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叫看得远

墨染惊鸿

    圜丘下,楚文三人站在一小块空地上,神色各异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楚道安苦笑,林红玉沮丧,至于楚文嗯,这应该叫复杂。

    楚文板着一张俊脸,眼神中带着些许无奈。原本他还想着看一看古代祭天是何种场景,可等他到了圜丘下才知道自己太过于想当然。

    只因此时的圜丘四周,除了一条由士兵把守的特殊通道以外,其他地方早就被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让人根本不可能靠近圜丘。

    而楚文等人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圜丘尚有一段距离,虽然勉强能够看见圜丘的轮廓,但圜丘上的事物却极为模糊,哪怕是那十二面巨大的龙旗,此时在楚文眼中也不过一尺来长。

    “看热闹的习惯果然由来已久啊!”

    楚文发出一声莫名其妙的感叹,转身朝楚道安苦笑道:“大伯,今日这祭天大典是看不成了,咱们回庄吧。”

    “不行!”林红玉不待楚道安回答就跳出来反对,“祭天大典一年都看不了几回,怎能轻易错过。”

    楚文看着跳脚反对的林红玉,略显无奈地说道:“这里到处都是人,你能看得见吗?”

    “怎么看不见!”林红玉看了看四周,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土丘,说道:“咱们登上那座土丘不就能看见了吗?”

    楚文顺着林红玉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距离此处一百多米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十几米高的小土丘,其上还零零散散地站着一些老百姓。

    只是那座土丘位于圜丘的东南方向,与圜丘之间的距离比这里还要远,若是登上那座土丘岂不是更加看不清楚?

    想到这里,楚文收回自己的视线,转头对林红玉说道:“那座土丘比这里还远,如何”

    话刚说到一半,楚文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回身向楚道安行礼道:“大伯,侄儿也觉得此法可行,不知大伯意下如何?”

    楚道安看了眼不远处的土丘,摇头道:“若是你二人想要观礼,自行前去便是,我就不去了。”

    楚文见楚道安摇头拒绝,还以为他是怕土丘太远看不清,连忙解释道:“大伯无需担心,侄儿自有办法让你看清圜丘上的一切,还请大伯一同前往。”

    “不必了。”楚道安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这祭天大典老夫也看了些年头,此次大典不看也罢,你们不必管我。”

    楚文见楚道安执意不肯同去,只得于他越好大典结束之后在城门处会合,便带着林红玉朝土丘赶去。

    林红玉紧跟在楚文身边,不时偏头瞧一眼楚文。林红玉此时可谓满心疑惑,那座土丘不过是她情急之下找的借口,可楚文却好像当真了一般,莫不是他真以为上了土丘就能看清圜丘上的祭天仪式?

    楚文不知林红玉心中所想,他此时正想着怎么支开林红玉,然后在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有了!

    正在爬上土丘的楚文突然看见一块背坡上的巨石,一条小计策也随之浮上心头。

    “玉娘,你先去上去,我去方便一下。”

    楚文对林红玉交待一声,随后也不管林红玉的反应,拔腿就往巨石后跑,直把林红玉看得直跺小脚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楚文说他是去方便,她作为一介女流总不能厚颜无耻地跟过去吧。

    楚文甩掉林红玉之后,径直来到巨石后方,却发现此处有一个大坑,刚好可以让楚文钻入其中。

    见此情景,楚文不禁在心中叫了声天助我也,随后便毫不犹豫地钻入洞中。

    半刻钟之后,楚文浑身泥土地钻出地洞,先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这才转身从洞中脱出一个小布袋,提着布袋朝土丘顶部走去。

    来到顶部之后,楚文扫了眼四周,发现林红玉正站在西北角,伸长了脖子望着圜丘的方向。

    楚文看着林红玉伸着脖子的滑稽模样,心中不禁暗自发笑,脸上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提着布袋走到林红玉身边,问道:“怎么样,能看清吗?”

    楚文的突然出现将林红玉吓了一跳,然而他却并没有就此认怂,反而梗着脖子嘴硬道:“看得可清楚了!”

    “死鸭子嘴硬。”楚文苦笑着摇了摇头,从布袋中掏出一个单筒望远镜,递给林红玉道:“用这个看吧。”

    说完,楚文也不再理会满脸疑惑的林红玉,自顾自地从布袋中掏出一块布垫放到地上,随后又掏出一袋袋稀奇古怪的东西。

    五香瓜子,五香花生,泡椒凤爪,罐装可乐

    林红玉看着摆满布垫的后世小吃,却发现自己一样都不认识,心中不由得一阵气馁,最终只得将注意力放到手中的望远镜上,她就不信自己连一根棍子都搞不明白。

    要说林红玉确实是聪明伶俐,虽然她不知道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但也慢慢摸索出了望远镜的用法,倍感新奇地将望远镜拿着望远镜四处乱看。

    林红玉拿着望远镜把玩了半天,一对柳眉却是不自觉地紧皱到一起,随即便转头向楚文问道:“你这东西都把人变小了,让我看什么啊?”

    “人变小了?”

    正在摆放小吃的楚文闻言一愣,抬头看向林红玉手里的望远镜,却发现她竟然将望远镜拿反了。见此情景,楚文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换个面再看,那些人就变大了。”

    “哦。”林红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按照楚文说的方法将望远镜翻了个面,再次将望远镜放到眼前,随后土丘上就响起了林红玉的尖叫声。

    “哇,真的变大了耶!”

    楚文坐在布垫上看着欢呼雀跃的林红玉,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也拿起一个单筒望远镜,准备观看已经开始的祭天仪式。

    然而,楚文刚将望远镜放到眼前,还没来得及看清圜丘上的景象,就听耳边响起林红玉的问话:“楚郎,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啊。”

    楚文闻言,略显无奈地放下望远镜,转头对坐到身边的林红玉解释道:“这叫看得远。”

    “看得远?”林红玉呢喃一声,深以为然地点头道:“这名字真贴切。”

    “额”

    林红玉的呆萌让楚文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装作没听见一般,拿着望远镜观看圜丘上的祭天仪式。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