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鬼人的牵扯

小千岁.

    看着眼前愤怒的人,萧千没多少表情,一如既往把勺子里的食物塞进嘴里,面色木然。

    似是习惯了萧千的漠然,韩硕丰继续:“我真担心有一天……她们姐妹也会突然消失……这里面的东西,我知道,老杨知道……”

    “能说说吗?”萧千放下勺子,闪开让送餐员进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脑海中失去的记忆越来越多,他甚至忘记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唯有一点,叶家姐妹的事情,似乎冥冥中与他有很大的干系!

    韩硕丰靠在墙上,取出一包烟:“来一根吗?平溪那小子的,被我没收来的。”

    萧千看着烟盒内只剩下的十六根烟,接过其中一根,只是没有让韩硕丰点燃,就这么挂在嘴边。

    “叶家姐妹是履阳那边的,我去过那里,那地方穷,而且还是山角里面,这么多年了,路还没有通进去。

    我也不知道杨闰是怎么跑到那地方找上这两姐妹的……

    哪里来的仙人跳,不过是杨家强行找的伪证而已,伪证人不止一个,但全部都说是被叶家姐妹和那个肖泽骗过,而且还拿出来了所谓的证据,这事情,外人根本不懂……

    杨家关系太大了,上面一层一层下来都有人帮他,很多声音想要阻止,可都被另一批人压住了,强行压住了!

    你知道吗?这压住的不仅仅是那些声音而已,压住的,是正义,是公道!”

    韩硕丰一根烟已经燃尽,可惜他根本没有吸几口,他又点燃一根,继续道:“杨闰唯一失算的,就是他想把她们送到另一个狱区,可被人暗中出手改掉了地点,送到了我们这儿。

    送到其他几个狱区,她们三人没有活路的,只有老杨,杨建勋这个老固执,老铁板,才能挡住杨家!

    老杨为了还这对姐妹清白,扔下了手头所有的案子,他亲自去了……临走前,他让我看好人的,他说杨家什么都敢做的……

    我……”

    “你没相信他!”

    韩硕丰低头。

    他没做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没了一个人,永远的没了。

    他一开始觉得进了四号狱区,没人能动得了他们的,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韩硕丰才感觉到深深地恐惧。

    连这里,也被渗透了吗?

    一顿话说完,烟抽了两根,韩硕丰将剩下的十三根塞到了萧千手里,默默起身就要离开。

    走出几步又突然回头:“还剩十四根,送你了!”

    说完莫名其妙的话,他终于走了。

    萧千将他手中的烟插回了烟盒中,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他在纠结要不要进去。

    咔嚓……

    只是率先一步,门从里面开了,送餐员走了出来。

    “呀,你堵在门口干嘛,要进去?”

    萧千点头。

    “哈哈,那就进去呗,真是的。”送餐员一把推开萧千离开。

    一扇门之隔,可萧千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门里门外,被一层光幕遮挡着。

    耳边一阵冷风,轻灵的声音传入耳中:“想进去问清楚?”

    萧千点头。

    “没用的,这个时间,张道生还没有来,只有等死了之后,张道生才来了这里。”

    萧千回头盯着白衣女人:“张道生……是谁?”

    白衣女人抚摸着萧千额头,眼中突现怜悯:“连这个名字都忘了吗?

    你弄清楚自己真的想要什么了吗?

    真的只是阻止这一切发生而已吗?”

    萧千不理解白衣女人的话,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张道生被人算计了,你也被人算计了,你正在深陷泥潭,却还不自知!

    进去吧,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吧!”

    白衣女人轻轻的推了一下萧千,后者根本没有反抗,直接一个踉跄进了光幕之中。

    出乎他的意料,房间之中,根本没有人,唯有四周雪白的墙壁,和摆在正中央的一套雪白桌椅。

    萧千走到桌前,上面摆着一张白纸,旁边一根亮红色的钢笔。

    “可怜!”

    无声无息,鬼人出现在他的身后。

    如果说其他人的记忆都在消失,可唯独鬼人不同,萧千还记得这个人,可事实上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其实也不多。

    “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

    鬼人走到桌前坐下,对着桌面轻轻一敲,雪白的房间内被隔出一层黑色方形光幕,将两人包裹其中:“萧千,你还没意识到吗,有人在算计你,在这么继续下去,你怕是会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萧千挪开椅子坐下去,盯着鬼人:“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号狱区是一个局,这个地方是李相儒布置的养魔地,有人以此为点布局,算计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

    布局的人有三个,一个是张道生,还有一个是杨且,还有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

    现在张道生死了,害死他的人,不是杨且,就是剩下的那个布局人。

    你要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环一环冲出去,否则到最后,你,会死的很惨,比我还惨!”

    萧千没有回答什么,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一只手掌伸到他的面前,他看着掌心的火柴,一阵愕然。

    鬼人将手心的一盒火柴放在桌上,轻笑一声:“真是给惯的臭毛病!”

    萧千拿起火柴,点燃了口中的烟:“话说,你之前对我挺有敌意的,怎么突然来告诉我这些。”

    “因为杨且,这个老东西活的太久了,老而不死为妖,临门一脚,他把我给算计了,没有你,永远也离不开这个养魔地。

    我帮你,你帮我,公平合理!”

    它对萧千说的这番话,却是不假,当年杨且来到这里,鬼人以为自己的身份没有被发现,没想到杨且早就清楚了,只是没有明说,却暗地里让人布置了后手。

    罗家人用禁火烧了四号狱区没把他怎么样,却是在四七阴鬼禁彻底被破开,临门一脚就要离开时,杨且的后手把鬼人彻底留在了这里。

    如旗袍女尸所说,杨且这个老东西,确实坏的很!

    它现在想要离开,只能寄希望于另外两个布局人,其中一个神秘,身份连他也不知道,而且隐隐约约间,鬼人感觉那个人图谋不小,可能会危及到它。

    只能寄希望于最后一个,也就是张道生。

    张道生说是死了,可又来了一个萧千,鬼人自然找他了。

    “在我来这里的时候,有一个人自称是老张头的儿子,你知道老张头有儿子吗?”

    “呵,这你就问错人了,也许你可以问我一些关于李相儒的事情,至于张道生这家伙,我知道的不多。

    顺带说一句……嗯?”

    鬼人正要开口,却发现他们所在的黑色方形光幕在颤抖,似乎就要被抹去。

    “罢了,那个东西来了,最后说一句吧。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术内,在这里面,你会逐渐迷失,想要出去,必须破开这个术。

    而据我猜测,布置这个术的人,就是张道生,谜底,就在叶家姐妹的冤案里面……”

    滋滋……滋……

    黑色光幕消失了,萧千再次回到了雪白房间内,空白的桌上,一张白纸,一根红色钢笔,还多了一盒火柴。

    萧千收起火柴后,盯着桌上的白纸与钢笔,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份契约!”

    白衣女人出现了,同时白纸上也开始显现出黑色的字,只是这些字不好认,全部都是解番文抒写的。

    “你是谁?”

    “嗯?”

    “你不是叶家姐妹中的任何一个人,你是谁?”

    “谁和你说的?”

    “鬼人!”

    “鬼人?”

    白衣女人被这个奇怪的名称搞得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缓了过来:“萧千,你相信我吗?”

    “不相信!”

    “不相信吗?”

    白衣女人伸手,想要再次抚摸萧千脸庞,后者没有躲闪,只是眼神冰冷了许多。

    鬼人并没有与他说关于白衣女人的任何话,可也和说了差不多。

    他现在的状态,和眼前的白衣女人脱不开关系,甚至说和老张头也脱不开关系。

    这种迷迷茫茫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我,是白小娴!”

    “白小娴?”

    “呵呵,这是第几次忘记我了?没关系,反正已经习惯了。

    萧千,我真的不会害你的,张道爷也不会害你的!

    这是你的第一份契约,签了吧。”

    “我想知道知道叶家姐妹怎么样了!”

    “可以!”

    萧千提起钢笔,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白纸上,只是最后提笔一瞬间,他的脑海一阵嗡鸣。

    “老张头死了……四号狱区……高璐……刘海生……嘶,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他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都回来了。

    “张本初用一个术包裹住了整合四号狱区,张道爷知道你应付不了,所以在很早以前就在这里留下了后手,叶筱筱的鬼魂把馗珠交到了你手上。

    馗珠里面也有一个张道爷留下的术,可以帮你!

    现在,你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就跟我来吧!”

    如今记忆回归,萧千终于理智许多。

    当他把一切理顺时,终于有了一点头绪。

    说白了很简单,也就是他陷进了别人设的一个局里面,老张头老早就预料到这天,所以给他留了后手。

    可说白了,也不简单,反而多出了更多问题。

    叶家姐妹和杨家杨闰的恩怨,似乎就是一个色字,可怎么会牵扯到老张头那一代人,甚至是鬼人呢?

    从白小娴带来的话里面,他可以推测出这背后绝不简单,叶家姐妹有鬼,或者说她们的身份还是其他的东西,绝对有猫腻!

    (本章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