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咯嘣脆

墨染惊鸿

    土丘上,楚文二人一边吃着布垫上的零食,一边观看着早已开始的祭天仪式。

    当然,楚文主要是观看祭天仪式,而林红玉却恰恰相反,她此时正对零食展开猛烈的攻势,早已将祭天仪式抛到了九霄云外。

    楚文屏蔽掉耳边咔呲咔呲的咀嚼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圜丘上的祭天仪式。

    此时的圜丘上,一名身材伟岸的男子正手持一炷短香,恭恭敬敬地站在一张香案前,随着嘹亮的奏乐声响起,男子缓缓跪伏于地,行三叩九拜之礼。

    楚文看着正在行礼的男子,深知这就是闻名后世的天可汗李世民,不过此时李世民正面朝北方,楚文却是看不见他的长相。

    正当楚文在暗道可惜之时,李世民已经完成祭拜站起身来,回身向圜丘南侧走去,楚文也得以看清李世民的长相。

    只见李世民生得一副瓜子脸,额间一对飞剑眉,高鼻梁,薄嘴唇,颌下留有稀疏的短须,整张脸看起来颇具英气,再配上祭天专用的大裘冕,一举一动都尽显帝王之气。

    “长得还行。”楚文呢喃一声,继续观看着祭天仪式。

    圜丘上,李世民回到自己拜位之后,又相继朝圜丘两侧的诸神位行了拜礼,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向诸神进献各类祭品,然后送走诸神烧掉祭品,整个祭天流程就算结束了。

    然而,就在祭天仪式快要完结之时,几只蝗虫却突然飞到圜丘之上,李世民见此情景,立刻叫停正在进行的祭天仪式。

    正当众人在疑惑不解时,李世民却是迈步走到一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只鲜活的蝗虫,满脸厌恶地捏在手里,大声说道:“百姓以庄稼活命,你们却啃食庄稼,朕宁愿你们吃我的内脏。”

    李世民说完之后,作势就要吞下手中的蝗虫,旁边的礼部官员见此情形,当即吓得亡魂皆冒,赶忙上前劝说道:“陛下,此乃污秽之物,切不可吞入腹中,以免滋生疾病啊。”

    李世民闻言,回头瞪了眼礼部官员,说道:“此乃为民受苦,朕何惧之有?”

    说完,李世民不顾众人的劝阻,一口将蝗虫吞入腹中,随后便若无其事地继续进行祭天仪式。

    土丘上,楚文将圜丘上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他不确定李世民如此行事,到底是真情所致,还是故意作秀。

    但楚文却知道自己的肚子正在翻腾不已,因为在李世民吞下蝗虫的瞬间,楚文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电视节目的画面,而圜丘上的场景也可以配上一句经典台词。

    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6倍;

    虽然楚文不知道蝗虫是不是鸡肉味,但是嘎嘣脆是肯定的。

    不过楚文也确实佩服李世民的魄力,要知道蝗虫在古代可是不祥之物,李世民都能毫不犹豫地将其生生吞下,果然不亏是千古一帝。

    随着一阵浓烟升起,圜丘上的祭天仪式彻底结束,李世民也走下圜丘,坐上车驾启程回宫,看完热闹的百姓也议论纷纷的各自散去。

    “呼,真他娘的久啊!”

    楚文吐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头顶的烈日,偏头就要招呼林红玉离开,却见林红玉此时正啃着一个泡椒凤爪,嘴角沾满了各种零食的残渣,而在她周围的布垫上,到处都是瓜子壳和空空的零食袋。

    见此情景,楚文的嘴角微微抽动,眼中尽是无奈之色。他没想到林红玉竟然这么能吃,祭天仪式进行了一个时辰,她就整整吃了一个时辰,让楚文都不得不佩服吃货的强大。

    “有水吗?”

    正当楚文在愣神之际,林红玉突然出声将楚文拉回现实。楚文看着眼前一脸食物残渣,用希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林红玉,心中长叹一声,点头道:“有,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楚文就站起身来走下土坡,来到最初那块巨石之下,从商铺中买了两瓶矿泉水折返回来,递给林红玉之后,自己则开始收拾林红玉留下的烂摊子。

    楚文将四散的垃圾都清理干净,随后便提着装满垃圾的布袋,带着林红玉走下土坡向不远处的明德门赶去。

    一刻钟之后,楚文带着林红玉来到约定的地点,却发现楚道安早已在此等候多时,此刻正笑脸盈盈地看着楚文二人向他走去。

    “大伯。”

    “楚伯父。”

    楚文二人来到楚道安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随我进城吧。”楚道安点了点头,转身便向人潮拥挤的城门走去。楚文二人见此情形也顾不得多想,连忙跟了上去。

    在经过一阵龟速般的前行后,楚文几人终于进得城来。而进城之后,楚道安并未走向城西的车马行,反而是领着楚文二人朝城北走去。

    对于楚道安的异常举动,楚文尽管心有疑惑却也听之任之,反倒是原本活泼好动的林红玉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这不禁让楚文产生疑惑。

    难道这小妮子吃多了?

    在怪异的氛围中,楚文等人在楚道安的带领下来到一座宅院门前,楚文抬头望去,却被门上的匾额吓了一跳。

    只见高大的木门上,一块木质匾额挂于门上,而在匾额上则用隶书写着‘秦府’二字。虽然这两个字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楚文却深知这两个字有着非同凡响的含义。

    因为在尊卑观念极强的古代,以‘府’为名的匾额可不是谁都能用的,如果宅院主人不是皇亲国戚,又不是当朝重臣,那擅自使用这块匾额就是自寻死路。

    所以,这也意味着这座宅院的主人,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何况这座府邸的大门还是面朝大街而开,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有的权力。

    “啪啪啪!”

    正当楚文还在暗自震惊时,楚道安却不知何时已经走上台阶,扣响了门上的铁环,这更是让楚文呆愣当场。

    难道大伯还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楚文心情复杂地看着门前的楚道安,他现在既期待楚道安能认识府邸的主人,又害怕门后会突然跑出一队手持棍棒的家丁,将他们当做神经病一般乱棍打走。

    只是楚文却没有发现,此时的林红玉正低垂着脑袋,心不在焉地站在他的身后,仿佛在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