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回庄

墨染惊鸿

    ,最快更新唐朝小卖部最新章节!

    延平门,长安城十二座外城门之一,位于长安城的西南角,乃是楚文进出长安的必经之路,而此时的延平门下却是人头攒动,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百姓甲看着布告栏上的告民诏书,用胳膊碰了碰身边的百姓乙,问道:“唉,你说皇帝为何要突然祭天,这也没到冬至啊?”

    百姓乙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是不是傻?现在蝗灾泛滥,皇帝若是再不祭天祈福,岂不是要失了天下民心?”

    “原来如此。”百姓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说这蝗灾是不是上天...唔唔。”

    “你不想活了!”百姓乙死死地捂住百姓甲的嘴巴,声色厉茬地低吼道:“你想死也别拖累我。”

    说完,百姓乙又瞪了一眼百姓甲,一把松开百姓甲的嘴巴,神色慌张地钻出人群消失不见。百姓甲见此情形,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差点闯下大祸,故而不敢多做停留,也如百姓乙一般慌慌张张地钻出人群。

    楚文站在人群中,目视着两人的背影远去,这才回头朝布告栏上的告民诏书看去。只见告民诏书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个个斗大的楷体毛笔字,而诏书的大致意思就是当今天子明日卯时要在天坛祭天,城中百姓若是得闲可自行前往观礼。

    蝗灾,祭天?难道李世民要开始表演吃蝗虫大法了?

    楚文低头走钻出人群,尽管他也想去瞧一瞧李世民吃蝗虫的盛景,可想到祭天是从卯时开始,楚文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楚文今日还要回楚家庄,不可能在城中停留,而城门每日卯时才开门,等他从楚家庄赶过来,估计好位置早就被人占去了。

    想到这里,楚文只能一边在心中暗道可惜,一边径直朝不远处的租车行走去。

    来到租车行,楚文先是取回自己寄放的马车,然后又花钱雇了两辆拉货的马车以及两名搬货的劳力,这才领着众人出城而去。

    出城之后,楚文一路快马加鞭,很快就再次回到废弃的驿站。楚文停稳马车后,吩咐车夫与劳力在门外等候,自己则独自来到驿站后院的小木屋。

    楚文踏进木屋,发现木屋仍是自己离开时的模样,心中不禁长舒一口气,随即就赶忙从位面空间将粮食取出,回到门外叫来劳力开始装车。

    半个时辰后,在楚文与众人的共同努力下,粮食尽数被装上了马车,足足装了三车才将粮食装完。

    “好了,你二人自行回城吧。”

    楚文见粮食已经装车完毕,便付了工钱打发着两名劳力,自己则驾着装满粮食的马车,领着另外两名车夫向楚家庄行去。

    日头渐渐西斜,楚文终于在黄昏时分回到楚家庄,而在楚家庄的门口,楚道安领着楚氏族人早已等待多时。

    楚文驾着马车来到楚道安等人身前,停稳马车纵身跃下,向笑眯眯的楚道安行礼道:“大伯,侄儿幸不辱命,已将粮食成功运回。”

    “好好好。”楚道安一连说了三个好,上前扶起楚文,颇为欣慰地拍着楚文的肩膀,笑道:“阿文能将粮食运回,解了庄子的燃眉之急,功不可没,功不可没啊。”

    “这都是侄儿应该做的。”楚文谦虚了一句,指着身后的三辆马车,说道:“大伯,车里都是粮食,赶紧让族人卸下来搬回粮仓吧。”

    “好。”楚道安点头应下,回身吩咐等候多时的族人开始卸粮,自己则拉着楚文走到一边,问道:“阿文,你此番进城可还顺利?”

    “顺利”楚文点了点头,随后又略显迟疑地说道:“不过今日城中像是发生了大事,我在进城之前还被守卫拦下来盘问了一番。”

    “哦?”楚道安眉头一挑,向楚文追问道:“守卫都问了何事?”

    “也无甚大事。”楚文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说道:“他们就是问我为什么进城,我说我进城购粮,他们就放我进城了。”

    “原来如此。”楚道安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拍着楚文的肩膀道:“好了,你今日也奔波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侄儿告退。”楚文未发现楚道安的异常,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就准备离开,可就在此时,远处已经卸粮完毕,正在搬运粮食的楚氏族人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这粮食...”

    楚道安听到充满震惊的呼喊,撇下楚文就快步走到发出呼喊的族人身边,问道:“楚三,出了何事?”

    楚三听了楚道安的问话,赶忙将右手伸到楚道安眼前,松开紧握的手掌,说道:“族长你看这粮食。”

    楚道安低头看去,却见楚三的手里正放着十几粒颗粒饱满的小米,那饱满的程度连楚道安都吃惊不已。

    “这可是精粮啊。”楚道安呢喃着拈起几粒小米,凑到眼前看了又看,待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之后,赶忙回头冲正要溜走的楚文喊道:“阿文,你给老夫站住!”

    坏鸟!

    楚文听到楚道安气急败坏的吼声,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可他表面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笑嘻嘻地转过身来,朝楚道安行礼道:“大伯有何吩咐?”

    “你过来。”楚道安沉声道。

    楚文见楚道安板着一张老脸,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准备接受楚道安的疾风暴雨。

    “我来问你。”楚道安将手里的小米递到楚文眼前,问道:“你这粟米从何而来?”

    “我不是说过是朋友卖给我的吗?”楚文嘟嘟囔囔地轻声答道。

    “你还敢狡辩?”楚道安双眼圆睁,吹胡子瞪眼地质问道:“这粟米颗粒如此饱满,分明是进贡朝廷的精粮,你那朋友莫不是胆大包天,竟敢将进贡的精粮私卖于你?”

    “额...”楚文听完楚道安的话,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自己从商铺买出来的小米,怎么就成了进贡的精粮了。而且粮食的成色好,楚道安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楚文哪里知道,在皇权至上的古代,私自侵占皇家的贡品,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哪怕唐朝是一个律法开明的朝代,侵占贡品也要遭受不小的惩罚。

    ......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