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要你发誓

夏云菲

    话音一落,只见唐雨梦凤眼一眨,那末轻佻的笑意,瞬间就自眼角溢散开来!

    那一笑,看似带着玩世不恭,却也足以颠倒众生!

    李煜瞬间眉宇一紧,余光突然向院外的那些人,果然,在李陌寒和自己那些侍卫的眼波中,都流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该死的女人!她是在给自己下马威,还是在当着自己去魅惑别的男人!

    然而,在唐雨梦话音一落,两人之间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此时的唐雨梦与李煜之间的相互怒斥,却仿若那眉目传情,就好像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正在众人面秀恩爱,说什么昨晚因为对方过度的宠爱,才会导致今天自己被人误解一般委屈!

    “太子,雨梦昨晚真的没有睡好,这好不容易得空懒一会儿,你怎么就带着一大群闲人,闯进来打扰人家休息!”眉毛一挑,唐雨梦眼光中带着一抹轻佻的玩味,直接双手环上李煜的脖颈,嘟起的红唇,眼神懵懂迷离,瞬间在脸上彰显着倦色……

    跟在侍卫之中的玉女子,看着那唐雨梦如此大胆的勾搭李煜,紧抿的唇,眼中有怒气盛出!、

    李陌寒的目光有些涣散,他的眸光朝那清园的小屋门前望去,也不知道是被谁迷惑了心智似的。

    “抱歉,是我的不对,没能让你好好的睡上一觉!我这就让他们离开……”

    嘴角一勾,眼波中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神色。在场之人无不震惊,都被这倾世一笑而迷惑。素闻这李煜太子主动向天承王请命要求纳唐雨梦为妃,却不想他们早已经是如此恩爱着彼此!

    清冷的眸子,在从唐雨梦脸上移开时,瞬间或作冰冷一片。

    李煜恢复了一脸的冷漠,清扫四周所来的人,他说“既然本太子的爱妃需要休息,那就还请在场的各位早早离开清园!否则,本太子绝对不会对那些随意侮辱我太子妃就是杀人凶手的人,再客气半分!”

    话音一落。站在一旁失落的王月潆瞬间怒目圆睁。虽然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但是她王月潆也清楚这李煜此时此刻说侮辱唐雨梦是杀人凶手的人,就是自己!然,侮辱吗?虽然李煜纵然再纵容唐雨梦,难道就能避开唐雨梦有杀害自己大哥的嫌疑吗?

    眼睛一眯。带着不可质疑的口气。王月潆转身。目光灼然的看着李煜。

    “太子,纵然唐雨梦此刻在你府上,但是谁又能保证她一直没出去过?还有。就在不久前,我与她在京城酒楼,甚至是在她醉梦轩重新开张的那一次,这女人可不止一次警告我,说是只要我敢嫁给轩王,就会送我一份‘大礼’!如今我大哥已死,尸体却还未找到,你又怎么保证人不是她杀的!”

    话音一落,李煜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狠厉,这个王月潆,看来是一心认定了唐雨梦就是凶手了!

    然,就在李煜刚要开口斥责王月潆的时候,那就在李煜身边的唐雨梦,却传来了一声清脆且嘲讽的笑,她说,“王月潆,敢情你今天来找事,不是因为你怀疑我是杀害你大哥的凶手,而是跑来找我要‘大礼’呢!”

    眉毛一挑,带着轻蔑的神色,只听唐雨梦上前两步,就朝那李陌寒的方向走去,眸子一暗,她说!

    “啧啧……这人太过贪心了可不好!就好比一个女人爱上一不爱自己的男人,不但在不择手段的去占有之后,还千方百计要想着嫁给他一样!然而,郡主你跟轩王大婚,我唐雨梦可是破了大财,让太子为我送上一对上乘‘墨绿玉如意’作为贺礼献上了,怎么算,也都该是给了你一份大礼了吧!只是,雨梦想不通,郡主你怎么会把你婚礼上发生的不幸,迁怒到我唐雨梦身上来!还是说,你在嫌弃我给你的那对‘玉如意’太廉价了?”

    话音一落,瞳孔一缩,眼睛一眯,在脸上是一抹肃然的狠厉!

    在众人看来,这未来太子妃就好象是因为那北岳郡主嫌弃自己给送的贺礼太小,而对自己胡搅蛮缠,很委屈的样子!

    “你——”

    王月潆身子一阵发虚和难受,胃腔里翻滚的恶心,让她只想快点离开,可是大哥的死因不明不白,她却不相信这个女人会如此好心送礼给自己!

    “唐雨梦,你敢发誓!我大哥的死,真的和你无关!!”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王月潆相信,就算她再怎么宣泄愤怒,但只要那唐雨梦不开口承认,除非是自己手中有确凿的证据,否则根本就拿那妖女没辙!

    迁唇一笑,唐雨梦一声嗤笑没忍住出了声。清澈的眸子,哪里还有刚才的倦意,带着那冻人心魂的寒,眸光冷厉扫向那个一脸漠然的男人。

    李陌寒,你从一开始进清园的时候就一直保持沉默,没有说话,是不是在你看来也相信那王月潆说的话,在等着看自己会不会去承认,自己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是的,人确实是唐雨梦杀的!她可以想承认就承认,否认就否认!一切只要她本人愿意!否则,就算是和李煜翻板了自己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怎么样!可是,李陌寒,身为暗黑首领的她,早已经习惯了冷血,不再适合拥有像你那样纯真如火的情……

    “发誓?发什么誓?”

    眉毛一挑,唐雨梦回过身,一脸无知懵懂的模样。

    “我要你发誓我大哥的死与你无关,否则你唐雨梦就将失去一生所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一双眼睛中,是决然的毒狠!

    王月潆目光灼然,紧盯着唐雨梦,现在的她根本就没证据去证明唐雨梦是不是就是那杀害自己大哥的凶手。但是,待她找到自己大哥的遗体,找到更多的证据去证明凶手究竟是谁,否则,她绝对不会这般轻易去相信唐雨梦跟此事无关。

    在场的人,紧紧盯着那一身懒散红妆的女子,他们都没想到这王月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竟然会要求唐雨梦去发这么恶毒的誓言!然,却没有一个人相信轻狂霸道的唐雨梦,真的会去回应王月潆的话!

    然而,在王月潆话音一落的时候,却见那唐雨梦嘴角轻扬,一抹从容的笑意,自眼角漫开。

    撩人心魂的一笑,足以魅惑众生,甚至比起那妖孽太子李煜倾世的容颜,都更显得动人!

    她问。

    “王月潆,你相信命运?相信誓言!?”

    眼里是嘲讽的味道,似乎觉得此时的王月潆说的话有些可笑又可怜,唐雨梦反问道。

    “信!我王月潆信命!!但我却不会信你!!所以,我要你发毒誓,证明我大哥的死真的与你无关!”

    眼睛一眯,清冷的目光中带着凌然的寒意!(未完待续……)

    PS:其实,我觉得王月潆很可怜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