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生财之道

墨染惊鸿

    厨房中,楚文喝下最后一口面汤,脑中的思路也渐渐清晰。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不管在哪个时代,人们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吃喝拉撒睡。

    所以在楚文最初的设想中,倒卖粮食才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可经过今天下午的贡粮风波后,楚文却不得不放弃倒卖粮食的想法。

    毕竟他可不想自己忙活半天到头来钱没赚着,反而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因此在回家的路上,楚文就一直思考着其他的赚钱良策,却好像陷入到死胡同一般,一直想不出满意的点子。

    直到半刻钟前,楚文才从林红玉的身上找到一丝灵感,从而想出一个看似可行的办法,不过具体能否成功实施,楚文还得仔细推敲一番。

    其实楚文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未经加工的粮食容易被人认出来,那何不将粮食加工一番做成熟食,如此一来,还有谁能认出自己所用的原料乃是极为稀有的精粮?

    至于将粮食加工成何种熟食,楚文心中也有了初步的想法,那便是后世家喻户晓的馒头包子炸油条。

    当然,在唐代馒头包子还没有分家,都被唐朝人统称为馍馍,至于油条就更是新鲜事物,估计没人知道怎么做。

    而正因为没人会做,才更加坚定了楚文卖包子油条的决心,毕竟唐朝人多以面食为主,像包子油条这种既好吃又新奇的面食,肯定能获得广大唐人朋友的喜爱。

    所以,楚文有理由相信,自己在唐朝开一间面点铺,定然能够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而且卖包子油条的利润看着不高,其实也是一个暴利行业,就拿最普通的馒头来说。

    在长安城内,一个素菜馍馍的价格是三文钱,而成本却不足两文,这就是接近一半的利润。更何况这还是去年的价格,如今城中的粮价都翻了几倍,馍馍的价格定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然而粮食涨价对于楚文来说,不仅没有丝毫坏处,反而让他更有赚头。

    毕竟楚文拥有位面商铺,一斗面粉也就三十文钱,而一斗面粉却能做出一百二十个馒头,若是楚文再黑心一些,一斗面粉做一百五十个馒头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算来,若是楚文将馒头定价三文一个,那他一斗面粉最少都能净赚三百三十文,哪怕再除去其他的成本,那也是非常可观的数字。

    想到这里,楚文不禁露出一丝贱笑,虽然开面点铺比起直接卖粮食要累一些,但这种方式胜在安全,至少他不用担心钱没赚到多少,到头来反而把小命搭进去。

    不过楚文还没高兴多久,脸上的笑容就猛地一僵,只因他此时突然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

    现在赚钱的办法是有了,可是到哪去找钱来租店铺呢?

    要知道唐朝可不比后世,这里官府可是严禁百姓在商业区外经营任何买卖,若是有胆敢违例者,轻则没收营业所得和‘作案工具’,重则就要被唐朝的‘城管’请去吃一顿板子大餐。

    所以楚文除非想试试挨板子是什么滋味,要不然就只能乖乖的待在商业区里,老老实实地开店做买卖。

    可说着容易做着难,先不说唐朝施行的是坊市制度,规划的商业区要么在各个坊市,要么就在东西二市中。

    就说楚文现在身无分文,哪里有钱去长安城里租一间店铺?

    “真他娘的麻烦,早知道就不把钱全部存进商铺了。”

    楚文一边轻声抱怨,一边猛抓着自己的头发,他现在手里就剩下今天上午留下的几百文钱,根本不足以在长安城中租一间店铺,何况他还要购买一大堆生产工具,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咦?”

    正当楚文一筹莫展时,却突然看见桌子上沾满面粉的砧板,脑中灵光一闪,又想出一个赚钱的办法——卖面粉。

    不过楚文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这个的想法。毕竟他的那些面粉也都是上等货,用来做馒头还能说是自己的独门手艺,可要是直接拿去售卖,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到时候说不定又会惹来一堆麻烦,而楚文生平最怕的就是麻烦。

    想到这里,楚文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他明明坐拥一座巨大的宝山,却愣是想不出几个可行的赚钱良策,最后竟然还要靠做馒头这种舍近求远的办法来赚钱,想想也真是衰到极点。

    “他娘的不想了,反正老子有的是时间,先睡一觉再说。”

    想到头疼的楚文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面碗一股脑扔进铁锅里,随后也懒得收拾乱成一团的厨房,拿起桌上的油灯就回到自己的厢房中。

    要说楚文也真是改不掉吊丝秉性,回到房中竟然脸都不洗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直接将一身的面粉尽数扑腾到被子上。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楚文从梦乡中惊醒,揉着朦胧的双眼坐起身子,不耐烦地大喊道:“谁啊,深更半夜不睡觉,有病啊!”

    “阿郎快起来,大伯来了。”

    门外传来王子亮的喊声,楚文的睡意才稍有减轻,随即便从床上爬起,一脸郁闷地打开房门,对门外的王子亮问道:“这么晚了,大伯来做什么?”

    “阿郎,这都过了五更天了。”王子亮翻了个白眼,一把拽住楚文的胳膊就往前院走,一边走还一边催促道:“快走吧,大伯都等候多时了。”

    “唉,你倒是让我换件衣服啊。”

    在楚文的抱怨声中,王子亮拉着楚文一路磕磕绊绊地来到前厅,却见穿着一身浅蓝色长袍的楚道安,正跪坐在案几后闭目养神。

    见此情形,楚文也不顾得再埋怨王子亮,赶忙快步走到楚道安身前,作揖道:“侄儿见过大伯。”

    楚道安听到楚文的声音,缓缓睁开双眼,看了眼狼狈不堪的楚文,皱眉道:“这大清早的,你为何这般狼狈?”

    楚文闻言,偏头瞪了眼站在身旁的王子亮,答道:“侄儿听到大伯登门,急于前来拜见,一时忘了梳洗,还请大伯责罚。”

    “行了,这点小事谈什么责罚。”楚道安摆了摆手,起身催促道:“你赶紧下去梳洗一番,待会儿跟我去一趟长安城。”

    “去长安城?”楚文微微一愣,随即便告退一声,转身离开。

    一刻钟之后,两辆马车在夜色下缓缓驶离楚家庄,而在后面一辆马车中,楚文却是一脸郁闷地看着身旁之人。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