道成仙的,大多也是玄门正道的存在,旁门左道的修士,很少能够真的证道飞升成仙。

    “不过有失有得,现在的情况之下,为了天下的黎明百姓,损耗区区十年的寿元又算得了什么?!!”

    在自己的心里面如此说着,小道士那深邃的眸子看向被天鬼仍在自己面前,浑身都已经被封印拘禁的那一只厉鬼王。

    天鬼精通虚空搬运和摄拿之术,他们的天赋神通就是虚空摄拿,能够在摄拿的同时,附加极其厉害的封印和禁锢,寻常就算是修为和他们差不多的高手,都是一抓一个准!

    “先废了他!!”

    看着这一只被扔在地上,似乎非常痛苦,不断挣扎的厉鬼王,毫不犹豫的,没有丝毫的仁慈之心,小道士直接如此说道。

    随后话说完之后,小道士一翻手,取出来三根细长的桃木钉,接着直接丝毫不差的全部射进了那一只鬼王的眉心!!

    三根桃木钉被射进眉心之后,这一只鬼王骤然一声惨叫,整个形体都一下子似乎要扭曲溃散了!

    “我用这三根千年桃木钉打穿了他的三阴心窍,如此一来,他一身的道行修为就被我几乎废掉了七成。”

    如此说着,小道士似乎还不放心,又是一翻手,朝着那一只鬼王射出三道土黄色的光芒。

    这三道土黄色的光芒闪现,竟然化作三道金色的符咒文直接封住了鬼王的身形!!

    “这是伏魔降鬼咒!如此一来,他再难作乱!”

    话说完,小道士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现在怎么办?拷问他?”

    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小道士的意图,李彪如此问道。

    “嗯,看样子,他应该见过白铁余,如果能够从他这儿知道白铁余的情报和信息,那就方便太多了。”

    如此说着,小道士再一次看向那一只躺在地上的厉鬼王。

    “你觉得呢?是要将白铁余的行踪告诉我们,还是等着我用五雷咒将你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亦或者你觉得我将你练成五子鬼比较合适?又或者你还是不满意,我这儿还有很多手段可以对付你的。”

    冷冷的看着那一只厉鬼王。小道士的脸上露出一丝丝与他一贯气质不相符合的戾气!!

    “你不要想我会出卖主人,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面对小道士的质问。让人难以置信的,这一只厉鬼王挣扎着喘了一口气,随后朝着小道士和李彪狂喊了一声,那丑陋的青面獠牙鬼脸上露出疯狂的神情!

    “糟糕!!他要自爆!!”

    骤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随后看着那一直厉鬼王一下子就膨胀起来的身形,毫不犹豫的,小道士直接回头,一把抓住了自己身边的李彪,继而骤然一挥手。让人难以置信的,小道士和李彪的身影竟然骤然遁进虚空之中消失了。

    下一刻,那一只膨胀得如同水桶一样的鬼王爆炸了,恐怖的力量冲击,化作一道道彪悍无比的气浪肆虐,将原地的一切都撕成了粉碎!!

    惊人的力量横扫,一下子波及了足足上百米,上百米的方位之内,那些鬼镇里面的建筑直接被毁灭。那些躲在废弃建筑之中的冤魂们连惨叫都没有也被瞬间化作飞灰。

    一时间,在惊人的冲击之下,整个鬼域都被生生轰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但当鬼王爆炸的余波散开,半空之中。朦胧的虚影晃晃悠悠的出现,却是小道士和李彪两个人安然无恙的出现了。

    “还好你及时带着我躲开,要不然咱俩恐怕绝对要受伤不轻了。”

    看着原地被鬼王爆炸轰出来的巨大深坑。以及周围被清空出来的这一个豁口,李彪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从小习武。武功深厚,内力精纯。皮肉也非常的厚实,加上真元偏向淳厚,他自认自己的防御力极度惊人。

    但这一刻,看着那鬼王自爆,造成的如此惊人的效果,他一下子还是感到一丝丝遍体的寒意!!

    如果是他正面硬顶这一下,恐怕也绝对不会好受!!

    小道士的脸色都样有些难看,一缕惨白从他的脸上一闪而逝,继而又消失不见了

    这种遁术不是那么容易施展的,刚刚情急之下,用处这一手来,小道士的道家法力消耗非常之大!!

    “它似乎就是鬼镇的阵眼,他如今一死,鬼镇的风水好像破开了,我已经能够感受整个鬼镇之中的风水气息了,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行,白铁余不在这儿。”

    稍稍犹豫了一下,小道士如此说道。

    “那这儿是大旱的源头?”

    小道士前面的的话说完,稍稍犹豫了一下,李彪如此开口询问。

    “不是,现在看来,这儿只是白铁余留下来的一处鬼镇。”

    摇了摇头,小道士如此开口。

    “这样吗?”

    点了点头,但李彪似乎有点遗憾,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解决这儿的事情,还是直接继续去找白铁余?”

    想了想,李彪又是这样开口。

    “当然要去找白铁余,不过,既然这儿的守阵的鬼王已经被杀,大阵已经破了,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看看,白铁余在这儿到底弄了什么把戏。”

    小道士如此说话,似乎是征求李彪的意见,又似乎直接不容置疑的如此开口。

    “你是带头人,你觉得呢?”

    李彪眉头微微一挑,随后如此开口。

    “那走吧!我这阵子之中的大阵破开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有点心神不宁!我感觉,让我心生不宁的东西好像就在前面!!鬼镇的深处!!”

    如此说着,小道士一马当先,带着李彪朝着前面走去。

    一路上,鬼镇里面聚集着非常之多的冤魂乃至游魂、厉鬼,但让他讶然的,之前的时候,那些游魂厉鬼奋不顾身,凶狠煞气非比寻常。

    但现在,这些家伙却非常的安静,相反躲藏在那些废弃的建筑之中,偷偷的看着谈笑和李彪,那些游荡在这儿的厉鬼反而对他们充满了畏惧。

    能够杀掉鬼王的存在,他们怎么能够不畏惧?!!

    一路向前,深处鬼镇之中,当此处遮掩的法阵破开的瞬间,小道士和李彪看着里面的光景全部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这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孩童,大的看上去似乎有六七岁的样子了,小的似乎只有一两岁。

    此刻,这些小孩子全部都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他们的身边,杂乱放着小孩子的尸骨,看上去非常的恐怖。

    “白铁余这个畜生!!”

    看到眼前的场景,无以言语的怒火瞬间中烧了,李彪感觉自己似乎直欲生撕白铁余的肉,喝他的血,吃他的心!!!

    军阵里面,为了歃血,有活掏人心,然后吃下去的习惯!李彪就曾经吃过,但那是不得已,实际上,那一次是逼不得已,他实际上非常反对这样野蛮的行径。

    可是这一次,看到地上那些小孩子的尸骨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愤怒到极点了!扒皮抽筋已经不足形容他对白铁余的怒火了。

    “白铁余这么干,难道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看着地上闭目躺着的小孩子,以及地上一堆堆的,小孩子的尸骨,小道士的目光之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但随后,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小道士的脸色变得似乎比死了爹娘都难看了。(未完待续。。)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