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崖底无水

梦临凡尘

    杨过小龙女赶忙跑过去查看李莫愁的情况,李莫愁紧皱眉头,强忍着难受,问道:“杨过,你再说一遍,刚才所言是真是假?”

    “我说的都是真的,若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况且公孙止的结发妻子并没有死,现在还关在鳄鱼潭下苟且偷生呢!”

    “咳咳!谢谢,还有,烧了~那个畜~生,有~毒……”说完,李莫愁便昏了过去。

    小龙女大惊:“师姐……”

    杨过探探李莫愁的鼻息,又把了下脉搏,脸色阴沉下来,李莫愁虽然只是昏迷,却是已经剧毒攻心,能够撑住不死,全是因为常年练毒功,身体多少有些抵抗力。

    见李莫愁未死,小龙女连忙在李莫愁身上乱翻,只要翻出药瓶,便倒出来看看,却是没有一样,能解李莫愁的反噬之毒。

    二人将李莫愁抬进房里,小龙女将身上的玉蜂浆一瓶瓶的灌下去,却是毫无作用。

    连着三天,二人轮着照顾李莫愁,这一天,就在二人交替休息的时候,李莫愁竟然不见了。

    小龙女焦急万分,杨过一边安慰着,一边与小龙女分头找。

    忽然,杨过发现地上有血迹,急忙喊小龙女过来,二人沿着血迹一路跑上山顶,那里正是断肠崖。

    只见李莫愁瘫坐在崖边,眺望着天边的红霞,面上无悲无喜,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小龙女大喊一声‘师姐’,李莫愁也不回头看,幽幽吟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李莫愁凄凉的吟诵着,忽然身子向前一探,整个人钻入了深渊。

    这时,杨过与小龙女终于赶到,小龙女泪流满面,呼道:“师姐,你这又是何苦!”

    杨过也是心中戚戚然,虽然知道李莫愁身中无解之毒,此刻见到李莫愁跳崖自尽,也很不是滋味。

    忽听崖边风声呼啸,李莫愁的声音隐约飘来:“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声音渐弱,直到后来,再也听不见了。

    杨过长叹口气,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不如死!”

    闻言,小龙女更是哭的厉害,杨过一把将小龙女搂进怀中说道:“龙儿别急,说不定李莫愁没事!”

    小龙女抽泣着说道:“怎么可能,这悬崖深不可测,好好的人掉下去也必死无疑,师姐身中剧毒怎么可能幸免!”

    杨过也不敢多言,他可不敢将崖底有个寒潭的事说出来。

    最后一抹余晖消失于天边,见小龙女睡着了,杨过抱着她回了谷内。

    看着满脸泪痕正在熟睡的小龙女,杨过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宠溺的笑了笑,杨过躺下睡了。

    …………

    “师姐……”小龙女大吼一声,猛地坐起。

    杨过睡的正香,被小龙女的吼声吓了一个激灵,赶忙坐起来安慰小龙女。

    “过儿,师姐,师姐真的……”

    见天已大亮,杨过说道:“待会我去找一条绳子,咱们下去看看!”

    说完,杨过穿好衣服去找绳子,路过情花丛的时候,这才想起,里面还有一个生死不知的公孙止呢。

    杨过小心翼翼的绕过情花,只见一片被压倒的情花从中,一个满脸漆黑的死人四仰八叉的倒在其中,正是公孙止。

    “哎!”杨过叹息一声,也没去动他,转身去找绳索。

    绝情谷中房舍不少,当初绝情谷的弟子们逃走时带走了一些珍贵物品,绳索之类的普通工具却是一件不少,杨过挑了几捆粗绳扛着出去了。

    杨龙二人重新回到断肠崖,杨过将绳索拴在崖边的巨石上,将几捆绳索接上扔到了悬崖中。

    杨过说道:“龙儿你在上面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听话,你还是在上面等着,若是我到了崖底会晃动绳子告诉你,若是你也下来了,万一绳子断了,咱们两个可就都要困在下面了!”

    小龙女一想也对,便不再多言,将金丝手套带在杨过的手上,并再三叮嘱杨过一切小心。

    拽了拽绳索,杨过攀绳而下,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崖底。

    落到地面,杨过吃惊不小,只见崖底尽是白骨碎石,李莫愁的尸身赫然在列,已经摔得七零八落,模样极是难看。

    杨过庆幸,幸亏没让小龙女下来。

    “崖底的寒潭不见了!”杨过环视一遍,喃喃说道。

    按照原著所言,断肠崖下,应该有一处寒潭才对,现在却变成了坚实的地面,杨过不由得头冒冷汗,辛亏跳下来的不是小龙女。

    收回心思,杨过将李莫愁的尸身收敛起来,搬了石块堆起一座坟茔,又在地上刻下‘古墓派李莫愁’六个字。

    “若有来世,希望你能投胎一个好人家!”

    顺着绳索爬回了崖顶,杨过将底下的情况说给小龙女听,听到李莫愁确实死了,小龙女又哭了一阵,之后,二人又拿了些纸钱香烛等物,在崖边祭拜李莫愁。

    李莫愁一生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死后不仅有人给她立坟做墓,还烧纸祭拜,若是她泉下有知的话,也能瞑目了。

    回到绝情谷,杨过让小龙女先去休息,他要将公孙止的尸体处理了。

    小龙女似是想起什么,问道:“过儿,你说公孙止的结发妻子还活着,是真的?”

    “额,你怎么想起这个来了!”

    “先回答我,你不是骗师姐吧!”小龙女追问道。

    杨过沉吟片刻,说道:“是真的!”

    “那,那咱们该去把她救出来啊!”

    “不行,那人虽是未死,却已是形同野兽,没有人性的,放她出来,倒霉还是咱们!”

    小龙女对杨过自是深信不疑,闻言,也是有些为难了,又说道:“那,那不如告诉公孙姑娘?”

    “那你打算怎么说,告诉她,她母亲是被她父亲害的?”

    小龙女顿时哑口无言,杨过接着说道:“公孙姑娘现在过得很好,这父母相残的人间惨剧还是别让她知道了,就让她开开心心的过一生吧!”

    “而且,公孙姑娘的母亲与郭伯伯郭伯母有生死大仇,若是知道自己的女儿与仇人的徒弟相好,必定不会同意,到时候又是一场悲剧!”

    “啊,原来其中还有这种隐情,既然如此,那便听过儿的!”

    杨过揉了揉小龙女的脑袋,暗暗松了口气。

    “好了,快去休息吧,等处理完公孙止的尸体,咱们就回去找大雕!”

    “好好好,几日不见,我也有些想雕儿了!”

    杨过并没有按照李莫愁说的将公孙止的尸体烧了,那一片情花丛,作为绝情谷的天然屏障,烧了极是可惜。

    更可况,杨过知道如何解情花毒,也是不用担心以后会伤到自己人。

    拖着尸体来到绝情谷后山,杨过找到了一个岩石裂口,那裂口旁边还有一棵大枣树,杨过知道,裘千尺就在下面。

    杨过喃喃自语:“裘千尺,你的仇人我给你送来了!”

    说着,杨过将公孙止的尸体扔了下去。

    侧耳倾听,一声轻微的落地声传入杨过耳中,忽然,一声尖厉的咆哮从裂口中传出来,隐约间,杨过听到有个声音狂笑:“公孙止!哈哈哈,死的好,死的好啊,公孙老贼终于遭了报应……”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