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秦怀道

墨染惊鸿

    “吱!”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缝隙,一名年轻的家丁从缝隙中探出头来,打量了几眼楚道安,问道:“你是何人,何故敲门?”

    “小郎君有礼。”楚道安拱手行了一礼,微笑道:“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楚道安携子侄前来拜访。”

    “大将军不在府中!”家丁答了一句就要关上大门。

    在家丁看来,楚道安穿着既不华贵,又毫无上位者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小人,整天尽琢磨着怎么攀附权贵。

    而对于这种小人,他家将军最是厌恶,他才不会担着被训斥风险,傻乎乎地跑去通报呢。何况他也没骗楚道安,他家将军本来就不在府中。

    “小郎君留步!”楚道安叫住准备关门的家丁,微笑道:“大将军既不在府中,不知可否请小郎君将府中管事请来,在下有要事相商!”

    “你等一会儿!”家丁见楚道安言辞凿凿,也不敢掉以轻心,最终还是决定通报一声,反正以他与管事的关系,哪怕楚道安真是将军厌恶之人,管事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家丁一边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一边关好大门回府禀报,只留下楚道安垂手站在门边,静静等待着通报结果。

    大将军?

    台阶下,楚文听闻楚道安提到什么大将军,嘴里下意识地呢喃出声,“难道是秦琼?”

    在唐朝初年,能够被称做大将军,又姓秦的历史人物,除了秦琼秦叔宝,楚文还真想不出有其他人符合这两个条件。但令楚文疑惑不解的是楚道安不过是一个小家族的族长,怎么会认识赫赫有名的秦琼呢?

    “吱!”

    正当楚文暗自疑惑之际,紧闭的大门再次打开,年轻家丁领着一位体格壮硕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对中年人说道:“二周管事,方才便是此人叫门。”

    “嗯。”被唤作周管事的中年人点了点头,微笑着朝楚道安作揖道:“楚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否?”

    “承蒙贤弟挂念,愚兄一切安好。”楚道安回礼道。

    “如此便好。”周管事微笑着点了点头,直奔主题地问道:“不知兄长突然造访将军府,所谓何事?”

    楚道安闻言,伸手指着台阶下的楚文,微笑道:“愚兄今日前来,乃是为了舍侄的婚事。”

    “婚事?”周管事闻言一愣,转头看了眼台阶下的楚文二人,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将军临走前为何让我备好酒菜,感情是有贵客临门。”

    “贵客不敢当,说起来倒是愚兄攀了高枝。”楚道安摇头苦笑道。

    “什么高枝不高枝,将军可从来没把咱们当外人。”周管事摆了摆手,命人将虚掩的大门打开,伸手虚引道:“将军去参加祭天大典尚未归家,兄长不妨到府中稍作歇息,我这就派人去通知将军。”

    “多谢贤弟。”楚道安行了一礼,便招呼着楚文二人,跟在另一名家仆身后走进府邸。

    不过就在林红玉经过周管事的身边时,周管事却突然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还略显顽皮地冲着林红玉眨了眨眼,直把林红玉看到狂翻白眼,一脸郁闷地跨过门栏走进了大门。

    周管事待楚文等人都进府之后,这才向先前开门的家丁吩咐道:“二郎,你去城外给将军报信,就说玉娘已经回来了,楚道安也带着他的侄儿来了,此刻正在府中等候。”

    家丁听了周管事的吩咐,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一脸懵逼地问道:“二伯,玉娘是谁啊?”

    周管事听了家丁的问话,瞪圆了双眼踹了家丁一脚,说道:“叫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在墨迹信不信我削你?”

    “我这就去。”家丁见周管事发飙,赶忙留下一句话拔腿就跑,他可是深知自己这位二伯的厉害,那揍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面。

    “小兔崽子。”周管事见家丁跑远之后,这才骂骂咧咧地走进大门,重新将府门关好。

    府邸中,楚文等人在家仆的带领下,穿过前院朝府中的会客厅走去,楚文也得以借此机会,好好看看古代的将军府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然而与东张西望的楚文相比,旁边的林红玉却好像对此并不感兴趣,一路上只顾着低头数着头发,仿佛要数清自己有多少头发一般。

    林红玉的异常表现引起了楚文的注意,他也顾不得再欣赏周围的风景,悄悄靠近林红玉,问道:“唉,小吃货你怎么了,进城之后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是不是遇见什么难事了。”

    “没有。”林红玉摇了摇头,连楚文叫她小吃货都没有反驳。

    “没有?”楚文看着一改先前活泼形象的林红玉,一时间也猜不透林红玉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既然林红玉不愿多说,他也不好多问,只得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说完,楚文也不再关注林红玉,继续打量着四周的陈设,全然没有发现林红玉正用异样的眼光偷瞄着他。

    我滴乖乖,这么多兵器。

    穿过府邸的前院,楚文却无意间发现一道虚掩的木门后,此时正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在挥舞着木剑,而在孩童四周的武器架上还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那是练武场。”周管事不知何时出现在楚文身旁,毫不见外地勾住楚文的肩膀,笑道:“平日里将军都会在练武场教授小公子武艺,今日将军去了祭天大典,小公子只能独自练习。”

    小公子?难道这就是秦琼的儿子秦怀道?

    楚文看着演武场内刻苦练武的秦怀道,脑中不禁想起后世的一句话。

    别人不仅出身比你好,还特么比你努力,你说气人不气人。

    不过楚文依稀记得秦怀道的一生貌似没什么大成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周管事不知楚文心中所想,一边勾搭着楚文的肩膀,一边说道:“走吧,先去前厅歇歇脚,将军应该快回来了。”

    楚文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眼正在练武的秦怀道,转身跟着周管事朝会客厅走去。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